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12章 握枪的性感女人

第112章 握枪的性感女人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路尘寰走进射击场时,查尔斯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把枪拆开来擦。而楚笙歌在射击,她戴着耳罩所以根本没注意到他来了。

路尘寰墨色的眼眸凝视着握着枪的女孩,此时的楚笙歌跟平时有些不一样,完全是另一种感觉,她从容自信地举着枪,没有一点点的害怕。英姿飒爽的动作配上果决专注的神情,性感极了。

路尘寰的嘴角往上勾起了诱人的弧度,眼中满是赞许,一连三枪都正中靶心。路尘寰看看查尔斯:“教得不错,我是不是该给你换个工作,比如去当射击教官。”

“您不用夸奖我,夫人属于自学成才。”查尔斯耸耸肩,他倒不是自谦,楚笙歌确实是自学的,因为从她自己开第一枪之后,他就没再教什么了,每一枪的成绩都不低于9环,他都不知道还要怎么教。“我只是拿了枪和耳罩给夫人,嗯也不全是,枪也是夫人自己选的,您选的那把精巧的小手枪被夫人鄙视了我说过的,夫人绝对是做杀手的天才。我就没见过这么会用枪的人,像是一种本能我都要失业了。”

路尘寰挑挑眉,“自诩射击天才的人,也有不自信的时候。”

“面对更天才的人,我也只剩下钦佩了。对了夫人发现了我们处理了苏珊在维罗纳的痕迹,夫人有超出常人的洞察力和极其准确的判断力。”查尔斯最后总结道:“夫人真是一个很特别的女人。”

路尘寰当然知道她是特别的,每当她进入人群之中,真的如同遗世**,突兀的存在会让他立刻感到空气发生变化,可以让他一眼就看到她在哪里。而其他人一走进人群,如同水滴汇入海洋,不见痕迹。路尘寰本来以为是自己对楚笙歌的感情太深,所以这种感觉不免偏执,看来不是的,这是她的特质,任何人都看得到。最与众不同的是,越是接触久了,就越是可以发掘出她更多吸引人的潜质,就像是一张充满惊喜的寻宝地图。

“不要对她说太多事情。”路尘寰不想她卷入太多不必要的事情,还是希望楚笙歌单纯快乐的生活。

“是。不过夫人似乎对催眠师还有消除记忆之类的事情很感兴趣。”查尔斯并不知道楚笙歌失忆了,但是她对这个感兴趣,他还是有觉察的。

路尘寰的神情马上凝重起来,苏珊被清掉记忆这件事恐怕会刺激到她的。他鼓励楚笙歌去上学,也没阻止她去打工,就是让她忙碌起来,尝试新鲜的生活,不要再去想以前的事情了。效果真的是很好的,楚笙歌已经很久没有再为失忆苦恼了。

路尘寰走到楚笙歌身后,轻轻拿掉她的耳罩:“休息一会儿,练太久你的手腕受不了的。”

“你什么时候来的”楚笙歌抬头望着路尘寰,他颀长的身形总是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相貌又出众,整个空间都被他压迫感十足的气息给充满了,恍若神祗降临。

“已经有一会儿了,看到老婆变成了神枪手,吃惊的不行。”路尘寰把她手中的枪扔给查尔斯:“我们该回去了。”

“好。”楚笙歌确实觉得有些累,练习射击可是比在咖啡馆打工累多了。

路尘寰揽着她走出射击场地,看了下时间还挺早的:“我们回家还是你想去哪里玩儿一会儿”

“我请你吃饭吧。”楚笙歌笑着说:“我今天发薪水了。”

“嗯哼,要请我吃什么”原来领到薪金可以让她这么高兴的,她要与他分享劳动所得。路尘寰知道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一种倚赖与认同,所以无比动容。

“你想吃什么呢”楚笙歌其实在外面吃饭的时候并不是太多,多半是跟路尘寰或者同学在一起。当然,跟路尘寰一起吃饭的地方是不能选的,那种贵死人的地方,把她的工资卡刷爆了都不够付账的:“选的太贵,我就要被人家扣到后厨刷盘子了。”

“客随主便,这个当然是由你来决定。”路尘寰将车子开到路上。

“那就去我学校那边吧,有家不错的小店,披萨很好吃。”

“好。”路尘寰调转车子,往学校的方向开去。

确实是一间小餐厅,里面只有五六张桌子,而且光顾的多半是学生。

路尘寰坐在这间简朴的餐厅里,就像一个发光体。单从身上的着装,到手上的腕表,还有锃亮的手工定制皮鞋,以及卓尔不凡的气质,无一不彰显着他高贵的身份。

楚笙歌点了玉米浓汤、蔬菜沙拉、香煎鳕鱼、披萨、炸薯格还有慕斯蛋糕:“你还想吃什么”

“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路尘寰望着她的目光满是温柔,楚笙歌觉得自己都要给他电晕了:“先就这些吧。”她把餐单还给服务生。

楚笙歌怔怔地看着点的菜一样一样送上来,长长的睫毛让他看不清她的眼睛,也覆盖了她的心事。

路尘寰很善于察言观色:“宝贝,你在想什么”

“我觉得这才是我的生活,在这样的小餐馆里吃饭,过着平凡的日子。”楚笙歌抬起眼眸,一双眼睛带着可以看透事物本质的灵气:“漂亮的城堡、描着金线的古董家具、厨师烹调的精美菜肴,包括这样熠熠生辉的你我觉得这一切的一切,离我都好遥远。”

路尘寰强健的身体颤了一下,那种末日降临般的恐惧感沿着他的脊柱慢慢攀升着:“笙歌,你是想说什么呢”

“我就是觉得,自己好像忽然闯进了不属于自己的世界,生活的轨迹完全失控地导向我掌握不了的方向。”楚笙歌皱着眉。

“我们是夫妻,根本不存在属不属于的问题,我的就是你的,你的也是我的。”路尘寰被楚笙歌的话吓到了:“我们是一个整体,不分彼此。”

路尘寰的表情太严肃了,那种令人臣服的压迫感压得楚笙歌有些喘不上气来,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楚笙歌拿了一块披萨,小口咬下去。浓郁的芝士香气充斥着口腔,她享受得眯了下眼睛:“反正你是亏大了,因为我什么都没有。”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比你更珍贵的。”路尘寰说着心里最真实的想法,眼底划过一丝沉痛,他不知道还能有多少这样的机会,可以坐在一起,他向她剖析着自己的心。

“我老公真厉害,情话都讲得甜而不腻。”楚笙歌拿了披萨喂给路尘寰:“这个是给你的奖励。”

楚笙歌说话的样子很俏皮,又带着一点点的霸道,让他喜欢得移不开眼。就是这样,他爱极了她对自己毫无戒备,完全信赖的样子:“你知道,我更想别的奖励。”

“嗯,我知道。”楚笙歌正在吃蛋糕,故意用沾了奶油的嘴唇吻了下路尘寰的脸颊,一点点的奶油黏在了路尘寰的脸颊上。楚笙歌冲路尘寰眨眨眼睛,像只狡黠的小狐狸。

路尘寰并不在意,也没有要擦掉的意思。

呃这跟楚笙歌想得不一样呢,她总是觉得路尘寰是有点儿洁癖的,因为他的衣服从来都是整整齐齐的,连一个褶皱都没有的,怎么能忍受脸上沾了奶油呢

“你脸上有奶油哦。”楚笙歌一边继续吃蛋糕,一边好心地提醒路尘寰。

“谁惹的祸谁处理。”路尘寰说的理直气壮。

“沾了奶油出门会被人笑哦。”楚笙歌晓之以理。

“我老婆喜欢就好,别人怎么看那是别人的事情。”路尘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总是不能真让路尘寰这样见人吧,楚笙歌抽了纸巾,要擦奶油。没想到路尘寰灵巧地躲开了:“刚才不是这样弄的,怎么给我沾上的,就这么给我清理掉。”

楚笙歌小脸暴红,有种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悲壮感:“用手擦行不行”

“不行。”路尘寰摇摇头,切了一小块鱼排,用叉子喂给楚笙歌。

“那我不管了,你愿意这样就这样好了。”楚笙歌耸耸肩。

“老婆做什么我都愿意。”路尘寰继续揶揄着楚笙歌。

楚笙歌看了看周围,大家都在边吃边聊,应该也没人注意他们吧,她深吸了一口气,将小嘴凑向路尘寰的脸颊,温热的嘴唇轻轻贴上去,小巧的舌尖将奶油卷走了。

楚笙歌滑腻的舌尖像是带着电流,路尘寰觉得身体都麻了一下,旋即笑着说:“如果你愿意,还可以继续涂。”

“才不。”楚笙歌觉得自己的脸都红得不行了,被这样坑一次就够了,她可没有路尘寰豁的出去。

“呵呵。”路尘寰握住楚笙歌的小手:“那我们回家再涂,嗯”

还有完没完了不能结束这个话题吗

“你们为什么要让苏珊忘掉在维罗纳发生的事情呢”楚笙歌决定换个正常点儿的话题:“这样是侵犯别人的,没人会喜欢被人随意抹去记忆的。”

“虽然没有征得她的同意,但是我相信她是喜欢这个选项的。”路尘寰忽然严肃起来:“看到ee的成员出枪,就不能继续活着,这是规矩。”

楚笙歌愣了一下,是的一天的记忆和之后几十年的生命放在一起,相信没有人会为了前者而舍去后者。

楚笙歌又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路尘寰身后隐藏的黑暗。在她的认知里,他是带着光圈的天使,可是在别人那里他或许就是可怕的恶魔,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绝对的对错只有不同的立场与角度。

路尘寰看着楚笙歌眼中快速闪动的各种情绪,将她揽在怀里:“不要害怕我。”

楚笙歌将头靠在他的胸前,听着他沉稳的心跳:“你认识可以消除记忆的催眠师,对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