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99章 天呢,怎么会这样

第299章 天呢,怎么会这样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窗外飘着细碎的雪花,楚笙歌坐在躺椅里,透过落地窗看着在外面堆雪人的两父子。她的腿上搭着一条毯子,手边是刚刚烤好的蛋挞。雪人堆得差不多了,路尘寰拍拍落在儿子身上的雪花:“我们先回去,一会儿再玩儿。”

“可是小雪人还没有帽子。”小哲把手里的小铲子放到地上。

“一会儿再给它戴帽子,待在外面太久要感冒了。”路尘寰直接把儿子抱起来,回到了房间里。

小哲摘掉手套,自己把身上的羽绒服脱下来,然后穿着拖鞋踢踢踏踏地跑向楚笙歌:“妈妈……妈妈,你看到我们堆的雪人了吗?”

“看到了。”楚笙歌摸了摸儿子被风吹红的小脸蛋儿:“去把姜茶喝了。”

“好。”小哲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大口地喝着姜茶。

“宝贝儿,要去卫生间吗?”路尘寰看楚笙歌慢慢地起身,连忙扶她起来。

“嗯。”楚笙歌点点头,就快到预产期了,她也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

“妈妈……舅舅来了!”鹰司和彦和姜瑶的蜜月度了好久,小家伙好几个月没见到舅舅,这下兴奋得不行。

“哦。”楚笙歌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路尘寰不得不提醒她:“宝贝儿,走慢点儿呀。”

楚笙歌走到客厅,看到同样大腹便便的姜瑶,不由得大吃一惊。天呢,怎么会这样?姜瑶的肚子怎么比自己的还要大一圈。楚笙歌在姜瑶旁边坐下来:“嫂子……你几个月了呀?”

“七个月了。”姜瑶摸摸楚笙歌的肚子:“你快到预产期了吧?”

“嗯,是后天。”楚笙歌看着姜瑶:“七个月就这么大呀?”

“是双胞胎。”鹰司和彦把调好温度的水杯放到姜瑶手里:“喝吧。”

“哇,嫂子,你太厉害了。”楚笙歌幻想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宝宝,简直萌化了:“不过……我以后会分不清他们的。”

鹰司和彦挑挑眉,应该是他很厉害好不好:“不会分不清,是龙凤胎。”

“真好哦。”楚笙歌伸手摸了摸姜瑶圆滚滚的肚子:“姑姑喜欢你们哦,我说你们怎么那么久都不回来呢,原来是有宝宝了。”

“本来是打算在日本生产的,可是我在那边越来越待不住,总是想回来。”姜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嗯,毕竟在这边生活上会习惯一些。”楚笙歌想了一下说:“不如你就在我这里坐月子吧,妈妈安排营养师和月嫂,还有保姆什么的,咱俩刚好做个伴儿。”

“太添麻烦了吧……”姜瑶觉得很不好意思。

“不会啊,咱俩还能互相照料一下呢。”楚笙歌继续说:“这里交通也很方便,过两条街就是医院。”楚笙歌又对鹰司和彦说:“我一会儿让人把三楼的房间整理一下,哥哥带着嫂子明天就搬过来住。这样哥哥或者阿尘出去的话,也不会太担心了。”

“瑶瑶,你觉得呢?”鹰司和彦觉得妹妹提议还不错,他对照顾产妇和婴儿确实是没什么信心,真是没经验。

“我……住哪里都可以,不过会不会不太方便呢?”姜瑶虽然是护士,只在实习的时候在产科学习了半个月,并没有学会照顾婴儿,护理产妇她倒是可以。

“不会不方便,三楼的房间一直空着。这里本来就是给笙歌养胎坐月子用的,仆人厨子都有照顾孕妇的经验。”有机会照顾裴家的孙子,也算是多少弥补一些对裴家的亏欠吧,路尘寰马上仆人去整理房间。

吃过午餐后,鹰司和彦就带着姜瑶离开了。他们昨天刚回江城,姜瑶想回家去看看。楚笙歌睡醒午觉上了三楼,主卧已经整理好了。床品都换成适合孕妇使用的纯棉织物,颜色也很清醒淡雅。

“少奶奶,您怎么上来了?”管家垂手而立。

“婴儿房弄好了吗?”楚笙歌询问着。

“已经差不多了。”管家跟着楚笙歌走进婴儿房。

房间贴着米色的卡通壁纸,还有可爱的家具和各色玩具。午后的阳光照进房间里,看起来特别温馨:“怎么没有床呢?”

“您刚才正在休息,设计师不知道您的意思是要一张双胞胎婴儿床,还是两张单人的婴儿床。”管家马上回话。

“这样呀……”楚笙歌在漂亮的卡通沙发上坐下来,打量着房间:“还是两张床吧,在这里一边放一张。”

路尘寰回卧室看到楚笙歌根本不在,看到仆人正在整理床铺:“少奶奶呢?”

“少爷,少奶奶到三楼去了。”仆人整理好房间,打开了空气净化器。

路尘寰推开婴儿房的门:“一会儿不看着,就乱跑。”路尘寰从身后拥住楚笙歌。

“阿尘,你说两张小床是不是比一张双胞胎婴儿床要方便一些,宝宝们睡觉不会互相打扰。”楚笙歌靠在路尘寰怀里。

“给我们的宝宝布置房间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用心。”路尘寰顺着楚笙歌的长发,大手温柔的覆在她肚子上。

“我们的宝宝还有奶奶疼啊,嫂子跟哥哥的宝宝只有我这个姑姑了。”楚笙歌的手臂攀上路尘寰脖颈:“我做的不对吗?”

“对。”路尘寰吻了吻她才鼻尖儿:“我老婆做什么都对。”

晚上的时候,楚笙歌睡得比较早。现在胎动的时候幅度会很大,所以她总是睡不好。正睡得迷迷糊糊地好像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楚笙歌推了推路尘寰:“阿尘……阿尘……”

路尘寰动作娴熟的钻进被子里,抚摸着楚笙歌的肚子,还温柔地吻了吻:“不许吵妈妈睡觉,乖一点儿。”

楚笙歌不由得笑了,每次胎动太厉害的时候,路尘寰都这样安抚宝宝,还挺有用的。楚笙歌用小脚踢了踢路尘寰的腿:“不是宝宝。”

“哪儿不舒服了?”路尘寰这下才完全清醒过来开了灯:“要喝水还是肚子饿?”

“不是,外面好像有人在吵架。”楚笙歌指指窗外。

“不可能。”路尘寰看了一下时间,都要0点了这个时间在别墅大声说话都不可以,更不要说吵架了。

“真的有……”楚笙歌示意路尘寰不要说话。

路尘寰仔细听了一下,确实有人在哭闹。窗子的隔音都很好,房间里能听到,可见声音是有多大。路尘寰从床尾凳上拿起睡袍穿在身上,给楚笙歌拉好被子:“乖乖睡觉,我去看一下。”

路尘寰走出卧室后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孕后期由于宝宝压迫身体,楚笙歌本来就睡不好。今天还算睡得好一点儿,居然就这么被闹醒了。如果说是宝宝捣乱他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可是别人来闹事儿他可不会惯着值得他惯着的人都在楼上呢。

管家早就被吵醒了,看到路尘寰黑着一张脸下了楼就知道大事不妙:“少爷。”

“什么人这么吵,还懂不懂规矩?”路尘寰皱着眉,脸上挂着一层霜花。

“是……是二夫人来了,要见您。”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已经告诉她您这个时间不见客的,可是她就是不走。现在更是闹了起来,已经让保镖请出去了,可是她……拿着扩音器在外面乱喊……”

“让她进来。”路尘寰从楼梯上下来。

姚静柔被保镖带进来时有些狼狈,碎发从发髻里落下来,身上的大衣上落在细碎的雪花。她看到路尘寰马上冲过来:“尘寰,你不能这么落井下石呀……你把陈康清出泰盛我什么都没说,你怎么可以把志翔调去非洲的分公司呢?志翔无论怎么说都是你的弟弟呀……”

路尘寰示意保镖把姚静柔拉住,眼神冷冷地扫过她的脸:“泰盛是我收购的,做出怎样调整是我的事情。要是觉得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可以走法律程序。至于路志翔调职的事情,是董事会决定的,他不想去可以不去,跟我没关系。”路尘寰唇边浮出一抹嘲笑:“是你没有教育好,他都目无兄长了,我为什么要认他当弟弟?你用什么身份来给他求情爸爸的女人?你配吗?”

姚静柔愣愣地站在原地,身体晃了晃,竟一句话也说不出。

“发生什么事儿了?”楚笙歌穿着厚厚的珊瑚绒睡衣,一手托着后腰一手扶着楼梯扶手走下来。

路尘寰马上走到楚笙歌身边:“没什么,我陪你回房间去。”

“等一下……”姚静柔挣开保镖的手,冲过来跪在楚笙歌面前,用手握住楚笙歌的脚:“楚小姐,我知道你是好人,求你跟尘寰说说情,放我们志翔一马吧……”

楚笙歌被姚静柔的动作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地往后退了一下,正绊在台阶上,要不是路尘寰扶着她真要摔倒了。

“松手!”路尘寰冷声呵斥着。

楚笙歌一紧张,忽然觉得肚子里紧缩了一下,然后开始一阵一阵地疼起来。楚笙歌痛苦地抚着肚子:“阿尘……”

“宝贝,怎么了?”保镖早就把姚静柔拉开了,路尘寰把楚笙歌打横抱起来。

“宝宝……宝宝……可能要出生了……”楚笙歌有过生产经验,她觉得现在应该是宫缩。

“不要怕,我们去医院。”路尘寰冷静地让仆人拿了厚外套给楚笙歌穿好,安排了跟去医院服侍的仆人和月嫂……他看起来镇定自若,也只有他知道自己也是‘看起来’这样而已。看到楚笙歌如此痛苦,他真能做到心若止水才是活见鬼呢。路尘寰抱着楚笙歌出门时狠狠地瞪了姚静柔一眼,是不是因为姚静柔,他的心肝宝贝才这么不舒服他已经不想去追究了,这笔账是一定要记在她跟路志翔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