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46章 小狐狸

第46章 小狐狸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我有要紧的事情没处理,先走了。”路尘寰将筷子一丢,“下次我请。”

李一帆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路尘寰已经出了包间。究竟是什么要紧的事情,能让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路大少爷这么风风火火地去办,连饭都顾不得吃了?

路尘寰的车子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泊进专属车位,乘电梯一路往顶楼来了。

砰地一声,办公间的门被粗暴地推开。楚笙歌被吓了一跳,看到一脸冰霜的路尘寰,她连忙站起来,“路总,您……”

路尘寰扫过桌子上的餐盒,忆江南没错的,就是李一帆带他去的那家餐厅。他是饿着她了吗,非要吃别人送的饭!忆江南?她明明是忆周嘉年才对吧!

“哪里来的?”路尘寰指着打开的餐盒。

不不不,她不想跟路尘寰谈论关于妈妈的话题!若说是她自己叫的,路尘寰一定不会相信。楚笙歌忽然脑袋里灵光一闪,勉强自己对上路尘寰的眸子,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迷惑一些,“不是你让人送来的午餐吗?”

路尘寰如墨般漆黑的眸子眯了一下,他是不是该好好表扬一下她呢,他终于把一只单纯的兔子,培养成了狡猾的小狐狸。现在学会装傻,让自己抓不住她的错处。

楚笙歌可以感受到路尘寰冷冽到令人窒息的气场渐渐蔓延开来,像是要将她冻起来一般。

路尘寰几步走到了办公桌前面,伸出手将几个食盒归到手提袋里,长臂一挥,整个手提袋落进了垃圾桶。

楚笙歌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阻止。虽然她很心疼,那是妈妈买给她的饭呢,如果路尘寰没有忽然出现,她会认真地吃完,一粒米都不会剩下。但是现在无论她多想珍惜,都已经被丢进垃圾桶了,无论她说什么,都改变不了了。况且傻子都能看出路尘寰在发火,虽然她依旧不明白自己又是哪里惹到了他,但是在这种时候招惹他是愚蠢的。

路尘寰一连串的动作结束后,往前跨了一步,楚笙歌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下,不巧却跌进了椅子里,她的脖子缩了一下,路尘寰的脸色骇人得令人发指,他是要打她吗?

路尘寰忽然牵起楚笙歌的手,拉着她往外面走去。楚笙歌不想让人看到他们拉拉扯扯的,可是试着挣扎了几次都没有挣脱,就被路尘寰拽进了电梯里。

罗曦手里拿着几本文件,从影印室出来,刚好看到电梯的门缓缓合拢,路尘寰是牵着一个女人进了电梯,那个女人的背影有些熟悉,却好像不是,她记得楚笙歌是长发。

罗曦走到前台,看了一眼电梯的方向,对前台秘书说:“路总出去了吗?”

“嗯。”前台的小姑娘点点头。

“跟路总一起的是路总的女朋友吗?是不是长得很漂亮呀?”罗曦故意问道。

“跟路总出去的是楚小姐呀。”

“啊?他们是牵着手出去的啊……”罗曦一副吃惊的样子。

“有吗?”前台秘书看起来有些疑惑,“我没看清楚呢。”

前台小姑娘觉得罗曦真是大惊小怪,上次她还看到路总把楚小姐抱进办公室呢。不过她知道在华艺顶层工作的机会有多珍贵,想在这里继续工作,有的事情看到了也要装作没看到;听到了也要当做没听到。所以即使她隐隐猜到了什么,也不会乱讲的。还要记住一件事情,就是对楚小姐一定要格外客气,千万不可以得罪了她。

罗曦冷笑了一下,捏着文件夹转身离开了。

路尘寰的步子很大,由于手被他牵着,楚笙歌跟得很辛苦。路尘寰忽然停下来,楚笙歌由于担心被人瞧见,始终观察着四周,所以没留意,直接撞到了路尘寰的背上。

“哎呦……”楚笙歌真怀疑自己是撞到了墙壁,作为人来说路尘寰的身体未免也太硬了吧,楚笙歌揉着被撞疼了的肩。

路尘寰开车门的动作一顿,连忙揽住她单薄的肩,“撞到哪儿了?”

楚笙歌怔了一下,路尘寰此时的表情非常温柔,甚至连平时冷峻的眼眸都闪动着一抹柔光。楚笙歌觉得整个人像是浸在暖暖的温泉里,连一直紧绷的神经都逐渐放松下来。楚笙歌晃了一下头,路尘寰真是太可怕了,他如果想要从精神上征服一个人,真是非常容易:他的眼神,甚至是说话的语调,温柔起来都可以将人瞬间溺毙。此时她根本就不敢看他的眼睛,还是他发脾气的时候好对付一点,至少自己不会被他的眼神所蛊惑。像现在这样子,她完全不知道该怎样应对。

路尘寰帮楚笙歌系上安全带,车子开了出去。离午休时间结束还有不到二十分钟,楚笙歌不知道路尘寰又要做什么:“要去哪儿?”

“吃饭。”路尘寰今天车子倒是开得四平八稳的。

路尘寰把车停到停车场里,远处假山上飞阁流丹的建筑透过青砖黛瓦的围墙若隐若现。这是饭庄?楚笙歌觉得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公园,可又不太像,门楣上连招牌都没有。

楚笙歌真不知道江城还有这样的饭庄,各个包间散落在假山各处,也有设在画舫上的。路尘寰拉着楚笙歌上了画舫,一张八仙桌置于船头。他们刚刚落座,服务生就送上了餐单和茶水。

路尘寰将餐单递给楚笙歌:“看看想吃些什么。”

楚笙歌打开锦缎封面的菜谱,祥云压花的纸页上写着菜名,都是一些燕翅鲍肚之类的菜品,不难看出这是一家宫府菜馆。楚笙歌刚才差不多已经吃饱了,也不知道路尘寰喜欢吃什么。

她将菜谱给了路尘寰,这菜价看得她心惊肉跳的:“还是你点吧,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吧。”

楚笙歌的语气很和缓,没有一点儿敷衍的意思。路尘寰觉得她那句——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听着格外顺耳。他要用手在菜谱上点着菜名,服务生很快领命而去。

上菜也是宫府菜的上法,最先上来的是蜜饯和冷盘,然后才是热菜、羹汤、甜品……

路尘寰给楚笙歌的碗里夹了雪梨鸡片:“这个很清淡,你应该喜欢。”

“谢谢。”楚笙歌捏着筷子小口吃着,味道真是对得起这个价位了,鸡片很嫩,雪梨切成漂亮的柳叶片儿,给整个菜调和出自然的回甘。路尘寰的心情似乎很好,胃口也不错,还添了一次饭。

殘席撤去,路尘寰又点了几样点心,特别要了桂花山药糕,搭配的饮料是酸梅汤。这里的酸梅汤是选了上好的药材用汤煲吊出来的,熄火后再加干桂花焖制,所以味道特别浓郁芬芳。

画舫慢慢在湖水中行驶着,微风拂动着轻薄如烟的纱幔。楚笙歌觉得即使不吃饭,游游湖也是很惬意的。更难得的是,路尘寰目前比较正常还没发蛇精病。

画舫上备了钓具,楚笙歌看路尘寰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这样沉默地坐着好尴尬,所以拿了钓竿开始垂钓。

楚笙歌歌看到一尾鲤鱼缓缓游过来,目不转睛地盯着水里,等着它咬钩。路尘寰从身后拥着她:“看什么呢,这么认真。”

那尾鱼似乎受到了惊吓,猛地游开。楚笙歌皱着眉瞪着路尘寰:“你都把鱼吓跑了!”

楚笙歌生动地表情像是一只柔软的小猫爪,挠得路尘寰心里痒痒的,他垂首吻了吻楚笙歌粉嘟嘟的小嘴:“我帮你把它抓回来,嗯?”

路尘寰握着楚笙歌抓钓竿的手,下巴抵在她头顶上,鼻尖上萦绕着她的发香,整个人都觉得舒服极了。

楚笙歌扭动了一下身体,还能不能让人钓鱼了。路尘寰咬着她的耳垂轻声说:“别动……”

楚笙歌还没反应过来,路尘寰手臂忽然用力,一尾金红色的锦鲤被钓线牵着在湖里游动。

“哇……真的钓到了。”楚笙歌惊喜地看着锦鲤。

“去把抄网拿来。”路尘寰吻了下楚笙歌的脸颊。

楚笙歌依言拿了工具,路尘寰将钓到的锦鲤从鱼钩上取下来,放进旁边的水桶里。

楚笙歌蹲在水桶边上,伸手摸了摸桶里有些发懵的锦鲤;“小鱼,你好漂亮哦。”

路尘寰嘴角微微挑着,不一会儿又钓到一条昭和三色锦鲤,也丢进水桶了。楚笙歌有些惊讶地抬头看着路尘寰,真是服了他,做什么都这么在行,能给别人留条活路吗?看到楚笙歌眼中带着浅浅的叹服,路尘寰精神一震,被这个小丫头崇拜的感觉,竟然比谈成一笔大生意都让他觉得满足。

“我们回去吧。”路尘寰拨弄着楚笙歌顺滑的头发,手感没有长发的时候舒服。

“嗯。”楚笙歌看了一眼桌上的点心,都没怎么吃,让服务生打包带走。

楚笙歌虽然知道这鱼钓上来要付钱才能带走,但是这两条锦鲤并不是非常名贵的品种,没想到却这么贵的。

楚笙歌看着路尘寰付钱,然后小声咕哝道:“你们一定要坚强的活着,千万不能死……”

路尘寰捏捏楚笙歌的鼻梁:“它们为什么要坚强?”

“这么贵,死了就亏大了。”

“我打算晚上吃红烧鱼呢。”

楚笙歌吃惊地看着路尘寰,路尘寰伏到楚笙歌耳边:“不如晚上你代替它们,乖乖被我吃,鱼我给你好好养着……”

楚笙歌拎着打包的点心不再开口,路尘寰一手拎着盛鱼的水桶,一手牵着楚笙歌,夕阳将两个的影子拉得很长,最终和谐地靠在了一起。路尘寰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嘴角始终是上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