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24章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第24章 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晚餐没怎么吃,现在胃里确实有些空的难受,她端起牛奶小口的喝着。看到她乖乖喝牛奶,路尘寰转身进了浴室。楚笙歌注意到浴室是用磨砂玻璃隔起来的,所以里面是看不清楚的,只是可以看到模糊的人影在晃动。如果她趁路尘寰洗澡的时候跑掉的话,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她一点儿都不想住在这里,这样太奇怪了。

看了眼浴室,然后走到门边。可是路尘寰家的这个门锁她实在不会开,研究了半天也没弄开。楚笙歌最后不得不放弃了逃走的想法,走到落地窗前。

窗外是霓虹闪烁的街景,从这里可以看到江城的地标建筑——玻璃塔。led灯将336米高的塔身在夜色中勾勒出来,像是一幅光影交错的油画。这里虽然是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公寓却因为足够高而闹中取静。无论是人还是环境,安静总是需要距离来维持的。站在这里的感觉非常熟悉,楚笙歌想到了,是路尘寰的办公室。那里也是这样由高度拉伸出距离,使人有种站在这里就将整座城市踩在脚下的感觉。看来路尘寰应该是很享受这种感觉,不会有高处不胜寒的孤独感吗?楚笙歌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只有脆弱的人才害怕孤独,路尘寰这么强势的人,他应该是会享受孤独的。就像一个站在权力顶峰的君王,根本不需要平实浅近的东西。他追求的就是鲜衣怒马的东西,平凡的东西都不会看在眼里的。

“去洗澡吧。”路尘寰不知什么时候穿了睡袍出来,站在楚笙歌身后。

“不要。”楚笙歌转过身来,由于路尘寰身形高大,这么近距离压迫感实在太强了,楚笙歌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脊背贴到了落地窗的玻璃。

路尘寰顺势用手撑住楚笙歌一侧的玻璃,“不洗澡不许睡我的床。”

谁要睡他的床呀?楚笙歌可以确定这附近至少有三家还不错的酒店,其他可以住宿的宾馆应该更多,“我去住宾馆。”

“女孩子住宾馆很危险的,尤其是一个人。”路尘寰很会察言观色,楚笙歌的表情分明在说——跟你住一起更不安全。“我不否认对你很感兴趣,但是我从不强迫女人,所以这里绝对比宾馆安全。”

“总之……不管怎么说,你就是不放我走,是吗?”楚笙歌真是没有力气再跟他纠结下去,路尘寰的执念她也是领教过的。

“没错。”

“我睡沙发。”楚笙歌瞟了一眼沙发的贵妃榻,完全可以并排睡下两个她。

“随你。”路尘寰无所谓地耸耸肩,自己的床有多少女人想爬上来,可是面前的这个姑娘明显是排斥的。他并不打算逼着她,他有的是来日方长,何必急于一时呢。

路尘寰很喜欢楚笙歌的处事态度,用最简洁的方式处理最麻烦问题,不拖泥带水也不无理取闹。其实他处理问题更简单,他的世界只分为两个部分——他要的和他不要的。不要的东西,多看一眼都嫌浪费时间;而他想要的,从来没有得不到过。他对楚笙歌志在必得,所以不介意陪她多兜几个圈子,让她有足够的时间去适应他。

楚笙歌走进浴室,看到架子上准备了崭新的浴衣、毛巾、牙刷……不难看出这些是为她准备的。但是她不想在这里洗澡,只是简单地洗漱了一下。

楚笙歌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灯光已经调暗了。路尘寰俯卧而睡,蜜色的皮肤在灯光下泛出淡淡的光晕,俊帅的侧脸上有几丝黑发垂落下来。被子只盖到腰际,光裸的脊背健硕却不会太夸张,是童芊芊每天碎碎念的男模身材——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楚笙歌看到沙发上多了一只柔软的枕头,还有蚕丝被,她扯过被子搭在身上和衣而睡。其实楚笙歌睡觉认床,但今天一整天舟车劳顿,再加上昨天本就没睡好,竟然沉沉地睡了过去。

晨光透过轻软的纱帘照进房间里,路尘寰侧身躺在床上,用手臂撑着头。睡在他身侧的女孩呼吸均匀清浅,楚笙歌睡觉很规矩,昨晚把她抱上床后,她连姿势几乎都没变化。像是羊脂白玉雕琢成的小美人和裹在她身上的黑色被褥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使她看起来更加娇小。路尘寰捉起一绺楚笙歌散在枕头上的头发,她的头发没有染烫过,握在手里像是锦缎,光滑沁凉。楚笙歌睡着时的样子非常漂亮,浓密纤长的睫毛覆盖着眼睑,挺翘的鼻梁,嘴角微微翘起来,褪尽了平时的清傲与隐忍,像个可爱的洋娃娃。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路尘寰拿起电话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床铺,连他都没发现自己动作有多小心翼翼,生怕吵醒了睡美人。

“什么?”

“路总,您和全总的会面是九点钟,20分钟后司机过去接您。”刘宇提醒着路尘寰的行程,这次合作本来是他在跟的,可是昨天路尘寰临时改让楚笙歌随行了。

“你陪我去,给我打包早餐过来。”路尘寰想了一下,“多买几种,用保温箱带。”

“是,路总。”刘宇挂上电话,马上出发,买早点要花费不少时间的。

刘宇抱着保温箱按了门铃,路尘寰已经换了出门的正装。刘宇刚要进门,路尘寰接过他手中的保温箱,房门几乎是擦着他的鼻尖儿关上了。刘宇有些讶然,他知道路尘寰不喜欢别人到他的公寓,但是搬着东西过来,是要将东西送进房间的,因为路尘寰更不喜欢浪费时间来拿东西。

路尘寰将保温箱放在餐桌上,然后又走到床边看了看熟睡的女孩,缓缓俯身用手撑在楚笙歌身体两侧,将嘴唇印在她光洁饱满的额头上,然后落在嫣红的唇瓣上,香香软软的像是牛奶口味的布丁。

路尘寰从门里出来时,刘宇还是注意到门口的鞋架上有一双女人的鞋。虽然像路尘寰这样事业成功背景深厚的男人身边有女人并不稀奇,但是他跟着老板差不多五六年了,确实从没见过老板把女人回他住的地方。通常……是住在酒店或者他不会经常居住别墅。

楚笙歌睁开眼睛,看到天花板上奢华的水晶吊灯后猛地坐起来——她什么时候睡到床上了呢?楚笙歌跳下床,房间里非常安静,房间里除了自己应该没有别人了,她看了一眼挂钟已经十点半了。不是说今天加班吗?

楚笙歌洗了把脸,镜子中的女孩因为睡眠充足,没有用任何化妆品都显得神采奕奕,只不过穿在身上的裙子因为当睡衣穿了一晚,变得皱皱巴巴的。

看样子是不用她加班了吧,得赶紧去买个新手机才行啊,要不都要失联了。楚笙歌非常后悔昨天把手机给摔了,果然冲动是魔鬼。可是那扇该死的门她还是打不开,楚笙歌瘫坐在椅子上,发现桌上放置一只箱子,上面贴了张纸条——早餐。

楚笙歌撇撇嘴将字条扔在一边,就不能好好写字么,龙飞凤舞的以为是在签文件?楚笙歌打开保温箱,里面整齐地摆放着十几个餐盒……楚笙歌怀疑路尘寰要把她关在这里一周,所以准备了这么多食物。楚笙歌选了一碗紫米粥和几样小点心慢吞吞地吃着,反正她现在也走不掉。

楚笙歌在这里待着很无聊,去书架那边想选本书看看,却发现全是艰深的金融类书籍。楚笙歌随手抽了一本看。当她看得昏昏欲睡时,忽然听到有人打开了门。楚笙歌往门口看去,发现是一位上了年纪的长者,身上穿着黑色的平口西装,白色的衬衫领上戴着黑色的领结,身后还跟着两个穿着女仆装的佣人。

长者走到楚笙歌面前,将两只手提袋恭恭敬敬地递给楚笙歌,“这是少爷吩咐帮您准备的衣服和手机。”

“谢谢。”楚笙歌站起来接过手提袋,光是看包装她就得出一个结论,这些东西都很贵,她是不是可以不要呢?

“少爷说了,您要是不喜欢就让人换,要换到您满意为止。”

“不用了,我……很喜欢。”楚笙歌不想给人家找麻烦,她先拆开了手机的包装。呃……居然是施华洛世奇水晶钻石限量版……她只要个可以正常使用的就好了。包装拆开了还能退吗?不管了,先用一下吧。

看到楚笙歌把自己的电话卡装进手机里,管家才去忙自己的事情了,带着两个女仆开始整理起房间来。

楚笙歌刚把电话卡装好,就有一通电话打进来,“喂,妈妈。”

“笙歌,你的电话怎么刚才打不通?”李璇在电话那头有些担心。

“我的电话坏了,刚换了新的。”

“哦,中午有时间吗?跟妈妈一起吃个饭吧。”

“好啊。”楚笙歌已经很久没有单独跟妈妈吃饭了,所以马上答应了。

“那十二点的时候,妈妈去学校接你。”

“不用了,直接在餐馆碰面吧,您不顺路的。”从周家到学校确实有些绕路,而且她也不在学校。

“也好,那你路上要小心些。”李璇有嘱咐了楚笙歌几句。

“嗯嗯,我知道的。”

楚笙歌挂了电话,直接打开装衣服的手提袋。路尘寰给她准备的是一条浅粉色的蓬蓬裙,她已经不穿这种粉嫩的颜色有好多年了。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个牌子的衣服都好贵,所以她本来不打算穿这裙子的,可总不能穿着皱皱巴巴的裙子去见妈妈,她更不想让妈妈担心的。

楚笙歌摇摇头,还是决定将裙子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