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02章 求之不得的要求

第102章 求之不得的要求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听到李璇的声音,猛地抬起头来:“妈妈!”

白玲珑起初以为她是在叫自己,可看到楚笙歌的眼睛是望着李璇的。而李璇也十分意外:“笙歌……你怎么在意大利呀?”

“我……”楚笙歌脑子里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浆糊,有好多话要告诉妈妈,可竟不知从何说起了。

路尘寰马上走过来,现在这个气氛真是有够糟糕。虽然路尘寰对李璇一点儿好感都没有,他真是为楚笙歌有这样的母亲感到寒心。楚笙歌为了帮她还债,将整个人都搭进去了。他知道楚笙歌怕被母亲发现失忆,都不敢给李璇打电话。可是楚笙歌将新的手机号告诉李璇已经半年多了,她连一通电话都没打给过楚笙歌……他实在想不出,一个母亲大半年没见到自己的女儿,连个电话都不打,此时在异国他乡相遇,她是怎么有脸问出,你怎么也在这里之类的话。

再是看不惯李璇这样对待楚笙歌,她毕竟是楚笙歌的母亲,是楚笙歌愿意牺牲自己来保全的人,所以该给的面子,他是一定会给的。路尘寰对母亲介绍到:“这是笙歌的妈妈,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一下,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

周嘉惠看到路尘寰,像是被人点住了穴道,步子都迈不动了。以前她就听说裴馨雅是路家内定的儿媳妇,裴馨雅也跟路尘寰出双入对地出席了不少宴会,可是后来裴馨雅却跟路家二少路志翔订婚了。

想要在豪门里游刃有余地过活,最不能缺少的素质就是见怪不怪。好奇归好奇,江城待嫁闺中的淑媛才不会再关心路家二少的未婚妻。令她们疯狂的是,路尘寰已经是江城最炙手可热的黄金单身汉了。周嘉惠也幻想过可以成为路家的大少奶奶,周家与路家虽然在门第上差了一些,但在江城也算是有头有脸的,至少在家境这一点她是完胜楚笙歌的——她是周家的大小姐,楚笙歌呢?她楚家的大小姐,可惜楚家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呢?她必须要尽快搞明白楚笙歌和路尘寰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白玲珑揉揉自己的额角,面前这个妇人是楚笙歌的母亲,那跟楚笙歌抢胸针的人又是谁呢?看样子楚笙歌似乎是不认识她的。虽然不知道这个关系究竟有多复杂,但白玲珑应付这样的小状况还是游刃有余的。

白玲珑忽略了周嘉惠,笑着对李璇说:“还请移步到寒舍,很多事情我还想跟您商量呢。”

李璇是个通透的人,看路尘寰与女儿的亲密地样子,她也猜到了几分。路家在江城的地位如何不必多说,单是有了路尘寰这个女婿,以后在江城也没人敢唐突她的:“那就叨扰了。”

几个人走出首饰市场,李璇本来想安排司机先送周嘉惠回酒店的,可是周嘉惠说不想一个人回酒店,要跟着李璇。

路尘寰不想楚笙歌跟周嘉惠待在一起,生怕周嘉惠说出什么话,刺激到楚笙歌的记忆,他拉开车门对李璇说:“您跟我母亲坐这辆车吧。”

周嘉惠跟着李璇上了白玲珑的车,路尘寰带着楚笙歌上了后面一辆车。路尘寰摸摸楚笙歌苍白的脸颊:“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有点儿头疼。”楚笙歌将头靠在路尘寰坚实的肩膀上。

“那就好好休息一下,接下来的事情我来处理。”路尘寰握着楚笙歌有些发凉的手摩挲着。

“我……”楚笙歌有些为难地说:“不告诉妈妈我失忆了,好不好?”楚笙歌知道这样不太对,但是她真的不想妈妈担心她。不过这样对路尘寰是最不公平的,他这么小心翼翼地照顾着失忆的她,却不能让人知道……路尘寰会生气吧?

“好,你想怎么做都可以。”对路尘寰来说,楚笙歌绝对是提了一个他求之不得的要求,如果楚笙歌要隐瞒失忆的事情,很多事情就会由他来跟李璇谈,楚笙歌也会尽量少跟妈妈接触的,这样无疑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不会有人刺激到她脆弱的神经。

“跟妈妈在一起的那个女孩,我是不是以前认识她呢?”楚笙歌得先弄明白那个女孩是谁,要不然想要在妈妈面前装作没失忆,是不太可能的。

“她是周家的女儿。”路尘寰搂住楚笙歌:“你妈妈再婚了,你不记得了吗?”

“我知道的。”楚笙歌点点头:“可是那个女孩我不记得了。”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不记得就不记得吧。”路尘寰安慰着楚笙歌。

“她叫什么名字呀?我跟的她的关系不好,对不对?”楚笙歌想得脑仁儿疼,就是想不起来她跟周嘉惠以前的事情,不过从刚才周嘉惠的表现来看,她们一定相处得很糟。

“她叫周嘉惠,你们的关系不太好。”路尘寰帮楚笙歌按摩着头:“头还疼吗?”

“嗯……”楚笙歌点点头。

“你就不要乱想了,全部都交给我来处理好不好?这样不行,你不想当着妈妈的面晕倒,然后被送去医院吧?”路尘寰有些担心地说。

“我知道,不会再想了。”楚笙歌努力地清空着自己的头脑,她真不能在妈妈面前晕倒的,那样会吓到妈妈的。

“乖。”路尘寰满意地点点头。

知道白玲珑是路尘寰的母亲,周嘉惠还真是吃惊不小的,难道路家的夫人不是路尘寰的亲生母亲,这一位才是吗?那么……她是路老爷养在国外的外室?一个外室居然有那么大一个经营珠宝生意的市场?那路家的财力真是可见一斑了。

车子驶入庄园里,周嘉惠看着矗立在山下的城堡不由得惊叹,这也太夸张了吧,住在古堡里呀。李璇也有些意外,她也觉得路尘寰的生母一定是路震的外室,可是这座庄园实在太宏伟了,与路家在江城的祖宅也相差不多。由此看来,路震一定是相当看重路尘寰的生母的。

白玲珑很客气地将李璇请到会客室里:“先失陪一下,我去换件衣服。”

“好,您请自便。”李璇笑着点点头。

白玲珑离开后,房间里只剩下路尘寰、楚笙歌、李璇和周嘉惠。楚笙歌安静地坐在李璇旁边。

路尘寰拿起茶壶给李璇倒了一杯茶,开口道:“阿姨,请喝茶。”

“好。”

“虽然婚礼还在筹备着,但是我跟笙歌已经在爱尔兰注册结婚了,所以我应该改口叫您妈妈了。”路尘寰故意说:“笙歌有跟您说过吧?”路尘寰知道楚笙歌一定没有跟李璇提过这件事情,但他都这样问了,李璇绝对不会傻到说——楚笙歌没有跟她说过。那样的话,会显得她这个母亲太不负责任的,女儿结婚了,她却不知道,这种事情实在太不应该了。

“哦……说过的。”李璇在上流社会的圈子里应酬了这么多年,怎样与人寒暄还是会把握的。

楚笙歌听到李璇这样回答,反而信以为真了。看来移民到爱尔兰,跟路尘寰注册的事情,她是告诉过妈妈的。

周嘉惠已经有些坐不住了,短短几个小时,她都要惊掉下巴了——路尘寰居然跟楚笙歌注册结婚了,这条消息要是在江城一爆料,绝对能炸开锅的。不管别人怎样,她的脑袋里已然是炸开了。她一直都认为路尘寰只是跟楚笙歌玩玩儿的,豪门婚姻哪有不跟利益挂钩的呢?她楚笙歌一无所有,凭什么嫁给路尘寰?只要想到这个问题,周嘉惠就恨得牙根痒痒。一个被他们从影园赶出去的扫把星,居然嫁给了她倾慕男人,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狗血的事情呢。路尘寰究竟是看上她哪一点……

“不好意思,让亲家久等了。”白玲珑款步走进会客厅,坐在沙发上:“婚礼的日子定在了下月10号,也就剩半个月了,你要是没什么急事就留下来。筹备婚礼事情多,你也帮我拿拿主意。关键是也就剩两周了,省得你来回地坐国际航班,怪累的。”

“本来是预计下周回去的,既然如此,我就多留一周。”李璇笑着说:“结婚是大事,你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我给你打打下手帮衬一下是应该的。”

周嘉惠可不想楚笙歌的婚礼这么顺遂:“璇姨,我可不能留那么久的,我还要去日本学插花呢。”即使不能阻止楚笙歌嫁给路尘寰,母亲不能参加她的婚礼,起码也很堵心吧。

“那你先回去……”李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周嘉惠打断了。

“我怎么可以一个人回去呢?爸爸也不会放心的……”周嘉惠有些意外,自从嫁进周家,李璇总是处处顺着她的。无论她与楚笙歌有什么摩擦,李璇从来都是向着她的。

“我会跟老爷说的,让他派人来接你。”李璇确定,能与路家攀上这样一层关系,周锐必然十分高兴,无论她说什么都是千妥万妥的。

“亲家也不必麻烦了,我家拙手笨脚的下人倒是不少,找两个靠得住的送这位小姐回国,还是没问题的。”白玲珑从一开始就看不惯周嘉惠,现在更是将她看低了几分——一边是女儿结婚,一边是她学插花,用脚趾头都分得清孰轻孰重。这个女人简直是蠢钝还是被惯出了公主病。

如果是路家的人送周嘉惠回去,她在周家也会很有面子的。李璇满是感激地说:“那就有劳了。”

“都是一家人嘛,亲家太客气了。”白玲珑巴不得马上把碍眼的周嘉惠打发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