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37章 把牢底坐穿

第37章 把牢底坐穿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医生虽然义正言辞,可却是心虚的。按照规定,捐献肾脏是要经过伦理委员会审核的。像这样没有亲属关系的肾源,绝对无法通过审核,可以说就是披着捐献外衣的器官买卖。

路尘寰一把推开医生,躺在手术床上的楚笙歌已经做了全身麻醉,穿着单薄的手术服,安然的睡着,真的像个睡美人似的。

究竟是要多倔强,才会一声不吭的来卖肾呢?他没钱给她用吗?跟他说一下会死吗?路尘寰真想抽这个女人两巴掌,可是有有些舍不得。

沉睡的女孩裹在宽大的手术服里又显得如此娇小,精致的睡颜像是一尊脆弱的水晶娃娃,让人不忍苛责。路尘寰脱下外套盖在楚笙歌身上,打横将她抱起来。

“哎……”医生硬着头皮想要拦住路尘寰,他的雇主还等着这颗鲜活的肾脏延续生命的,能找到匹配的肾源可是费了很大的周折,人就被这样带走了,他可怎么交代呢:“你们什么意思?不捐了吗?”

路文像一道闪电一样冲过来,将那医生推了一个趔趄,他家少爷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触碰的。

“你们今天应该庆幸我及时赶到。”路尘寰的目光像是浸过冰水的尖刀,寒涔涔地扫过那些医生护士的脸:“你们敢动她一颗肾脏,我会从你们身上双倍地讨回来。”

在场的人都是一哆嗦,路尘寰眯了下眼睛对路文说:“马上报警,这里有器官交易的地下组织,全部给我抓进监狱离去。”

“等等……手术是她自愿做的啊!”医生护士都傻了眼,这是什么情况啊,好好的就给自己惹上官司了:“我们有她亲笔签的合同呢……还讲不讲理了……”

“那我们就看看,究竟是你手上的证据能把你从监狱里捞出来,还是我能让你们把牢底坐穿。在我这里,我的话就是理。惹到我,活该你们倒霉。”路尘寰抱着楚笙歌走出了手术室。

“她究竟要睡多久,是不是他们给她用的药有问题。”路尘寰皱着眉,对于那些无良的医生他是一百个不信任。

“这种手术需要全身麻醉,患者处于无意识状态一般是两到四小时,即使麻醉时间过了,患者也要根据自身的身体条件逐渐苏醒的。”路尘寰请来的专家看着手中的病例,“从病例里的医嘱来看,他们使用的药物剂量至少是三小时的量。不过楚小姐体重轻,估计会睡得更久一点。”

“你要保证她绝对不会出现任何意外。”路尘寰一脸肃穆。

“刚才已经做了全身检查,而且我也跟那个麻醉师谈过了,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我不要‘应该’,只要‘一定’!”

医生一头冷汗,每个人的体质不同,他也无法做出铁板钉钉的保证,“那……还是把楚小姐转到icu特护病房进行观察吧。”

楚笙歌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绯红的夕阳透过玻璃将雪白病房成温暖的橘色。除了使不上力气似乎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她估计是因为麻药还没完全失效的原因。

“醒了?”病房里各种监控设备发出轻微的声响,而路尘寰的声音却一下子将这些声音都盖过去了。

楚笙歌偏了下头才看到一脸肃杀的路尘寰,黑衣、黑发、黑眸与白色的空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怎么会在这里呢?

“胆子可真大……居然敢卖肾?”路尘寰瞪着楚笙歌:“你知道少一颗肾脏要少活多少年吗?”

“这是我的事情。”自己可以活多久,关他什么事儿呢?

路尘寰看到那张几乎褪尽血色的小嘴里居然吐出这样冷漠的句子,简直怒火中烧,他俯身握住楚笙歌的双肩:“不想活了是吧,那我直接掐死你好了!”

“你这个疯子!”楚笙歌被路尘寰晃得头晕,却因为肌肉松弛剂的药效没有完全过去,而一点儿也无法挣扎。

“疯也是给你气疯的!”路尘寰一只手撑在楚笙歌的枕头边上,另一只手捏住她下巴:“以后给我乖一点儿,再敢做这么没深浅的事情,就把你跟那些庸医一起关进监狱里!”

楚笙歌瞪大眼睛,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腹部,光润平滑,没有任何手术的痕迹。楚笙歌被气得不轻,先不说她急需那笔钱,光是鼓起勇气躺上手术床就足以让人崩溃,那样恐怖的经历她不想再重来一次。

“你……你……”楚笙歌有些气急败坏:“你凭什么插手我的事情!”

“你的假我不批准,明天按时给我去公司上班!”路尘寰凝视着楚笙歌被气得小脸通红,漂亮的眼眸中笼着一层泪光:“不就是五十万,我给你!”

“我不要你的钱!”楚笙歌直直地对上路尘寰的眼眸,她没有任何理由接受他的钱。

“你的肾脏我买了,我决定先将它留在你身上。所以,你最好乖一点儿,再惹我生气,我就亲手从你肚子里把那颗属于我的东西挖出来!”

听了路尘寰如此血腥狠绝的话,纵然倔强如楚笙歌也打了个寒颤。路尘寰伸手摸了下楚笙歌的脸颊,冷冷地说:“难得你也有害怕的时候。”

楚笙歌被路尘寰带回了他的公寓,虽然她宁愿继续待在医院也不想来这里。可是她现在确实没什么行为能力,路尘寰要带她去哪儿,她都反抗不了。

“晚餐想吃什么?”路尘寰侧身躺在床上,一只手臂撑着自己头。

“随便……”楚笙歌根本不想看到他在自己眼前晃,选择闭上眼睛。

“我不止一次提醒过你,要珍惜选择的机会,总是学不乖……”路尘寰拿起电话让人送晚餐过来。

大概过了一小时,晚餐就送来了。路尘寰直接拿了一份海鲜烩饭,他记得在英国时面对一桌菜时,楚笙歌就选了这个。路尘寰将盘子放在床头柜上,然后从后面圈住楚笙歌,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给我靠个枕头就行了……”蓬勃的热量透过病号服熨帖着她的背,这样也太别扭了。

女仆看到少爷一个人似乎忙不过来,连忙走过来,恭敬地端起床头柜上的盘子打算给这位小姐喂饭。路尘寰一手接过盘子,另一只手拿起勺子亲自给楚笙歌喂着饭。

女仆拾趣地继续去整理给这位小姐带来的衣服——外套整烫挂好,贴身衣服清洗烘干。她在路家工作了五六年,从来没见过高高在上的少爷亲自照顾过谁。

楚笙歌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以这种状态吃饭,虽然这种感觉很奇怪,但不能否认的是,陌生的暖流在心底缓缓淌过。

“我吃饱了。”楚笙歌摇了摇头。

“吃这么少,不好吃吗?”路尘寰自己尝了一口,觉得比餐厅里做的好吃:“吃点儿别的?”

路尘寰让女仆端来沙拉和甜品,“想吃哪个?”

路尘寰这种霸道的人就是这样——总觉得自己已经给出了选择,可是从来不会反省给出的选择永远是在他划定的范畴里的。所谓的选择,也不过是变相的服从。

楚笙歌知道不选一种,路尘寰必然不会罢休:“百香果雪酪。”

路尘寰从托盘里拿过盛甜品的小碟子,开始给楚笙歌喂甜品。

用过晚餐,楚笙歌在女仆的帮助下才勉强洗了澡,她真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全身麻醉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女仆帮楚笙歌换上睡裙——黑色的真丝睡裙像是第二层皮肤,勾勒出楚笙歌玲珑有致的好身材,两根细细的肩带落在纤细的锁骨上,看起来十分性感。女仆不得不叹服,这位楚小姐不但长得漂亮,身材也无可挑剔。

“您用哪种身体乳?我帮您打开。”女仆拿过来两罐没拆封的护肤品。

“不用麻烦了。”楚笙歌平时也没有用这些东西的习惯。

“不麻烦的。”女仆生怕自己服侍不好这位被少爷细心照顾的小姐。

“真的不用了,我平时也不擦这些。”楚笙歌摇摇头。

“哦。”女仆小小地惊叹了一下,原来这样精致细腻的皮肤不是平时护理得当的结果呢,她将护肤品放回到架子上。“我去请少爷抱您回卧室。”

“你扶我出去就好了。”楚笙歌自己走出去几乎不可能,但如果有人扶着,应该可以挪到外面去。

“这可不行,万一摔倒了……”女仆自知担不起这个责任,快步去找路尘寰过来。

路尘寰走进来,浴室里金色的灯光给楚笙歌周身晕染出一层盈盈的流光,看起来就像一个可爱的瓷娃娃,黑色的睡裙衬得她的肤色更加白皙。

路尘寰将她抱起来,楚笙歌垂着头,她从来没有穿着睡裙出现在异性面前的经历,这使她很难为情,况且这条睡裙还不怎么保守。

路尘寰的嘴唇轻轻擦过她的发顶,鼻尖萦绕着和他一样的沐浴露的味道,还混合着一些她身上特有的香气。他真的想动情地吻下去,可还是努力地克制住了,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路尘寰的床足够大,两个人中间隔了一个人的距离,可楚笙歌依旧觉得十分不妥,她要求睡沙发的申请已经被路尘寰驳回了。楚笙歌憋着气用手机查收邮件,刚才她又接了几本书稿的翻译工作。路尘寰拿给她的钱要尽快还上,欠着别人的感觉让她非常不踏实。

路尘寰伸手拿过她的手机放到自己这边的床头柜上,一边关灯一边说:“躺着看东西对眼睛不好,不许玩了!”

楚笙歌磨磨牙,她哪里在玩儿了,是在工作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