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0章 强盗逻辑

第20章 强盗逻辑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扶额,这层都是女装,她是个女人都没什么兴趣逛,路尘寰却是饶有兴趣的样子。就没见过这么愿意逛街的男人,好吧……不得不承认,除了叶熙她也没跟其他男人逛过街,她和叶熙都是宁愿去逛公园当消遣都不愿意逛街的人。不过路尘寰是大boss,他说什么是什么好了。

路尘寰走进一家女装店,店里的衣服都很精致的样子。楚笙歌看了一下logo,在心里立正敬了个礼。

路尘寰指着一排衣架,对楚笙歌说,“自己去选。”

“啊?”楚笙歌看着那排衣服,有套裙也有连衣裙,还有衬衫和西裤……都是一些通勤时装,买这些做什么?今晚要穿的衣服不是已经买好了吗?“路总,要挑什么?”

“衣服,上班穿的。”路尘寰回答。

呃……楚笙歌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穿的华艺工装,好吧……她明白了,总裁助理是不用穿工装的,应该装扮成罗曦那样的职场俏佳人。虽然她是没几件适合上班穿的衣服,但是也不想在这里买,她当真是消费不起。路尘寰来买单,她更觉得更不合适,无功不受禄。不是应得的东西,拿着也不心安。

“不用了,路总。上班的衣服我会自己准备的。”楚笙歌礼貌地拒绝道。

“你确定不选?”路尘寰沉声说。

“不选。”楚笙歌摇摇头。

路尘寰指着架子上的衣服对店员说,“这些衣服按照她的号码,都包起来。”

“先生,请稍等。”店员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分工合作地忙活起来,“先生这些都是独款独色,这四款套装每款都有三个颜色……”

“全要。”路尘寰眼睛都没眨一下。

“我不要!”楚笙歌要疯了,世界上哪有人这么买衣服的,以为是萝卜白菜吗,论车往家里买?

“你要知道,在公司里大多数时候你代表的是我。而你陪我出去工作,你更代表着公司的形象。”路尘寰说的有理有据,使楚笙歌觉得说不通也无法辩驳。

路尘寰付款时还顺便加了两双鞋一个挎包,然后将楚笙歌宿舍的地址和电话留给了店员,“周六送到这个地址。”

“好的先生,我们送货前会电话确定您比较方便的时间。”

楚笙歌跟着路尘寰走出店面时,脸色完全可以用乌云压,以后给你机会选择时,你就要把握。别等我做决定选了,你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路总教训的是……”呵呵,原来错误在她。楚笙歌强忍着没冲路尘寰咆哮,在没有自己喜欢的选项时都不能不选……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楚笙歌将头偏向一边,假装在看那边的店铺,其实是不想多看路尘寰一眼。作为属下她不可以顶撞上司,但是不着痕迹地表达一下抗议总可以吧?

可是,她看到了什么——叶熙走进一家店铺……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个穿着明黄色小洋装的女孩子亲昵地挽着他的手臂。不管周遭有多少人,她总能一眼就看到叶熙。虽然那个女孩挡住了她的大部分视线,但是她一定不会看错,因为叶熙穿得t恤是她在网上定制的手绘款,是独一无二的。

楚笙歌定在原地看着叶熙进去的店铺,路尘寰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然后又看了下腕表,“想去逛一下,就动作快点儿,时间不多了。”

楚笙歌连忙收回自己的视线,“不用了,可以走了。”

路尘寰皱着眉注视着楚笙歌那张素净的小脸,她的神情完全不对,刚才她只是气愤,而此刻……他不想用这个词,但是她的状态完全说明一切——失魂落魄。

“走吧。”路尘寰往电梯那里走,楚笙歌马上跟了上去。

后来路尘寰带着楚笙歌去了形象设计室,造型师帮她化妆做头发,可是楚笙歌几乎感觉不到造型师的存在,脑子都是陌生女孩挽着叶熙手臂的画面。当她意识到那个女孩可能是校董的女儿时,心里像是被钉进去一根铁钉,连呼吸都觉得抽痛着。

造型师将楚笙歌的头发绾成了蓬松的发髻,在发髻的一侧戴了一个水蓝色的蝴蝶发饰。没费多少力气就做好了整个造型,主要这姑娘实在是底子好,本来就是一颗美钻稍加打磨就足够璀璨夺目。造型助理将楚笙歌从椅子上扶起来,帮她打理着裙摆。

楚笙歌所在的化妆间三面都是镜子,灯光相互折射使房间里格外明亮。路尘寰换好礼服走进来,看到站在那里人,忽然觉得胸口一窒。从前他听到美得令人窒息之类的词语,只会觉得形容太过浮夸,可是此刻他的身体诚实地反应出这种感觉,心跳都在加速着——楚笙歌的妆容其实很淡,只扑一些珠光效果的散粉,一点点腮红和果冻唇膏,可是整个人看起来却是熠熠生辉的。

有那么一瞬间,路尘寰想将她藏起来,除了他之外,不让别人窥视到她的美丽。楚笙歌此时脑子里却乱极了,连路尘寰伸手揽住她纤细的柳腰,都没能唤回多少清醒的神思,她的眸光茫然无措还有一丝孩子般的纯真。这样的她看起来要比平时乖巧柔顺得多,路尘寰的脸慢慢靠近着,直到温热的带着淡淡薄荷和烟草气味的气息抚过楚笙歌的脸颊时,她的眼睛才猛然有了焦距,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路尘寰的长臂一收,又靠了上来,“我们该走了。”

楚笙歌不着痕迹地躲开了路尘寰的手臂,将自己手机放进那只小巧的手包里,“可以走了。”

一辆黑色的加长版轿车已经等在门口,随从看到路尘寰出来,连忙拉开车门,恭敬地用手搪着车顶,“少爷,请。”

等楚笙歌也上了车,随从轻轻关上车门,然后上了后面的的一辆车子。楚笙歌眨了一下眼睛,平时她觉得路尘寰已经很不低调,看来是她冤枉了他,原来土豪摆起排场来出门是要带一车的随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