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09章 非要惹他发飙不可

第109章 非要惹他发飙不可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查尔斯和安德烈坐在车子里,夜风从车窗穿过,拂动着查尔斯略长的头发。?两个人百无聊赖地坐着,透过咖啡馆的玻璃窗看着路尘寰和楚笙歌吃着东西。

查尔斯和安德烈是ee的顶尖杀手,所以他们是不抽烟也不喝酒的,因为有这些习惯在身上会留下一些气味。而作为最优秀的杀手,应该像是空气一样的存在着,在出手之前不被对方察觉到,是最基本的原则。

“你的近身搏击已经退化到了什么地步,对付几个小流氓都需要动枪了?”安德烈揶揄着查尔斯。

查尔斯想了下一下,他刚才遇到的那几个人虽然不成器,但也不不太像一般的小流氓:“我擅长做狙击手还有跟女朋友约会,近身搏击是你的范畴。不过那几个必须要找到……”见过他拔枪的人,不能留活口这是规矩。

很快派出去的人就传回了消息,查尔斯看着简讯耸耸肩:“我说怎么不好对付,原来是老朋友的人。”

安德烈挑了下眉毛,严苛的脸更严肃了几分:“你是说……马里诺兄弟?”

“bingo!”查尔斯眼中闪过一丝雀跃,他是不是可以请示一下老大,把装在马里诺兄弟庄园里的女朋友唤醒了呢?不过眼下他还是要先把那几个小喽喽收拾掉。

“他们是冲着夫人来的吗?”安德烈不由得想到了最坏的情况,就是马里诺兄弟已经盯上了楚笙歌。如果真是这样,以后夫人出门真的就要非常地小心了。

“应该只是巧合,他们不知道遇到的是夫人。”查尔斯将刚才的所有细节回忆了一遍,如果对方知道遇到的是ee首领的妻子,绝对会第一时间将楚笙歌掳走藏起来当做人质来跟他们谈条件,无论如何也不会在那个小巷子里耽搁太久的。

安德烈的眼睛眯了一下,杀手特有的敏锐感觉使他感到空气中渐渐聚集起来的杀气,几辆车子正在往他们这边靠近着:“是冲你来的,还是冲先生来的?”

查尔斯仔细观察着向他们靠拢的车子和人,他在一辆车里看到了刚才为首的那个粗壮的男人。这几个人无论如何也不能留,因为他们不但见过他,主要见过夫人:“灰色suv里的那个有纹身的男人,还有后面跟着的那辆蓝色野车里的三个男人,都不能漏掉。”那个被他用枪打伤了膝盖的男人应该是出不来了,如果知道他们是peccato的人,刚才就该一枪命中心脏,省的一会儿处理完这几个还要去找那一个。

“通知先生先不要出来,我们把他们引开。”安德烈冲腰间拔出一直乌亮的伯莱塔92f。

“好。”两人正在观察周遭的情况时却忽略了咖啡馆里的路尘寰和楚笙歌,查尔斯拿出手机往咖啡馆那边看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出来了:“真见鬼!”

路尘寰一走出咖啡馆,就感到危险在一点点地推进,他紧紧地揽住楚笙歌,将她的小脑袋按在胸前,另一只手已经从腰间摸出了枪:“别乱动,跟我走!”

“怎么了?”楚笙歌的身体不由得僵了一下,他们之间很默契,即使她并不能完全感受到此时危险的讯息,但是她知道必须要按照路尘寰说的做。

“不要让他们看到你的脸。”用手臂紧紧地圈着楚笙歌小小的身体。

楚笙歌打了个哆嗦,难道刚才找他们麻烦的人又追来了?是了,他们当中有个人被打了一枪,他们召集了更多的人来寻仇?

感受到楚笙歌的紧张,路尘寰垂首吻着楚笙歌的头发:“不用担心,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周围的气氛越来越滞重,似乎在一个巨大的气泡里灌满了胶水,连呼吸都要被禁锢住了。路尘寰犀利的目光扫过几辆可疑的车子,像是锋利的剑将这个巨大气泡豁开一道扣子,空气开始慢慢地流动起来。护着楚笙歌坐进停在车位上的车子,路尘寰打了一下方向盘,一个漂亮的甩尾,车子上了路。

查尔斯和安德烈两个人刚才在紧张地警戒着,看到路尘寰带着楚笙歌顺利地上了车,才打电话过来:“老大,他们是peccato的人,您带夫人先走,我和安德烈善后。”

可能是刚才那个人发现了楚笙歌,一辆车子越过查尔斯和安德烈的车子,紧靠上路尘寰的车。

“该死的!”他的车上坐着楚笙歌,本来不想理他们的,可是居然靠拢过来,这是非要惹他发飙不可吗?

几辆车子以一种奇怪的队形驶出了市区,出了市区就不会这么太安静了,路尘寰握枪的手轻轻将楚笙歌的头压低到合适的位置:“乖,别动。”

对方已经完全按耐不住了,砰砰砰几声枪响,子弹打在车身上击起几道火星。

“啊……”楚笙歌惊呼一声。

“宝贝,怎么了?”路尘寰知道楚笙歌应该没有被打到,但还是由于太担心而静不下来。

“没有。”楚笙歌知道她现在安安静静的,才是对路尘寰才是最好的。所以再有子弹射过来时,无论有多吓人,她都死死忍着,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不行的,他知道楚笙歌现在一定特别害怕,她的同学只是看到开了一枪,就吓晕过去。而现在他们简直像是在拍电影一样,不但枪击而且还在飙着车,旁边那辆车子故意剐蹭着他的车……

路尘寰从后视镜里观察着旁边别着他的车子,一手扶着方向盘,瞄准了那辆车子的轮胎,在急转弯的时候,一枪打爆了车胎。那辆车子马上失去了控制,直接往路边的隔离带冲了过去。

这样可不行,必须掩护老大和夫人先走。查尔斯从车后座下面摸到了一只狙击枪,然后让安德烈打开汽车天窗。查尔斯的大半个身体露在车外,猎猎的风吹乱他在月色下闪闪发光的金色头发,他冲后面的车子做了个粗鲁的手势,然后扣动扳机,砰地一声——子弹穿过厚实的挡风玻璃,郑重司机的眉心,车子马上像是一条被斩断头的蛇一样,在公路上乱窜。

砰砰砰又是几枪,后面车子里的人全军覆没。查尔斯的方法确实有用,旁边的车子里的人看到是他,马上被他吸引过来,就是一阵射击。有一颗子弹几乎是擦着他的耳朵划过的,一阵刺痛后落下来几滴血。

“妈的!”查尔斯暴露粗口,一枪将擦伤他的那个狙击手解决掉了。

查尔斯和安德烈成功地吸引住对方后,路尘寰的车子终于摆脱了夹击,快递冲出了包围,再往前走一段,来接应的人应该就到了。果然,来增援的人迅速接应着,由两辆车掩护着路尘寰的车往罗马的方向急速行驶着,剩下几辆车子,载着荷枪实弹的成员,加入了由查尔斯和安德烈牵制的枪战中去。

接下来的路程没有了刚才的惊险,路尘寰将楚笙歌扶起来:“没事儿了。”

虽然这可能是楚笙歌有生之年最可怕的经历,但是因为跟路尘寰在一起,好像也没那么难以承受。不过她的手还是变得冰凉,湿乎乎的全是汗。

路尘寰一手开车,一手替她暖着手:“再过半小时,我们就可以到家了,别怕。”

到家的时候,楚笙歌还没有完全缓过劲儿来。路尘寰打开车门把她从车子里抱出来。楚笙歌看了一眼被流弹击中的后挡风玻璃,细碎的裂纹反复交错着,像是蜘蛛网一样。

“都是我不好。”楚笙歌顺势搂住路尘寰的脖子,将脸埋进他的颈窝里,他身上特有的味道可以让她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

“什么?”路尘寰有些没明白楚笙歌的意思,只好先把她抱进别墅里,轻轻放在沙发上。

“如果我没有去维罗纳就不会这样了,都是我的错。”楚笙歌自责得不得了,她每次出去总会出问题。上次她闹着去那不勒斯,他们遇到了爆炸袭击。这次去维罗纳,又是枪战。路尘寰、查尔斯、安德烈,或是其他什么人,如果因为她的任性,受了伤,或者出现更糟糕的情况,她真是无地自容了。

“以后真的不能这样了。”楚笙歌绞着手指:“如果我去的地方是不能去的,你应该告诉我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地方是你不能去的。”路尘寰想要把整个世界都捧在她的脚下的,怎么可能有地方不能去呢:“今天只是个小小的意外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楚笙歌真是不知道路尘寰想要纵容她到什么程度:“那我们干脆搬到那不勒斯去住好了。”

“如果你喜欢,我们就去。”路尘寰将楚笙歌拢在怀里,马里诺兄弟以及他们的peccato组织必须要斩草除根了。本来他不想把事情做得这么绝的,可是他们今天真是惹到他了。维罗纳是他的地盘,peccato的人居然隐匿在那里,还敢袭击他的女人,这绝对不可原谅。把peccato处理干净后,楚笙歌如果喜欢,他们就可以搬去那不勒斯了。

“查尔斯他们为什么还没回来?”楚笙歌有些紧张地问。

“他们把事情办好后就会回来的。”路尘寰抚着楚笙歌的背,倒了一杯热茶,将杯子递到她的唇边:“喝点儿热茶,然后去泡个热水澡。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有事的。”

“我以后都不会乱走了,无论是谁因为我受伤或者出现任何意外,都不值得的。世界这么大,没有非去不可的地方。”楚笙歌认真地望着路尘寰:“如果我要去的地方是危险的,你告诉我就不会去了,我不是会任性的人。”

“你从来没有任性,我会处理好一切的,乖。”路尘寰吻了吻她额头,抱起楚笙歌往卧室走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