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72章 所以留不住人

第72章 所以留不住人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换上了路尘寰拿给她的家居服,然后想去浴室洗把脸,昨天没有吃晚餐又发了烧,刚下床脚下像是踩了棉花腿一软,顺着床沿滑了下去,侧身倒在地上。小说路尘寰推门进来就看到楚笙歌躺在地上,揪着床罩想要起来。

路尘寰连忙跑过来,将她抱起来:“摔到哪儿了?”

“没有。”地毯很厚她倒是没摔疼,只是使不上力气,起不来而已。

“怎么回事儿?”路尘寰把楚笙歌放到床上。

“我想去一下浴室,不小心摔倒了。”楚笙歌有些无语,自己居然会虚弱到这种地步,也够丢人的。

“要去干什么?”路尘寰好脾气地问。

“洗脸刷牙……”

“我帮你洗或者抱你过去,选一个。”路尘寰先把水杯递到楚笙歌唇唇边,却不打算把杯子给她。

楚笙歌的喉咙已经干到不行,只好就着路尘寰手里的杯子,大口地喝着水。这个画面太熟悉了——记得很小的时候,她也是发烧了,妈妈就是这样喂她喝着水,然后用温柔的手帮她擦了擦嘴:“笙歌乖乖的,很快就会好了。”

楚笙歌有些走神,含在嘴里的水从嘴角留下来一些。路尘寰用指尖擦去那些水渍:“你要乖一点儿,才能好得快。”

轰的一声,楚笙歌的脑子炸开了,酸涩的暖意从心底缓缓淌出,渐渐蔓延到全身。路尘寰抱她去了浴室,在盥洗台上垫了块浴巾把她放上去。先用温水洗了毛巾,然后像是照顾小孩子一样,给她洗了脸和手。

楚笙歌生病路尘寰虽然很心疼,可是她这么乖,他真的非常高兴,因为她今天的柔顺是发自内心,平日里她用来保护自己的尖刺消失了。

楚笙歌午睡之后,跑到塔楼上来看书。她真是太喜欢这些原版书了,好多现在都买不到的。路尘寰手里端着托盘,托盘里放着一壶水果茶和几样楚笙歌喜欢的点心。

楚笙歌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毯上,路尘寰也把托盘放倒了地上,倾身坐到她旁边,手臂很自然地圈住她的肩膀:“天这么冷,怎么不到床上去?”

跟楚笙歌在一起久了,他发现楚笙歌看书比较喜欢在沙发或者床上,总之就是不喜欢端端正正地坐在书桌前。

“不礼貌。”楚笙歌觉得这是别人的卧房,即使主人可能不会再回来住,但是擅自用太私密的东西,也是非常不礼貌的。所以她每次过来,除了书架上的书,她不会动房间里的任何东西。

路尘寰把玩着楚笙歌的头发,不得不承认,她的家教真是太好了,所以无论把她放在哪里,都可以很放心,她绝对不会捅出什么娄子来的。楚笙歌身上有着大家闺秀的所有品质,雍容大度、谦和有礼。但是她的性格中又带着一些清傲与倔强,所以她是温婉的但绝对不是逆来顺受的。这使得她具有非常吸引人的独特魅力。

“所以也不许人把下午茶送到这里来?”路尘寰刚才要拿下午茶过来,下人告诉他,小姐不让把吃的东西拿到上面去的。

“没人喜欢别人在自己的房间里胡闹。”楚笙歌将书翻到下一页。

“她不会回来住的。”路尘寰沉吟一声:“因为在这里被伤过心,她都不愿再踏上这片土地,所以更不会回这里来。”

楚笙歌虽然不知道路尘寰的父母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但是如果他的母亲这么介怀,那一定是他的父亲变心了吧,毕竟他夫妻再婚了,给路尘寰找了养母。如果问题出在他母亲身上,他母亲就不会这么敏感了,所有的回避不过是因为放不下。楚笙歌咬了下嘴唇,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呢?不管是谁负了谁,都是路家的事情,跟她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呀。不过还是有点儿伤感,毕竟路尘寰母亲喜欢的书跟她很接近。喜欢的书差不多,性格也应该有点儿共同点吧,所以从心理上讲,她是偏向路尘寰母亲的。

“她回不回来,这个房间都是她的。我的老师教过我,尊重一个人,无论他看得到或是看不到,都不应该做出对他不礼貌的事情。”楚笙歌耸耸肩:“而且我个人认为,真正的尊重,越是在对方看不到地方,就应该表现得越谦和。只当着对方的面彬彬有礼,一转身就变一张脸,那叫做曲意逢迎溜须拍马。”

“哈哈。”路尘寰吻了下楚笙歌脸颊:“一针见血。”

“我一直都觉得,人格中的‘真’比‘善’更重要。”楚笙歌将头转向窗外,冬天的天色暗得早,还不到五点,太阳已经西斜了:“无论‘真’还是‘善’在现实中都容易吃亏,不过心里坦荡一些。”

“有我在,不会让你吃亏的。”路尘寰的额头抵上楚笙歌的;“以后你负责纯真善良,坏人都由我来做。”

“嗯。”楚笙歌从碟子里挑了一块桂花糖糕,慢慢地吃着:“反正这个是你拿上来的,也赖不着我。”

“晚上我有应酬,你自己乖乖吃饭,不许挑食,把厨房给你炖的汤喝了。”路尘寰嘱咐道。

楚笙歌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果茶。楚笙歌依旧默默地看着书,而路尘寰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她,过了很久居然都不觉得无聊。

今年是华艺的年会,这样的场合路尘寰是打算带楚笙歌出席的,想在这个隆重的日子里诏告天下,她是他的女人。可是刚巧赶上她生病,也只好作罢了。

华艺在江城无疑是商界的领军企业,这样一年一度的盛会,不但华艺的高管和各大股东纷纷出席。身为董事会主席的路震也携夫人宫凌到场。应邀而来的江城各界名流,使华艺的年会更像是一场江城上流社会的大聚会。

华丽堂皇的会场里,应邀出席的人无不打扮得光鲜亮丽,特别是女人,有胸的秀胸,没胸的秀腿;身体条件一般的,就秀珠宝。

会场的显著位置上,宫凌挽着路震,正在与各大股东攀谈。路志翔和路可盈今天也算是受众人瞩目的人,也帮忙应酬着客人。

裴馨雅从入口处走进来,她穿了一件酒红色的长款礼服,头发绾起来,一对红宝石流苏耳环垂下来,显得华贵妩媚。她从侍者的托盘里拿了一杯香槟,向路震和宫凌走过来:“路伯伯、路伯母。”

“馨雅什么时候过来的,尘寰呢?”宫凌拉着裴馨雅的手,亲昵地问。

“尘寰呀,总是忙忙忙,都没时间陪我。不过年底公司事情多,我不怪他的。”裴馨雅笑着回答。

“小雅从小就懂事,不像我的可盈,每天胡闹。”宫凌熟络地又扯起了家常。

路震地目光不时瞥向会场入口,抬手看了看腕表,神情有些不悦。

“路伯伯,尘寰从不迟到的,不用担心。”裴馨雅得体地安抚道。

裴馨雅知道路尘寰一向不喜欢出席这样的应酬,但是他很有分寸的,重要的场合绝对不可能缺席。她现在担心地就是路尘寰会带楚笙歌来,昨天她费了很大力气才把那狐狸精弄到警察局去了,没想到几个小时后她就被路尘寰弄出来了。不过即使楚笙歌来了,她也有办法把她先弄走。今天她的计划太重要了,容不得任何人搞破坏。

司仪已经上了台,开幕式马上就要开始了,路尘寰姗姗来迟。路尘寰是华艺的现任总裁,众人的目光自然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路尘寰也是盛装出席,藏青色的西装礼服,白色的衬衫佩戴的不是领带而是一个装饰了黑钻的缎带领花。路尘寰本来是不喜欢这么花俏的装饰的,但是换衣服的时候楚笙歌看到这个,说是戴上肯定像王子非要他戴这个。只要楚笙歌高兴,让他做什么都好。

仪式正式开始,路尘寰上台致辞。随后路震也由司仪请上台,向到场的宾客致谢。致辞完毕,大屏幕开始播放记录了今年华艺取得各项成果的宣传片播放着,司仪适时进行着解说。

仪式结束后,宴会开始。路尘寰看了下表,这个时间回去的话,那小丫头应该还在看她动漫。其实她看什么倒是不重要,只要能看到她,他的心里就踏实安逸。

“大少爷,老爷请您去一下。”路震的秘书走到路尘寰跟前。

路尘寰跟着秘书走到路震的套房前,秘书敲了下门,下属给他们开了门,路尘寰进去后,两个属下都退了出去。

“您找我有事儿?”路尘寰坐在路震对面的沙发上。

“你和小雅婚礼要提前,所以订婚的事情你抓紧办。”路震听宫凌透露的意思,似乎路尘寰对这门婚事有异议。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路尘寰眉宇一皱,语气冷漠起来。

“你喜欢谁我不管,但是你必须娶小雅。她必须是路家的媳妇,这件事儿由不得你说不要。”路震的口气也很冷硬。

“我只娶我喜欢的人,我也做不到心里喜欢着一个人,却把妻子的名分给另一个人。”路尘寰似乎话里有话,却也没打算言明,站起来打算离开。

“给我站住,你这个逆子!”路震将茶几上的烟灰缸朝路尘寰丢过去。

路尘寰灵巧地闪了下,烟灰缸重重地砸在门上,哗啦一声碎裂开来,玻璃溅了起来。

路尘寰脚步顿了一下:“你总是这样武断地做决定,从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所以才留不住人。”

路震似乎想起了什么,太多凌乱的画面在眼前闪过。从前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面,这样的画面在她心里成了一个结,化不开也散不去。

路尘寰大步地走出房间,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