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77章 几乎要将他折磨疯了

第77章 几乎要将他折磨疯了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路尘寰在害怕,他从来没有害怕过,即使被人用枪指着脑袋都没有害怕的感觉,可是他现在是恐惧的,他太害怕会就此失去楚笙歌了。し

即使是深夜,医院里也从不会是平静的,尤其是急诊科的手术室。一个护士又匆匆从手术室里出来,过来一会儿拿了一袋血浆回到手术室。这已经是护士第三次出来拿血浆,路尘寰都不敢想楚笙歌究竟是流了多少血。

医生清理掉楚笙歌脸上的血污,头顶上的伤口清晰的露了出来,还需要确定是不是还有其他伤口。虽然确定只有这一个伤口,但是伤口又大又深,好在是头顶,这里的头骨最为坚硬,如果再靠后一点儿,估计就很危险了。医生剪去伤口周围的一些头发,逐层清洗着伤口,确保完全没有异物之后,用镊子夹起半月形的缝合针,细心的做着缝合。

手术室的门打开来,楚笙歌躺在转运床上。不知道是因为打了麻药,还是失血过多昏过去了,总之她一动也不动的躺着,脸色苍白透明到可以看到细小的血管。

路尘寰几步走到医生面前:“她怎么样了?”

“伤口虽然大,但是从目前的核磁共振成像来看,没有造成严重的颅内损伤,所以没有生命危险。”医生摘下口罩:“不过需要继续留院观察,头部的伤势要格外小心,有时候水肿或是出血会在外伤后几小时到十几小时后才出现。”

路尘寰坐在病床边,守了楚笙歌整晚。楚笙歌还在昏睡着,她的头上缠着厚厚的绷带。楚笙歌的脸色还是白得吓人,长长的睫毛显得更加突出,如同黑色羽蝶的翅膀,覆盖着她的眼睑。路尘寰幽深的眼眸涌动着巨大的疼惜。楚笙歌陷在雪白的被褥中,乌黑的发丝散在枕头上,她身上的血污虽然已经都被清理干净了,但周身还是残存有淡淡的血腥味。她真的留了太多的血,整个人像是冰雪雕成的塑像,安静的,美丽的,却也是脆弱的。好像只要阳光一照就会渐渐融化,最终消失掉一样。

他看过那台dv录下的视频了,楚笙歌是在用生命抵抗着令人作呕的侵犯。他根本想不到她小小的身体里怎么会迸发出那么巨大的力量和信念,路尘寰的心被楚笙歌的孤勇震撼着。但是这种震撼与油然而生的心疼,几乎要将他折磨疯了。他捧在手里都怕不愿意的女孩,怎么可以有这样恐怖血腥的经历。

路尘寰缓缓俯下身去,亲吻着她水色的唇瓣:“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你要好好的。”

楚笙歌即使是昏睡着,也睡得并不安稳,她的眉头总是蹙着,身体不时会害怕得颤抖起来。路尘寰只好躺到她身边,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在怀里,轻声细语地安慰着她:“不怕,都过去。”

楚笙歌的睫毛扇动了一下,眼睛缓缓睁开了,可是目光却有些迷茫,她应该是还活着的。因为她是被头上的伤口给疼醒的,她的头皮一跳一跳的疼着,就像有人用锯子在锯开她的头一样:“呃……”

“你醒了?”路尘寰按住她想要去抬起来的手:“别动,你还在打着针呢。”

听到男人的声音,楚笙歌明显紧张起来,整个身体都僵硬了,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路尘寰收紧圈着她腰的手臂:“别怕,我在的。”

楚笙歌偏了下头,看到路尘寰满眼焦虑地注视着她:“我……”

“怎么了?是不是头疼?”路尘寰吻了吻她的额头。

楚笙歌排斥着路尘寰亲吻:“不要……”

“笙歌,是我……不用怕。”路尘寰估计楚笙歌是给吓坏了。

楚笙歌愣愣地看了路尘寰好一会儿,被他抱着的身体终于放松下来,小声说道:“我的头好疼。”

“我去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路尘寰撑起身体,楚笙歌用手揪住路尘寰的衬衫。路尘寰马上握住她的手:“别动,针头要穿出来了。我不走,别怕。”

医生仔细地给楚笙歌做了检查,整个过程中,楚笙歌都用没有打针的那只手,紧紧握着路尘寰的手。

“就是伤口问题,没有其他并发症也是万幸了,我写个医嘱,一会儿护士过来打个止痛针,头疼会好一些的。”

即使听到医生的声音,楚笙歌也不由自主地打着哆嗦。路尘寰伸手抱住她,楚笙歌乖乖地窝在他怀里。

楚笙歌只是外伤,恢复得还算不错。赶在除夕那天,路尘寰把她带回了明珠庄园,他想着楚笙歌应该不会喜欢在医院过年的。

为了迎接楚笙歌回来,房间都装饰一新。由于是春节,还有不少中国结或者吉祥鱼之类的装饰品,整个庄园都喜气洋洋的。

路尘寰抱着楚笙歌下了车,径直回到了四楼的卧室。楚笙歌头上的伤,虽然恢复得很快,但是心理阴影还是存在着。即使是听到男人说话的声音,她都会很紧张得不行。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楚笙歌不怕他,还很粘着他,所以很多需要他亲自处理的事情不得不耽搁下来。路尘寰已经有两周没去公司了,需要签字的文件都是刘宇送到医院去,不得不亲自参加的会也改成了视频会议。

“想要睡觉,还是坐一会儿?”路尘寰抱着楚笙歌,耐心地问。

“想出去那里。”楚笙歌指指外面的露台。

“外面太凉了。”楚笙歌好不容易出院了,他可不想她受了风寒再住回去。

楚笙歌嘟着小小的嘴,可怜巴巴地望着路尘寰。看她这副样子,路尘寰的心都快化掉了,不得不改口:“只能出去一下,不能时间太长。”

“嗯。”楚笙歌点点头,清浅的笑容,像是山涧里的融水一般,慢慢染上整张小脸。

由于楚笙歌头上的伤还没完全好,敷着纱布用弹力绷带网帽固定着。路尘寰小心翼翼地给她戴了一顶可爱的绒线帽子,然后用一件长长的皮草披风把她裹住,抱着她往露台走去。

“我自己走。”楚笙歌觉得自己再让路尘寰这么抱来抱去,估计都要给养成残废了。

“不行。”路尘寰吻了吻她敷着纱布的伤口:“你乖一点儿,才能快点儿好起来。”

庄园依山傍水,外面的空气特别好,阳光照在人身上也非常舒服。楚笙歌用手摸了一下雕花石栏上积得雪,细小的雪花一接触到她手,就化掉了只留下凉丝丝的触感。

楚笙歌恶作剧似的,用凉冰冰的指尖点着路尘寰的脸颊,路尘寰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由着她胡闹。楚笙歌冲他做了个鬼脸,又去抓雪。看到楚笙歌这么开心,路尘寰的心情也好了起来,一扫这些天来的阴霾,脸上也有了笑容的影子。

“阿嚏。”楚笙歌打了个喷嚏。

这个喷嚏在路尘寰看来像是警报一样,他直接将楚笙歌抱回房间,吩咐仆人去煮姜茶。

好在楚笙歌并没有感冒,吃过午餐后睡得很香。路尘寰坐在床尾凳上看着积压的文件,他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个小丫头了,她都睡着了,他还是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路尘寰摇摇头,翻开下一本文件。

房门被轻轻地敲了几下,老管家站在门外不敢出声。少爷吩咐过的,最近在庄园里男仆讲话都不可以太大声,更不准上四楼来。

路尘寰走出来,然后关上房门:“什么事儿?”

“老爷来了,我请老爷去了书房。”老管家沉声道。

路尘寰点点头,先打开房门看了一眼,楚笙歌还在睡着。他吩咐女仆守在门口,然后才去了书房。

路震站在窗前,从这里看下去,正对着的是花房。若薇很喜欢这个花房的,她嫁到路家后,他特别让人照着这个花房的样子,在路家祖宅里修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路尘寰推门而入,看到望着花房出神的父亲,开口道:“您找我有事儿?”

“你有多久没去公司了?”路震转头望着儿子,路尘寰身上无疑集合了自己与若薇所有的优质基因。

“差不多两周。”路尘寰语气一如平常,并没有一点点被父亲训话的局促。

“作为总裁两周没有出现在公司里,你觉得这样合适吗?”路震的语气也很平和,看不出是什么情绪。

“我去不去公司跟有没有延误工作是两码事儿,有些人倒是每天都去上班,但是为公司做出的贡献几乎为零。”路尘寰意有所指。

“你何时将水准降到了有些人的水平?”路震的语气满是揶揄。

“你如果对我的工作不满意,可以随时换人。”路尘寰对总裁这个位子毫无留恋。

“小雅是不是你让人带走的?”路震忽然话题一转,语气也严肃起来。

“是。”路尘寰也没有隐瞒的意思,有些事是不可能瞒住的,况且也没有必要。

“你抓她干什么?”路震地语气十分冷硬。

“她在买凶杀人,让那些流氓强暴我的女人,还要用dv拍下来……”路尘寰说出这些话,眼神凌厉得像是刀子。

路震知道路尘寰没有真凭实据是不会随便抓人的:“你打算怎么办?”

“交给警察。”

“那个女人不是没事儿嘛……”路震在试探着路尘寰的底线。

“她如果有事儿,就不会把裴馨雅交给警察这么简单了。”路尘寰的目光忽然狠厉起来,如果楚笙歌受到了无法逆转的伤害,那么,所有的人包括裴馨雅在内,都要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楚笙歌若是死了,他会亲手送他们去陪葬,那也还是不够。

“我不会看着小雅坐牢的,你懂吗?”路震十分肯定地说。

“您是在质疑我手中的证据,还是不相信我有足够的实力把她送进监狱?”路尘寰眯了下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