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7章 我的心都是你的

第7章 我的心都是你的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吃过晚餐叶熙带着楚笙歌去外环兜风,彩色的霓虹灯像是流萤划过眼前。楚笙歌有种繁华落尽后的归属感,两个人可以这样相伴一生,大抵就是幸福了吧。交往有两年了,叶熙始终温柔耐心地照顾着她。其实从小到大楚笙歌很少品尝到这样温暖的滋味。

并不是说楚笙歌不缺少人来照顾,但是陪在她身边的不是家庭教师就是保姆,照料楚笙歌的生活是她们的工作,只需做的周到不用添加任何情感。楚笙歌的童年在别人眼中应该是幸福快乐的,爸爸妈妈给与她的或许是他们认为最好的所有小孩子都想要的--穿不完的漂亮裙子、来自世界各地零食点心、专门聘请的幼教老师陪着她……可是楚笙歌就是觉得这种繁花似锦的幸福,缺少温暖踏实的依托,总是冷冰冰硬邦邦的。

记忆里只有一次她高烧住院刚好遇上过年,平时照顾她的保姆休假了。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时,爸爸在给她更换额头上的冰袋。妈妈也守着她,看到她醒了,问她要不要喝水。那天她喝下了一大杯妈妈喂给她的水,小小的肚子胀得不行,可是心里却很甜的。那是楚笙歌唯一一次被爸爸妈妈妥帖地照顾着,这段记忆是童年里最温馨的画面。支撑着她在之后留学异乡的日子里,面对所有的孤独与寂寥。

初中时楚笙歌通过了与伊顿公学齐名的罗丁女校的入学考试,接受着全封闭式的贵族教育,只有假期才能回国。她相信,如果不是父亲突然离世,她还会是住在高高象牙塔里的小公主,不被世俗所困扰,也得不到世俗的温暖。

"周末我去申城演出,不能陪你。"叶熙将车子停到宿舍楼下,"想要什么礼物,我带给你。"

"没有什么想要的,你好好准备演出吧,不用为我分心。"楚笙歌乖巧地摇摇头。

"你是我女朋友呀,我的心都是你的,不用分。"叶熙帮楚笙歌解开安全带,吻了下她光洁的额头,"礼物我自己看着买了,晚安。"

"晚安。"楚笙歌下了车,"我看着你走。"

"丫头真乖。"叶熙的车子缓缓启动,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楚笙歌回到宿舍,先冲了个澡。刚换上睡裙还没来得及擦干头发,手机就响了。她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闪动的名字,皱起了眉。

"笙歌,电话!"童芊芊躺在床上敷面膜,看不到楚笙歌在做什么,以为楚笙歌没听到电话铃声。

"哦。"楚笙歌接通电话,"喂,你好。"

"璇姨做了点心,你下来取一下。"

"你在……"楚笙歌走到阳台上,楼下果然停着一辆拉风的f430spider,"那个……麻烦你把东西放到宿管室吧,我现在不太方便下去拿。"楚笙歌看看自己身上的睡裙,如果只去宿管室的话,就不用换衣服了。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她不想见周嘉年。

"我等你。"周嘉年挂了电话。

楚笙歌握着传来忙音的手机,在脑袋幻化出周嘉年的脸,然后自己狠狠甩他两巴掌,把东西放到宿管室会死吗?

楚笙歌咬咬牙,打开衣柜拿了一件薄开衫罩在睡裙外面,直接踩着拖鞋啪嗒啪嗒下楼去了。

周嘉年下了车,点了一支烟靠在车门上。天知道傍晚时分看到楚笙歌跟别的男人一起吃饭时他心里有多懊恼。他知道楚笙歌有男朋友,可是知道和看到完全是两码事。那种感觉像是小的时候,小心保护舍不得碰的玩具被别人抢走了一般愤怒。

周嘉年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追问楚笙歌的行踪,就算他问楚笙歌也未必会答。所以他赶回周家让李璇做了几样点心,然后带来学校。如果今晚楚笙歌不能睡在自己的宿舍里,恐怕失眠的会是他。

看到楚笙歌从宿舍楼里出来,周嘉年那颗紧缩成一团的心脏终于舒展开来--楚笙歌果然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小周,楚楚随不随便跟你有一毛钱的关系咩,嗯?)

周嘉年捻灭刚抽了几口的烟,从车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食盒,递给楚笙歌。

"谢谢,麻烦你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楚笙歌接过食盒,宿舍就快锁门了,周嘉年的车又太惹眼,她一分钟都不想跟他多待,"我上去了。"

"周六回来吃晚饭。"周嘉年是会察言观色生意人,楚笙歌这样单纯的女孩子,他更容易看透,又补充了一句,"璇姨让我转告你的。"

楚笙歌几乎是下意识就要脱口而出不去,况且周末确实有事,可是妈妈让她去,她断然不会拒绝。如果是晚餐的时间,基本不会耽误她上课。

"哦……我知道了……"

"到时候我来接你。"周嘉年觉得自己必须马上介入楚笙歌的生活,或许现在已经有些晚了,但是也来得及。

"不用了,谢谢。"楚笙歌转身想要离开,又觉得有些不礼貌,还是道了一声再见,虽然她觉得以后不要再见到周家的人日子会更舒心一些。

周嘉年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慢慢消失在视线里,他从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子开始,就想要接近她,可是楚笙歌对他的反应一直都是排斥的。他的父亲跟她的母亲重新组成了家庭,从理论上讲他们算是一家人,可是楚笙歌对他比陌生人还要客气。她那张漂亮的小嘴里对他讲的最多的词语是--对不起、谢谢、再见……

周嘉年不知道自己抽了几支烟,反正面前这栋宿舍的灯一盏一盏熄灭掉,最后完全陷入黑暗之中。周嘉年叹了口气,他对楚笙歌的了解真的太少了,甚至不知道她住在哪一间宿舍里。

从前只有外公外婆或者特别的客人来家里,妈妈才会亲自做些点心待客的,以前从来都没有为她做过点心呢。楚笙歌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像是有一只温柔的手轻抚着她畏寒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