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90章 期限,一百年

第90章 期限,一百年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可能是他们来的太早了,除了路尘寰和楚笙歌也没有其他人来办理结婚注册。=工作人员也不催促,示意他们可以自己去触摸屏前面商量选择。

路尘寰拉着楚笙歌点开界面,系统要求双方协商选择婚姻期限,可选择1年到100年不同的期限,并且显示出一行红色的说明:“由于办理婚姻延续的费用较高,请选择你认为最为适合的婚姻期限。”

楚笙歌眨了眨眼睛,对路尘寰说:“要不我们先结1年试试?”

“宝贝儿,你在逗我玩吧?”路尘寰捏着楚笙歌的下巴,被迫她对上他的一双黑眸严肃地说:“先前说好不离婚的,现在选一年,嗯?”

“选个几十年,你以后对我不好呢?就算是去买糖还可以先试吃一下呢。先结1年,试试看呗。”楚笙歌故意调侃。

“我发誓,一辈子都会对你好,宠着你。我们不闹了,赶快注册。”路尘寰搂着楚笙歌的腰,这丫头的想法太可怕了,他巴不得这里有三百年或者五百年的选项,即使生命没那么长,但是看着都觉得安心:“你不是总嫌我浪费吗?你看看一年要多少注册费呢。”

路尘寰点了下选项1年期,系统显示:办理1年期限婚姻登记所需要缴纳的费用——结婚证书工本费2000镑!

楚笙歌顿时傻了眼,2000镑,折成人民币差不多要两万六了。楚笙歌虽然不知道国内办理结婚登记要多少钱,但是她确信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块。这哪里是注册结婚,根本就是打劫呀!这样才是一年,如果选100年要乘以100的话,在这里结个婚要两三百万吗?

“我们还是回去吧。”楚笙歌摇摇头。

“怎么了?”路尘寰慌了神儿,刚才还好好的。

“太贵了。”花几百万注册结婚,以为她是冤大头呀。

“那我们选个便宜的。”路尘寰直接点了100年。

屏幕上呈现出一行字——100年期结婚证的工本费为50便士。

楚笙歌有些不相信,05镑折成人民币才6块钱:“100年不是1年的100倍呀?”

“宝贝儿,你看我们是花2000镑呢还是50便士,反正今天不注册我是不会走的。”别的不说,估计这丫头心疼钱也会选100年。

楚笙歌瘪瘪嘴,移民到这里结婚不就是因为这里不办理离婚嘛。忽然想起在电影里的一段台词,以前大家经常说着玩儿的。楚笙歌看着路尘寰,“从现在开始,你只许疼我一个人。要宠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情都要做到……”

楚笙歌背了一大段词儿,本来是跟路尘寰开玩笑的。没想到路尘寰很认真地举起左手,伸出三根手指:“我发誓,我都会做到。”

楚笙歌愣了一下,一抹调皮的笑染上她的眼角眉梢:“那就选100年吧。”

路尘寰笑着拉起楚笙歌的手,一起点下了100年那个选项。呈现在他们眼前的百年期结婚证书只是一页粉红色卡纸,上面写着:“尊敬的先生、太太:

我不知道我的左手对右手,右腿对左腿,左眼对右眼,右脑对左脑究竟应该享有怎样的权利,究竟应该承担怎样的义务。因为他们本就是一个整体,因彼此的存在而存在,因彼此的快乐而快乐。最后,让这张粉红色的小纸片带去我对你们百年婚姻的美好祝愿!

祝你们幸福!——都柏林首席法官:吉

米里莫。”

楚笙歌觉得两个人既然选择了婚姻,就一定是打算厮守终身白头偕老的。这种对婚姻根深蒂固地理解,使得她从来没有怀疑过路尘寰说他们之所以会选择移民,就是为了拿到这样一张缔结终生盟约的婚书。

出门时,楚笙歌手里捏着那张粉红色的卡纸,还在好奇地翻看着,傻傻地自言自语:“爱尔兰的结婚证书就是一张纸呀,我都结婚了哦。”

刚刚正式升级为楚笙歌老公的路尘寰显然也很激动,奈何楚笙歌低头看着结婚证书,他也没有打扰她,只是垂首吻了吻楚笙歌头顶的发丝:“没错,你已经嫁给我了,期限是100年,我的路太太。”

“这个放一百年会不会风化了呢?”楚笙歌觉得这张薄薄的纸看起来很不经折腾的。

“不会,我会找最好的装裱工匠把它裱起来,然后锁到保险柜里。”路尘寰笑着说。

“我还以为你会说挂在墙上呢。”楚笙歌打趣道。

“墙上要挂婚纱照,这个太珍贵了,要锁起来才行。”路尘寰的样子实在太认真了,根本就不像在开玩笑。

“你不会真的让人把它裱起来吧?”楚笙歌将信将疑。

“为什么不?”路尘寰发动了车子:“先这样带到罗马去,到了那里再找人装裱。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会有点儿忙,因为会有设计师来给你量体裁衣,等礼服和首饰都做好后,我们就拍婚纱照。”

“哦……”楚笙歌听了路尘寰的安排,觉得有些繁琐,不过结婚总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婚纱照也必然是要拍的:“简单一些有个意思就好了,不用太麻烦的。”

“你只要配合他们选选样子就好,不会很麻烦的。”可以娶到楚笙歌他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心中的喜悦,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拿给她。

楚笙歌发现路尘寰固执起来真是无人可以撼动,只好揉揉额角。

回到别墅之后,管家恭敬地站在门口:“先生,李先生来了。夫人,把外套给我就可以了。”

楚笙歌拿着风衣的手僵了一下,好吧……他们已经结婚,叫夫人是没错的,可是怎么好像一下就老了十几岁都不止呢?

好像是有什么人到家里来了,如果是路尘寰的亲戚或者朋友,她作为这里的女主人是应该去应酬一下的。可如果是跟工作相关的,就不是一样了。

楚笙歌想了一下,还是问一下路尘寰意思:“需要我过去吗?”

“见一下吧,不用紧张……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路尘寰挑挑眉,拉着楚笙歌走向客厅。

进到客厅里,楚笙歌皱了下眉,阔大的实木茶几都被摆满了——台面上摆放着英式下午茶才会用到的多层点心架,点心架上有各种口味的蛋糕、三明治和水果塔。旁边确实准备了英式红茶,还有糖罐、奶壶。这些旁边则一字排开七八个碟子,里面是中式的糕点、蜜饯,还有一壶上好的茉莉香片。在茶几的另一边是一个8寸的轻乳酪蛋糕、果盘和几种花式咖啡。虽然说待客不失礼数要体面一些,但也不是这么个做法吧。

再看沙发上坐着的男人,这个男人长了一副好皮囊。即使是坐着,也不难看出是蛮高的。可是他却懒洋洋地靠在沙发里,吊儿郎当的样子让他那身高级成衣店定制的西装掉了好几个档次。

这时女仆端着托盘过来,将托盘里的炖盅放到李一帆面前:“李先生,您的血燕蒸鲜奶。”

路尘寰看了看茶几上的吃食,又看看李一帆:“你是饿死鬼投胎?”

李一帆没搭理路尘寰,而是冲楚笙歌挥挥手:“嗨,美女。”

呃……不是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吗?路尘寰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呢……楚笙歌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寒暄了。

路尘寰对楚笙歌说:“我的朋友李一帆。”

“李先生,您好。”楚笙歌礼貌地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路尘寰拉着楚笙歌坐在旁边的沙发上,一脸严肃地说:“一帆,这是我的妻子,楚笙歌。”

什么?妻子?李一帆吃惊地看着路尘寰:“你什么时候结婚的?”

“刚才。”路尘寰微微勾了下唇角,明显说到这个心情大好。

李一帆在心里咒骂着路尘寰,他要跟楚笙歌结婚,怎么不早透个风呢?如果只是陪在路尘寰身边的女人,他并不在乎自己是个什么形象,她们也没资格评判他。可如果是路尘寰的妻子,就完全不同了,兄弟的妻子是必须要尊重的。

李一帆像是变脸演员一般,一扫刚才没正行的样子,危襟正坐。若论起辈分来,他是应该叫嫂子的,可这个姑娘看起来也就20来岁吧:“小嫂子,你好,我是李一帆。”

他看看茶几上的这些点心饮料,自己脸上都挂不住了。平时总是被路尘寰虐,今天主人不在家,他就玩儿命祸害他家佣人,没想到却遇到这么一出。坐在对面沙发上的路尘寰和楚笙歌穿着优雅的礼服,而自己却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今天这脸是丢到太平洋去了。

“什么大嫂子小嫂子的,我只有一个妻子,好好说话,否则直接把你舌头摘了。”路尘寰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李一帆,倒了一杯红茶加了一块方糖,递给楚笙歌:“喝点儿水。”

李一帆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说实话他跟路尘寰认识二十几年来从没见过他为女人服务过,看来老婆的待遇就是高啊。不过先前裴馨雅还是他未婚妻呢,也没见他这么殷勤。不可以放过任何一个黑路尘寰的机会,毕竟这种机会太珍贵了:“你都结婚了,那小雅怎么办?”

路尘寰的心脏好似骤停了一下,坠得他胸膛都窒息一般得憋闷,他很想拎着领子把李一帆给直接丢出去。因为裴馨雅楚笙歌受了那么多委屈,这个名字对她来说是不小的刺激。他可不想今天让楚笙歌想起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儿。

这个李一帆,真是该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