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3章 淘宝款vs一线大牌

第3章 淘宝款vs一线大牌

楚笙歌从衣柜里拿出一条黑色的小礼裙,轻软的雪纺搭配欧根纱,款式是淘宝爆款。这条裙子也确实是她从淘宝买来的,128块还包邮。虽然是仿着国际一线品牌做的,但剪裁和面料是骗不了人的。不过这件小礼裙绝对劳苦功高,陪叶熙去听音乐会穿它,艺术节主持节目穿它,去西餐厅穿它,当然像今晚这样的场合也要靠它来撑一下。虽说有些过于简素,但她就这么一条比较正式的裙子。

楚笙歌站在镜子前眨眨眼睛,童芊芊站在她身后,也看着镜子里的女孩虽然没化妆,但是皮肤却细腻光滑得完全看不到毛孔,秀气的眉毛,黑亮的瞳仁比戴了美瞳还漂亮,长长的睫毛自然地卷翘着,小小的樱唇是健康的蔷薇色。普通到不行的小黑裙却让楚笙歌演绎出大牌礼服的韵味。童芊芊很早以前就说过,楚笙歌是天生的公主气质,总能把大卖场几十块钱的衣服穿出一线大牌的范儿。

"笙歌,你知道那些小明星要往脸上刷多少高档化妆品才能达到你裸妆的效果吗?"童芊芊往楚笙歌胸前捏了一把,"34c,太有料了。"

楚笙歌被童芊芊的动作吓了一跳,护住胸口瞪了她一眼,"敢吃我豆腐?告诉你,桌上这些零食你吃一个,本宫就赐你一丈红。"

"女王大人,小的不敢了。"童芊芊捞了一只泡椒凤爪窜到床上去了,"姐姐给你叫了出租车,去学校后门等着。"

"出租车?"

"别傻了,你穿这样坐公交车,估计不是被袭胸那么简单。"童芊芊津津有味地啃着凤爪,吐吐舌头,"好辣……好辣……"

楚笙歌低头看看自己裙子,好像确实不适合挤公交。

楚笙歌从出租车上下来,无论是私家车道上行驶的豪车,还是面前气派的别墅,都让楚笙歌觉得自己身上这条裙子显得寒碜,伸手理了理裙摆才慢慢走向气派的大门。

楚笙歌按响门铃,听到有人应答,低声说,"我找周夫人。"

门卫看到是楚笙歌便开了门,楚笙歌走了一小段路,就听到轻柔的提琴声从灯火通明的大厅里飘出来。

楚笙歌深深吸了口气,刚打算走进大厅却被人挡住了去路。来人身形修长,穿了一身浅灰色的西装,深蓝色的衬衫在夜色中像一片沉寂的海。

"我……我找周夫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身高的差异,见到周嘉年楚笙歌总有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每次她都想要调头就跑。

周嘉年皱了下眉,"璇姨是你的妈妈。"

他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楚笙歌只是在心中冷笑一声,是谁将她至于这样尴尬的境地呢?但是她却什么都没说,只是微微垂下了头。她不想给因为自己意气用事一下子而给妈妈带来任何困扰。

"我带你去见璇姨。"周嘉年沉声道。

楚笙歌跟着周嘉年从侧门上到别墅的二楼,这里的格局虽然没有改变但是装修风格已经完全改变了。周嘉年推开一扇房门,"进来吧。"

楚笙歌进去后才发现这间装修低调奢华的房间应该是周嘉年的卧室,脊背一僵往后退了一步,"我要见周夫人。"

周嘉年并没有在意楚笙歌戒备的神色,将一只精致的礼盒递给她,"把这个换上,一会儿舞会开始跟我开舞。"

楚笙歌看着周嘉年打开了盒子,那里面是一条藕荷色的礼裙。虽然没细看,但是华贵的衣料上钉着的那些闪闪发光的碎钻跟珠片足以说明它的价格。

"对不起,我不会跳舞。"楚笙歌没有多一秒的停留,拉开房门走了出来。

这算是什么?她寒呛的裙子丢了周家的脸?她跟周家本就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不是因为妈妈,她这这辈子都不想踏进这栋易主的宅子。淡淡地屈辱感像一棵藤蔓从心底最柔弱的地方肆意疯长,紧紧缠住她的心脏。楚笙歌脸色煞白,觉得快要喘不上气来了。

"你怎么在哥哥的房间?"周嘉惠瞪着楚笙歌,眼神像是x光在楚笙歌身上扫了一遍。

"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周先生的房间。"楚笙歌说的是实话,如果知道是周嘉年的房间,打死她都不会进去的。

"离我哥远点儿!"周嘉惠故意撞了楚笙歌一下,走进周嘉年的房间。

此时空荡荡的走廊里一个人都没有,她对这栋宅子很熟悉,甚至连最不起眼的储藏室都知道在哪里。可现在这里已经不是她的家了,所以并不想没有礼貌地乱闯。转身下到一楼去,喧闹的大厅里宾客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楚笙歌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来,她只要跟妈妈打个招呼离开就好了。

"笙歌,什么时候来的,妈妈刚才都没看到你。"李璇走过来拉住楚笙歌的手。

"我刚来一会儿。"

"去跟你周叔叔打个招呼。"李璇带着楚笙歌来到周锐面前。

"周叔叔,生日快乐。"楚笙歌从包里拿出来一只礼盒递给周锐,里面的钢笔是她在精品店买的,她知道这样的礼物周锐连拆都懒得拆开就被丢在角落里的。不过应有的礼数,楚笙歌不会少。

"谢谢。"周锐接过礼物,随手放在身后的桌子上,"玩得开心点儿,今天人多,顾不得招呼你。"

"好。"楚笙歌乖巧地点点头。

"妈妈去招呼客人了,你先自己拿东西吃。"李璇跟楚笙歌交代道。

"好,您去忙吧,不用管我。"

楚笙歌看着母亲穿着华丽的衣裙挽着周锐的手臂与宾客寒暄着,精心保养的脸上没有岁月留给这个年纪的妇人应有的痕迹,妈妈应该是幸福的吧。家虽然散了,只要有人幸福,也是好的……

"今天的料理是请了米其林餐厅的主厨做的,你平时是吃不到,要多吃点儿哦。"周嘉惠端着餐盘轻蔑地说。

"好,我会的。"楚笙歌笑着点点头,周嘉惠这样的讽刺,是伤不到她的。

"我哥不是喜欢你,是可怜,懂吗?"那条裙子她早就想要了,因为是限量版没买到,没想到哥哥买来送给这个死丫头,她根本配不上哥哥的。

楚笙歌垂下眼眸,浓密的睫毛覆盖了下眼睑,也覆盖了眼中翻滚的情绪--喜欢也好可怜也罢,只要来自于周家她都不会要。

路尘寰挑挑眉,璀璨的灯光照在女孩身上,像是在黑色的礼裙上罩了一层流动的金沙,非常夺目。他向来是过目不忘的,他们还真是有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