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85章 被偷走的时光

第85章 被偷走的时光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的生命体征很平稳,从icu病房转去了贵宾病房。小说路尘寰终于可以在病房里陪着她了,前几天他只能隔着玻璃,在icu病房外面守着。楚笙歌一直沉睡着,小脸不正常的潮红着。她紧紧闭着的眼睛,纤长的睫毛都完全静止着。路尘寰伸手轻轻的触着她的脸,她小小的脸只有巴掌大小,此时却是滚烫的。路尘寰马上把医生叫来,该死的,她明明就是在发着烧,他们却告诉他她很好,路尘寰简直是要抓狂了。

医生也很奇怪,先前做过化验的,身体没有任何感染的现象,怎么会发烧呢。医生又开了几个化验单,护士连忙来抽血送检。

路尘寰看着殷红的血液从楚笙歌的血管里被抽出来,他宁愿自己替她受这些罪,如果现在躺在这里,安静得像一株植物的是他自己,他就不会这样焦虑得五脏俱焚。

过来两个小时,检验报告出来了。医生松了口气,转而开始询问路尘寰:“路先生,这位小姐是采用皮下埋植避孕针的放方法在避孕吧?”

路尘寰愣住了,医生在说什么?什么避孕针,他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东西。

医生看到路尘寰的表现,亲自检查了一下楚笙歌的手臂,然后指着一处:“应该是埋植在这里了。虽然皮下埋植避孕针的方法是所有避孕方法中最简单有效的,但是也未必适合每一个人。体质敏感的人也会产生一些副作用,比如在体质下降时容易呕吐、发热……我建议还是尽快把埋植的避孕针取出来,她的体质不适合这种方法。”

路尘寰虽然见过楚笙歌无故呕吐,但如果不是亲眼看着医生将放在楚笙歌手臂里的硅胶软管拿出来,他根本不相信楚笙歌一直在用这种方式避着孕。路尘寰眼眸中满是沉痛,看着依旧昏睡的楚笙歌,他摩挲着她的小脸:“你究竟瞒了我多少事,我总是逼着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所以再也不想看到我了吗?你醒过来吧,我会改的,真的都会改的。”

路尘寰垂下眼眸,他甚至在心里默默地下着决心,如果楚笙歌可以好好的醒过来,她若还是执意要离开,他就放了她。无论自己有多舍不得,他都会忍着心痛放她离开的。

刘宇推开病房的门:“路总,脑科权威专家都已经到了。”

“马上让他们给她治疗。”路尘寰眼中有燃起了希望,一定要治好她。

由几位世界顶级的脑科专家组成了医疗小组,为楚笙歌进行了全面细致的会诊,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没有器质性病变,昏迷可能源自于心理问题。

“路先生,患者在坠海之前如果没有受过什么精神方面的刺激或者打击的话,我们怀疑就是坠海本身刺激了她的神经,使她的大脑产生应激反应……”医生又进行了大段专业的说明,路尘寰显然并没完全理解。

“你是什么意思,受到刺激跟她的昏迷有直接关系吗?”路尘寰的心都纠结到了一起,她何止是受到了刺激,完全是被打击得不想再活下去了。

“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应该是大脑为了缓解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意识地选择了不苏醒。就好比电闸为了不被烧毁,在电流超负荷时,会自动跳闸一样。”医生做了一个很好的比喻。

“那要怎么办,放任她这样昏睡下去?”路尘寰瞪着医生,好像医生敢点下头,他就要将对方从这个世界上弄消失掉。

“我建议从心理治疗的方式入手,罗斯托医生是心理学方面的专家,下面的治疗方案由他来制定,我们会倾力配合,直到患者苏醒为止。”医生马上表明立场。

路尘寰微微舒了口气,点点头:“谢谢。”

经过两天的治疗,楚笙歌似乎有了些变化,至少纤长睫毛会偶尔抖动一下。路尘寰一直守着他,温热的大掌包裹着她小小的手。

楚笙歌的睫毛扇动了一下,眼睛慢慢睁开,大概是光线太强了,又下意识的闭上了。

“笙歌……”路尘寰的心脏被喜悦撞击着,声音都在颤抖着。

楚笙歌皱着眉看着路尘寰,眼神迷离又带着几分探究。路尘寰慌了一下神儿,握紧她的小手:“笙歌,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楚笙歌看了一下周围,这里好像是医院吧,自己为什么在医院里呢?可问题是,这个男人又是谁?为什么这么亲密地抓着她的手?她努力地想着他是谁,直到头都想痛了,还是一片空白,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你是谁……可以叫我男朋友过来吗?”楚笙歌记得她是跟男朋友一起出国了,可是当她想到男朋友这个问题时,内心又是一阵新的恐慌——她居然记不起男朋友长什么样子或者是叫什么名字。

楚笙歌的反应完全在路尘寰的脑袋里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将他所有的思维都炸得粉碎——她居然不认识他了,楚笙歌是失忆了!可是楚笙歌要找她的男朋友,她是想找叶熙吧。不可以的,原本想着只要她肯醒过来,要他做什么都好。可是她一醒来,让他做得这件事实在是太残酷了,他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的。

路尘寰忽然灵光一闪,一个念头蛊惑着他,如果这个方法行的通的话,他们的关系会有全新的改变。路尘寰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深邃的眼眸紧紧凝视着楚笙歌,楚笙歌的眼睛里生动着婴儿蓝,纯净无邪的像是未曾经历尘世沾染的天使:“笙歌,你是怎么了?你都不认识我了吗?”

楚笙歌秀气的眉毛皱在一起,眼睛眨了眨,她好像确实不认识面前这个男人。可是他的表情说明他是真的很担心自己,而且……这张俊逸出尘的面孔好像确实不算陌生,好像是有一点点印象:“我跟我男朋友出国了,可是……可是……我有些记不清他了……”

路尘寰压抑着心中的狂喜,他像是一个赌徒,赌赢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赌局:“我就是你的男朋友啊,笙歌,你不记得我了吗?”

楚笙歌瞪着一双懵懂的大眼睛,呆呆地望着路尘寰:“可是……那你叫什么名字?”

路尘寰将她小小的身体拥住:“你一直都叫我阿尘的,不记得了?”既然那些晦涩伤心的时光被拿走了,那他就用更多美好的来填补这些空白。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楚笙歌究竟还记着些什么,但至少那个劣迹斑斑的自己是被她忘得干干净净了。

“阿尘?阿尘……”楚笙歌叨念着,好像也比较顺口呢。可是他说的是真的吗?为什么她什么都记不起来了呢?楚笙歌努力地回想着,眼前闪过一道白光,头里忽然像是被人钉进去一颗钉子,痛得她倒吸了一口气:“啊……”

“笙歌,怎么了?”路尘寰小心翼翼地将圈着她的手臂收紧一些。

“我的头好痛。”楚笙歌痛苦地靠在路尘寰怀里,淡淡的薄荷香气萦回在鼻尖,慢慢将她笼罩起来,这个怀抱真的很熟悉,好像以前她就这样被抱着的。楚笙歌慌乱的心,似乎终于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港湾。

“我让医生来给你看看,会好的,别怕。”路尘寰吻了吻楚笙歌的额头,然后才叫来了医生。

医生给楚笙歌做了系统的检查,她的身体除了有些虚弱,没有太大的问题,失忆可能是坠海的时候受到了太大冲击,也有可能是受了刺激而产生的。

医生做完检查后,楚笙歌觉得有点儿饿,路尘寰让护士帮她冲了一杯蜂蜜牛奶。然后顺了顺她的头发:“你先把这个喝了,我去跟医生谈一下。”

“哦。”楚笙歌乖巧地点点头,刚才医生说她是失忆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弄的,可是她觉得这种头脑中一片空白的感觉真是糟透了:“你可不可以拜托医生,让他们快点儿把我治好……”

“你乖乖的,我去跟医生说。”

“嗯。”

路尘寰走进医生的办公室,凌厉的目光看向楚笙歌的主治医生:“她这样失忆的状况会持续多久?”

“这个现在还不好说,有些人的记忆就像是被大脑封印住了一样,所以失忆只是暂时的,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就可以恢复了,但是这个过程可能是几周也可能是几个月甚至是几年。但是有些人就没这么幸运了,那些记忆像是被敲碎了一样,永远都无法修复的。不过多跟患者讲一些过去的事情,带她回到曾经生活的熟悉的环境,都是有利于唤起失去的记忆的。”医生翻看了下手中的病例:“我也可以开一些辅助性的药物,不过精神类药物都不适合长期服用。”

“不用了。”路尘寰冷冷地说:“也不需要治疗她的失忆。”他知道楚笙歌现在并没有完全地信任他,但是总比以前要好太多了。

路尘寰宁愿楚笙歌永远也想不起过去的事情,上天赐给他一个全新的楚笙歌,他才不要让她染上从前那些黑暗的记忆,她这样就很好,应该说是非常好。

路尘寰回到病房门口,楚笙歌已经喝完了一整杯牛奶。护士收去她用过的杯子:“您的男朋友真的很担心您,从您在icu病房开始,就一步都没离开过。”

“哦。”楚笙歌点点头,他似乎真的是很担心,因为从她一睁开眼睛那一瞬间,就看到了他眼中的焦虑与心疼。她记得曾经从书上看到过的——每个人的情绪都会真实地反应在眼睛里,眼睛永远比嘴巴要诚实。

路尘寰推门而入,摸了摸楚笙歌的脸颊:“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有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没有。”楚笙歌摇摇头:“医生有说我什么时候可以想起以前的事情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