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59章 什么都听你的

第59章 什么都听你的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中陵渔村除了节假日,平时还是十分安静闲适的。。しw0。由于这里家家户户基本都在经营农家乐,所以基础设施比普通渔村要完善得多。村子里不但硬化了路面,房屋多半都是三四层的小洋房,给游客提供食宿。

楚笙歌离开江城以后,确实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坐在公车上,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到了中陵渔村,所以就来了。还是住在上次那家农家乐,老板娘居然还记得她。房子本来是一天128块,楚笙歌说要常住,老板娘算她一个月1000块。

楚笙歌在这里的日子过得很闲散,早上起床跑跑步,顺便从村口的小集市上带点儿新鲜的蔬菜回来。然后一整天宅在房间里翻译书稿,傍晚的时候去老娘家的手工作坊帮着老娘处理漂亮的贝壳,如果周末客人多,就帮老娘在厨房打打下手。老板一家人都很淳朴,她在这里住得挺舒心。

听童芊芊说路尘寰派了人四处找她,楚笙歌并没当回事儿。她做过路尘寰的助理,自然知道他有多忙。估计只是她突然跑掉,路尘寰气不过才要找她。时间长了找不到也就不找了。像童芊芊描述的那个找法是有多劳人伤财,路尘寰是商人,绝对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楚笙歌跑完步回来,手里拎着一捆青菜。刚好赶上老板一家人吃早饭,老板娘一把拉住她:“楚老师还没吃早饭吧,一起吃一起吃。”

“不用了,老是蹭饭我都不好意思了。”老板家的小孩上初中,做作业有不会的题目都是找楚笙歌讲,老板娘直接管她叫楚老师了。

“你还总是给明仔讲题目,我听隔壁小东妈讲,城里请个老师讲题目,一小时要七八十块呢。”老板娘盛了一碗鲜鱼粥放在楚笙歌面前:“再说你能吃多少饭呢,就是添双筷子的事儿嘛。”

吃过早餐后,楚笙歌帮着老厨娘收了桌子。

“上次你是跟男朋友一起来的呀,明仔他爸还说,你们好相配,跟电视剧里的人一样呢。你男朋友这次怎么没来?”老厨娘在那里洗碗,楚笙歌把洗好的碗擦干净。

“他呀……”虽然已经分手了,但她还是希望叶熙在国外可以过得好,楚笙歌浅浅笑了一下:“出国留学了。”

老板娘稍稍有些吃惊,也不知道楚笙歌是不是已经跟男朋友分手了,所以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楚笙歌洗洗手刚要走,老板娘从水池里捞出一条鱼,用草绳穿过鱼的腮,打了个结递给楚笙歌:“这个给你煲汤。”

“这可不行呢,哪有又吃又拿的道理。”楚笙歌摆摆手。

“都是自己打的,不算什么的。”老板娘硬是将鱼塞给楚笙歌,将她推出厨房:“你快回去做正经事吧。”

楚笙歌译完一整章内容,伸了个懒腰,看看表已经快一点了。她先将文档储存好,然后拿起围裙,哼着歌开始煮午饭。

前天她买了一盒酸菜鱼的调料,煮一锅酸菜鱼吃两顿,晚餐也不用再煮了。楚笙歌把老板娘给的鱼片成鱼片,鱼骨丢进锅子里吊汤底。随着热气腾腾的汤底沸腾起来,房间里满是烹调食物的香气。

“呀,忘记焖饭了。”楚笙歌拍了下脑门儿,连忙去焖饭。

汤底吊好后,将挂浆的鱼片滑进锅子里,反正她是一个人吃,也懒得做成火锅慢慢涮菜,直接把蔬菜也丢进锅子里,烫了一下关了火。

楚笙歌盛了一碗饭,刚坐下,听到有人敲门:“楚老师啊。”

楚笙歌还以为老板娘找她有什么事儿,也没多想就打开了门。看到门外的人,楚笙歌只觉得一阵眩晕,脸上渐渐褪尽血色。

站在老板娘身后的,赫然就是路尘寰。他依旧是一身深色西装,颀长的身形跟矮小的老板娘形成鲜明的对比。他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楚笙歌,目光锐利得几乎要将她刺穿。

“楚老师,这是不是你的朋友呀?刚才站在你门口呢……对了,明仔他爸用鱼跟人家换了一筐青芒,我拿几个给你尝尝鲜。”

楚笙歌机械地接过老板娘递给她的一袋芒果,目光有些空洞跟老板娘道了谢。老板娘又看看站在那里的路尘寰,才转身离开了,心里还想着,这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楚老师的朋友看起来可真气派。

路尘寰一瞬不瞬地看着楚笙歌,注意到她的小脸渐渐转为苍白,刚才她的气色明明比以前好一些的。

楚笙歌拎着芒果站在门口,她想要逃,却不知道该怎么跑。

“最近好吗?”路尘寰的声音有些低沉,却听不出太多的情绪,可楚笙歌就是觉得毛骨悚然的。

楚笙歌低下头,咬着嘴唇不说话。路尘寰一步一步地走进来,她不得不一步一步往后退着。

“我过得可是糟透了。”路尘寰站在房间的正中间,居高临下地扫视着这个小小的房间——房间了只有一张床和一张长条桌子,两把椅子摆在桌子两侧。桌子一侧摆着一台老旧的笔记本电脑,另一侧放着的锅子和盛好的饭都冒着热气。

路尘寰的口吻非常淡漠,一点儿都看不出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这样的语气让楚笙歌觉得更加恐怖。他在面对竞争对手时,通常都是这样的语气,而他的对手显然从来都是一败涂地的。楚笙歌根本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实力成为路尘寰的对手,她的周身凝结起越来越厚重的寒气,她觉得自己就要冻僵了。

楚笙歌似乎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缓缓坐在一把椅子上,她说不清现在是怎样一种感觉,却有一种被逼到绝境的悲凉。

“你想要怎么样?”楚笙歌想尽量表现的平静一些,可是颤抖的声音却轻易出卖了她。

路尘寰走到她身前,握住她的手,剑眉拧了一下:“在房间里还这么冷?”

路尘寰打量着房间,看到了想要的东西,他走到床边,拿起楚笙歌回来时随手丢在那里的一件小外套。楚笙歌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冲向房门,拉开了房门。站在窄窄过道里的是几个保镖,为首的正是路文。

楚笙歌的脚像是被钉子钉住了一样,不知道究竟是该走出去还是退回来。路尘寰用那件外套裹在她身上,然后拥住她的纤细的肩将她重新带回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楚笙歌像是一个失了魂魄的偶人,被路尘寰安置在椅子上:“总是喜欢乱跑,告诉你多少次了,要乖一点儿,就是不听话。”

路尘寰此时的语气忽然变得温柔起来,可是楚笙歌却觉得比他刚才冷漠的样子更加可怕了。楚笙歌平生从来没有对谁低过头,她的清傲似乎与生俱来,即使一无所有,脊背也挺得直。可是现在她真的受不了了,她的声调带着颤音:“你可不可以放过我?”

“不是要吃饭吗?”路尘寰看着桌上摆的饭菜,“因为赶着过来,我也没吃呢。”

路尘寰自顾自地盛了一碗饭放到楚笙歌面前,拉过另一把椅子坐下,拿起筷子塞到楚笙歌手里,然后夹了一筷子酸菜鱼,就着楚笙歌先前盛好,现在有些凉的饭吃了下去:“味道还不错。”

路尘寰往楚笙歌碗里夹了鱼片和蔬菜:“怎么不吃?你煮的自己还不喜欢吃?”

楚笙歌真是要疯掉了,她现在怎么可能吃得下饭呢?

“或者你想吃什么,我去买?”路尘寰不知道为什么,脾气一下变得好得不行。

楚笙歌盯着碗里堆成小山一样的菜,轻声说:“你到底想怎么样?”楚笙歌的眼睛渐渐模糊了,从懂事开始,她真的很少会哭,可是现在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我求求你,放过我吧……五百万我真的会还给你的,或许时间会久一点,我真的会还的……”

“先吃饭,吃完饭再说。”路尘寰拿了毛巾过来,细致地擦去楚笙歌脸上的泪水。路尘寰现在的神情实在是太具有蛊惑性了,让楚笙歌觉得或许吃完这顿饭,他就会放她走一样。楚笙歌垂首吃着碗里的饭,究竟是什么味道,她一点儿也吃不出来,像是在嚼着泡软的纸一样。

楚笙歌吃完碗里的饭,路尘寰又拿毛巾给她擦了擦嘴,然后开始整理起东西来。本就不大的一个房间,楚笙歌的东西只有几件衣服。路尘寰看看桌上的笔记本电脑,问道:“这个是你的吗?”

楚笙歌不知道路尘寰要做什么,诚实地点了下头。路尘寰将电脑也装进小行李袋里,然后将小小的袋子和楚笙歌包拎到外面递给路文。

楚笙歌看到东西被拿走了,马上跳起来:“你要干什么?把东西还我。”

“不干什么,带你回家。”路尘寰温柔地揽住楚笙歌。

“不要。”楚笙歌摇摇头,脸色白得像是个小雪人一样:“你放过我不行吗?”

路尘寰垂首吻了吻楚笙歌的额头,用安抚小孩子的口气说:“除了离开我不许提,其他什么都听你的。”

楚笙歌的眼睛像是断了灯丝的灯盏,眼中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光亮。除了离开路尘寰,她什么都不想要。

“我不要钱,只要你。即使你马上给我五百万,我也不会放你走的。”路尘寰抱着楚笙歌已经无法站稳的身体,在她耳边呢喃:“我这里有你妈妈签给钱庄贷款合同,如果下次你再一个人跑出来玩儿让我找不到你,我就拿着合同去找周锐要欠款了……”

路尘寰的语气明明是这样温柔宠溺,在楚笙歌听起来却跟要人命的诅咒毫无二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