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94章 惊心动魄的行程

第94章 惊心动魄的行程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查尔斯对自己仿制名画的技术是相当自信的,博物馆会定期对藏品进行保养,那幅真品被换走了这么久都没有被发现,可是怎么就被夫人一下就看出来了呢?

“做这样的赝品应该是很难的,首先要使用跟原作年代尽量接近的画布作画。樂文小說|但颜料经过长时间的氧化颜色和性状会发生变化。在颜色方面,画手可以调出想要的色泽,但是对于经历了太久时间而产生的细微裂纹就有些无能为力了。无论技术多精湛,人工做旧都无法完全还原自然形成裂纹的样子,那些裂纹总是显得更整齐一些。”楚笙歌曾经翻译过一整套关于书画鉴赏的书,为了使翻译尽可能精准,她专门利用一切能拿得出的时间到美院去旁听过相关的课程。

“原来如此……不过您真是太专业了,有多少专家都没看出来呢。”查尔斯扯出一抹得意的笑。

“或许他们已经发现了,只不过没有找回真迹的线索,所以不敢声张。”这里的冰激凌确实非常美味,甜而不腻口感顺滑:“如果我是他们,也会尽可能低调的,使整个氛围尽量松弛一些,这样拿到真迹的人才会放松紧惕,然后在各大交易平台甚至是黑市上安插了足够多的眼线,这样才有机会把画找回来……”

查尔斯不得不叹服,果然是老大的女人,分析起事情来条理清晰,一点儿不输给老大。

查尔斯看了下表:“我们该去餐厅了,老大应该就快到了。”

查尔斯把楚笙歌送到一间餐厅,华丽的巴洛克风格建筑与旁边的大教堂和不远处的万神殿交相辉映。餐厅的入口处有一个装饰着天使雕像的喷水池,混着金粉水流沿着白色雕塑缓缓流下流光溢彩。

餐厅原本的装修色调是优雅的灰色,期间点缀着华贵的金色。此刻的餐厅里却被一束一束的铃兰装点着——水粉、浅蓝、纯白……

长方形的餐桌上摆着一大束长颈香槟玫瑰,楚笙歌一直很喜欢这种玫瑰,不像红玫瑰那样奔放也不像白玫瑰那样单调,浅浅的米色让人觉得很舒服。查尔斯找了张角落里靠窗的桌子坐下,原来老大还挺浪漫,会用鲜花装饰餐厅。

路尘寰从餐厅的入口处走进来,跟在他身后的是365天裹在藏青色风衣里的安德烈。查尔斯实在有些想不通,像安德烈这样刻板无趣的人,怎么可以娶到他太太那样温柔多情的妻子。或者他跟老大一样都属于闷骚型?

路尘寰拉开椅子坐下来,楚笙歌面前的桌子上摊着几份表格,她正认真地填写着。路尘寰随手拿起一张:“要去上学吗?”

“嗯。”楚笙歌点点头:“反正我现在也没别的事情做。”比起上学,楚笙歌其实更想上班,但是如果语言不通的话,找工作应该是挺难的。

路尘寰知道楚笙歌不喜欢待在家里,去上学也很好,她的小脑袋里每天为新鲜的事情忙碌着,应该就没有时间去胡思乱想以前的事情了。

看路尘寰一阵沉默,楚笙歌停下手里的笔:“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喜欢做什么都好。”路尘寰点了几道这里的招牌料理。

楚笙歌也将那些申请表装回档案袋里,侍者将精美的菜品一道一道摆到餐桌上。楚笙歌觉得意大利菜比法国菜要适合她的胃口,这个意大利饺子就很好吃,虽然馅料跟中餐的水饺明显不同,用到了青椒、洋葱、蘑菇和芝士粉,而且外面还淋了浓浓的番茄汁。

“这里的披萨很有名,海鲜意面也非常好吃,你都尝一下。”路尘寰拿了一块披萨卷起来喂到楚笙歌嘴边。

最地道的披萨不但要有丰富的馅料,饼皮一定要非常薄,但是韧性也要足够好,可以将香浓的马苏里拉奶酪和各种食材卷起来吃,无疑是评判成败的标准。楚笙歌以前其实不是很喜欢吃披萨,总觉得饼皮不是很硬就是很干,看来是没吃到地道的披萨,这里做的确实非常很好吃。

楚笙歌吃完一整块披萨,然后想到了一个问题:“我以前是你的助理没错吧?”

“嗯。”路尘寰点点头。

“那个……我应该有工资卡之类的吧?”楚笙歌觉得以自己性格,应该是有些积蓄的,她要上学的话,需要一笔学费。

“当然。”路尘寰点点头。

“那我的银行卡呢?”楚笙歌手边只有一些身份证明、毕业证之类的,并没有银行卡。

“那个跟手机一起掉进海里了。”路尘寰脑袋里紧紧绷住一根弦,他真希望自己会读心术,可以知道楚笙歌在想什么。

“那应该只有回国才能挂失后重新办理了……”楚笙歌觉得超级挫败。

“可以告诉我你想做什么吗?”路尘寰捉住楚笙歌的小手,她的手很漂亮,纤长的指尖上的指甲像是一片片薄薄的粉水晶。

“我上学要交学费呀。”

路尘寰觉得自己的心脏是在坐过山车,还好她只是想交学费,并不是想起了以前的什么事情,路尘寰总觉得记忆这个东西就像是散乱的拼图,如果是乱哄哄地堆在那里,谁也理不清楚。可一旦一片一片被组合起来,那么就会越来越清晰。

“学费的事情不用担心。”路尘寰把楚笙歌的手拉到唇边吻了吻:“你只要准备好考试就可以了,如果不想参加考试,我们可以直接办理入学手续。”

楚笙歌皱着眉,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我会参加考试的。”

“聪明人都会走捷径。”路尘寰捏了捏楚笙歌的脸颊。

楚笙歌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然后丢了一记白眼给路尘寰:“让你失望啦,我偏偏是那种比较笨的人。”在楚笙歌的世界里,只有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东西才是真实可靠的。

“我就是喜欢笨丫头。”路尘寰将楚笙歌抱起来放在腿上:“你是我老婆,无论用我的钱或者人脉,都是天经地义的,懂了吗?”

“可是……最稳定的关系是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上的,我什么都依赖你,这样不对。”

“我们是平等的,我对你的依赖是精神上的,这其实更可怕。或许你可以找到另一个可以提供给你优渥生活的人,但我却找不到另一个你。”路尘寰将楚笙歌扣在怀里:“笙歌,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不能失去你。所以你要好好地陪在我身边,每时每刻。”

楚笙歌低下了头眼眶里泛着微微的湿意,每个女人都喜欢听甜言蜜语,她也不例外。可路尘寰每次说这样的话时,她总能听出一丝沉痛的味道。

“那可不行,我打算明天去这里。”楚笙歌从那一堆表格里抽出一张旅游宣传单,宣传单上印着维苏威火山和一些那不勒斯的著名景点。

“好,我陪你去。”路尘寰漫不经心地看着宣传单。

“我自己去不可以吗?”楚笙歌嘟着小嘴,这个宣传单是针对游客发放的,提供了详细的行程,她觉得自己照着做完全没问题。

“凭什么你自己去玩儿,把我扔在家里?”路尘寰像被玩伴抛弃的小朋友一样抱怨着。

“你要工作呀,哪里像我这么好命有老公养呢?”楚笙歌戳着他的胸膛调侃道。

“工作哪有你重要?”路尘寰将楚笙歌拢在怀里:“况且……老公也需要休闲游玩一下。”

“随便你……”楚笙也是无语了。

书房里极为安静,只有钟摆发出的咔哒咔哒的声音在提醒着房间里的人,此时时间并没有静止。

“说实话吧,夫人自己去都比您陪着去安全。”查尔斯在手里抛着一枚硬币,此刻完全没正行:“夫人的思维很活跃,而且智商绝对140以上,您可以把她培养成顶尖的杀手,或者是策划行动的智库。”

路尘寰挑挑眉,ee的天才杀手,什么时候开始夸赞别人了:“如果她需要做杀手,我要你还有什么用?”

“我只是觉得您在埋没人才,夫人绝对有策划行动的天赋。”

路尘寰嘴上不置可否,心里却是叹服的——一个女孩子能在训练有素的保镖的严密监控下跑了一次又一次,当然是有策划行动天赋。连他都被骗过去了,不是吗?

安德烈硬邦邦的德语在午夜,像是锤子砸在墙上发出的砰砰声:“我觉得拍几个人跟着夫人去那不勒斯,或者由我护送,都要比您陪夫人去要安全得多。”

路尘寰坐在书桌后面,面前是一杯陈酿的红酒,淡淡的酒香弥散在房间里。而他的声线低沉悦耳,比红酒还醇厚醉人:“你们应该好好去准备一下,而不是来改变我的决定。”

“遵命,老大。”查尔斯搞怪地冲路尘寰敬了个童子军军礼,而安德烈则冲路尘寰点下头:“是,先生。”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书房。

那枚硬币在查尔斯的几根手指间来回穿梭,像是有了生命一般:“老大可真够任性的。”

安德烈依旧面无表情:“这就是俗语说的关心则乱。”

“我得多带几个女朋友随行,搞不好这次要出大乱子。”查尔斯耸耸肩。

“你居然也怕出乱子?”安德烈眼中带着几分戏谑。

“我是唯恐天下不乱,毕竟平淡的生活太无趣了,太久不碰女朋友会想念的。”

路尘寰端起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他知道安德烈和查尔斯说的都有道理,但在那个地方,楚笙歌必须每分每秒都在他眼皮子地下他才行。

路尘寰回到卧室时,他的宝贝还在沉睡着。有很多事情他并不想让她知道,所以他只能在暗地里将一切危险的可能性处理掉。那些无法根除的,也只能由他亲自陪在身边保护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