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73章 算计他的人都该受惩罚

第73章 算计他的人都该受惩罚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路尘寰回到会场,路志翔笑嘻嘻地迎上来:“大哥,我还以为你今天不会回来呢。。しw0。申城那么重要的合作案,你全权交给一个助理去做,就这样撒手不管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管。”路尘寰冷冷地瞟了路志翔一眼。其实路志翔说的没错,如果不是楚笙歌昨天忽然被警察带走,他会一直在申城,等签约完毕再回来的。他明明知道派律师去公安局,一样可以把楚笙歌带回来的。可他就是不放心,他必须亲自确定她没事儿才行。以前在路尘寰世界里,没有什么是比工作更重要的事情。而现在不同了,没有什么比楚笙歌更重要,即使比这次还要重大的合作案摆在那里,他也会毫不迟疑地回来,这几乎已经成了一种本能。

路尘寰有些烦躁往小花厅走去,丢给路志翔一个骄傲背影。

路志翔紧了紧握着的拳头,他一定要坐上路家当家人的位置,到时候他倒要看看,他这个傲气的大哥,是不是还能这样目中无人。

“尘寰,陪我喝一杯吧。”裴馨雅端了两杯红酒放在圆形的小桌子上。

路尘寰看了一眼裴馨雅有些局促的神情,然后注视着桌子上的酒杯。他将酒杯端起来,陈酿的葡萄酒在灯光下泛着宝石般的光泽,由于特殊的张力,攀着晶莹剔透的杯壁,缓缓流动着。在灯光下,路尘寰锐利的目光没有错过酒杯底部还有一点点没有完全融化的微不可见的透明晶体,他姿势优雅的将手中的酒杯晃了一下,那些晶体完全融化掉消失不见了。

路尘寰勾起唇角,想要算计他的人,都该受到更严厉的惩罚。路尘寰刚把酒杯抵到唇边,却又将杯子放回了桌上,他伸手将裴馨雅揽过来。

裴馨雅柔若无骨的身子倾靠在路尘寰的坚硬的胸膛上,纯冽的男性气息铺面而来,她的心脏急剧跳动起来。裴馨雅仰着脸,似乎因为害羞,眼睛微微合上了,刷了睫毛膏的卷翘的睫毛不住抖动着。

路尘寰皱了下眉,家里的小丫头从来不用这些化妆品,她的睫毛很漂亮,不似这样浓密卷翘,清丽纤长的像是一对蝴蝶,会让人忍不住想吻上去。路尘寰用另一只手将裴馨雅端过来的两杯酒对调了一下位置,然后将裴馨雅松开。

裴馨雅没有等来她期待的热吻,有些意外睁开眼睛,只见路尘寰捏着一片花瓣:“你头发上落了这个。”

“哦,谢谢。”裴馨雅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拿起桌上的酒杯递给路尘寰。

路尘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尘寰,路伯伯有没有跟你讲,要将我们的婚礼提前,我想这样的话现在就应该去定婚纱了……”裴馨雅怕路尘寰马上会离开,找了一个话题。

“以后再说。”路尘寰嘴角溢出一抹迷人的微笑;“我有些头晕,要回房间休息一下。”

“我扶你去吧。”裴馨雅挽着路尘寰的手臂,往电梯间走去。

这家酒店是华艺的产业,为了准备年会已经将最高的两层客房提前预留出来,供受邀宾客使用。留给路尘寰的是顶层总统套房中的一间,与这个套件相对的,就是路震的套房了。这两间套房是整个酒店位置和装修最好的了。

路尘寰让总统套间的专用管家开了房门,裴馨雅扶着他跌跌撞撞地进房间。路尘寰在心中冷笑了一声,裴馨雅现在走得比他还不稳,要怎么扶他呢?

路尘寰顺势跌坐在沙发上,裴馨雅也跟着坐了下来,她觉得哪里不对,自己的身体被一种莫名的燥热笼罩了。她用极大的意志力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向路尘寰扑过去。裴馨雅晃了晃脑袋,路尘寰静默地坐在那里,冷寂得像一座冰山。

“我……我用一下洗手间。”裴馨雅踉踉跄跄地向洗手间走去。

路尘寰起身出了房间,刚好看到路志翔也在走廊上,手里拿着房卡,似乎要回房间。本来他只想小小地惩罚一下裴馨雅,可是这个游戏越来越有趣了,或许可以有另一种玩儿法呢。

路尘寰故意提高声音对总统套间的管家说:“裴小姐喝多了,去准备醒酒汤送过来。”

“是,大少爷。”管家领命而去。

路尘寰目不斜视地走进电梯,路志翔想了一下,过了大概10分钟打电话到停车场管理处:“我是路志翔,我大哥的车子还在停车场吗?”

“二少爷好,大少爷已经离开了,您……”管理员还没说完,路志翔已经挂了电话。

路志翔看着管家端着一个托盘走过来,他对管家说:“我拿进去就行了。”

总统套间的管家是认识路志翔的,所以并没有觉得不妥,恭恭敬敬帮他打开了门,路志翔端着托盘走进房间。

总统套间非常大,配备了一间主卧和两间客房,书房、会客室、健身房一应俱全。路志翔先把托盘放到茶几上,房间里很安静,难道裴馨雅已经睡着了?那他是不是白来了,他本来是想过来献献殷勤,让裴馨雅明白,他比那个看到谁都像是欠了他几百万而摆臭脸的大哥要好得多。

“小雅,你在吗?”路志翔走到主卧门前,轻轻敲了几下:“你不说话,我进来了。”

路志翔推开主卧的门,裴馨雅却不在。房间里太安静了,只有浴室里传出的哗啦啦的水声格外响亮。路志翔走到浴室门口,推开虚掩的门。看到的景象,让他喉咙一紧——裴馨雅站在花洒下面,已经脱掉的礼裙踩在她脚下,身上薄薄的衬裙浸了水贴在她的身上,将裴馨雅的身体曲线展示的淋漓尽致。

裴馨雅似乎听到了声音,往门口看过来。路志翔心里一惊,刚想退出去。没想到裴馨雅猛地扑到他身上:“嗯……好难受……”

路志翔下意识地抱住裴馨雅,裴馨雅舒了口气,好像这样被抱着比冲冷水要舒服一些,可是她还想要更多。裴馨雅像是一株藤蔓,用手臂缠上路志翔的脖子,将自己的红唇急切地压向路志翔的。裴馨雅的主动投怀送抱让路志翔很意外,但是,没理由拒绝的,不是吗?

路志翔将裴馨雅抱起来,走到那张圆形的水床跟前,将她抛进床里。路志翔除去自己身上的衣物。裴馨雅此时意识并不清醒,再加上昏黄的灯光和路志翔本就与路尘寰有几分相像的面容,她早已分不清此时将她压在身下的究竟是谁。她只本能地紧紧抓住这个人,急切地索吻。两个人像是两条蛇一样紧紧缠绕在一起。

外面下起了雪,路尘寰站在落地窗前,外面的露台上已经薄薄的积了一层雪花,手机里传来路文的声音:“少爷,二少已经进去一个多小时了。”

“让人盯紧点儿,明天照我的安排去做。”路尘寰挂断电前,嘴角是上扬着的。

他转过身,电视机屏幕放映着一部动漫,声音开得不算大,楚笙歌趴在床尾看得津津有味。路尘寰走过去,一把握住她白嫩的小脚,将她拉到床的中间。

楚笙歌有些不满地嚷嚷:“你干嘛呀?”

楚笙歌的睡裙已经卷到了大腿,露出修长的美腿,路尘寰直接将她的睡裙脱掉,美丽的裙裾在空气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在地板上,灼人的大掌握着她纤细的腰肢:“这么喜欢趴在,那就让你趴一整晚,好不好?”

“不要……我……唔……”

路尘寰用温柔的唇舌堵上她抗议的小嘴,她永远都不会知道——为了她,他已经将华艺这座耗费了不少心血的商业王国拱手让人了。江山和美人他都爱,可是相较之下,他选了美人。路尘寰动情地亲吻着她,在古代他一定是个昏君。

“真的不行……”楚笙歌都要被他逼疯了,这个男人绝对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路尘寰修长的手指往下摩挲着,摸到她纤薄的小裤裤后发现里面粘着一块厚厚的姨妈巾。他的手僵了一下,不甘心地将楚笙歌卷进怀里,重重地喘着气。

他抱得太紧,楚笙歌觉得不舒服,花拳绣腿地挣扎着。路尘寰在她的锁骨上咬了一口:“再乱动就把你吃掉。”

楚笙歌觉得路尘寰并不像是开玩笑,马上静止下来,乖乖被他拥着。路尘寰抬手关了电视,再次将楚笙歌卷进怀里,扯过被子给两人盖好:“现在睡觉。”

楚笙歌张了张嘴,还是没勇气抗议,只好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合上眼睛。

楚笙歌站在瑜伽垫儿上,做出优雅的形体拉伸,在晨光中,像是一个艺术感十足的雕塑。

路尘寰从浴室出来,用毛巾擦着头发,用一只手圈住楚笙歌的腰,低头吻了下她的脸颊:“我让他们把早餐送上来,嗯?”

楚笙歌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回答:“谢谢。”

“不客气。”路尘寰今天的心情似乎特别好,轻轻咬了一下她小巧的耳垂,然后才去换衣服。

两个人面前都摆着精致的早餐,楚笙歌的是两个小小的炸得金黄酥脆的油条,一碗鱼腩粥,还有一碟清炒笋丝。路尘寰的还是万年不变的吐司咖啡和煎蛋。

楚笙歌看看餐盘,忽然有些好奇:“你每天吃一样早餐都不会腻吗?”

“我这个人很长情的,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就不会随意再改变。”路尘寰似乎话里有话,还冲楚笙歌抛了个媚眼。

“咳咳。”楚笙歌都被呛到了,路尘寰今天真是太不正常了,还是少惹他为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