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63章 心都要化开了

第63章 心都要化开了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现在的生活非常规律,早上8点起床,去路尘寰那个堪比健身中心的健身房做一会儿瑜伽,然后吃早餐。し吃完早餐开始翻译书稿,午餐后睡个午觉。下午多半时间她会看书,有时候也会约童芊芊出去散散心。

当然有时候这种规律也会被某些因素打破,这种不安定因素来源于路尘寰。

“笙歌……”楚笙歌娇小的身体陷在柔软的被褥里,几缕华顺的头发落在她的脸颊两侧,遮住了她的小脸,散开在她白皙的肩头上。路尘寰把她的头发别到耳后,顺势咬了一下她的耳垂:“该起床了。”

楚笙歌她睡得很香,下意识地的把小脑袋藏进枕头里,继续沉睡着。

路尘寰并没有放弃叫她起床的,反而俯在她的耳边,声音很低的却充满了威胁:“快起来陪我吃午餐,或者我直接吃了你……”

这种威胁即使她睡晕过去了,也足以将她吓醒。楚笙歌皱着眉,强迫自己睁开眼睛:“你就不能让我睡觉吗?”楚笙歌的声音沙沙哑哑的,带着几分慵懒。

天快亮的时候,他才准许她睡去的。吃早餐时她睡得那么熟,他没舍得叫醒她。可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娇俏的样子有多诱人,如果不是怕她身体受不了,他真是很想再把她好好吃一遍。

路尘寰直接把楚笙歌从被子里拉出来,给她套了一件睡袍,然后抱着她走出房间。

楚笙歌真的要困死了,直接把小脸埋在他的胸前,依旧闭着眼睛。现在路尘寰直接把她扔到院子里,她估计在地上也能睡着。

“就这么困,嗯?”路尘寰坐到椅子上,搂着像是小懒猫一样的女孩。

楚笙歌根本不想理他,她何止是困?楚笙歌觉得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被折开来又重新装回去一样,虽然身体是她的,可是完全使不上力气。现在让她走路,她估计都走不利索。

路尘寰用左手揽着楚笙歌的腰,右手捏着汤匙舀了一勺皮蛋瘦肉粥送到楚笙歌嘴边:“吃完饭再睡。”

“嗯。”楚笙歌闭着眼睛,嚼着路尘寰喂进她嘴里的粥。

路尘寰给她吃什么,楚笙歌都乖乖吃下去,她这么听话的样子简直让他喜欢得发狂。路尘寰恶作剧般地把自己的嘴凑过去,楚笙歌轻轻咬了一下,觉得有什么不对猛地睁开眼睛,愕然地瞪着放大在面前的俊颜。

“好吃吗?”路尘寰呵呵呵地笑起来,笑声里满是邪魅。

“我吃好了。”楚笙歌强装镇定,小脸却还是不争气的红了。在心中鄙视着路尘寰,他绝对是那种脸皮超厚的人,对这种事情从来都不会不好意思的。

“还没吃甜品。”路尘寰夹了一块八宝燕窝糕送到楚笙歌嘴边。

楚笙歌刚才被他捉弄还没有消气,把点心想成路尘寰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大口,气鼓鼓地嚼着。

路尘寰看她似乎喜欢吃,心情更好了:“喜欢吃就让他们经常做。”

喜欢个大头鬼啊,楚笙歌咽下嘴里的点心,这次她是真的吃饱了:“我可以去睡觉了吗?”

路尘寰看着怀里眼皮打架的小丫头:“你亲我一下,我就抱你去睡觉。”

吃完饭之后恢复不少力气,楚笙歌撇了下嘴,她又不是不会走路,谁要他抱呀:“我自己去。”

“你没有鞋子。”路尘寰好心地提醒道。

哼哼,当她傻吗?门厅里那么多鞋,光脚走几步也不会死:“我不用鞋子也可以走。”

真是个倔强的丫头,路尘寰又爱又恨地咬了一口她粉嫩的唇瓣,她嘴里还残留着点心的甜蜜,不过她的小嘴可比点心美味多了。

路尘寰把她放到柔软的床上,楚笙歌翻了个身,像是潜进水里的小鱼般地钻进被子里。真是太舒服了,此刻对于她来说,被窝比什么都有吸引力。

路尘寰吻了吻她的额头:“晚上陪我出席个应酬,嗯?”

他怎么这么烦呀,还能不能让人睡觉了?“如果你现在让我好好睡一觉的话,我就去。”

“嗯,睡吧。”路尘寰帮她拉好被子,都没发现自己的动作有多温柔。

楚笙歌醒来的时候已经五点多了,她爬起来先去浴室冲了个澡。一般酒会都是七点以后开始,她基本不需要做什么准备,找一件合适的礼裙换上就行。可是她想在出门前吃点儿东西,无论是什么类型的应酬,都吃不到什么正经食物的。

楚笙歌穿着浴衣出来,打开衣柜。拿出一件珠白色的小礼裙往身上比了一下,低头看看胸口上一时无法退去的小草莓,在心里将路尘寰骂了一百遍。然后选了一件黑的斜肩礼服和一双黑色的缎面高跟鞋。

楚笙歌麻利地换好衣服,对着镜子照了照,这个款式刚好可以盖住那些暧昧的痕迹。然后拉开梳妆台的抽屉,拿出眉笔描了两下,顺手将一个果冻唇彩装进手包里,一会儿吃完东西涂个唇彩就齐活了。楚笙歌想了一下,挽了一条羊绒披肩下楼去了。

女仆看到她走进厨房,吓了一跳:“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有什么现在可以吃的,出门前我要先吃点儿东西。”楚笙歌看看厨房里正在被处理的食材。

“晚餐还要等一下,现在有点心和炖好的冰糖雪蛤。”女仆恭恭敬敬地回答。

虽然喜欢甜品,可是现在她想吃饭啊:“帮我做个蛋炒饭,要快一点儿。”

“是,小姐。”

路尘寰从外面回来时,楚笙歌正坐在餐桌前吃她的饭。路家的厨子真是挺强大的,连最简单炒饭都做得特别好吃。好吃是没错,可是这么大一盘,她只吃了三分之一就吃不下了。看看剩了大半的饭,真是好浪费呀。

路尘寰从身后拥住她;“偷吃什么呢?”

楚笙歌眨了一下漂亮的眼睛,或许这个炒饭不用浪费了呢:“虾仁蛋炒饭,非常好吃,你尝尝。”

楚笙歌盛了一勺炒饭,转身送到路尘寰嘴边。路尘寰愣了一下,张开嘴吃下楚笙歌喂给他的饭。她平时都不愿意跟他亲近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好吃吧?”楚笙歌冲路尘寰甜甜一笑。

“嗯。”路尘寰拉了把椅子坐在楚笙歌旁边,伸手将她抱起来放在腿上,然后像个撒娇的孩子似的对楚笙歌说:“还要。”

呃……这跟她的设想似乎有些不同,她想的是路尘寰觉得好吃,然后就自愿把剩下的炒饭吃掉了。可是看这个状况,她还得喂他吃呢?

好吧,早上路尘寰也喂她吃饭了,就当是还他人情吧。虽然造成她连筷子都拿不动的罪魁祸首根本就是他。不过浪费真的不好哦,楚笙歌一勺一勺把炒饭喂给路尘寰。怕他不愿意吃,还搬出一堆很有道理的话:“其实你每次去应酬前,都应该吃点儿东西的。空腹喝酒酒精吸收太快,对胃和肝都不好……”

“关心我?”路尘寰心里有种奇异的暖流四下流窜着,慢慢溢满整个心窝。

楚笙歌的手顿了一下,好像说的太多了……她关心他吗?这个问题她从来没想过。她只知道,即使有时候他真的很恶劣,可是她从来不希望他过得不好……

车子停在酒店门口,路文打开车门,用手搪着车顶。锃亮的纯手工皮鞋先露出来,然后是一双修成有力的腿。路尘寰弯腰把楚笙歌从车里扶出来,然后将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臂弯里。

记者的闪光点早已闪成一片炫目的光影,路尘寰不动声色地带着楚笙歌走进酒店。他不喜欢把自己暴露在媒体面前,无论那些记者拍到了什么,最后都无法刊登出来。

其实楚笙歌也参加过不少这样无聊的宴会,虽然不喜欢。但是从小耳濡目染,基本的应酬难不到她。况且跟在路尘寰身边,只要保持礼貌地笑容,基本也不用做什么的。

裴馨雅从化妆间出来就一眼看到了路尘寰,他就像是太阳神一样俊逸出众,无论在哪里都是焦点。可是,挽着他手臂的那个贱人是很碍眼啊。

裴馨雅的胸脯急剧起伏着,他们就要订婚了。路尘寰怎么可以这样,他带着别的女人出席这么隆重的场合,要将她置于何地呢?差着一个仪式,她就无法理直气壮地将那个女人赶得远远的。虽然现在很想冲上去把楚笙歌那张漂亮的脸蛋儿捉破,可是她却只能死死忍着。

“你自己转转,我去处理一个事情。”路尘寰轻声对楚笙歌说。

楚笙歌点点头,从侍者的托盘里拿了一杯果汁,径直走到延伸到外面的露台上。她可不想跟人寒暄,还是找个没人的清静地方待着好了。

裴馨雅尾随着楚笙歌,推开玻璃门也走进露台。她瞪着面前的女人,她穿着一条黑色的斜肩礼裙,柔滑的丝绸像是第二层皮肤贴合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形,特殊的编织技艺使纯黑的面料闪着一层银蓝的浮光,像是一潭幽谧的湖水。裴馨雅记得她在美妆杂志上看到过这件礼服,是givenchy最新发布的定制礼服,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买得到的。裴馨雅知道路尘寰从来不是个小气的人,对身边的女人从来不吝惜钱财。

楚笙歌看看忽然挡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再华丽的服饰也无法遮盖她周身散发出的阴狠气息,完美的妆容也掩盖不了她眼眸中的恶毒。她从书上看到过的,看一个人就要看他的眼睛,无论经历过什么,压抑着什么,都会诚实地写在眼睛里,就像是最深刻烙印一般,擦都擦不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