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22章 第一道警报

第122章 第一道警报

第二天一早楚笙歌就来了医院,坐在妈妈的病床边,即使是这样握着她的手,都觉得是一种奢侈。她根本不知道还有多少次这样的机会,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

忽然,李璇的眼皮动了动,眼睛缓缓睁开了。楚笙歌惊喜地喊:“妈妈。”

李璇的意识似乎并不清楚,目光毫无焦点地落在楚笙歌身后。楚笙歌轻轻俯下身,凑到妈妈耳边:“妈妈,我爱你。”

这句话她以前从来没说过,只怕现在不说,以后都不再有很多机会说。其实从小到大,她很少跟妈妈撒娇。楚笙歌一直觉得她和妈妈之间总是欠缺一些母女间特有的亲昵,她们总是隔着保姆,隔着家庭教师,隔着佣人……

李璇听到楚笙歌话,双眸笼上了薄薄的泪光:“笙……歌……”

“妈妈是我。”楚笙歌不着痕迹地抹去了眼泪:“我在的。”

“你……”李璇默了默,示意楚笙歌将她脸上的氧气罩拿下去。

“先等一下,我让医生过来。”楚笙歌也不知道这个能不能拿下来,连忙让护士叫医生过来。

医生检查了一下,把氧气罩拿下来,跟护士交代着:“如果发现患者呼吸困难的话,就要马上给氧气。”

“知道了,徐医生。”护士点点头。

李璇中午的时候才完全恢复了意识,要求住到普通病房去,说不喜欢总是看不到人。

医生做了一下评估,她现在的情况看起来还不错,转入普通病房加个特护应该问题不大。毕竟是这样的病情,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尽可能地满足她的愿望,让病患舒心一点,也利于治疗。

转去普通病房,身上戴着的监控也减少了,李璇看起来比昨天也好了一点。下午的时候医生说李璇可以吃一些流食,周嘉年吩咐人去煮粥。

晚餐的时候周锐亲自把粥送了过来,李璇对楚笙歌说:“笙歌你回去休息吧,我这里没事儿了,你都在这里耗了一天,也累了。”

“妈妈,我不累。”楚笙歌摇摇头。

“笙歌还是回去吧,我会在这里陪着你妈妈的。”周锐一边盛粥一边对楚笙歌说。

楚笙歌也觉得应该给妈妈和周叔叔一些时间,所以穿了外套:“您想吃什么,我明天早上过来的时候带给您。”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那家做的栗子蛋糕了。”李璇的目光恍惚起来:“在是在你上的幼儿园附近……一家很小的店铺在做,也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了……”

“嗯,我去看看,希望还在。”楚笙歌记得小时候妈妈偶尔亲自接她放学,都会顺便带一盒栗子蛋糕回家。其实蛋糕的味道早就忘记了,但是那种像其他小朋友一样,被妈妈牵着手走进蛋糕店感觉,她却记得清清楚楚的。

保镖跟着楚笙歌走进电梯,楚笙歌走出住院部的大楼,冷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哆嗦。路尘寰从车上下来,将楚笙歌裹进风衣里:“这么怕冷还不多穿点儿衣服。”

“我已经穿的够多了。”楚笙歌瘪瘪嘴,不过自己真的很怕冷:“其实你不用过来接我的,我打个车就可以。”

“你打个车,然后让保镖在出租车后面跟着?”路尘寰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你确定出租车司机不会疯掉?”

“那就不要保镖跟着我呀,这里是国内,治安好的不得了。”楚笙歌耸耸肩。

“治安再好我也不放心这么漂亮的老婆一个人在外面走……”路尘寰笑着说。

“那你把我装进口袋里好了。”楚笙歌无奈地翻了个白眼。

“求之不得。”路尘寰握着楚笙歌的手。

“先不要回家,你送我去一下彩虹路。”楚笙歌记得妈妈说的那家蛋糕店是在彩虹路上的。

“去那里做什么?”路尘寰眉间浮现出一道浅浅的折痕。

“妈妈想吃那条路上一家店里的蛋糕。”

“嗯……”车子很快行驶在彩虹路上:“在哪儿?”

“我也不知道,你开慢一点儿,我要看一下。”楚笙歌只记得蛋糕店的橱窗比别的店要大,门口挂着一串紫色的风铃。

“是在路这边吗?”路尘寰也看着路边的店铺,似乎没有蛋糕店。

“以前好像是在这边的……”一条街已经走完了,路尘寰调了头:“我们折回去去问一下,是不是店铺搬走了。”

“好。”车子刚在对面的路上行驶了一段,楚笙歌看到一家蛋糕店,店名就叫紫风铃:“等一下……”

路尘寰将车子倒回去一些,他也看到了那家蛋糕店。楚笙歌下了车,看到店门上挂了一串紫色的风铃。

“是这家店吗?”路尘寰问道。

“好像是的……”楚笙歌下了车,走进蛋糕店里。

“欢迎光临。”店铺里是烘焙点心的香气,轻松的乡村音乐回荡在甜丝丝的空气里。

“你们的店以前是开在路的对面吗?”蛋糕店的装修虽然跟以前不一样了,但是感觉还是挺像的。

“是啊,那边拆迁已经搬过来三四年了呢。”店员接着问:“请问您要买什么?”

“给我一盒栗子蛋糕。”楚笙歌看着保鲜柜里的各式蛋糕:“还有一盒松仁蛋糕。”

店员动作麻利地将蛋糕包装好放在柜台上:“一共57块。”

“好。”楚笙歌拿出钱包拿给店员。

这时一个中年女人走进店铺:“给我一盒蔓越莓马卡龙。”

“请稍等……”店员给楚笙歌找了零钱,然后去拿马卡龙。

楚笙歌拎着蛋糕转身,那个中年女人一把拉住楚笙歌:“楚笙歌,你回国了!你知不知道叶熙疯了一样地找你!”

楚笙歌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中年女人,得体的职业套装,绾得一丝不乱的发髻,看起来衣冠楚楚的人,怎么这么粗鲁呢?楚笙歌想抽出自己被她拉住的手臂,可是她力气可真大。

不过她知道自己的名字呢,应该是认识她的人吧:“你先松开我,有什么话好好说……”

余姝姚都快气死了,自己多年来精心培养的儿子,现在为了找楚笙歌几乎是事业学业都不要了。看看面前的楚笙歌,身上穿着最新一季的服饰,拎着限量版的包包,一脸的恬淡幸福。楚笙歌看她的眼神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这是山鸡变凤凰之后,装作不认识她?“你装什么装?叶熙不知上辈子欠了你什么,这辈子被你害得这么惨!”

楚笙歌被余姝姚拉扯得有些头晕,听到叶熙的名字,像是有一根铁钉直接从头顶被钉到脑子里,头痛得眼前一黑。

这里不太好停车,路尘寰推门进来就听到余姝姚提到叶熙。他冲到楚笙歌身边,连忙接住缓缓倒下去楚笙歌。楚笙歌的脸色一片苍白,嘴唇已经褪尽了血色。手上拎着的蛋糕盒子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路尘寰的脸色铁青着,像是被人捅了一刀,轮廓分明的俊颜渐渐变得惨白:“笙歌,笙歌……”

路尘寰抱着楚笙歌冲出蛋糕店,心痛与焦躁在他脸上不断变化着。他以为自己已经给楚笙歌制造了一个足够安全的空间,只要楚笙歌不走出去,就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的生活的。可是他们才刚刚回到江城,就拉响了第一道警报。

余姝姚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儿,两个孔武有力的保镖就将她控制住了,直接将她押上了车子。

“你们干什么呀!她晕倒跟我没关系,我没碰她!”余姝姚硬撑着叫嚣:“你们凭什么抓我呀,再不放开,我要报警了!”

保镖动作娴熟地将她绑起来,有没有关系不是她说了算,即使警察说了也不算的。如果现在路先生让他们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杀掉,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照做。在他们眼里只认首领,法律是律师才需要玩弄的东西。真是太吵了,保镖把余姝姚的最用胶带封住了。

夜晚的医院比白天要冷清一些,楚笙歌在急诊室里,已经有三刻钟了,路尘寰像是石化了一样,立在急诊室门口。他手上夹着一根烟,他知道这里是不能吸烟,平时他也不会这么做的。可是,现在只能依靠尼古丁来镇定一下他焦虑的心情。

心里的暗暗的祈祷着,千万不要让那个疯女人的话刺激楚笙歌想起以前的事情,如果她恢复了记忆,一定会离开的……他们这些日子相处的每一个点滴时光、楚笙歌的每一次笑、每一分依赖,那些温暖的画面,一帧一帧的在脑海里闪现着……

不可以的,这些美好与幸福的日子如果一去不返的话,路尘寰觉得自己根本活不下去了。

医生推开急诊室的门走出来,路尘寰马上问道:“我太太怎么样了?”

“已经做了详细的检查,路太太并无大碍,她的昏厥不是器质病变,可能是精神受到了打击或者刺激……”医生尽可能小心地选择着措辞。

路尘寰说楚笙歌先前掉到了海里,醒来后就失忆的事情简单地陈述了一下,医生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就没错了,大脑潜意识封闭的记忆与受到的刺激发生了冲突,大脑选择了昏厥来自我保护。”

“她醒来后会恢复记忆吗?”这个才是路尘寰最关心的问题。

“这个不还不好说……”这已经涉及到了心理学的领域了,他一个搞神经内科的实在说不好,况且心理学范畴病例几乎都是个人个例,真的太难说了。

“有什么方法可以尽可能不要恢复记忆?”路尘寰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这个……从理论上讲,尽量避免刺激,给大脑一个缓冲的过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