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21章 深深的恐惧

第121章 深深的恐惧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赶到了医院,她走在icu病房长长的走廊上,那种熟悉的压迫感沉得她几乎迈不开步子。=记得当初爸爸发生车祸时也是住在这家医院,此情此景与那年那月重合起来,让楚笙歌深深恐惧着——她都已经失去爸爸了,病魔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再抢走她的妈妈呢……

icu病房里是不许随便探视的,不过介于情况特殊,楚笙歌换上无菌防护服戴了口罩,走进了病房。

李璇躺在病床上,脸上戴着氧气罩,还在昏睡着。她身上插着各种管子,病房里安静极了,所以各种仪器发出滴滴答答的声响和李璇沉重的呼吸声都显得格外大声。

楚笙歌拉着李璇的手,她的手指上还带着血氧监控:“妈妈,你怎么了?不要吓我好不好……我现在只有你一个亲人了,快点儿好起来……好不好……”

李璇还没有恢复意识,无论楚笙歌说什么她都听不到。

“路太太,时间到了,您不能在这里待太久。”护士检查了一遍李璇周身的仪器,对所有数据做了记录之后提醒楚笙歌离开。

“妈妈,我明天再来看您。”楚笙歌恋恋不舍地走出了病房。

楚笙歌推开病房的门,路尘寰马上迎上去,伸手扶住她。楚笙歌用手臂圈住路尘寰的劲腰,将脸埋进他的胸口:“怎么会这样的……妈妈回国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才几个月而已……”

楚笙歌的眼泪滚进路尘寰的衬衫里,他心疼地抚着楚笙歌单薄的背,医生交代过流产后需要好好调养的:“宝贝别哭,你眼睛受不了的……”

楚笙歌慢慢直起身体,用手擦了一下眼泪:“我要见一下医生。”

“我陪你去。”路尘寰带着楚笙歌来到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周锐刚好也在办公室里跟医生讨论李璇的病。

“周叔叔。”楚笙歌礼貌地打了招呼,然后才问医生:“我妈妈的病现在怎么样?”

“腰穿和影像学检查的报告都出来了,周夫人患的是胶质母细胞瘤。”医生看着面前的一叠报告书:“我刚才也和周先生说过了,这种肿瘤生长迅速,脑水肿广泛,颅内压增高症状明显,所有患者都有头痛、呕吐症状。视盘水肿有头痛、精神改变、肢体无力、呕吐、意识障碍与言语障碍……”

“那要怎么办呢?”楚笙歌觉得医生不是在叙述病情,更像是给母亲判死刑。

“目前比较积极的治疗方案是手术配合化疗。”医生推了一下眼镜:“刚才我也跟周先生说过了,家属如果同意手术的话,我们会联系申城的脑科专家来会诊,确定手术方案。所以,你们要尽快做决定。”

楚笙歌问了她最关心的问题:“做过手术之后……我妈妈可以康复的,是吗?”

“本着手术应做到在不加重神经功能障碍的前提下尽可能多地切除肿瘤,扩大肿瘤切除范围既可以有效地内减压,但是周夫人的肿瘤位于语言中枢,为了不加重脑功能的障碍,我们考虑做部分切除。”医生严谨地说:“部分切除后配合放疗和化疗,我只能说这个方案是最积极的控制病情……”

“你的意思是——你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治好我妈妈?!”楚笙歌有些激动。

“周夫人的肿瘤已经是晚期了,现在的治疗目的已经不可能是治愈,而是提高生存质量,延长存活时间。”

“那……我妈妈做了手术,继续治疗的话,还可以……”楚笙歌几乎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了:“活多久……”

“这个我也无法确切得向你保证……”医生也不忍心对楚笙歌说出残忍的话,她看起来实在太脆弱了:“一般来讲,像周夫人这个阶段的患者,大概是3~6个月,病程超过1年者不足10%……”

楚笙歌往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妈妈居然只有不到一年的生命,楚笙歌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路尘寰及时扶住了楚笙歌,把她打横抱起来。路尘寰的第一反应是去医院,然后马上意识到——这里就是医院。

主治医生马上示意路尘寰把楚笙歌放到诊疗床上,然后做了简单诊查:“情绪激动脑部暂时缺氧,引发暂时性昏厥。”

“你确定?”路尘寰担心得不行。

医生擦了擦额角的汗,行医多年,他什么样的家属都见过。可是面前这一位,单单是几个字都让人觉得紧张:“我……开几个检查,给路太太做一下。”

路尘寰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下头。

楚笙歌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病床上,她都记不起来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在跟医生谈话的吗?

“醒了?”路尘寰揉捏着楚笙歌的手:“头还晕吗?”

“不晕。”楚笙歌的眼神有些茫然。

“我已经请了脑科专家来给妈妈会诊,专家明天就到了。”

“哦。”楚笙歌慢慢坐起来:“我想去看看妈妈。”

“总是进icu病房对妈妈也不好。”路尘寰坐到病床边上,让楚笙歌靠在他身上:“明天再去。”

“我就在外面看看,好不好?”楚笙歌低声请求着。

“先吃点儿东西再去,你一整天都没好好吃饭了。”路尘寰让仆人盛了一碗粥过来。

“看完妈妈再吃,我现在吃不下。”楚笙歌觉得胸口闷得不行,连呼吸都不畅,更不要说吃东西了。

“先少吃一点儿,好不好?”路尘寰吻了吻她的头发。

“不好……不好!”楚笙歌有些烦躁地喊:“我都说不吃了!”

“不吃……不吃……”看楚笙歌在穿鞋子,路尘寰蹲下来帮她系好鞋带:“我来吧,你不吃饭又低着头,一会儿该头晕了。”

楚笙歌推门走出病房,发现妈妈的病房就在旁边。她趴在icu病房的玻璃上,痴痴地看着病床上的李璇——在她的印象里,妈妈一直都很漂亮,始终以最精致的妆容最得体的衣着出现在人前,她从来没有这样憔悴过的。时光流转,再是精心的包养,岁月也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眼下的暗影、唇角的细纹……为什么要怎么残忍呢?时光已经收割了妈妈的青春,为什么还要夺走她的生命?

“你在这里站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样下去,你自己都要进医院了,还怎么照顾妈妈……”路尘寰小心翼翼地说:“笙歌,我们先回家。我让人在这里守着,只要妈妈一醒来,我们马上赶过来,行吗?”

楚笙歌转头看了看路尘寰,他的眼中满是担忧与焦虑。她点点头,由于站得太久腿都僵了,一迈步差点儿绊倒。路尘寰直接将她抱起来,走进了电梯。

楚笙歌将头靠在路尘寰的宽阔的肩膀上,小声说:“对不起,刚才不该对你发脾气。”

“你的对不起我已经收到了。”路尘寰有些无奈地吻上她的额头:“你怎么对我都没关系,看你折磨自己我更心疼。”

“别对我这么好,我会被你宠坏的。”楚笙歌酸涩的心底淌过一丝暖流。

“只要你好好的,让我做什么都行。”

车子驶过繁华的街道,楚笙歌呆呆地看着有些陌生的街景,在她的记忆里,这里是四五年前的样子……

“我们以前住这里吗?”楚笙歌看着面前的房子,这是一套复式公寓。公寓的面积很大,装修很简洁。

“没有……”这套公寓楚笙歌从来没住过,就连他自己也没住过几天。明珠庄园和公司附近的公寓他都不敢带楚笙歌回去,生怕楚笙歌到了熟悉的环境,会想起什么。带楚笙歌回江城他已经冒了太大的风险,任何熟悉的事物都要尽量避开:“我们以前住郊外,这里离医院比较近,你去看妈妈方便一些。”

“哦,谢谢你。”路尘寰会这么细心地为她着想,楚笙歌除了感谢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跟我还这么客气?”路尘寰拉着楚笙歌坐下来。

“少爷,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路尘寰从明珠庄园挑了几个面生的仆人过来料理家务。

“我们去吃饭吧。”路尘寰询问着楚笙歌的意思。

“我想先洗澡换衣服。”楚笙歌站起来,看看四周。

“卧室在二楼,我带你去。”路尘寰拉着她往楼上走。

卧房里的装修风格跟客厅如出一辙,都是最简洁明快的简约现代风格。家具基本是黑色,偶尔有白色作为调剂。不过选择了一些暖色系的窗帘布艺之类的装饰,看起来还蛮温馨的。

“你今天太累了,也没吃什么东西,不可以洗太久。”路尘寰拉开衣柜给楚笙歌找了一套家居服。

“我知道的。”楚笙歌点点头。

“还是我陪你去吧。”

“真的不用,我自己可以的。”楚笙歌拿着衣服,像只小兔子一样窜进浴室,还不忘锁了浴室的门。

路尘寰笑着摇摇头,伸手摸出电话,给路文交代了一些事情。

吃过晚餐后路尘寰让楚笙歌回房间休息,他说有些公事要处理。楚笙歌确实很累,可是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始终都是担心着妈妈的病情。她拿出手机,趴在床上开始从网上搜索‘胶质母细胞瘤’的信息。不看还好,楚笙歌越看越觉得害怕,这个病原来就是人们平时说的脑癌……怎么会这样呢……楚笙歌觉得身体里的温度在渐渐流失着,整个人都快要冻起来了。

“看这个做什么,治病的事情交给医生就好。”路尘寰从楚笙歌手里拿过手机,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翻身上床把楚笙歌卷进怀里:“你没听说过——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吗?你现在照顾好自己,才能顾得上妈妈,懂了吗?”他的丫头应该是给吓坏了,小脸白得像纸一样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