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75章 深入骨髓的羞辱

第75章 深入骨髓的羞辱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裴馨雅看到路尘寰身体不由的僵了一下,从前她就知道自己根本走不进路尘寰的世界,如果说路尘寰是一片海,她根本就不曾识水。。しw0。昨天他们的距离近到了一个拥抱;此时此刻,她竟有种云泥之别的错觉——路尘寰是站在云端的天神一般,扯一扯他的衣袖都是一种奢望。

路志翔拉着裴馨雅走出电梯,笑嘻嘻地对路尘寰说:“爸爸让我们过来谈订婚的事情。”

“恭喜。”路尘寰不轻不重丢下两个字,目不斜视地走进电梯。

裴馨雅转身看着电梯门缓缓关闭,她与路尘寰之间都结束了。可是裴馨雅从没想过,他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恭喜。

路志翔握裴馨雅的手紧了紧:“人都走远,有什么可看的!”

“你弄疼我了。”裴馨雅甩开路志翔的手,虽然路志翔看起来也是一副翩翩贵公子的样子,可是只要跟路尘寰存在于一个空间里,那就是石头与钻石的区别,根本没有可比性。

“走吧。”路志翔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脾气,不断地告诫自己,马上要见父亲了,不能个裴馨雅起冲突。

“嗯。”裴馨雅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些过激了,走到现在这一步,她除了路志翔根本没得选了。裴馨雅顺从地跟路志翔走进路震的办公室。

楚笙歌在壁炉旁放了张摇椅,整个人窝在摇椅里,手里握着一卷书。木柴在在壁炉里燃烧着,偶尔发出噼噼啪啪的细碎相声。房间里弥散着烘焙糕点和煮咖啡的香气,楚笙歌伸了个懒腰,如果此时腿上在窝只猫,大概就是八十岁老人的完美生活了。

路尘寰从外面走进来,径直来到楚笙歌身边,把她从摇椅里抱起来,路尘寰坐到摇椅里,让她趴在自己身上。楚笙歌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路尘寰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我身上太凉了?”

“知道你还靠这么近?”楚笙歌翻了个白眼,她最怕了冷了。

“正好你帮我暖暖,每天晚上都是我帮你暖,你难道不该礼尚往来吗?”路尘寰吻了吻她蔷薇色的唇瓣。

“我没让你帮我……”楚笙歌觉得路尘寰耍起无赖谁都比不了。

“去准备一下,一会儿陪我去应酬。”路尘寰路尘寰吻了吻楚笙歌的额头。

“什么应酬?”楚笙歌其实不是好奇,而是不想穿错衣服。

“我弟弟的订婚礼。”路尘寰勾勾唇角,心情看起来非常好。

楚笙歌一边上楼一边腹诽——路尘寰跟他弟弟应该是感情超好吧,弟弟订婚他这么开心。楚笙歌打开衣柜,挑了一件接近于藏蓝色的小拖尾礼裙。其实礼服的样子不算太特别,比较常见的漏背设计,料子是宝蓝色的锦缎,但是设计师匠心独运地在这件不起眼的礼服外面罩了一层薄薄的黑色软纱,使它变身成为当季最流行的透视装。

楚笙歌换上礼裙,那层黑色的纱织面料非常轻软,罩在身上,性感中带着一丝妩媚与神秘。楚笙歌用眉粉刷了下眉毛,然后用了点儿橘粉色的腮粉,继续翻腾着梳妆台的抽屉,随便拿出一支唇膏。楚笙歌打开看了一下,是冷艳的酒红色。其实她几乎没用过这么深的口红,不过她今天想试试。订婚晚宴,看起来喜庆点儿比较好吧。

一切搞定,楚笙歌穿了件白色的皮草外套挽着手包下了楼。她好喜欢这件毛茸茸的外套,看起来就好暖。

路尘寰看着楚笙歌从电梯里走出来,她像是一只优雅的天鹅,周身的气场跟平时完全不一样的,美得令人窒息。他紧走几步上前揽住楚笙歌的纤腰,在她耳边细语:“你是想把我的魂儿都勾去吗?”

“你想多了……”楚笙歌看了下墙角的座钟:“想在要走吗?”

“走吧。”路尘寰揽着她出了门,亲自给她开了车门。

到了会场后楚笙歌把外套脱下来交给侍者,路尘寰目光一凝——虽然黑色的薄纱将她裹了个严严实实,甚至连脖子和手臂都没露出来,但是楚笙歌白曦胜雪的肌肤在裹在薄纱里若隐若现,看得人更加血脉贲张。此时此刻路尘寰唯一想做的就是把她藏起来,不让任何人见识她的美丽。

“今晚待在我身边,一刻也不许离开。”路尘寰拉起她的小手挽上他的手肘。

楚笙歌只好挽着路尘寰,今天路志翔是主角,可是最受人瞩目的仍然是路尘寰。到场的宾客谁都想与路尘寰寒暄几句,似乎跟他说几句话是一种荣耀。

楚笙歌正陪着路尘寰跟一个政要打招呼,身后响起一个得意的声音:“大哥今天没迟到,真让我受宠若惊。”

楚笙歌皱了下眉,这就是路尘寰的弟弟呀,可这是什么语气?楚笙歌想要看看路尘寰的弟弟究竟什么样,可是路尘寰似乎并没有要转身的意思,楚笙歌偏了下头。

路志翔刚才只能看到楚笙歌的背影,她的身形像是一支倒垂的马蹄莲,纤细优雅。可是当他看到楚笙歌的侧脸时,眼球都定住了。他见过的美女也不少,可是像这样美得动人心魄真是没见过的。楚笙歌在他眼中像是一颗暗夜中的明珠,她几乎把周围的光线都吸收掉了。一瞬间他好像盲了眼,所有的东西都不存在了,只能看到楚笙歌。

楚笙歌只瞟了路志翔一眼,他长得跟路尘寰确实有几分相似。但是如果是路尘寰的这副好皮囊是上帝的杰作,那么他弟弟顶多就算是质检合格勉强出厂吧。明明是兄弟,怎么差了这么多呢。真正吸引楚笙歌的不是路志翔,而是挽着他手臂的裴馨雅。她今天穿着玫瑰色的艳丽晚装,身上佩戴着整套的红宝石首饰,华丽地像是一颗熠熠生辉的圣诞糖果。

楚笙歌暗自纳罕——难道路尘寰的弟弟就是要跟裴馨雅订婚,可是就在几周前,裴馨雅不是还一副非路尘寰不嫁的样子吗?路夫人还带着她到明珠庄园,想要铲除了一下自己这个小三儿。可是她怎么就跟路尘寰的弟弟订婚了呢?不过豪门里诡异的事情楚笙歌也见怪不怪了,所以只是觉得裴馨雅善变而已。

“有什么好看的?”路尘寰揽着楚笙歌往另一边走去,根本都懒得看路志翔和裴馨雅一眼。

其实裴馨雅算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可是跟路尘寰身边的女人比起来,马上显得不值一提。路志翔的手掌渐渐握紧起来,为什么最好的东西总是属于路尘寰呢?

裴馨雅看着楚笙歌亲昵地挽着路尘寰的手两眼冒火,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楚笙歌此时已经烧死一百次了。裴馨雅看看身边目瞪口呆路志翔,冷笑了一声:“被二少爷,会回魂儿吧。”

路尘寰看了一下桌子上的点心,夹了一块芒果慕斯蛋糕放到小碟子里,然后往碟子放了一把银色的小叉子递给楚笙歌:“吃吧。”

“谢谢。”楚笙歌拉开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开始吃蛋糕。路尘寰伸手帮她擦起嘴角的一点点奶油。

“那个……裴总监跟你弟弟……”楚笙歌看向路尘寰。

“他们今天订婚。”路尘寰的语气很随意,就像说一件无关痛痒的事情一样。

“裴总监不是要跟你……”楚笙歌想说不是要跟你订婚吗,怎么变成了你弟弟?

路尘寰却不想听她再把他跟裴馨雅扯到一起,忽然啄了下她的唇瓣:“不需要我来娶她了,高兴吗?”

楚笙歌听到这个消息,心里确实有点欣喜,可是却嘴硬地说:“跟我有什么关系呀……”

“没良心的小丫头。”路尘寰宠溺地捏捏她的脸颊,细腻又有弹性的触感像是奶冻一般。

“大少爷,老爷让您过去一下。”路震的助理走过来,恭敬地说。

“知道了。”路尘寰站起,嘱咐着楚笙歌:“待在这里别动,我过去一下就来。”

“嗯。”楚笙歌点点头。

楚笙歌吃完了一整块蛋糕,觉得有些腻口,从饮料区拿了一杯苏打水,喝了一小口。

又是刚才那个叫走路尘寰的人,走到楚笙歌面前:“楚小姐,夫人有请。”

楚笙歌本来不想去,但是有不好拒绝,只好跟着那个人走。那个人把她带到一间陈设华丽的房间里,宫凌倚靠在贵妃榻上。有女仆在给她捏着肩膀。

宫凌看到楚笙歌愣了一下,如果说上次见到这个女孩儿她觉得眼熟。她今天这样的穿着打扮完全唤起了她埋在记忆深处一个人了,这个楚笙歌怎么长得跟方素馨这么像呢?

不过宫凌也没太在意,就算她长得像九天玄女,没有显赫的背景也休想进路家的门。路震已经给路尘寰物色了一门亲事,对方是石油大亨的女儿,在中东那边很有权势。她现在就是要保证这个楚笙歌不会添乱。

宫凌扬着下巴,对楚笙歌开口道:“既然尘寰喜欢你,我跟老爷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不去管。不过你自己要有分寸,千万不要怀孕了。即使你真的生了孩子也没用,想要母凭子贵加入路家是不可能的,路家绝对不是你这种人可以高攀的。到时候孩子肯定不会让你带,恐怕连见一面都难。这种骨肉分离的事情有多惨,你自己想想吧。别给自己找麻烦。”

宫凌拿了一个小盒子递给女仆:“把这个拿给她,让她出去吧。”

女仆把那个小盒子递给楚笙歌,帮她打开门,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屑:“小姐请吧。”

楚笙歌走出那个房间,垂眸看了一眼手中的盒子,盒子里是一瓶避孕药。楚笙歌捏着那个小瓶子的手都在颤抖着,这是对一个人最恶劣的羞辱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