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57章 被楚笙歌带走了

第57章 被楚笙歌带走了

楚笙歌从兰岛的小门走出来,将手机调成静音丢进垃圾桶里。看到旁边有家卖服饰的小店,进去买了一顶棒球帽,然后压低帽檐往公车站走去。

裴馨雅踩着12cm的高跟鞋来到顶层,前台秘书马上拦住了她,路总有交代的,无论是谁,都需要预约。

“我是有事情找楚助理的。”裴馨雅指了下楚笙歌的办公间。

“楚助理不在,今天请假了。”前台秘书回答。

“请假?为什么?”裴馨雅转了下眼球,难道是路尘寰吩咐前台,帮她挡着吗?

“这个……我不知道。”前台秘书摇摇头,楚助理的事情可不是她能管的。

裴馨雅有些不甘心地走过去推了下办公间的门,确实是锁着的。这时路尘寰刚好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看到裴馨雅站在走廊上眯了下眼睛。

裴馨雅马上走到路尘寰面前,亲昵地挽住他的手臂:“我来看看你有没有空一起吃午餐。”

“我要出去办事。”路尘寰不着痕迹就抽出自己的手臂。

“哦,你忙你的。”裴馨雅乖巧地跟着路尘寰走进电梯:“对了,今天是伯母的生日,我给伯母选好了礼物,晚上我们一起回去吧。”

“嗯。”路尘寰揉揉额头,今天是宫凌的生日,他都忘记了。

“路上小心,下班我等你哦。”到达行政部所在的楼层,裴馨雅探身吻了下路尘寰,有些害羞似的跑出了电梯。

路尘寰下意识地用手擦了下被她吻过的脸颊,以前裴馨雅偶尔也会这样的,他谈不上喜欢,但是也不会这样排斥。自从沾上那个小丫头,只要不是她,别的女人的靠近都让他觉得不舒服。

路尘寰亲自去买芒果慕斯蛋糕,虽然有些绕路,但她好像喜欢那家餐厅做的蛋糕。昨天他确实是失控的,现在还不知道那个小丫头是怎么恨着他呢,他打了几通电话,她都不肯接。其实他知道,楚笙歌性子有多倔强,用强绝对不是好方法。但是在面对她时,他有再多的方法都用不上,她对他情绪的影响太大了,他几乎没有办法思考该怎样权衡利弊找出最优化的方案对她。

路尘寰拎着蛋糕打开公寓的门,房间里还残留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可是她却不在。路尘寰将蛋糕放在茶几上,推开浴室的门,里面也是空的。

拿出电话打给路文:“她呢?”

“少爷,楚小姐……不见了……”路文此时已是焦头烂额,他亲眼看着楚小姐进了咖啡厅的,可是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楚小姐也没出来。

他觉得有些不对就进咖啡厅来找,服务生都说没看到他说的客人。路文调取了监控,楚小姐进入咖啡厅的视频是有的,然后只在座位上坐了一下,都没有点餐就去了卫生间那边。这也是服务生都对她没有印象的原因了。

可是卫生间和后厨是没有监控的。路文几乎将整个咖啡厅一寸一寸地搜查了一遍,楚笙歌仿佛凭空消失了一样。

路文把目前的状况跟路尘寰报告了一遍。

“多派些人去找,找不到你也不用回来了。”路尘寰的话像是裹了冰晶的刀子,路文听得一身冷汗。

路尘寰捏着拳头,冲着面前的浴室玻璃就是一拳。玻璃哗啦一声碎了一地,路尘寰的手被细碎的玻璃屑划伤,他毫不在意地踩着那些碎玻璃回到卧室。她睡过的床铺还没有整理,狼藉的床单都在宣告着他们昨晚有多疯狂。

他昨天确实是吓到她了,不过他并没有把她吓得听话,而是直接给吓跑了。她的性格有很多面,但是从来就没有逆来顺受这一条。想想也是,楚家的独女,怎么也不会很容易被吓住的,这次是他大意了。

刘宇赶来公寓的时候,被路尘寰吓了一跳。boss的右手受了伤,流出的血已经有些干涸了。跟在路尘寰身边做事这么久,经历过的危险不算少,但是路尘寰受伤的情况却是不多的。他先请医生过来,然后又找人来收拾有些骇人的浴室。

路尘寰坐在沙发上,握着手机在等着消息。医生到了之后,刘宇轻声提醒:“路总,先让医生处理一下您的伤。”

路尘寰将手递给医生。

“清洗伤口会有点儿疼。”医生从急救箱里拿出注射器,吸了肥皂水清洗着伤口,偶尔有冲洗不掉的玻璃渣只能用小镊子夹出来。

疼吗?路尘寰从来不怕疼。可是现在跟他心里的焦灼相比,他真的感觉不到疼。他所有敏感的神经,都被楚笙歌带走了。

“周嘉年那边怎么样?”路尘寰看着窗外渐渐西下的斜阳。

“已经拿到了周嘉年今天的所有行程了,楚小姐出去时段,他正在参与市政建设的招标会,是没有机会见到楚小姐的。”刘宇答道。

“他没有时间,不代表他手下的人也没有时间。”只要想到楚笙歌可能会回去周嘉年身边,路尘寰就无法让自己冷静。

“周嘉年现在还在南峰,已经调派了足够的人手24小时盯着他了。他身边的人也在排查的范围内。”刘宇知道现在看起来似乎很平静,可是整个江城都在进行着地毯式的搜寻,车站机场更是戒备森严。

在这样严密的排查中,找到人是早晚的事情。可他还是在默默祈祷可以早一点儿找到楚笙歌,因为他看得出boss的耐心正在急速流失着,等到boss的耐心用光了,他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路文是boss的心腹,连姓都跟了boss。刚才都被boss骂得狗血淋头,最后还给甩了一巴掌。

直到医生帮路尘寰把手包扎好,连一丝疼痛的表情都没有出现在路尘寰脸上,医生都觉得惊诧。

刘宇将医生送走,然后说:“今天是夫人的生日,我已经准备了礼物。您差不多……该回去了。”

路尘寰像是一座雕塑岿然不动,讳莫如深的眼眸中闪烁着冷厉的光。握在手中的电话亮了起来,可是路尘寰看到来电,眉间的折痕更深了:“什么事儿?”

“尘寰,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裴馨雅的声音娇滴滴的。

“你先自己回去。”路尘寰沉声道。

“哦。”裴馨雅咬着嘴唇;“那你快一点哦,我们等你。”

路尘寰直接挂断了电话。

裴馨雅呆呆地握着电话,她完全可以听的出路尘寰刚才接电话时的不耐烦,当然他电话挂得更利索。派出去盯着路尘寰的人早就报告了,路尘寰从中午回到公寓就没有再出去过。而楚笙歌今天没有去在公司,她一直是住在路尘寰公寓里的,那么就解释得通了,他们是在一起……

裴馨雅在沙龙精心做的指甲狠狠刺进自己的掌心里,路尘寰对工作一向很认真的,居然可以勾得路尘寰一下午不去公司,晚上重要的家宴也不早回家,这个狐狸精的本事可真是不容小觑了。

路家大宅里此时灯火通明,政商名流都为能受邀参加路夫人的生日宴会感到无比荣耀。裴馨雅穿了一件玫瑰色的包臀小礼服站在庭院里,她知道路尘寰最喜欢女人穿这个颜色的裙子了。裴馨雅挺了挺胸,她也是有优势,她是最了解路尘寰的人,知道怎么讨他的欢心,什么时候可以撒娇。当然,最主要的是她手里握着一张王牌——只要有路伯伯在,她路家大少奶奶的位置就没人可以撼动。

看到路尘寰的车子驶进庭院,裴馨雅马上跑了过去,拉开车门:“你回来啦?”

“怎么不进去?”路尘寰下了车。

“人家在等你嘛。”裴馨雅挽着路尘寰的手臂走进大厅,她觉得自己像是走在通往婚礼誓言式的红毯上一般,扬着高傲的下巴。

舞会开始后,裴馨雅拉着路尘寰的手:“我们去跳舞吧。”

“你自己去玩儿,我有点儿事情要处理。”由于楚笙歌的出走,他今天已经烦躁得不行,实在没有心情应付裴馨雅,所以转身上楼去了。

裴馨雅捏着拳头,心里即使被愤怒的火焰灼烧着,可是脸上却一点儿都不敢表现出来。无论在路尘寰面前,还是在路伯伯面前她都是最乖巧可心的。路尘寰晚餐就吃得有些心不在焉,甚至有一两次路伯伯跟他讲话的时候他都有些失神。裴馨雅越来越不安,路尘寰的魂儿真是被楚笙歌勾去了吧。

“小雅,可以请你跳支舞吗?”路志翔过来邀舞。

裴馨雅其实是想追上路尘寰的,可是她在路家一向都不任性,只好继续维持着乖乖女的形象,将手放在路志翔手里。虽然路志翔和路尘寰是两兄弟,可是路尘寰永远都像是耀眼的太阳,即使路志翔很优秀,兄弟俩在一起时,他就会瞬间被比下去。

“你刚回国不久,明天是周末,我带你出去玩儿玩儿吧。”路志翔实在太清楚裴馨雅在父亲那里的分量,裴馨雅会嫁给路家的接班人,这一点是父亲在裴馨雅父亲的墓碑前立下的誓言。这个誓言的另一种解读就是——谁赢得了裴馨雅的芳心,谁就能坐上路家当家人的位置。他知道裴馨雅属意他那个被人捧上天的哥哥,所以他才能一回国就从父亲手里接管了华艺。如果裴馨雅从现在开始慢慢喜欢上他了,他也有机会登上权力的巅峰,不是吗?

虽说路家的家业这么大,即使不坐当家人也可以过得很好,可是权利握在自己手中终究是好的,他要趁回国的机会,好好抓住裴馨雅才行。他可不想一直被扔在海外分公司,每个季度回来一次还是为了向他大哥汇报分公司的业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