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78章 自此两清了

第78章 自此两清了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路震不是不能动用关系保住裴馨雅,但他还是很清楚路尘寰的能力。し他这个儿子想做的事情,没人能够阻止。他保得了裴馨雅一时,但如果路尘寰铁了心要把裴馨雅关进监狱,也不是没有办法让她把牢底坐穿的。

“为了一个帮不上什么忙,只会惹麻烦的女人,有必要做到这样吗?”路震转过身,看着路尘寰。

“我们评判一个人价值的标准不同,她的命在我这里,比裴馨雅的要宝贵得多。现实确实很残酷,裴馨雅有您这样一座靠山,就可以无法无天地为所欲为,别人就活该倒霉被她欺负。不过那是别人,我的女人她有胆量下手,就要有觉悟承担后果。”路尘寰的表情也很认真。

“怎样才会放了小雅,说你的条件。”路震并不愚钝,如果路尘寰一开始就要把裴馨雅送进监牢,就不会费力气先把她抓起来。只要把证据交给警察,抓人的事情警察最会做了。

“如果要我放了裴馨雅,那么我跟裴家还有路家自此就两清了。”路尘寰平静地说:“以后我的任何事情您都不要再插手。”

“你这是什么意思!”路震斟酌着“两清”的意思,这臭小子要干什么?

“我以后要娶谁我自己决定,您的选的人我都不会同意的。”路尘寰觉得自己的要求不算过分,但是他的父亲未必会这么想。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路震是愤怒的,他可真是养了一个好儿子,手中拿到一颗筹码,就要投下去赢得最多的利益。

“当然。”路尘寰点点头。

“如果你选的妻子我不满意,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一点点家产,哪怕是一分钱,我都不会留给你。”路震知道路尘寰桀骜不驯,但也不相信路家的产业在他看来就真是一文不值。

“成交。”钱对于路尘寰来说从来都是被支配的对象,想要用钱支配他,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他娶楚笙歌只会分不到家产,这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他只是怕父亲会用跟裴馨雅类似的手段来对付楚笙歌,这种事情如果再经历一次,不要说楚笙歌受不了,他都会疯掉的。

路震眉宇间的折痕更深了:“小雅在哪儿?”

“溪山别墅。”路尘寰幽幽地开口:“如果她还敢有下次,我会连这次的教训一起算给她。”

路震头也不回地往拉开门走了出去。

路尘寰在书房里吸了一支烟,然后才回到卧室。女仆还在门口守着,站得笔直。

路尘寰走进卧室,楚笙歌穿着奶白色的睡裙站在落地窗前,两只手都贴在玻璃上,痴痴地往外看着。难道一辈子都要过这样的生活吗?住在这座漂亮的笼子里,过完一生,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在看什么?”路尘寰将楚笙歌抱起来放到沙发上,伸手握住她光裸的小脚,刚才踩在木地板上小小的脚丫是冰凉的。楚笙歌总是喜欢光着脚在房间里走,根本不管有没有地毯。夏天还好,但是冬天就太冷了,看来要给卧室铺满地毯才行。

“没什么。”楚笙歌摇摇头。

“晚餐想吃什么?”路尘寰捉在手中的小脚缩回了睡袍里。

“过年不是吃水饺吗?”楚笙歌忽然想起以前跟童芊芊一起吃水饺,那时候她放假不会回周家仍旧住在宿舍,童芊芊借口工作多,假期都不怎么回家,总是留下来陪她。

楚笙歌从茶几上摸到手机,给童芊芊打了电话,童芊芊今年也没回家,说是没买到机票。

楚笙歌咬咬嘴唇,转头望着路尘寰:“我可不可以今天回公寓住,芊芊没买到机票不能回家,一个人过年很可怜的……”

“不行。”路尘寰斩钉截铁地回答。

“以前都是我们两个一起过春节的。”楚笙歌的嘴唇都要给她自己咬破了。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不许咬嘴唇。”这丫头对谁都爱心泛滥,唯独对他最狠心:“你把我一个人丢家里,我也很可怜。”

“呃……”楚笙歌卡壳了,他今天都不用回家吗?如果他不回家,她想去陪童芊芊是绝对没戏了。

“去穿件衣服,这个太薄了。”路尘寰摩挲着真丝睡袍。

楚笙歌闷声去拿衣服,本来想围个披肩就好,但是想到今天过年呢,新年要有新气象。拿了一条银灰色的羊绒裙换上,对着镜子照了照,头上的纱布可真是够碍眼的,选了一顶装饰着羽毛的小礼帽头饰戴着,刚好可以遮住纱布。楚笙歌的目光扫过衣柜里每一季都会变换的服饰,她现在基本都不出门,给她买这么多衣服真是够浪费的。

路尘寰走过来,这个小丫头真是不得了,只要换套正式些的衣服,稍稍装饰一下,就美得让人移不开眼:“想要什么?”

“没有。”楚笙歌摇摇头:“你以后不要再给我买衣服了,我不出门都没机会穿。”

“那就每天一套新的,穿给我看。”路尘寰拥着她,他知道总是把她放在家里不好,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不不放心。

“那样也穿不完。”楚笙歌耸耸肩:“我要去楼下看书。”楚笙歌喜欢客厅里的壁炉,这样的天气坐在那里看书最舒服了。

“去吧。”路尘寰吻了下她的额头。

客厅里很安静,楚笙歌窝在摇椅里看书,手边是一杯酸酸甜甜的水果茶。路尘寰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操作着笔记本电脑,锐利地目光扫过一组组复杂的数据,他一直相信数据要比报告呈现出的内容要详实得多。

童芊芊坐在限量版加长宾利里四处打量着,不时用手机自拍下发到朋友圈里。车子缓缓驶入明珠庄园的雕花铁门,童芊芊看着前面城堡样式的建筑发出一声惊叹:“我擦,这是要拍电影么?”

坐在靠近车门位置上的路文一路上像是一个木头,此时终于开口道:“童小姐,小姐头部受了伤,请您一会儿见到小姐时,讲话声音不要太大。”路文觉得自己已经表达的很委婉了,少爷的原话可要直接得多。

“什么?”童芊芊完全傻了:“笙歌怎么了……”她刚才就有些奇怪,楚笙歌根本不会把路尘寰的家当做自己家,所以应该不会请她来玩儿的。童芊芊已经脑补出楚笙歌躺在床上无法动弹,或许被包扎得像个木乃伊一般。一定是这样的,楚笙歌根本不能动了,所以想见她也出不来。童芊芊用手捂住自己嘴,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下来。

呃……路文头上掉下来一排黑线,连忙扯了几张纸巾递给童芊芊:“小姐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在休养而已……”

楚笙歌还在看着书,还没来得及反应,童芊芊从门厅冲进来,握着她的肩膀上上下下地仔细打量起来。楚笙歌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看起来还是不错的:“笙歌你怎么了,伤到哪里了?”

路尘寰皱了下眉,路文是怎么办事儿的,不是说不要她随便碰楚笙歌的吗?他刚想走过来把咋咋呼呼的童芊芊拉开。

楚笙歌反手抱住童芊芊:“我没事儿,就是头被人敲了一下。”

童芊芊抱着楚笙歌呜呜呜地哭了起来:“吓死我了,你没事儿就好……呜呜呜……”

楚笙歌本来不想哭的,可是看到童芊芊一直哭,心里真的很感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这么担心着自己……她抬手按了按自己的眼角涌出的泪珠,又拿了纸巾帮童芊芊擦眼泪:“别哭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嗯嗯。”童芊芊又笑了起来:“我刚才以为你都不能动弹了,所以才让人接我……”

路尘寰有些头疼,把这个哭哭笑笑的像是疯子一样的女人接来,自己是不是犯了个大错:“咳咳,我要去书房处理一些事情,你乖乖待在房间里,不许到外面去。”

“哦。”楚笙歌点点头。

路尘寰离开后,童芊芊吐吐舌头:“我刚才都没看到路boss。”

“难得他没存在感一次。”楚笙歌调侃道。

“人家担心你嘛。”童芊芊在客厅里转了一圈,然后坐在沙发上指着楚笙歌说:“小楚子,还不给本宫上茶。”

“嗻。”楚笙歌刚要叫人准备点儿茶点,两个女仆端着巨大的托盘出来,将点心、果盘和奶茶分别摆到茶几上。

“小姐,少爷说您要少喝一些茶,怕喝多了您头疼。”女仆将香浓的奶茶倒进骨瓷杯子里,放到楚笙歌和童芊芊面前:“童小姐,请用茶。”

“知道了。”

童芊芊冲楚笙歌眨了一下眼睛:“路boss什么时候变居家暖男了?”

“没有,他只是什么都喜欢管而已……”楚笙歌耸耸肩,仔细想想,路尘寰每天说的最多的就是不许这样不许那样,要乖一点儿,她又不是小孩,根本不需要这样照管吧。

路尘寰从楼上下来的时候,楚笙歌正在跟童芊芊有说有笑地在客厅里包饺子。她们把馅儿和面团还有一些厨具摆在茶几上,童芊芊擀饺子皮,楚笙歌在那里包,电视里还播放着什么综艺节目……在路尘寰的印象里,庄园里从没这样热闹过。他喜欢安静,这样的喧闹对他来说有些陌生,但却不讨厌。

路尘寰走过来坐在楚笙歌旁边,看着她在圆圆的饺子皮上加上馅料,几下就包成一只白白胖胖的饺子。伸手搂住楚笙歌的腰:“怎么什么都会做?”

“路总今天是借了我的光,楚大厨亲手做的饺子,没吃过吧?”童芊芊傲娇地看了路尘寰一眼。

老管家松了口气,少爷喜欢家里是整整齐齐的,小姐要在客厅包饺子他真捏着一把汗的,看来担心是多余,小姐做什么少爷都是纵容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