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04章 灰姑娘的水晶鞋

第104章 灰姑娘的水晶鞋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李璇跟周锐说了要在佛罗伦萨帮女儿筹备婚礼,不出预料,周锐知道结婚对象是路尘寰十分高兴。当即表示不用送周嘉惠回来,让周嘉惠也为婚礼帮帮忙,并且说婚礼他也会出席的。

对于楚笙歌来说,她从来不喜欢处理这些繁琐的事情,尤其还要时不时与周嘉惠碰面。路尘寰借口公司有事情要处理,带着楚笙歌回了罗马。

楚笙歌明显更喜欢在罗马的生活——每天上午去学意大利语,下午看书学习准备秋季入学考试。晚上的时候都会跟妈妈通电话,妈妈跟她讨论一些婚礼的事情。

时间过得飞快,精心准备的婚礼转瞬即到。

楚笙歌在化妆间里,好几个造型师分工合作给她打点着新娘妆——楚笙歌的头发现在已经长得很长了,长发被绾成优雅的发髻。珍珠镶嵌碎钻的发饰一颗一颗地点缀在发髻周围。只留下两绺柔顺的头发从耳后落下来,用卷发棒做出完美的弧度,配合空气感十足的刘海,这个发型使她看起来典雅又可爱。长长的头纱从头顶垂下来,用玫瑰花朵造型的发卡固定住。

楚笙歌的婚纱是由米兰最著名的设计师度身定制的,光是上面那些流光溢彩的珍珠和碎钻,就是由5个高级裁缝师傅花了200个小时手工钉制的,可以说婚纱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经过再三打磨的。

路尘寰推开化妆间的门,一眼就瞧见楚笙歌安静地坐在那里。她的侧脸在晨曦中笼着一层朦胧的光,像是幻境中的精灵公主。白色的头纱,白色的蕾丝手套,白色的钻石婚纱。她今天化了淡妆,橘粉色的腮红,珊瑚色的嘴唇,纤长的睫毛覆盖着美丽的大眼睛……路尘寰站在门口失了神,定定地站住了。

“少奶奶,您的鞋。”女仆双手捧着一只精致的鞋盒,盒子的盖子已经打开了,一双童话故事里才会有的水晶鞋躺在盒子里。

女仆半蹲在楚笙歌面前,刚要帮她换上水晶鞋,路尘寰疾步走过来:“我来。”

楚笙歌抬起头,看到路尘寰穿着华丽的黑色礼服,一步一步地走向她。由于是仰望着他,路尘寰此时看起来高大威严,一双深邃的眼眸里承载着浓得化不开的柔情。楚笙歌此刻眼里满满都是他挺拔的身影和俊逸出尘的容颜。这个宛若天神的男子,是她的丈夫,想到他们会相互扶持着走完一生,楚笙歌心中觉得无比踏实。

路尘寰俯下身,从女仆手中接过水晶鞋穿在楚笙歌的脚上。纤细白皙的脚踝,优美的足弓,穿上这双闪闪发光的水晶鞋,她的小脚漂亮得像是艺术品。

路尘寰直起身体,用双手扶着楚笙歌的肩膀,轻柔的吻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终于娶到你了。”

“怎么是终于呀?”楚笙歌眨眨眼睛,她怎么觉得路尘寰的感慨竟然有几分历尽磨难的意味呢:“我以前很难追吗?”

“嗯。”路尘寰郑重地点点头,“倔强又任性还喜欢到处乱跑……我都要被你折磨得疯掉了。”路尘寰觉得他说的都是实话。

“不可能……”楚笙歌不相信地摇摇头。

路尘寰怕她又要乱想,笑着捏了下她的鼻尖儿:“我的笙歌一直都是最好的。”

“新郎怎么可以在这里呢?快出去了……”不知道路尘寰家的什么亲戚冲进化妆间。

周嘉年陪着周锐从机场赶往教堂,路尘寰曾经对他说过的,楚笙歌是他用500万买来的玩物。路尘寰可以说出这样狠绝的话,一定不是真心爱着楚笙歌的。楚笙歌那么聪颖,不会看不透路尘寰的用心。所以,他不相信楚笙歌会心甘情愿地嫁给路尘寰,他来这里就是要证实这点的。如果楚笙歌是被迫的,他会带着她走的。楚笙歌落到路尘寰手里,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世界上庄严雄伟的教堂很多,但很少有教堂能如此妩媚。百花圣母大教堂仿造罗马万神殿设计了圆顶,使用白、红、绿三色花岗岩贴面的美丽教堂将文艺复兴时代所推崇的古典、优雅、自由诠释得淋漓尽致,是古典艺术与美学的完美结合。蓝天白云,午后的阳光散落在教堂和前面的广场上,像是一幅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般沉静美丽。

虽然这座教堂是佛罗伦萨的重要旅游景点,但是在一公里之外都被安保人员层层封锁着。

下午一点整婚礼正式开始,优美的钢琴声回荡在宏伟的教堂里。宾客们按照亲疏关系整齐地坐在那里观礼,不得不说路尘寰的号召力实在是强大,连楚家几门久不往来的亲戚也削尖了脑袋,千求万求地从李璇那里求了一张请柬,不远万里地赶来参加婚礼。

唱诗班缓缓入场后,琴声转而变得神圣庄严起来,除了悠扬的歌声,教堂里格外肃穆。

身着礼服的路尘寰已经步入鲜花穹顶之下的神坛上,站在神父面前。

教堂的两扇大门缓缓开启,人们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门外是灿烂的阳光,而比阳光更加明媚动人的是披着雪白嫁衣的楚笙歌。她虽然整个人笼罩在轻柔的头纱里,但是人们还是可以隐约看到她精致的容颜,她的脸上带着新娘独有的娇羞和甜美。

楚笙歌慢慢地走上红毯,两对花童拖着她华丽的婚纱拖尾。路尘寰看着她向他走来,早早伸出手,等着她走过来将小手放进他的大掌里。

路尘寰和楚笙歌比肩站在神父面前,婚礼进行曲终了,神父对路尘寰说:“路尘寰先生,你愿意楚笙歌小姐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都爱她、尊重她、接纳她,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吗?”

“我愿意。”路尘寰郑重地回答。

神父又对楚笙歌说:“楚笙歌小姐,你愿意路尘寰先生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他、尊重他、接纳他,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吗?”

“我愿意。”楚笙歌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足够坚定。

周嘉年以为他可以承受住这样的打击的,可是他似乎有些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楚笙歌说出的这三个字像是三枚子弹一样,砰砰砰地射进了周嘉年的心里,使他痛不欲生。

“我以圣父圣子圣灵之名,给你们象征忠贞爱情的信物。”神父将婚戒交给伴郎:“请给对方左手的无名指戴上戒指。”

“我宣布你们正式结为夫妇,上帝将你们结合在一起。我见证你们发誓爱着对方,现在,新郎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路尘寰掀起罩在楚笙歌面前的头纱,用手扶着她纤细的腰,俯身吻上她像草莓布丁一样香甜的唇瓣。

教堂里掌声雷动,轻快的琴声再次响起。

宾客们纷纷与一对新人合影留念,周嘉年默默地伫立在角落里,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楚笙歌。她乖巧地挽着路尘寰的手臂,嘴角始终是微微上扬的,脸上的笑容快乐幸福,没有一丝一毫的勉强。

周嘉年的双腿像是灌了铅,每一步都沉重无比,可是他还是走到楚笙歌面前。可以离她近一点,听一听她的声音也是好的。

路尘寰皱了一下眉,这个周嘉年想做什么?

“笙歌。”周嘉年轻声唤着楚笙歌的名字,他有多久没见过楚笙歌了,可是她的名字却不知道在他心里呼唤过多少遍,脱口而出的熟稔。虽然他一句祝福的话也不想说,可还是勉强地说:“恭喜。”

楚笙歌冲周嘉年笑了一下:“谢谢。”

周嘉年觉得自己是石化了,在他的记忆里,楚笙歌从来没有对他这样笑过,虽然是很客气的寒暄,却没有戒备也没有怨尤,没有敷衍更没有克制。这样的楚笙歌与他初次看到站在舞台中央跳芭蕾舞的楚笙歌完全重合在一起,那时的她纯粹快乐,还没有被晦暗与痛苦沾染过。

“新娘呢?请新娘过来抛捧花了……”司仪满场寻找着今天的女主角。

“我们过去吧。”路尘寰揽着楚笙歌的腰,带着她往那边走去。

看着那道被婚纱包裹的窈窕背影,周嘉年意识到他与楚笙歌的距离越来越远,似乎是隔了几万光年。他们从来没有靠近过,此刻却离得更远了。他们今生注定是错过,但是心中的扼腕叹息一分都不会少。周嘉年回想着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总以为一步近似一步在逼近着与楚笙歌的距离。现在才明白,这样的一条路只会越走越远。

这里恐怕没有人知道,他来是想带走楚笙歌的。可是看到她幸福的笑容,他感受到的只有尘埃落定的绝望。

抛完捧花后楚笙歌和路尘寰乘车返回庄园,今天的晚宴也是在庄园里举行。楚笙歌踢掉脚上的水晶鞋,踩在卧室柔软的地毯上。水晶鞋漂亮是很漂亮,但是穿起来真是很累人。当然,除了鞋子累人,身上的钻石婚纱也不轻松,沉甸甸地缀在身上,她都要走不动了。

路尘寰刚跟管家交代了几句,让人给楚笙歌送点心和茶上来。转身进门,就看到楚笙歌瘫坐在那里,美轮美奂地婚纱散在沙发上,她像是坐在云朵上的小仙子一样。

“累了?”路尘寰俯身吻了吻楚笙歌的脸颊。

“我可不可以把婚纱脱下来呢?”楚笙歌不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活动,这个衣服能不能脱掉。

“嗯。”路尘寰帮楚笙歌拉开身后的隐形拉链,然后将穿着薄薄的衬裙的楚笙歌从昂贵的婚纱里抱了出来放在床上。

楚笙歌搂着路尘寰的脖子,看看那件被主人遗弃在沙发上的婚纱:“我像不像皮壳而出的小鸟?”

“那可不行,小鸟会飞走的。”路尘寰找了一件真丝睡袍给楚笙歌穿上。

楚笙歌怕头发弄乱掉,只能趴在床上,路尘寰侧身躺在她身边,健硕的手臂圈着她小小的身体。

楚笙歌将脸传过来对着路尘寰:“你会弹钢琴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