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8章 一沓钞票冲她挥挥手

第18章 一沓钞票冲她挥挥手

出了繁华的市区,路尘寰明显提高了车速。楚笙歌觉得这种喜欢开快车的人,就应该买辆低配国产小车,油门踩到底也不会超速30%,这样才能保障交通安全。

路尘寰将车子停到水榭花都时楚笙歌也没有很意外,土豪当然会不假思索地选最贵的。

虽然他们是两个人用餐,路尘寰还是选了个豪华包一间。楚笙歌记得大堂用餐的服务费是15%,豪华包间应该会更多。楚笙歌仿佛看到一沓钞票冲她挥挥手,高傲地走向了收银台。楚笙歌我有太多表情地跟着路尘寰走进包间,反正用的不是她的钱。

路尘寰很绅士地帮楚笙歌拉开一张缎面高背椅,楚笙歌坐下来,“谢谢。”

一个服务生摆放好餐具,另一个服务生端来两杯矿泉水,然后拿出了菜单,路尘寰示意服务生先将菜单拿给楚笙歌。

楚笙歌拿着菜单翻了几页,“请给我一份香煎鹅肝、草莓黄瓜沙拉,还有奶油芦笋汤……”楚笙歌将菜单还给服务生。

路尘寰又点了几道菜,服务生领命而去。路尘寰看到楚笙歌侧着头看着窗外,清澈色的眼眸里笼着一层浮光,美丽的,迷茫的。

楚笙歌想起最后一次来这里吃饭是四年前,那天是爸爸妈妈的结婚纪念日,他们幸福地接受着宾客的祝福。浮生如梦能几何,窗外一样是这样深蓝色的海,甚至连远处灯光都是那样相似,可是父亲却不在了。物是人非事事休,就是这样吧。妈妈已经往前走了,或许傻傻留在那段记忆里,唯有她自己吧。孤独,有时候来的就是这样猝然而至,来的让你措手不及。

“这里的龙虾一直做得不错。”路尘寰取了一块龙虾肉切成整齐的小块,淋上一点儿酱汁放到楚笙歌面前。路尘寰以前从没为女人这样服务过,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楚笙歌此时的眼神蛊惑了——恍若迷路的孩子般,带着脆弱与感伤。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安慰一番,却又不知从何入手。

楚笙歌这才发现自己走神了,机械地用叉子取了一块路尘寰放在她面前的龙虾送进嘴里,滑嫩鲜甜的口感刺激着她的味蕾。法国人追求肉类鲜嫩的口感,烹调时都是半熟,所以会有一点点腥,不过馥郁的黑椒汁刚好可以去掉这点不好的味道。

楚笙歌端起修长的高脚杯,“谢谢路总请我吃晚餐。”馥郁的vendangetardive比普通白葡萄酒要甜一点,比较适合女孩子饮用。

“不必客气。”路尘寰与她碰了下杯,不难看出楚笙歌对西餐的搭配还是很了解的——白肉配白酒,她选了vendangetardive而不是pontetcanet,“你在英国生活了很久?”

“差不多有6年。”楚笙歌觉得这里的鹅肝做得更好吃一些,脂肪刚刚化开入口即化,搭配口感弹牙的黑鱼子酱特别美味。

“那应该可以养成吃西餐的习惯。”路尘寰闪动了一下浓密的睫毛。

“还可以。”楚笙歌基本不挑食,不过可以选的话她还是会选中餐,西餐虽然也很美味不过还是不太喜欢。

晚餐吃的还算愉快,走出餐厅华灯初上的江城别有一番美丽。楚笙歌盘算着是去等公车还是直接叫辆出租车,路尘寰说,“走吧,送你回去。”

“不用麻烦了。”楚笙歌摇摇头。

“我们好像没什么过劫吧?”路尘寰挑挑眉。

楚笙歌基本没明白路尘寰的意思,如果有什么过劫她早就被灭掉了吧,还能站在这里吗?

路尘寰看看表情诧异的楚笙歌,点了一支烟,“我以为得罪了你,所以你总是否决我的所有提议。”

“没有。”楚笙歌十分无语,她拒绝给他当助理,现在还不是调职到总裁室上班了?否决对他有用吗?

“我决定的事情没人能改变,你以后还是少点儿拒绝,我们相处起来会融洽很多。”路尘寰打开车门,楚笙歌乖乖地坐进去。

路尘寰将车开到校门口,楚笙歌说,“到这里就可以了。”

“送人没有送到半路是什么道理,指路。”路尘寰直接将车驶入了学校。

楚笙歌磨磨牙,他的车子太惹眼了好么,可是路尘寰的固执她已经不是第一次领教了。车子停到宿舍楼下,路尘寰饶有兴趣地下了车,靠在车头环顾四周,“环境还不错。”

“路总再见。”楚笙歌很想把路尘寰直接塞进车里,让他赶快消失。

路尘寰的眼睛眯了一下,楚笙歌顺着他的目光瞧过去,发现不远处停着一辆车,周嘉年也注视着他们两个人,眼底悠悠散着寒意。楚笙歌忽然冒出一个邪恶的想法,如果他们俩打一架,最后同归于尽的话——她的世界就清静了。

周嘉年走过来,淡淡地说,“在这里还能遇到路总,好巧。”

“是挺巧。”路尘寰云淡风轻地点点头。

周嘉年看向楚笙歌,嘴角带着浅浅的笑,“笙歌,不介绍下吗?”

楚笙歌漠然地看着周嘉年,介绍什么?很明显他们是认识的,江城只有这么大,真正有头有脸的人就那么几个,各种名目的宴会上,用抬头不见低头见来形容也不为过。

“路总真是好上司,下班还负责送职员回家?”周嘉年徐徐开口。

“举手之劳。”路尘寰将手中的烟头拧灭随手一弹,烟头精准地落进远处的垃圾桶里。

“那就谢谢路总送我女朋友回来。”周嘉年将手轻轻地揽住楚笙歌的肩。

路尘寰的眸子凝了一下,暖金色的灯光将他修长精壮身体轮廓烘托得更加伟岸。他将手插进裤袋里,淡然地说,“不必客气。”

路尘寰转身的动作潇洒落拓,几步走向自己的车子,开着车离开了。

楚笙歌挥开他搭在她肩上的手,周嘉年有些不悦地说,“你怎么跟他在一起?”

楚笙歌扬起尖尖的下巴,十分冷淡地说,“跟谁做什么是我自己的自由,没必要跟你做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