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01章 飞上枝头变凤凰

第101章 飞上枝头变凤凰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板上,地板上铺了厚厚的地毯,所以这样坐着也不会觉得凉。乐—文她看着窗外,细细的一弯月牙,像是在泉水里洗过一样,非常的亮。

路尘寰从浴室出来,看着到楚笙歌落寞的背影,忽然觉得很心疼。几步走过去,将她从地板上抱起来放到沙发上。灼热的手掌握住她有些发凉的小脚:“在想什么?”从吃完晚餐楚笙歌就有心事,变得特别沉默。

她在想什么呢?其实她什么都没想,脑袋里一片空白,完全是在发呆着,楚笙歌只是无力地摇摇头。

“是不是担心婚礼的事情?”好像晚餐时也就说了这件事情:“婚礼你想怎么办都可以,不喜欢在教堂,去酒店或者海岛或者别的国家,不管什么地方,只要你喜欢都可以……”

楚笙歌其实并不想办婚礼,因为她都不知道要请什么人观礼。她以前一定有朋友或者同学什么的,可是她都记不起来了。就算记得起来,邀让人家这么远到意大利参加她的婚礼,怎么说都不合适。还有就是妈妈,她的婚礼妈妈一定会来参加,可是她知道在周家很多事妈妈也坐不了主,来意大利恐怕也不是很方便。她现在都想不起来自己去爱尔兰妈妈知不知道,她觉得按照自己一贯的处世态度,这件事情她应该是跟妈妈讲过的。所以她是想什么时候恢复记忆再回国,跟路尘寰去看妈妈。

虽然婚礼对她来说的是无关紧要的,但路尘寰应该在这里应该有不少亲戚朋友,不办婚礼的话肯定不行。

“婚礼的事情……你都做主就好了……我没什么想法和意见,只要你觉得好就可以了。”楚笙歌小声说。

“为什么不开心?”对于楚笙歌的话,路尘寰一点儿毛病都挑不出来,可是怎么就觉得这么别扭呢?路尘寰吻着楚笙歌头顶的发丝:“宝贝,怎么了?不想跟我办婚礼?”

“不是的,我在这里也没什么亲戚朋友,所以都按照你的意思做就可以了。”楚笙歌像是一只可爱的小动物,柔顺地窝在路尘寰怀里。

路尘寰的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攥住,窒息的感觉让他全身都疼痛着。是的,在这里她什么都没有,连从前的记忆都没有了,她现在只有他了。他知道楚笙歌如果没失忆的话,会请谁来观礼,可是他不能让她跟那些人见面的。如果那些人唤醒了楚笙歌的记忆,她不但不会跟他举行婚礼,还会跑掉的。这太可怕了,他不能冒这个险。亏欠她的东西无法弥补,他只能给她很多很多爱来补偿。

“不想办婚礼也没关系。”路尘寰用手指抚摸着楚笙歌瓷白的脸颊,像是摩挲一件艺术品:“对我来说,让你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对楚笙歌来说,有路尘寰这句话就已经足够。她从来就不是任性的人:“我没说不办婚礼啊,再说……小时候爸爸妈妈带我去参加婚礼,看着新娘穿着像云朵一样的婚纱从红毯上走过,就很羡慕……我是说婚礼的事情不要问我怎么做,我没结过婚,也没什么经验……”

“你这么说好像我很有经验一样。”路尘寰白了楚笙歌一眼:“我也没结过婚好不好……”

“呃……”楚笙歌吐吐舌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逗你,婚礼的事情我会看着办,不用你操心。”路尘寰顺着楚笙歌的头发:“摄影师明天过来给我们拍婚纱照,妈妈说你需要睡个美容觉。现在我们睡觉,行吗?”

“哦……”楚笙歌点点头:“顶着熊猫眼拍婚纱照确实不行,我要去睡觉了。那你看着我睡吧。”

“我为什么看着你睡?我不是也应该睡什么美容觉么?”

“你丑一点儿会显得我更漂亮呀。”楚笙歌俏皮地笑笑。

路尘寰点点头,“我看着你睡,明天你就跟一只熊猫拍婚纱照吧。”

“好呀。”

“坏丫头,我该惩罚你一整晚都不许睡。”

“我真的要睡觉了。”楚笙歌跑到床边,拉开被子钻了进去。

婚纱照整整拍了一天,虽然只是换换衣服摆摆动作,可是楚笙歌觉得比怕山还累呢。拍完婚纱照的第二天,她睡到下午两点才醒过来。

睡饱后楚笙歌觉得自己终于满血复活了,既然都来了佛罗伦萨这个艺术之都,要出去逛逛才好,每天窝在家里可不行。

楚笙歌换了出门的衣服——简单荷叶边雪纺衬衫,搭着卡其色的铅笔裤,一双白色的平底鞋,看起来清清爽爽的。本来是想穿牛仔t恤和球鞋的,可是那样跟衣冠楚楚的路尘寰站在一起,估计就是柴火妞的造型。

“我带你去廊桥看看,那里有一些做饰品老作坊。每家都各显其能的制设计出各式各样精美饰品,每一件作品都是纯手工制造,以艺术表现力著称。”白玲珑真是打心底喜欢这个儿媳妇,觉得她跟自己的喜好还是蛮接近的,应该是喜欢的东西不是在于材质有多珍贵,而一定要别致。

“好。”楚笙歌点点头。

白玲珑带楚笙歌来的地方确实非常特别,这里的首饰大多是一些彩色宝石的镶嵌品,最主要的是每个作坊都有自己的设计师和手艺精湛的师傅,每件首饰几乎都是孤品。

“看到喜欢的就多选几件,我们难得一起出来。”白玲珑觉得楚笙歌确实很特别,如果是一般的女孩子,看到这些闪闪发光的珠宝首饰,估计都把持不住了。有些东西楚笙歌应该也很喜欢,但是她的眼睛最多只是欣赏,并没有那种想要据为己有的情绪。

“老婆喜欢什么赶快下手,今天我们好好敲皇后娘娘一笔钱。”路尘寰难得开起了玩笑。

“没有特别喜欢的。”楚笙歌摇摇头,首饰和衣服一样,无论多好看,只有适合自己才最重要。

“不喜欢我们也买,拿回去送人呗。”路尘寰笑着说。

“哪有这种说法。”楚笙歌头上一排黑线。

“你这破孩子一边去,别在这儿捣乱。”白玲珑亲自帮楚笙歌挑了几件:“笙歌看看这几个喜欢喜欢。”

“你们慢慢挑,我出去抽根烟。”路尘寰一直不喜欢逛街,如果让他细细挑选,还不如全部买回去来的便利。

这间店铺很大,她们转到全是各种样式胸针的柜台停下来,楚笙歌指着一盘蛋白石的胸针说:“请给我看下这个。”

店员将一整盘胸针都端出来:“您说的哪个?”

楚笙歌从黑天鹅绒的底托上取下一枚铃兰造型的胸针,忽然有人从她手中把胸针抢了过去:“这个我要了。”

楚笙歌被对方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白玲珑皱了下眉,抢走楚笙歌手上拿着胸针的女人一副趾高气扬的神情。她身上穿着一线大牌的洋装,脖子上戴着沉甸甸的宝石项链。看起来是挺有钱的。不过一个女人只会用钱来装点自己是没用的,很多美好的东西用钱是买不到的,比如说品性、气质和修养。

楚笙歌依旧愣在那里,倒不是被吓坏了,而是觉得抢走她胸针的人,好像在哪里见过,她很努力的想,也想不起来。

“这位女士,这个是我们先选的。”白玲珑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周嘉惠瞥了一眼楚笙歌,真是冤家路窄呀,没想到在意大利都能遇到这个扫把星。她这是什么表情,以前见到她像是避猫鼠一样的死丫头今天倒是不怕她了?因为有了靠山?

楚笙歌不是喜欢多事的人,拉了拉白玲珑的衣袖:“算了,妈妈。我再看看别的。”

周嘉惠看看楚笙歌又看看白玲珑,这个死丫头叫这个女人妈妈呢?这是几个什么呀?不过由于是逛街,楚笙歌和白玲珑的衣着都不华丽。周嘉惠直接将楚笙歌面前的一整盘胸针都端起来:“这些我都要了。如果你有钱也可以全买下来,我就让给你。”

楚笙歌更加疑惑了,这个女人明显是在找茬吧。难道她们以前不仅认识,还有什么仇怨?

“你,马上给我从这里出去!”白玲珑将楚笙歌护在身后,指着周嘉惠,语气也相当不客气。

“凭什么呀?”周嘉惠两手叉着腰,像个双耳水罐。

“这家店包括整个市场都跟我的姓。”白家在意大利的珠宝行业绝对是坐头把交椅,所有知名品牌或者高品质的工作室都囊括在她的集团名下。更何况佛罗伦萨是白家祖辈从黑道洗白的根据地,这里从事珠宝业的人,几乎都是在为白家打工。

周嘉惠吃了一惊,这个珠宝市场是这个女人的呀。别人认干爹楚笙歌是认干妈,所以现在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保镖听到白玲珑话,马上走过来让周嘉惠离开。路尘寰看到原本站在门口的保镖进了店铺,他也走了进来。与此同时正在店铺另一边选项链的李璇听到周嘉惠似乎是在跟人吵架,也走了过来。

周嘉惠看到李璇过来,马上得意起来。楚笙歌你现在不是变厉害了吗,想赶我走,那就连你亲妈一起赶走。她几步走到李璇旁边,撒娇似的挽住李璇的胳膊:“璇姨,她要把我赶出去呢。”

“做生意和气生财嘛,再怎么说我们也是店里的客人。”李璇自然知道周嘉惠的脾气,连忙打着圆场。

白玲珑的脾气也上来了,在她的地盘上,自然是谁说什么都不中用的:“你们的生意我不做了,自然也算不上是客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