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89章 她握着手机

第89章 她握着手机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昨天楚笙歌说想要在庭院里放一个秋千,今天一早秋千就安装好了。@樂@文@小@说|楚笙歌坐在秋千上,她想要打电话,路尘寰说她先前的手机掉到海里了,买了一部崭新的手机给她。新手机的通讯录里只存着路尘寰的号码,楚笙歌叹了口气,她的大脑跟这部手机一样,也只存着路尘寰这么一个人。失忆让楚笙歌非常没有安全感,她像是在迷雾中行走的人,不知道自己哪一步就会踏空,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只要一静下来,楚笙歌就要被头脑中两个截然相反的想法争吵不休纠缠着她。楚笙歌从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路尘寰,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她也认识他。甚至过去的事情,也是路尘寰告诉她的。她都不知道他说的哪一句是真话,哪一句又是假话,如果路尘寰对她说谎,那真是太可怕了,她都不敢去想了。可是另一个声音又反驳着这个想法,从前是怎样的她不知道,现在路尘寰对她不仅是宠爱,更是溺爱甚至是纵容。从小到大,连爸爸妈妈都没这样细心地照顾过她。她实在想不出路尘寰有什么理由骗她,可以说,除了路尘寰她现在一无所有,真是没什么好骗的。

路尘寰站在二楼的书房的窗前,死死地盯着楚笙歌。她早上忽然想要用手机,路尘寰知道自己的谎言就像是一个肥皂泡,看起来美轮美奂,其实脆弱得不堪一击。无论她打给谁都不要紧,但是有两个人是她现在绝对不可以联系的——一个是叶熙,另一个是童芊芊。

路尘寰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提前做了些准备。叶熙和童芊芊的手机、微信、qq之类常用的交流账号都被做了处理,已经无法与楚笙歌互通消息了。

尤其是叶熙,如果他识相的话就不要再来招惹楚笙歌,否则路尘寰根本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路尘寰用楚笙歌的手机给叶熙发了一条信息,告诉他她自己离开了。然后就拉黑与叶熙相关的所有联络方式。从目前的状况来看,楚笙歌应该已经将他彻底忘掉了,所以与他相关的一切都被处理得干干净净。

虽然路尘寰已经做了他能想到所有阻止楚笙歌联系到他们的事情,但是现在的网络实在是太发达了,根本不存在万无一失。或许他们还有其他的联系方式也不一定,所以他只能让人24小时监控着楚笙歌的手机。

楚笙歌对着手机发了一会儿呆,还是把它收进了口袋里——她现在不太敢联系妈妈,让她知道自己坠海了,现在正在失忆中,实在太让人担心了。妈妈嫁进了周家后,出门都不是太方便。她现在除了失忆其实过得还不错,还是别再让妈妈为难了。等她的失忆恢复一些,能想起以前的事情,再联络妈妈吧。

路尘寰看着楚笙歌收起了手机,端了一杯奶茶,走到院子里。在她旁边坐下,将盛着奶茶的杯子放到楚笙歌的唇边:“喝点儿茶吧,坐在这里想什么呢?”

幼滑的奶茶顺着她的食道落进胃里,熨帖的感觉使楚笙歌刚才失落的心情轻松了一些:“没想什么……”

“我想跟你商量一下,我们先到罗马去住一段时间可以吗?那边的公司现在出了一些状况,有些事情需要我亲自去处理。把你留在这里我不放心,也没办法工作。”路尘寰征求着楚笙歌的意见:“既然你现在不愿意注册结婚,等那边的事情处理好,我们再回来……或者到时候把那边的公司结束掉,在这里重新开始也可以。”

楚笙歌真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虽然她不知道罗马那边的公司的规模如何,但是一个公司从建立到步入轨道要花费多少心血呢?为了纵容她的任性,路尘寰居然都要把公司关掉,在这里重新开始了。

路尘寰眼睛看着花圃里盛开的小雏菊,眼睛的余光却在细致地观察着楚笙歌的每一个表情。罗马并不是非去不可,他在赌楚笙歌善良单纯,也在赌他在她心里的分量。

楚笙歌闭上眼睛,静静地想着她和路尘寰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从她醒来的那天起,路尘寰像一个尽职尽责又温柔体贴的丈夫一样照顾着她,他们也像是真正的夫妻一起生活着,做着夫妻间才会做的亲密的事情,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不去注册结婚。

以前为什么想要移民到这里楚笙歌是不记得了,现在她倒是觉得也不是非要生活在这里不可。既然移民的目的就是注册结婚,那么就注册吧。注册之后路尘寰无论是从法律角度还是其他角度来讲,都是她的丈夫了。罗马或者世界上的其他地方,她都会陪着他一起去,因为有他的地方,才是她的家。

“反正除了结婚也没有什么非要留在这里不可的原因,那我们在去罗马之前先去注册吧,然后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楚笙歌认真地说。

楚笙歌居然说——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这句话对路尘寰的触动太大了,她的小手被路尘寰大手握着,他温柔的声音在她头顶盘旋着:“笙歌,不用强迫自己做任何事情。如果你还没准备好,我可以再等的。”他的声音那样的醇厚动人,像是琴弓掠过大提琴,抖落在空气里一段醉人的旋律。

“没有勉强,我已经想好了的……”楚笙歌靠在他坚实的胸膛上,抬头望着路尘寰:“是不是……你发现我失忆之后不但很麻烦而且脾气还很坏,所以不想娶我了?”

“怎么会……无论你是什么样,我都喜欢。”路尘寰吻了吻楚笙歌的额头,他其实只是想试探一下楚笙歌愿不愿意跟他去罗马,没想到楚笙歌主动提出先去注册。路尘寰像是被幸福的子弹击中了心脏,整个身体都麻酥酥的:“我们明天就去注册,可以吗?”

“嗯。”楚笙歌点点头,她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为现在的决定后悔,但是此时此刻,决定嫁给面前这个男人,是她最庄重的决定。以后的事情,谁也无法保证。人,永远都是活在当下的。

第二天一大早,路尘寰先做了运动,然后洗完澡换了一套特别正式的西装礼服。他俯身吻着还在睡觉的楚笙歌,像是王子在膜拜着他的睡美人一样虔诚。

楚笙歌用手揉了揉眼睛,顺手摸到手机看了一眼,还不到七点钟呀。慵懒的小腔调嗔怪着把她弄醒的人:“还这么早干嘛不让我睡觉?”

“昨天说好要去注册,忘了?”路尘寰把楚笙歌从被子里抱出来,给她罩了件晨衣,然后将楚笙歌抱进浴室,放在盥洗台上。

楚笙歌还有些迷迷糊糊的,任凭路尘寰给她洗了脸,小声咕哝道:“可是也不用这么早吧,下午去都来得及。”

“我怕你反悔,还是早点儿签字盖章,比较放心。”路尘寰给楚笙歌的牙刷上挤了牙膏。

“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什么都没有,应该是我怕你反悔才对吧?以为自己挖到了宝,其实我就是根儿草。”洗完脸之后楚笙歌终于清醒了,拿过牙刷自己刷牙。

“笙歌,在遇到你之前,婚姻对我来说就是可怕的枷锁是束缚。唯有你,才让我有迫切结婚的念头,可以跟你相守到老,对我来说是一件幸福无比的事情。”路尘寰在心中叹息着——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在我心里有多重要。

“哦。”楚笙歌眨眨眼睛,没想到路尘寰会说这么甜腻的情话,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原来我这么好呀?”

“我的笙歌是最好的。”路尘寰吻了下她的额头,“先换衣服,还是吃早餐?”

“我要吃饭。”楚笙歌从路尘寰的怀抱里退了出来,走出浴室。

路尘寰尝了一口给楚笙歌吨的补品,比昨天的好吃一点儿:“把这个吃了。”

楚笙歌嚼着香香脆脆的油条,喝着甜甜的豆浆,难得吃到中式早餐,她才不要喝那些奇怪的东西呢:“不要。”

“少喝一点儿也可以,喝到这里就行。”路尘寰在汤盅一半的位置比了一下。

“你要是逼我喝这个,我就不去注册了。”楚笙歌又夹了一只灌汤包,小口地咬下去。

路尘寰捏捏楚笙歌的脸颊:“这是威胁吗?”

“你不受威胁,那就不是威胁了。”楚笙歌耸耸肩。

“好了,不喝。”这个对路尘寰来说还真是威胁。

吃完早餐两个人就出了门,楚笙歌穿了一件酒红色的小礼裙,像是一朵吐露芬芳的玫瑰花。他们牵着手走进了笼罩着神秘色彩的都柏林市政府机关办公室大厅。

顺着箭头指示找到负责办理结婚手续的“入口处”,迎面是一个硕大的液晶显示屏,上面对结婚须知等注意事项作了详细的说明:本处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不办理离婚手续,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爱尔兰公民只能和自己唯一的配偶厮守一生,因为本国实行期限婚姻制,男女双方在缔结婚约时可根据多方面因素综合考虑,协商决定婚姻关系的期限。婚姻期限从1年到100年,在本处登记备案后生效,期限届满,

婚姻关系即告终止,双方当事人如有继续共同生活的愿望,可办理延续登记,延续婚姻关系……

原来并不是不会办理离婚,而是实行期限婚姻呀。楚笙歌呆立在那里,看了看路尘寰,注册肯定是要的。那么,应该选多久?这是个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