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92章 嫁了个什么人

第92章 嫁了个什么人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偌大的餐桌上摆了两盘番茄炒蛋,怎么看都有些奇怪。%し不过楚笙歌也没多问,拉开椅子坐下来,反正她也不想吃别的。

“吃饭了。”路尘寰盛了一碗饭放在楚笙歌面前,指指桌上的两盘番茄炒蛋:“尝尝看喜欢哪一盘。”

楚笙歌每一盘都尝了一口味道很好,反正是比她自己煮的好吃。路尘寰让她尝尝看喜欢哪个,她以为会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口味,没想到这两盘菜的味道却非常接近,如果不仔细品味,说是一锅做出来分了两个盘子也差不多。

楚笙歌埋头吃饭,明显一直在吃靠左边盘子里的番茄炒蛋。

“喜欢这盘?”路尘寰忍不住问道。

“嗯。”楚笙歌点点头。

“为什么?”路尘寰刚才自己尝过的,味道应该没什么差别。

“好像要稍微酸一点点吧。”楚笙歌其实也不太确定,因为味道真的很接近:“不过也有可能是我的错觉,只是感觉好吃而已。”

路尘寰仔细尝了一下,好像是稍微偏酸一点儿,可能是他加的糖比厨子做得要少一点。极大的满足感油然而生,路尘寰冲楚笙歌眨了下眼睛:“这个是我做的。”

楚笙歌抬起头望着路尘寰,好像在判断路尘寰说得话是不是真的。路尘寰原来就会煮饭吗?她是真的不记得了。不过他看起来真的不像会煮饭的人呢。

楚笙歌耸耸肩,又摇摇头,表示不相信:“我不信。”

“是真的。”路尘寰给楚笙歌夹着菜:“以后还想吃什么就告诉我,跟厨子学了煮给你吃。”

楚笙歌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两盘番茄炒蛋了,路尘寰一定是跟着厨子一起做的,所以才会是如此接近却略有不同的两盘菜。他不是会煮饭,而是为了她愿意去学着煮,他已经做到这样了,楚笙歌不感动是根本不可能的。她依旧不动声色地吃着饭,可是幸福感却从心底涌向四肢百骸,她就快要被来势汹汹地甜蜜淹没了。

“这个就很好,不用再做其他的了,你那么忙。”路尘寰虽然总是抽时间来陪她,可她知道他是很忙的,每天早上她还在睡觉,他就已经在书房里工作了。

“那可不行,总吃一道菜会腻的。”路尘寰刮了一下楚笙歌的鼻梁:“你看的什么书上不是写——要抓住一个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吗?”

“你是在暗示我要学烹饪吗?”楚笙歌挑挑眉。

“你饭煮得很好,而且我的心也早被你拿去了。现在轮到我了。”路尘寰拨弄着楚笙歌的头发,她的头发虽然长长了不少,但是比从前还是要短一些:“我们明天就去罗马,你去准备一下。不用带衣服,那边已经准备了。”

“好。”楚笙歌点点头。

楚笙歌在卧室里转了一圈,不用带衣服?那还有什么好准备的呢?楚笙歌拿了一只挎包,往里面装了自己的证件、一支笔、记事本,然后是手机和一包纸巾,最后丢了几颗水果糖进去。

路尘寰说明天上午出发,楚笙歌特别查了一下航班,从都柏林到罗马没有直达航班,都要在伦敦中转。其实飞行时间倒是不长,就是转机需要花不少时间,想想就觉得要累死了。

可是到达机场后,楚笙歌觉得自己的担心真是多余的。他们直接走了vip专用通道来到一块机场提供的专用停机坪。

一架波音747飞机停在停机坪上,让楚笙歌意外地是,飞机的主体是白色,机翼和尾翼都是漂亮的银蓝色,而在机翼与尾翼之间,是彩绘的hellokitty卡通图案,kitty穿着粉红色的小裙子挥着手臂特别可爱。

“喜欢吗?”路尘寰搂着楚笙歌的腰,记得她以前喜欢抱着这个玩偶睡觉,不知道现在还喜不喜欢。

“嗯。”楚笙歌笑着点点头,她从小就喜欢hellokitty呢。

“送给你的新婚礼物。”路尘寰带着她走上飞机。

虾米?新婚礼物?难道说这架飞机是送给她的吗?要不要送这么大件的礼物啊……

可以看得出来这架飞机的内部装修下了一番功夫,色彩以活泼的糖果色为主,却又不会显得太喧闹——浅粉色阶梯,柔软的白色长毛地毯,天蓝色的布艺沙发。hellokitty元素恰到好处的点缀其间,可爱却不会让人觉得孩子气。

水晶茶几上摆着漂亮的果盘和整套的骨瓷茶具,茶具上面也印着可爱的hellokitty图案,两个空姐穿着海蓝色的制服,制服外面罩了白色的围裙,胸前印着hellokitty的头像。

路文也跟着上了飞机,刘宇看着他万年不变的面瘫脸上不断变化的表情。其实这个飞机是早先就定好的,私人定制交付时都是裸机,喷漆跟内部装修都是由定制者按照自己的喜好来设计。当时路总将选好的设计方案交给他时,他还以为是拿错了,他又当面确认了一遍才安心。

路文终于知道少爷为什么拒绝让李少爷想搭个顺风飞机了,李少爷看到少爷把飞机弄成这样,怕是要笑得满地打滚了。

楚笙歌喝着香浓的红茶,故意调侃道:“我当时选择跟你交往,肯定是看上了你的钱。”

“怎么这么说?”路尘寰皱了一下眉,她是想起什么了呢?

“我觉得你根本不是我小时候幻想的类型。”楚笙歌用小叉子插了一颗小草莓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汁水瞬间取悦了每一颗味蕾。

路尘寰拉过她捏着叉子的小手,把她咬剩的草半颗莓吃了下去。

楚笙歌的小脸慢慢地涨红了,他这是干什么呀,还有这里还有别人呢。她抬起头四下望了望,除了一个空姐站在最角落的地方,另一个空姐还有路尘寰的保镖和助理都不见了。

“小时候想要嫁给什么样的人,嗯?”路尘寰更加放肆地把楚笙歌抱过来放在腿上。

“小女孩嘛,都做着公主梦,当然是希望嫁给白马王子之类的吧。”楚笙歌觉得自己应该是喜欢那种温柔的男孩子,喜欢穿白色的衣服,笑起来眼睛弯弯的。

路尘寰心中一窒,虽然她失忆了,但还是喜欢王子一样的人。他抑制着心痛,捏了一下她的脸颊:“我就是白马王子,你嫁给我就对了。”

“哪有你这么黑的白马王子。”楚笙歌翻了个白眼,其实路尘寰的皮肤是健康的浅蜜色,既不苍白也不会太黑。

“白马王子嘛,是说他有一匹白马,又没说他也要长得多白才行。”

“就算不白也应该很温柔。”楚笙歌反驳道。

“我觉得自己已经很温柔了……”路尘寰嘴角浮出一抹邪肆的浅笑,咬着楚笙歌的耳朵说:“大不了今天晚上……我再轻点儿……”

“咳咳……”楚笙歌一口茶水还没咽下去,就听到路尘寰这么没正经的话,都快把自己给呛死了。

路尘寰连忙拍着她的背,帮她顺气。楚笙歌想了一下,其实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路尘寰对她确实是很温柔的,可是她知道并不是因为他脾气本来就很好才这样,而是因为他宠着她。如果说一个人对谁都很温柔,对你更温柔很难得;那么,有个人只肯对你好对你温柔,肯定是更珍贵的。

飞机起飞后再豪华的机舱也不会太舒服的,飞行了不到一小时,楚笙歌的头有点儿晕晕的:“你放我下来吧,我头晕。”

“这样靠着会不会好一点儿?”路尘寰依旧抱着她,让她小脑袋靠在自己的手臂上,楚笙歌的在他宽阔的怀里看起来像个孩子一样。

“嗯。”楚笙歌点了下头,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楚笙歌睁开眼睛,她慢慢坐了起来,路尘寰收回手臂时动作有些僵硬,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至少有两个小时,他就这样维持抱着她姿式坐了这么啊。

楚笙歌有些自责,帮路尘寰按摩着肩膀和手臂,低低地说:“你怎么这么傻呢,不会把我放下来呀。”

“怕会吵醒你。”路尘寰吻了吻楚笙歌皱起来的小眉头:“知道你晕机,能睡着会舒服点儿。”

“我会被你宠坏的。”楚笙歌不好意思地笑笑。

“那就最好不过了,别人都受不了我宠出来的宝贝,就不会把你抢走了。”路尘寰享受着舒服的按摩,脸上都是满足的笑。

“我们是不是到了?”楚笙歌发现飞机已经没有在飞行了。

“嗯。”路尘寰点点头。

楚笙歌跟着路尘寰下了飞机,其实她一走出机舱就被接机的排场震惊了一下——一排长长的车队整整齐齐地停在飞机前面,飞机舷梯两侧站在两排穿黑衣戴墨镜的外国人,看起来像是保镖,又有点儿不像。站在这两排人前面的两个人跟这些人有些不同,他们穿的衣服是不同的——

其中一个男人金发碧眼,穿着牛仔裤和一件双排扣的外套,头上戴了一他是男人也有些勉强,他看起来绝对不会超过20岁,顶多算是个大男孩。

另一个男人看起来就要成熟很多,他的头发是深棕色,穿着藏青色的长风衣,一脸肃杀。一口硬邦邦都德语发音跟他的人一模一样:“先生,都已经安排好了,可以出发了。”

路尘寰点点头冲他们介绍到:“这是我太太。”

“夫人您好。”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们好。”

上车后那个金发的男孩向路尘寰汇报着什么事情,由于讲得是意大利语,楚笙歌基本听不懂。那个讲德语的人汇报的事情,她是完全听明白了,一个叫罗勒人在ee管辖的地盘上捣乱,他在向路尘寰请示可不可以把这块石头搬掉。

楚笙歌先前翻译过德文小说,知道在特定的语境下,“搬石头”在德语里是黑帮的一句暗语,是指把对手置于死地……

楚笙歌暗自惊诧——自己究竟是嫁了个什么人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