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48章 不是承诺而是请求

第48章 不是承诺而是请求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早上是路文送楚笙歌上班的,在离公司还有一段距离的路口,楚笙歌说:“到这里就好了,我去买份早餐,你去忙你的事情吧。”

路文把车停住:“楚小姐,您要吃什么,我去买。”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楚笙歌拉开车门:“还有……下班你也不用来接我的。”

“楚小姐,这可不行,接送您上下班是少爷特别交代的。”路文真是一脸为难地样子。

“那……你能不能换辆车呢?”路尘寰的座驾辨识度太高了,实在是惹眼。

呃……路文愣了一下,少爷的车还不够好吗?要他去找辆比这辆车再好的,恐怕是有点儿难。不过楚笙歌只要说出来,他就尽量去办:“不知道楚小姐喜欢什么样的车?”

“什么车都可以,越不打眼越好。”楚笙歌回答。

“我明白了。”路文点点头,看来是他想错了。

“给你添麻烦了。”楚笙歌下了车。

“都是应该的。”对于楚笙歌,路文确实有些看不透。很明显少爷是宠着她的,可是她一直都很低调,更不会恃宠而骄。或许正是因为她这么与众不同,少爷才喜欢楚小姐吧。

楚笙歌在kfc买了份6元早餐,然后打卡上班。路尘寰不在,她的工作量也锐减,只把文件整理好就没什么事儿了。她正好可以把负责的合约弄弄好,楚笙歌可不想在工作上出什么纰漏。

叩叩叩,办公间的门被敲响了。

“请进。”楚笙歌应道。

“这些都是涉外业务的文件,需要在季度结报会之前全部统计出结果。”罗曦抱着一摞放在楚笙歌的办公桌上,“还有,周五与中信正式签约了,路总交代合约由你全权负责。”

“是,我知道了。”

罗曦撩了下头发,转身走了出去。

楚笙歌看了看桌上数目可观的文件,这至少是三个人的工作量,现在丢给她一个人统计……整人可以,要不要这么明显啊?难道是因为路尘寰不在,所以对她痛下杀手?罗曦真是多虑了,就算路尘寰在,这种事情她也不会说的。需要自己经历的事情,她绝不会借别人之手去处理。她没有公主病,人多一些历练不没什么不好。在这里她就是给没背景没资历的新人,被人整她认了。

楚笙歌埋头处理着文件,纤细的手指敲击着键盘,认真地分析着屏幕上密密麻麻的数据。这些数据里保不齐就有罗曦挖的抗,楚笙歌不允许自己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

路文开了一辆崭新的宝马x5等在公司楼下,这辆车应该符合楚小姐的要求吧,颜色他都选了最大众的灰色,反正他看着已经低调的不能再低调了。路文看看表,都快八点了,楚小姐还不下班吗?

路文拿出手机,打给楚笙歌:“楚小姐,您还在公司吗?”

“在的,我马上下来。”楚笙歌拍拍脑袋,她忘记路文要接她下班了:“今天有点儿忙,我忘记时间了。”

“没关系,您忙您的。”路文知道楚笙歌还在公司就放心了,少爷将楚小姐的安全交给了他,他只怕楚笙歌自己先走了,万一路上出了什么事儿,他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楚笙歌整理着桌上的文件,她要带一些文件回去继续工作的,要不然真是弄不完了。

楚笙歌拎着手提袋下了楼,刚走到门口,一辆银灰色的宝马停下来,路文从车上下来,恭敬地拉开后座的车门:“楚小姐,请上车。”

“谢谢。”楚笙歌上了车,路文也回到车上,车子行驶在霓虹闪烁的路上。“让你等这么久,真是对不起。”

“没什么的,少爷走的时候,交代我负责您的安全。跟着您,就是我这几天的工作。”路文顿了下,问道:“您要直接回公寓,还是要先去吃晚餐。”

“直接回公寓就好,晚餐我自己煮。”

“好。”

楚笙歌回到公寓,先给自己煮了碗面条吃。中午她就没去吃饭,现在确实饿了。吃完饭舒舒服服地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将带回来的文件摊在茶几上,楚笙歌席地而坐,继续工作。她太喜欢这块土耳其长毛地毯了,坐上来软软的,非常舒服。

第二天楚笙歌早早来到公司,继续统计她的数据。刘宇跟着路尘寰出差去了,总裁室的首脑都不在,几个秘书都闲得不行,当然只有楚笙歌之外。

中午的时候,楚笙歌打算去员工餐厅吃个午餐。刚走到前台,前台秘书笑着跟她打招呼:“楚小姐,您去吃饭呀?”

“嗯,去吃饭。”楚笙歌点点头。

电梯刚停到餐厅那层,楚笙歌的电话响了,看到来电她怔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喂。”

“笙歌,可以见你一面吗?我就在你公司附近。”叶熙的声音像是轻软的羽毛,缓缓地落在楚笙歌的骨膜上。

“可以,华艺对面有个茶餐厅,我们在约在那里吧。”

“好。”叶熙此时正坐在这间茶餐厅里,他们还是很默契的。可是这种默契更让叶熙觉得心痛,跟楚笙歌交往时,他总是小心翼翼地生怕伤到她一分一毫,可是到头来,他却给了她最致命的打击。在爱情里,没有比背叛更大的过错了。

楚笙歌忽然想到曾经看过的一句话——分手以后还能继续做朋友,不是没爱过,就是还爱着。楚笙歌知道他们是后一种情况,只不过,再也回不去了。

楚笙歌走进茶餐厅,用餐高峰时店里有些嘈杂。可是看到叶熙的一瞬间,楚笙歌的世界渐渐安静下来。叶熙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像是一株白莲,让周遭的躁动都缓慢下来了。

楚笙歌坐到叶熙对面,叶熙明显瘦了好多,脸部的线条带着几分凌厉的落拓。

“先点餐吧,午休时间也不是很多。”叶熙将餐单递给楚笙歌。

“好。”

楚笙歌点了一份简餐,叶熙点了跟她一样的,然后将餐单还给了服务生。

“最近过得好吗?”叶熙认真地看着楚笙歌,似乎要将她深深地刻进心里。

“还好。”楚笙歌浅浅的笑了一下。

“我……就要去英国留学了,走之前想要见见你。”叶熙知道楚笙歌一定过得不好,她不开心,漂亮的笑容也覆盖不了眼中的黯然。

“哦……”原来叶熙还是没有选择去奥地利进修,虽然不意外,但多少还是有些遗憾。去奥地利,是叶熙多年的以来的梦想。他们失去了那么多,受了那么多伤害,最终还是不能成行。

叶熙的目光落在楚笙歌的左手上,他曾经亲手给她戴上的指环,已然换成了一枚更为闪耀的红钻戒指。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楚笙歌不是会随便收这么贵重东西的女孩。心中疑问有那么多,可是都无法开口。想要再次拥她入怀,可是他已经失去了这么做的权利。

“笙歌,无论什么时候,如果可以再次接受我,都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真是不想错过你。”叶熙热切的目光几乎要将人融化掉了:“这不是承诺而是请求,并且没有期限。无论过多久,我都会等你。”

楚笙歌垂下眼眸,心里的苦涩像是翻滚的洪流,要将她渐渐溺死在回忆里。叶熙不知道的,她已经把自己卖掉了。她连自己都没有了,拿什么来爱人?

“叶熙,你不要这样,不值得的。”楚笙歌摇摇头,轻声说:“你这么优秀会幸福的,也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子……”

“笙歌。”叶熙的嘴角浮出一抹苦笑,她不会懂的,在他心里她永远都是最好的,所以他根本不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子了。“无论发生了什么,还是要过多久,我都不会放弃你的。我永远都站在一个转身距离守护着你,我不需要什么回报,只要看着你幸福就好。”

“真的不值得。”楚笙歌摇摇头,面前的焗饭只吃了两口就在也吃不下了。楚笙歌无法在待在这里,她怕再说下去,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叶熙面前流泪:“我要回去上班了。”

“好。”叶熙点点头。

“你什么时候走?”楚笙歌还是忍不住想要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就会身处在不同的国家。

“下午四点。”

“哦……”楚笙歌点点头,“祝你一路顺风。”

“谢谢。”他早就知道不是每一次道歉都会得到原谅。他应该知足了,原本以为楚笙歌是不肯见他的,这样已经很好了。

叶熙露出温和的笑容,默默目送着楚笙歌离去的背影。

楚笙歌今天下班又有些晚,依旧带了一堆文件回家工作。一出公司,有些意外地看到了周嘉年。他就站在公司门口的正中,实在无法装作视而不见。

周嘉年走到楚笙歌面前:“笙歌,我们谈谈。”

楚笙歌泰然自若地与他对视:“有什么话周先生不妨直说。”

路文看到周嘉年,马上从车上下来,少爷交代过这人要离楚小姐远一点儿的:“楚小姐,我们该回去了。”

周嘉年看到路文,眼睛眯了一下,冷冷地质问楚笙歌:“你跟了路尘寰?”

周嘉年的措辞很准确,可是这句话在楚笙歌听来却刺耳无比;“这与周先生无关。”

“你!”周嘉年捏得拳头青筋暴起:“你这么不自爱,璇姨知道会有多伤心?”

“我的事情不劳周先生费心。”楚笙歌转身上了路文的车。

楚笙歌靠进座椅里,合上了眼睛。周嘉年的话还是触动了的她害怕,不能让妈妈知道她和路尘寰的交易,绝对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