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82章 值得骄傲

第82章 值得骄傲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股东例会刚刚结束,路尘寰回到し

路尘寰看到刘宇,沉声问道:“买好了?”

“是的,路总。”刘宇将蛋糕盒子递给路尘寰。他都要崩溃了,刚才开会开得好好的,路尘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吩咐他去买蛋糕,要去穿越大半座城市的酒店买,还必须要在11点前回来,这个时间路上都要堵成停车场了,就算他是赛车手也无用武之地。

路尘寰满意地拎着蛋糕进了办公室,那个小丫头喜欢吃这家店的蛋糕。一会儿她过来,应该会高兴的。路尘寰把蛋糕从盒子里拿出来,摆到骨瓷碟子里,又让秘书准备了一些水果。

路文在放射科门口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看到楚笙歌出来。脑彩超是要耗费一些时间,而且医院在上午是非常忙碌的,楚笙歌要做好几项检查,而且又不愿意走vip通道,坚持要排队叫号,所以又要耗费一些时间。路文看看手上的食盒,是不是应该提醒一下楚小姐先去抽血,等吃完点心再做后面的体检,如果楚小姐低血糖晕过去的话,实在没有办法向少爷交代的。

路文往放射科的女宾区走进去,门口的护士将他拦住了,指了下旁边的牌子:“这里是女宾区,男士体检在那边。”

“我找人。”路文酷酷地回答;“我们家小姐进去有一段时间了,我担心她不舒服。”

“什么名字,我去帮你叫。”护士并不买账。

“楚笙歌。”

“你等一下啊。”护士跟旁边的助手交代了几句。

不一会儿助手回来了,手里拿了一张核磁共振成像的片子和报告单递给路文:“里面的几个体检室都没有叫楚笙歌的患者就诊,只有这个核磁共振成像报告没人取。”

路文捏着报告慌了一下:“这里有其他出口吗?”

“没有了,就这一个门。”护士回答。

没有就好,路文确信楚小姐还在放射科里面。路文拨了楚笙歌的电话,一直都没人接。他马上叫等在楼下的几个人上来,不一会儿负责守门的护士就要疯掉了——人高马大的几个黑衣男人,硬生生往里闯,她是拦不住的,只好叫了保安。

整个走廊上的诊察室他们一间一间找过去,确实都没有楚笙歌,其中一个保镖在卫生间的垃圾桶里找到一个手提袋,里面装着楚笙歌的挎包和一件毛呢小斗篷。

路文的头轰的一声炸开了,楚笙歌难道被人绑架了吗?路文一边向路尘寰报告,一边让人调取医院的监控,排查可疑人物。

“少爷,楚小姐不见了。”路文已经记不清自己经历过多少血雨腥风的大事件,可是那些经历都不及向路尘寰汇报这件事情让他觉得不安。

“你说什么?”路尘寰的声音通过电波传过来,仍然带着可以将人冻伤的寒意。

“楚小姐本来在做体检的,我担心她不舒服,想问一下她要不要先吃点儿东西。结果发现她已经不在体检室了,我们在卫生间里发现了楚小姐的电话、挎包还有外套……”

“我要在太阳落山之前看到她。”路尘寰挂了电话。办公室的空气里还有蛋糕香甜的味道,阳光也刚刚好。可是这一切在路尘寰看来都跟刚才不一样了,他快步走出办公室,前台秘书看他要出去,马上提醒道:“路总,10分钟后有各部门总监……”

秘书的话还没说完,路尘寰冷冷地说道:“今天的安排全部取消。”

路尘寰的身影已经随着电梯门的闭合消失了,可是回想起路尘寰刚才说话的语气,前台秘书还是打了个寒颤,她分析的结论是——有人把路总惹毛了,后果很严重。

路尘寰赶到医院,调出来的监控基本上没有太大的用处。因为放射科的机器开动会与电子设备相互影响,又考虑到患者的*,这里的监控只到门口,里面根本没有。在门口的这一段监控里,确实只有楚笙歌进去的视频,并没有她出去的记录。一个大活人在放射科凭空消失了,即使是个事实,路尘寰也不接受。

路尘寰回到庄园,他的脑子里乱极了——楚笙歌是被人带走了?那么带走她的人是谁?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是她自己跑掉的,她已经不在乎她母亲的事情被捅到周锐那里了吗?路尘寰觉得自己要疯掉了,他心理上宁愿楚笙歌是被人绑走了,而不是自己跑掉的。可是如果被人绑走了,会比她自己走掉凶险得多。问题的关键是——无论哪一种情况,她不见了这一点已经足够让他抓狂了。

路尘寰走进书房,打开保险柜,楚笙歌的护照还有那张借据都不见了。路尘寰可以确定楚笙歌是自己跑掉的,这些一定是她拿走的。别人不要说根本进不到庄园里来,就算侥幸进来打开了保险柜,里面的房地契、股权证书之类的东西,随便一件都比消失掉的护照还有那张该死的借据要值钱得多。

愤怒的火焰在路尘寰的心里熊熊燃烧着。很好,他倒是希望楚笙歌可以跑出去的久一点儿,如果现在她被抓回来了,说不定他会控制不住情绪,把她直接给掐死的——他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女人身上花费过这么多的心思,她是一点儿都看不到吗?他真想把她的心挖出来看看,她的心是不是真是石头做的,或者是她根本就没有心。

路尘寰走进卧室时,心情已经坏到了极点。早上的时候,她就在这里吻了他,一个没有敷衍的吻,让他高兴得整个早上都觉得这个世界看起来美好得不行。最近楚笙歌变得很乖,他以为她已经将要离开这个想法拔除掉了。没想到她只是变狡猾了,学会了隐藏情绪,不再把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无论对她有多好,她都不会心甘情愿的留下来。那他也就不用再费尽心机地讨她欢心了。那么从她再次踏入这个庄园开始,就不用再出去了,就一辈子待在这里好了。就算有一天死掉了,骨灰也要埋在后面的园子里。离开这件事,连想都不用再想了。

夜色吞没掉了天空中的最后一缕光,今天的夜太黯沉了,连星光都没有的。童芊芊被带到了庄园,这里她不久前还来过的,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但是一切又都完全不同。如果说从前这里温馨美丽的话,今天看起来格外阴森恐怖,连壁炉里的火似乎都是冷的。

童芊芊打了个哆嗦,跟着路文走进一个房间。童芊芊被扑面而来的烟草味儿呛得咳嗽了两声,路尘寰掐灭手中的香烟沉声道:“她去哪儿了?”

童芊芊摇摇头:“我不知道。”

“我有的是方法让你开口,但是我觉得你还是直接告诉我,我们都可以免去一些麻烦。”路尘寰的语气冷得像裹着冰渣子一样。

童芊芊抬起头,路尘寰穿着黑色的西装、黑色的衬衫,连领带都是黑色的,整个人完全都要跟他坐着的黑色大班椅融为一体了。可是在童芊芊看来,他身后还有一双黑色的翅膀。童芊芊摇摇头,估计自己真是动漫看多了,觉得路尘寰像是动漫人物一样,已经黑化成魔了。“我真的不知道。”

路尘寰冲路文打了个手势,童芊芊都没看清,只觉得路文在她脖子侧面按了一下,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

童芊芊被放在沙发上,一个媚眼如丝的女人坐在她旁边,飘渺的声音在她耳边诉说着什么,童芊芊偶尔也会回答她的提问,大概过了十几分钟,那个女人冲路尘寰点点头。

路尘寰揉揉额头:“问她笙歌去哪儿了。”

催眠师认真重复着路尘寰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笙歌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

路尘寰眯了下眼睛,他怀疑童芊芊根本没有被催眠,因为她是楚笙歌最信任的人了,楚笙歌不会不告诉她行踪的。

路尘寰让催眠师变换着问题:“你知道笙歌要离开这里吗?”

“嗯。”

“你没有问过她要去哪儿吗?”

“没有……”童芊芊就怕路尘寰来问她的时候自己会不小心说出来,所以她是真的没问过,甚至是尽可能的回避着。

“笙歌什么时候会联系你?”

“不会联系了……”

“为什么?”

“会被发现的!”说道这里的时候,童芊芊的神情明显很紧张,似乎在抵抗着什么。

催眠师又用舒缓的调子说了一些别的话题,等她的情绪平复之后,又继续提问:“笙歌是出国了吗?”

“嗯……应该是……”

“她一个人吗?”

“嗯……不是……”

“笙歌跟谁一起出国。”

童芊芊的眼睛是闭着的,可是眼球却在转动着,表情很纠结。在催眠师的诱导下才缓缓开口:“王子……”

“什么王子?”

“王子就是王子。”童芊芊的语气很不耐烦,从楚笙歌和叶熙交往开始,她一直就开玩笑着管叶熙叫王子,每次见面也是这么叫的,所以这个称呼比名字对她来说要熟悉得多。

路尘寰冲路文摆摆手,路文让人把童芊芊和催眠师都带了出去。童芊芊被催眠师盘问了半个多小时,路尘寰得到唯一有点儿价值的线索就是——有人带楚笙歌出国,还是一个跟王子有关的人。

管他是什么王子,他都要把他挖出来。只要找到他,就找到了楚笙歌。这个小丫头真是越来越聪明了,行踪对童芊芊都保密了,也不会再联系童芊芊,怕他会查到。如果这些手段不是用来对付他的,他倒是觉得自己的女人有这样缜密的心思很值得骄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