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16章 信任一双眼睛

第116章 信任一双眼睛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您有什么事情可以吩咐我做,我就在外面。”汉娜丢下这句硬邦邦的话就出了房间,不知道塞德里克先生是怎么想的,居然让她给人质做贴身仆人,这算什么事儿呢。

楚笙歌马上跑到窗子前面,这里比她昨晚关押的地方高了一层,但是方位还差的不远,否则上午都白去侦察了。楚笙歌觉得塞德里克更可恶了,他一句话就给她换了房间,而她在出逃时就需要多下一层楼。她是要从窗子下去的,一层有多高呀,简直就是令人发指。

楚笙歌躺在床上,她需要好好休息一下。傍晚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推开了,由于楚笙歌并没有开灯,走廊里的灯光映照进来:“selina,我可以进来吗?”

“可以。”楚笙歌坐起来,打开了床头柜上的台灯。

莫妮卡走进来:“你好点儿了吗?”

“我很好。”

“我一会儿让汉娜把晚餐给你送到房间里。”莫妮卡坐到楚笙歌的床上:“妈妈生病的时候,就不下楼用餐的。”

“谢谢你,莫妮卡。”楚笙歌确实不想再下去了,这里的每个人,多见一次都可能惹到不必要的麻烦,她现在最好可以静静地等到出逃的时间就好。

“我要下去了,爸爸妈妈就快回来了。”莫妮卡用小手摸了摸楚笙歌的额头:“你没有发烧,发烧头会很烫的。”

“嗯。你去吧。”

莫妮卡离开后,楚笙歌打开了灯。她看看身上皱皱巴巴的晚礼服,穿着这个出逃显然不现实。她在衣柜里翻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条运动裤,然后又选了一件宽松的毛衫换上。

汉娜果然将晚餐送到了她的房间里,楚笙歌胡乱地吃了几口,满脑子都在想着晚上的出逃计划。塞德里克进来时,楚笙歌正靠在床头,定定地看着墙上的壁纸。

“我还是请医生来看看你吧。”塞德里克看着楚笙歌低落的情绪,她的情况非常不好。

“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就好,谢谢您。”楚笙歌摇摇头。

“那你休息吧。”塞德里克觉得这个女孩会魔法,她说的话总是让人不忍拒绝。

楚笙歌看了看挂钟,然后开始从床上爬起来,先反锁了房门,然后将床单跟被罩撕成宽条,手工拧成绳子。楚笙歌粗略地计算着楼层的高度,把拧好的绳子先藏在了衣柜里。她找了一件短外套出来,然后把灯熄掉了,静静地坐在门边的沙发上。

十点钟的时候,莫妮卡想要进她的房间,汉娜说塞德里克先生交代任何人都不能再打扰selina小姐休息,莫妮卡就离开了。

一辆黑色的房车隐匿在马里诺庄园不远的地方,彻夜未眠的路尘寰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怎么样了?”

查尔斯正在操作着电脑:“解码马上就可以完成了。”

由于马里诺庄园增加了守备,查尔斯昨天晚上进庄园非常不顺利,根本无法接近庄园的主建筑。现在只有通过进入庄园的安保系统,调出一些有用的监控记录来判断楚笙歌被关押的位置。

“有了……夫人在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查尔斯终于调取出了昨天的监控,他不断快进着监控视频,一直看到今天上午……

路尘寰也坐到电脑前,他们似乎并没为难楚笙歌,她还跟马里诺家的孩子一起在花园里散步。但是当他看到楚笙歌被一个壮实的女仆从琴房里抱出来时,手中的烟差点儿被他夹断了:“该死的,他们对她做了什么?”视频只到楚笙歌被女仆抱着走出别墅三楼的电梯:“为什么没有了……”

“这一层应该是马里诺本人在用,所以监控只设计到电梯……”查尔斯解释道。

“该死的!”路尘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把庄园的平面图给我调出来。”

“先生……”安德烈劝说道:“今天晚上我带人去救出夫人。”

晚上的行动已经布置妥当了,查尔斯通过电脑破坏庄园的安保系统,并且远程指导营救。进入庄园的人分两队,一队吸引注意袭击庄园的毒品库,尽量制造混乱;另一队趁乱营救楚笙歌。

计划本身没有问题,但是现在在由谁带队去营救楚笙歌这一点上,发生了分歧。

“先生,请您相信,我可以安全地将夫人带回来的。”安德烈知道这次营救,必须由他去的,因为对方本来想绑架的是他的妻子。于情于理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由我去,万一营救失败,也不会暴露夫人的身份,这样对夫人来说是最安全的。”

“在我这里没有‘万一’,今晚我必须带她回家。”路尘寰靠在座椅里:“我的妻子,必须由我亲自去。”他知道安德烈身手很好,但被营救的对象是楚笙歌,他无法放心地将她的生命安全交给任何人。

“那我们举手表决。”安德烈看着查尔斯,希望他帮着说服路尘寰不要亲自去。

“老大……”

还没等查尔斯说完,路尘寰就打断了他的话:“闭嘴!”

“呃……老大,听我说完嘛!”查尔斯挠挠鼻子:“我是想说,安德烈说的很有道理,从理论上讲我赞同安德烈的观点……”看到安德烈冲自己点点头,查尔斯话锋一转:“但是,我相信老大跟夫人之间有默契,在危急关头,这种默契会起到很大作用的。”查尔斯一改往日吊儿郎当的作风,严肃地说:“安德烈,如果现在被抓走的是你太太,你也一定会亲自救她的。老大的心情,我想你应该比我更加了解。况且,我们也不弱,现在只是研究如何智取。如果智取真的无法进行,我们就直接把这个破庄园踏平了,反正今晚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把夫人救出来。”

安德烈没有再说话,大家默认了有路尘寰亲自带队进别墅救出楚笙歌。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楚笙歌穿上外套。将拧好的绳子从衣柜里拿出来,一端系在窗框上,楚笙歌用力拉了拉应该可以承受住她的重量。

楚笙歌打开窗户,刚要下去。房门忽然被推开了,从外面闪进一个黑影。借着月光,楚笙歌看到进来的人穿着黑色的忍者服,戴着兜帽和口罩,只露出一双清俊的眼眸。从身形上判断,对方应该是个男人。楚笙歌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才没在这样突如其来的情况下发出尖叫。

穿黑色忍者服的男人显然也很意外,他昨天来踩点时,这明明是一个空房间,今天怎么忽然多出一个女人。看看垂在窗外的绳子,这个女人显然也想从这里逃出去。他正在执行任务,凡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人,无论什么原因,都应该被清理掉的。手已经从袖扣里摸出了银亮的小刀,只要将单薄的刀片往这女人的脖子上轻轻一抹,她像是花朵一样娇弱的生命就结束了。

楚笙歌可以感受到对方身上凛冽的杀气,不过此时也没有时间多想了,她只有10分钟。楚笙歌就像没有看到穿忍者服的男人一般,自顾自地爬出窗子,握着自己拧的绳子慢慢往下爬去。楚笙歌努力回忆着从书上看到过的攀岩技巧,但毕竟没有实践经验,不但速度慢,而且晃动得很厉害,而且她的臂力不足,越来越难以支撑。

穿忍者服的男人愣了一下,也翻出窗子。他的身手极好,根本不用任何绳索,借着墙的夹角就可以轻松地在垂着的墙壁上移动。他看到楚笙歌艰难地攀爬着,不由得伸手扶着楚笙歌,帮她往下爬。

他知道自己在犯错误,带着这个女人很可能让他的任务失败,可是看到拥有这样容貌的女人,他真的做不到杀掉她,或者袖手旁观。

楚笙歌在双脚着地之后,整个人都快虚脱了,身上出了汗被寒风一吹,打了个哆嗦。

她没看清穿黑色忍者服的男人做了什么,总之她刚才用过的绳子,已经被断扔到了旁边的草丛里。这样做确实可以不过早的暴露行踪,不过如果没有这个男人,楚笙歌自己是做不到的。

楚笙歌刚要往东边的大路跑,那个男人忽然靠近她,用手捂住她的嘴,将她扯进旁边的灌木丛里。楚笙歌刚想挣扎,就听到有脚步声逐渐靠近着。两个人一动不动地藏在灌木丛中,等巡逻的人巡视过去。

楚笙歌轻轻舒了口气,既然他穿忍者服,可能是日本人吧。楚笙歌用日语说了句谢谢。男人明显有些意外,不过也没多言,只是告诉楚笙歌,想出去的话,就好好跟着他。

楚笙歌被眼前这双清俊的眼眸蛊惑了,冲着穿忍者服的男人点点头,她竟然一点儿害怕的感觉都没有。因为一双眼睛儿信任一个素昧平生还对自己抱有杀意的人,楚笙歌觉得自己绝对是疯了。

男人的动作很快也很灵巧,楚笙歌相信他一个人,早就跑出去了。因为有好几次,他都是发现楚笙歌掉队,或者要被人发现了,特意折回来帮她隐蔽的。

这时已经控制了庄园安保系统的查尔斯,将两个可疑的人影不断拉近着,他看清其中一个人是楚笙歌后,马上将他们附近的监控给屏蔽掉,避免他们被人从监控里发现。

查尔斯通过喉麦跟路尘寰联系着:“老大,有情况。”

“说。”路尘寰此时正带着几个人,避开了一组巡逻的人往别墅的方向靠近着。

“计划有变,夫人已经逃出别墅,正在往c区的方向移动,您去c区接应,完毕。”查尔斯最疑惑的是,那个带着夫人出逃的高手是什么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