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62章 你会这样爱一个人吗

第62章 你会这样爱一个人吗

“一车?一车什么?”童芊芊给楚笙歌倒了一杯茶,但是却没听明白楚笙歌说外面有一车是什么意思。《

楚笙歌小口喝着红茶,叹息道:“一车保镖。”

“啊?”童芊芊的嘴巴张成o型,撇撇嘴:“他是怎么找到你的呀?”童芊芊觉得她们这次出逃计划简直是完美无缺的,笙歌怎么会被抓回来了呢。

“不知道。”楚笙歌摇摇头,其实她从不认为路尘寰根本找不到她,她只是侥幸地认为,路尘寰不会花那么大的力气去找:“就我所知,他要做的事情,几乎没有做不到的情况。”

服务生先把沙拉和意面送上来,告诉她们披萨还要再等一会儿。

“其实……”童芊芊用叉子卷着意面,送进嘴里:“他可能是真的爱上你了。”

楚笙歌笑了一下,好像童芊芊说了一个有趣的笑话;“有人会这么爱人的吗——把她放在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空间里,她不可以随便交朋友,不可以一个人去想去的地方,甚至连不想呆在这里的想法都不可以有……

芊芊,你会这样爱人吗?”

“可是我觉得像路尘寰这种人,如果不是因为爱,根本懒得花这么多心思在你身上……”童芊芊实在想不出一个连话都懒得说的人,会毫无目的做这么多事情。

“爱是包容不是占有。”楚笙歌也用叉子吃着意面;“如果这真是他的爱,那我也真够倒霉的。”

童芊芊觉得这就是楚笙歌身上很吸引人的特质,她遇到棘手的事情时,应激反应和处理方式绝对是出乎你预料的。童芊芊其实很怕见到楚笙歌时她会是失落悲伤的,因为她根本想不出什么有深度的话来安慰情绪低落的楚笙歌。

“那你打算怎么办?”童芊芊问完之后又有些后悔,跟路尘寰作斗争根本就没胜算吧,无论实力还是脑力,她们跟他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走一步说一步吧。”楚笙歌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但是只要有机会,她都不会放弃获得自由。

童芊芊的叹口气:“不说这些烦心事儿了,我们吃饭吧。”

两个人吃完饭,楚笙歌说要回去拿几件换季的衣服,童芊芊刚好下午没事儿要去给头发做护理。两个人先去了发廊,然后一起回了公寓。

楚笙歌进了自己的卧室,这里其实也没住多久,与路尘寰给她提供的住所相比,更是显得简陋,可她就是觉得舒服。楚笙歌拉过hellokitty公仔,抱着它倒在床上。现在对于她来说,在自己的床上睡一觉,几乎成了一种奢侈。楚笙歌合上眼睛,叹着气:“楚笙歌,你怎么都活到这种地步了呢?”

楚笙歌睡得迷迷糊糊,手机铃声兀秃地响起。伸手摸到手机,尽管她的手机里没有存这个号码,可是这样霸道的数字组合简直让人过目难忘:“喂……”

“在哪儿?”窗外西沉的太阳已经失去了正午耀眼的光芒。

“在滨江花园的公寓。”楚笙歌报上地址,她都觉得好笑,找了一票保镖看着她,还问她在哪儿,简直是明知故问吧?

楚笙歌的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慵懒,听起来软软糯糯的,像是小猫的爪子挠着他的心:“睡觉了?”

“嗯。”楚笙歌翻了个白眼。

“为什么要跑到公寓去睡?家里的床不舒服?”

“不是的……”楚笙歌觉得世界上已经没有比洛宸更加不可理喻的人了,可是跟他讲理根本没用,有些无奈地说:“我下次出门会考虑把床带上的……”

路尘寰从来没发现这丫头还有这么风趣的时候,恨不得马上吻上她这张牙尖嘴利的小嘴:“让路文送你到公司来。”

她都不去公司上班了,现在去公司真的太奇怪了吧。用脚趾头她都想得到八卦消息已经在公司传成了什么样,她真不想去呀:“可不可以不去?”

“你说呢?”路尘寰的语气虽然很轻松,但她怎么听都觉得像是威胁。

“知道了……”他说什么是什么好了,她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楚笙歌让路文把车子开到华艺的地下停车场,从那里乘路尘寰专用的电梯去顶楼的话,已经不会遇到什么人。楚笙歌从电梯里走出来,前台秘书看到她,十分客气地跟她打招呼:“楚小姐,您好。”

“你好。”楚笙歌点点头,往前走了几步,还是问道:“路总办公室里有客人吗?”

前台秘书殷勤地回答:“没有的,路总一个人在办公室呢。”

“谢谢。”

“楚小姐,您太客气了。”

楚笙歌敲了门,路尘寰的声音透过门板都让人觉得很有威慑力:“进来。”

楚笙歌推开门走了进去,脸上是公事化的笑容,走到平时汇报工作时习惯的位置,停了下来。

路尘寰坐在阔大的办公桌后面,注视着楚笙歌疏离的眼神和动作,无名的怒意渐渐攀升起来,黝黑的眼眸一刻都没移开过,好像她是外星生物样。

楚笙歌可以察觉到路尘寰应该是生气了,可是自己究竟是哪里惹到他了呢?楚笙歌被他看得有些迷茫。

整个空间像是被人按下了暂停键,楚笙歌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路尘寰嘴角弯出一抹淡漠的笑,冲着她伸出了手:“过来。”

来都来了,此时再惹他除了会让自己吃亏也没有别的好处。楚笙歌发现无论他说什么,她的第一反应都是拒绝。所以跟路尘寰相处真是很累,做出的每一个都需要考量之后再说服自己。并且反应速度还不能太慢。

楚笙歌乖乖的走过去,路尘寰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强健的手臂圈住了她娇小的身体,大手轻轻的抚过她的精致的脸颊。

靠得这么的近,楚笙歌可以感觉自己的的心跳不断的加快着,仿佛她那小心脏就会跳着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似的。路尘寰的心跳则跟她的全然相反,一下一下的沉稳有力。他鼻息就在她的头顶盘旋着,他身上的味道纯冽清爽总是带着些薄荷的香气,侵袭着她的嗅觉,整个人罩进了他专属的气息里,这种压迫感让她有点窒息。

“今天都做什么了?”路尘寰将下巴抵在她的肩头。

“和芊芊吃了午餐,然后回公寓整理了几件衣服……再后来,我不小心睡着了……”楚笙歌真是觉得自己这些琐事乏善可陈。

“就那么喜欢你那个女同学?为什么不来找我吃午餐?”

童芊芊要是知道自己居然路尘寰嫉妒了一把,不知会作何感想:“我以为你会比较忙。”

路尘寰把玩着楚笙歌垂在肩头的发丝,又拧起了眉:“不是说不要再剪头发了吗?”

“哦。”楚笙歌想了一下,他好像是说过吧。可是刚才陪童芊芊去做头发,发型师说她的头发该修剪了,她也没多想就剪了。

“总是不听话……”路尘寰咬了一下她的耳垂:“我晚上会惩罚你,不让你睡觉。”路尘寰邪肆的笑声灌进她的耳朵里,让她的心跳得更快了。

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路尘寰拿起听筒,前台秘书礼貌地说:“路总,行政部的裴副总监来送报告,是今天上午预约过的。”

路尘寰感觉得楚笙歌的身体明显僵住了,手臂搂紧她的腰,阻止了她想要从他腿上跳下去的动作:“请她到会客室去。”

“是,路总。”

前台秘书将裴馨雅请到会客室里,“裴总监,您先坐一下,路总马上就到。”

既然到了会客室,就是不同的招待。助理很快送来了咖啡和果盘,还有一份曲奇和蛋糕组成的甜点。

裴馨雅瞥了一眼桌上的下午茶,如果是平时,她一定会认为路尘寰是想给她多一些宠爱,才让她到会客室来。可是刚才她在停车场亲眼看到楚笙歌到顶层来了。她明明有预约的,可是路尘寰不让她进他的办公室,他们究竟在那里做了什么,怕她看到呢?裴馨雅的手紧紧握着,指甲深深刺进掌心里,居然都不会觉得疼。

路尘寰推开会客室的门,裴馨雅坐在沙发上,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面前的茶点都没有动过。路尘寰偏了下头,裴馨雅也是从小就上形体课的,可是她坐在那里,就是不像那个小丫头那样亭亭玉立的。

路尘寰走进来,坐在裴馨雅对面的沙发上:“点心不合口味?”

“没有……”裴馨雅脸上已经换上羞怯的笑容,权衡再三,她还是觉得此时不能跟路尘寰闹。因为她可以用其他方式提醒一下路尘寰他们的关系:“我最近在减肥呢,要不然订婚时穿礼服都不漂亮了。”

听到订婚两个字,路尘寰仿佛被套上了一副枷锁,连呼吸都不顺畅起来。楚笙歌知道他身边有个别的女人,都会不顾一切地要逃走。如果知道他就要订婚了……那倔强的小女人会是什么反应,他都不敢想。可是有些事情就在那里,一味的回避是没有意义的。

“尘寰,我们晚上去吃日本料理然后再去看电影,好不好?”裴馨雅知道路尘寰很喜欢吃刺身的:“我听他们说,有一家店的刺身非常新鲜。”

“我晚上还有事情。”路尘寰想不到要怎样做,才能让楚笙歌在他订婚后还心甘情愿地留在他身边,一想到这个头疼的问题,就烦躁得不行。可以光明正大带着她的时间越来越少了,他恨不能时时刻刻和那个死倔的小丫头绑在一起。

“哦。”裴馨雅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只敢露出失望的表情:“那你去忙吧。”

路尘寰开着车子,余光注视着看向车窗外的楚笙歌:“想不想去看电影?”

楚笙歌摇摇头,看电影是情侣才会做的事情吧,他们去算什么呢?

路尘寰脸色沉了下来,裴馨雅想要他想给她,可是她根本不想要。就算他现在说要跟她订婚,她恐怕也是不愿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