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91章 爱是情愿

第291章 爱是情愿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先给姜瑶煮了一杯茶:“先喝点儿热茶。”

“谢谢。”姜瑶捧着茶杯,微微冻住身体慢慢暖了起来。

楚笙歌也坐下来,路尘寰的忽然响了起来。路尘寰看了一下来电:“说……为什么……要我亲自过去?”路尘寰英挺的眉毛蹙了一下:“嗯。”

楚笙歌敏锐地意识到可能是跟哥哥有关的事情,“怎么了?”

“没事,人要明天才能回来。”路尘寰把放回口袋里。

“为什么?刚才不是说一会儿就可以回来吗?”楚笙歌原本放松的神经又紧绷起来:“哥哥不是去配合调查吗,他们凭什么扣着人不放呢?”

为什么?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警局的床比家里舒服是怎么的,还待着不愿意出来了?“现在主要负责人联系不到,下面的人也做不了主,明天早上我亲自过去。”

“哦。”楚笙歌摇了摇嘴唇:“那你回家去吧,我在这里陪嫂子。”

“不用的,我一个人可以。”姜瑶觉得这样太给楚笙歌添麻烦了。

“没关系。”楚笙歌拉着姜瑶的手:“我跟哥哥刚回国时就住在这里的。”

路尘寰磨磨牙,鹰司和彦真是太讨厌了,是他自己不愿意出来,现在却把他给坑了,他老婆要留下来陪鹰司和彦的老婆:“那你们早点儿休息,我明天早上来接你上班?”

“哦。”楚笙歌点点头。

路尘寰离开后,楚笙歌和姜瑶也各自回房间准备休息了。可是发生了这种事情,根本睡不着。楚笙歌从卧室里出来,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电视机才发现电视是静音的,刚好不用再调了。她随便找了一个娱乐节目,默默地看着。不一会儿,姜瑶也从卧室里出来,看到楚笙歌在看电视,打开了灯。

“我吵到你了呀?”楚笙歌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没有,我是睡不着。”姜瑶从壁柜里拿了一条毯子搭在两个人腿上。

“嫂子不用太担心,哥哥做事有分寸,不会出问题的。”楚笙歌安慰着姜瑶:“就算有问题,阿尘也会解决的。”

“我知道了。”姜瑶点点头,她一直知道鹰司和彦不是个简单的人,可是知道归知道,鹰司和彦没有回来她就是无法安心:“你有没有见过他在日本的亲人?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

“鹰司先生和鹰司夫人都很慈祥的长辈,大哥和大嫂人也很和善。”楚笙歌其实只在鹰司家住过两天,不过对鹰司家的人印象都很好:“据说还有一个妹妹,我去的时候没有见过。”

“哦。”姜瑶点点头:“你也会讲日语吗?”

“嗯。”楚笙歌点点头:“不过是因为喜欢看动漫才学的,嫂子不用担心,哥哥会安排好一切。”

“我真的很笨,什么都不会。”姜瑶叹了口气:“我要是像你这样聪明能干就好了,也不会给他添麻烦。”

“不是这样的。”楚笙歌摇摇头;“我觉得爱情不是失去一个人就活不下去,而是如果没有对方仍旧可以过得很好,但却愿意跟对方在一起。‘爱’的本质就是情愿情愿为你做很多事,情愿为你放下一切,情愿前路坎坷也想要牵着对方的手共度此生。爱情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不但得到会觉得满足,付出也会。你是哥哥选定的妻子,所以你应该对哥哥的眼光有信心,更应该对自己有信心。”

“谢谢。”姜瑶点点头:“谢谢你对我有信心。”

楚笙歌和姜瑶两个人靠在一起:“虽然你是嫂子,可是却比我年纪小。我以前也很懦弱的,但是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才明白很多道理。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只要不被真正地打倒,就会让我们更强大。”

清晨的阳光洒在客厅里,两个睡得迷迷糊糊的小女人被敲门声吵醒了,楚笙歌揉揉眼睛,昨晚她们们聊了很久,居然就这样睡着了。

“我去开门。”姜瑶起身,觉得脖子都要僵掉了。

“我去吧,应该是阿尘。”楚笙歌去开门。

楚笙歌打开门,路尘寰的眉毛打了个结,他们家宝贝眼圈都是青的:“没睡好?”

“睡晚了。”楚笙歌径直走进她的卧室去洗漱。

姜瑶收拾妥当后,从卧室里出来,看到楚笙歌和路尘寰两个人在厨房里做早餐,两个人配合得很默契。

姜瑶连忙走进厨房:“我来吧。”

“马上就好了。”楚笙歌把拌好的水果沙拉里加了一点点肉桂粉,路尘寰已经把鸡蛋煎好了。

“嫂子喝咖啡还是牛奶?”楚笙歌把煮好的黑咖啡倒出来。

“咖啡吧。”她不经常喝咖啡,但是睡眠不足,需要提提神儿。

楚笙歌和姜瑶吃着早餐,路尘寰是吃了早餐过来的,喝着一杯黑咖啡。

“阿尘说哥哥一会儿就会回来的楚笙歌”楚笙歌其实是想陪姜瑶等哥哥回来的,可是今天华艺有高层会议的,路震都要参加,她实在不好缺席:“我要去公司开会……”

“你去忙吧,我等他回来。”姜瑶说道。

“有什么事儿就给我打电话哦。”

“我知道了。”姜瑶点点头。

楚笙歌吃完早餐就跟路尘寰一起去上班了,不一会儿仆人过来打扫房间。姜瑶对仆人说:“今天不用打扫,你们回去吧。”

仆人们走后,姜瑶做起了清洁。她想鹰司和彦回来时,家里是井井有条的,而做好这些的,是他的妻子。

公安局的审讯室没有窗,所以照不进一点儿阳光,只有明晃晃的灯不分昼夜的亮着。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穿着深色的西装,里面的白衬衫没有一丝褶皱。整整一夜,负责询问的警察换了三波都有些顶不住了,他幽深的眼眸犀利如初,一点儿倦意都没有。他就是这样坐着,无论问他什么问题,他都不做回答。昨天晚上本来是有律师过来的,被他三言两语打发回去了。

鹰司和彦看了眼手上的腕表,时间差不多了,他的小丫头估计要睡醒了:“你们有什么问题就快一点问,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警察一阵愕然,他们本来都要放弃了,现在鹰司和彦居然主动要配合征询:“有目击证人称你与失踪者余成是情敌,有过肢体冲突。”

“情敌?”鹰司和彦笑了一下:“你是在开玩笑吗?他配跟我做情敌?”

负责询问的警察也卡壳了,鹰司和彦说的没错,无论从那个方面讲,余成跟鹰司和彦都不是一个档次。姑娘如果不是脑袋被门挤了,应该都不会不要鹰司和彦要余成的:“那你们冲突的原因是什么?”

“因为他纠缠我妻子。”鹰司和彦冷冷地说。

“目击者称你对余成进行了殴打,医院也有他治疗的记录。”警察继续说。

“我是一个遵纪守法的人,不会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鹰司和彦瞟了对面的警察一眼:“你不要总是‘目击者称’,你要拿出我与他有肢体冲突的证据,或者直接让目击者跟我对峙。现在不是法治社会吗?难道你们警方办案都是道听途说,不求证据吗?”

呃……警官再次卡壳,餐厅里的监控已经被覆盖掉了,除了有一个目击者提供的口供之外,他们手里真是没有任何证据。

这时一个警官匆匆忙忙地走进来,对进行征询的警官说了几句之后,对鹰司和彦说:“鹰司先生,您可以离开了。失踪者今天凌晨已经找到了,中间可能出了点儿误会,谢谢您配合我们调查。”

“有什么问题务必一次问清楚,我很忙没有时间经常配合你们。”鹰司和彦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已经搞清楚了,是个误会。失踪者……可能是登山迷路了……”警察吞吞吐吐地说:“现在受到了惊吓,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好。真是抱歉,给您造成了困扰。”

鹰司和彦起身整了整衣领,走出审讯室。

警察擦了擦额角汗,真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一上班就接了五六通领导打来的电话,简直是被骂得狗血淋头了,还好是走了。

姜瑶正在洗着吃早餐时用过的杯子,忽然像是心有灵犀般的,她可以感觉到鹰司和彦正乘着电梯慢慢的往上升,专属于他的气息正在向她靠近着。时钟的秒针美走动一格,那种气息就更加强烈一点。是鹰司和彦回来了,不会错的。姜瑶手中的杯子掉回到水槽里,溅起的水花的落在她的脸颊上,她也顾不上去擦。姜瑶像个小疯子似的拉开门跑了出去。

电梯门缓缓打开,身形颀长的男人从电梯里走出来。深色的西装服帖地穿在他的身上,没有一点点的狼狈,整个人在晨光里闪闪发光。清俊的眼眸里带着一抹邪魅的笑,嘴唇勾起了优雅的弧度,因为他看到他的小妻子推开门,向他飞奔而来。

他原本以为在警局待一晚没有关系,但他发现自己错了,他每分每秒都在想着这个小姑娘。鹰司和彦伸出手臂,将扑向的小小身躯紧紧拥住,带着淡淡的清香,柔软而温暖的女孩,有她在的地方才让他有归属感。

“他们有没有为难你?”姜瑶将小脸埋进他的怀抱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这一刻她想要紧紧抱着他永远也不撒手。

“没有。”鹰司和彦抚着她单薄的肩,为难他?他不为难他们,那些警察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吧。

姜瑶仰着脸,痴痴地看着鹰司和彦。眼神着迷而专注,还带着如水的温柔与爱意,鹰司和彦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溺毙在她的目光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