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23章 不受欢迎的人

第123章 不受欢迎的人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可以用一点镇静剂,让路太太多休息一下……”路尘寰是什么人他是清楚的,豪门里千奇百怪的事情多的是,永远都不能用是非对错来衡量,看透不说透是最基本的原则。``し现在人没事儿就好,至于其他的,真的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医生应该关注的了。

“嗯。”路尘寰点点头。

余姝姚被塞进车子里,她都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什么地方,只觉得周围的风很大。眼睛上蒙着的布条被拿开后,她的眼睛一时无法适应,用手挡了一下射向她眼睛的强光。慢慢适应了这个环境,她才注意到自己应该是在什么地方的天台上,可是天台上怎么会安装这么强的灯呢?

那两个押解她上来的保镖就在她身边,任凭她再迟钝也预感到了危险,她想要大叫更想逃走。可是余姝姚被绑着手脚,嘴巴也用胶带封着,像条死狗一样被丢在地上。

大概过了一小时,或者更久。余姝姚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观念了,只是觉得自己就要被冻僵了。通向天台门的小门被推开来,她只能看到一双穿着质地精良的手工皮鞋的脚向她靠近着。余姝姚极力仰起头,看到了黑色的长风衣,然后是路尘寰冷峻得像是挂着冰霜的脸,还有他那双被愤怒烧得通红的黑眸。此时路尘寰身上的肃杀之气让这个天台宛若地狱,余姝姚不由得打着哆嗦。

“把她嘴上的胶带拿下来。”路尘寰冷冷地说。

“是,先生。”保镖俯下身伸手打算揭开余姝姚嘴上的胶带:“可是……她很吵……”

“如果她敢大喊大叫的话,你就直接把她从这里丢到楼下下去。”路尘寰的声音沉稳坚定,一点儿不容质疑:“这里是几楼?”

“28楼,先生。”保镖把贴在余姝姚嘴上的胶带扯掉。

余姝姚不是聋子,当然听到路尘寰刚才在说什么,她极力克制着自己,将声音尽量地放低。由于太害怕,微弱又带着颤音的声音飘散在风里实在是有些刺耳:“路……路总……你抓我……做什么……”

“我也不想跟你这种人浪费时间,是你非要把自己卷进麻烦里的……”路尘寰示意保镖把绑着余姝姚的绳子解开。

保镖把绳子都解开后,余姝姚像是疯了一样往那扇门冲去,由于被绑了很久,腿有些僵住了,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过去的。余姝姚猛地拉开门,却一步都没有往外迈,而是把门重新关好,背靠着门缓缓瘫坐下来——门那边守着两个穿黑衣黑裤的保镖,刚才用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她。

“怎么不跑了?”路尘寰一步一步地向她逼近着。

“你……你……”余姝姚满眼惊惧地望着路尘寰,她活了五十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真的枪:“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要你跟我太太道歉。”路尘寰居高临下地看着余姝姚。

“你太太……”余姝姚觉得自己脑子有些不够用:“你……你是说……楚笙歌?”

“没错。”路尘寰眼睛眯了一下,余姝姚马上觉察到了危险。

但是余姝姚怎么都没想到楚笙歌已经嫁给路尘寰了:“我……愿意跟路太太道歉……我可以走了吗?”

虽然要跟楚笙歌那个死丫头道歉,她是十二万分的不服气。但是,单凭路尘寰太太这个身份,就足以压死她的。她在江城的商圈里混了大半辈子,什么人绝对不可以得罪她若不知道,可真是白活了。

“照着这个说。”路尘寰拿给余姝姚几页纸:“不要问为什么,你一个字不错的说出来就可以了。你要记住——无论是你、你儿子还是你丈夫,在我眼里都一文不值。你应该感到庆幸的是,你们的命运现在还掌握在你的手上。

别跟我耍花招,否则受罪的只能是你们。我毁掉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你最好不要尝试。”

“我……我知道了……”余姝姚哆哆嗦嗦地捏着那几页薄薄的纸张,真的像是手捧着生命一样地小心翼翼。

“你们看着她背熟了,一个字都不能错。”保镖将余姝姚拖到一边,给路尘寰让开了门。

“我……可不可以到走廊上背,这里太冷了……”余姝姚真是觉得自己就要冻死了。

“这个温度有利于你保持清醒。”路尘寰冷酷地走向下去的门,拉开门之前转过身,说:“以后,无论是你还是你儿子,都离我太太远一点儿。否则下次可不是背书这么容易就能过关的。”

一缕晨光照在楚笙歌脸上,她纤长的睫毛抖动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眼睛。这种感觉很平常,就像是每天早上睡醒了一样。楚笙歌只是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只是记得她好像是去蛋糕店买蛋糕了……一想到蛋糕,楚笙歌马上清醒起来——她答应妈妈今天要带蛋糕给妈妈的。

楚笙歌慢慢坐起来才发觉自己的头有些昏昏沉沉的,路尘寰和衣躺在她身侧。路尘寰的眼睛微微合着,他一定没有休息好眼袋有些重。但是这并没有给他出众的减分——英挺的鼻翼,薄而性感的唇,颀长的身形在晨光里都格外俊美。

路尘寰并没有睡着,他只是在观察着楚笙歌的反应,他必须判断出楚笙歌有没有恢复记忆。他做了很多准备,但是每一种方案都必须搞清楚笙歌的状态才可以进行。

楚笙歌拉起身上的被子盖在路尘寰身上,然后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宝贝,怎么起这么早?”路尘寰轻声问道。

“我一会儿还要去医院看妈妈呢。”楚笙歌转头看着路尘寰:“你怎么没有换睡衣就睡着了呢?”

“我怕你需要去医院,衣服换来换去耽误时间也不方便。”路尘寰把楚笙歌拉到怀里,轻轻抱住:“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我好像又晕倒了是不是?”楚笙歌皱着眉。

“嗯。”路尘寰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里,她身上淡淡香气让他紧绷的神经得到一丝松弛:“我都要给你吓出心脏病了。”

“上次检查医生都说没什么问题的。”楚笙歌咬着嘴唇:“你不用担心,估计是我心理素质太差了,一遇到什么事情就晕了,多锻炼一下不知道会不会好一些……”

“这种锻炼还是不要了,老公心脏受不了。”路尘寰不知道多锻炼能不能好一点儿,但是他一定会崩溃掉是肯定的。

“我得赶快吃早餐,一会儿还要去看妈妈呢。”楚笙歌想了一下:“我昨天买的蛋糕……”

“都摔坏了,一会儿路上再买吧。”路尘寰跟楚笙歌一起进盥洗室刷牙。

“哦。”楚笙歌点点头。

早餐准备的很丰盛,楚笙歌昨天没吃晚餐,确实有些饿了,而且这个鲜鱼粥煮得确实很好吃。

“吃个鸡蛋。”路尘寰剥了个鸡蛋放在楚笙歌面前的碟子里。

“我不喜欢吃水煮蛋的。”

“水煮的营养好吸收,那就吃一半,剩下的我吃。”

“哪有这样的……”楚笙歌小口地咬着鸡清:“我吃蛋清你吃蛋黄好不好?”

“蛋黄很有营养的,多少吃一点儿,乖。”路尘寰耐心地劝说着。

“这样可以吗?我真的吃不下了。”楚笙歌看着剩下的半只鸡蛋。

“以后每天吃半个就行。”路尘寰就这楚笙歌的小手吃掉了她剩的鸡蛋。

楚笙歌以前在书里看到过,一个男人愿意吃一个女人的剩饭,是最直白的示爱。他深遂的眼眸里承载了太多炽烈的爱恋与宠溺,楚笙歌觉得在这样下去,自己真要给溺毙了。

“我该去医院了。”楚笙歌走到玄关,拿起衣架上的毛呢大衣穿起来。

路尘寰给楚笙歌戴上围巾和手套:“我送你去。”

“你都不忙吗?”楚笙歌觉得路尘寰现在像是她的专用司机一样,他在意大利的时候是很忙的,难道回国之后就没事情做了吗?

“不忙。”路尘寰恨不得将楚笙歌装进贴身的口袋里,昨天他只是去停了下车就差点儿酿成大错,真是一步都不敢再离开了。

车子往彩虹路驶去,楚笙歌看着清晨的街景——老人在街心花园晨练、上班族行色匆匆地走向地铁站、小孩子背着书包去学校……她以前是不是也是这样每天早上在路边买一份早餐,匆匆忙忙地赶去公司呢?

“在想什么?”路尘寰皱了下眉,楚笙歌的神情带着些茫然。

“我在想……以前我一定是个不受欢迎的人……”除了路尘寰之外,目前她只与两个旧识直面,一个是周嘉惠,另一个就是昨天遇到的那个女人。不难看出她们对自己应该是很厌恶的,楚笙歌揉入额头,她已经开始质疑自己了。

“你就是你,不要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尤其是那种本身人品就有问题的人。”路尘寰觉得把余姝姚千刀万剐都无法抵消她对楚笙歌的伤害。

“你这是爱屋及乌……”楚笙歌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是被路尘寰这样维护着,心里却是甜蜜的。是的,她不不应该把心思花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一个人的精力只有那么多,只关注在乎的人就可以了。

“我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路尘寰将车子开到那家蛋糕店,楚笙歌下了车,走进蛋糕店。

轻松的音乐回荡在店里,浓郁的咖啡味道混合着蛋糕的香甜,一进到店里就让人特别的放松。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什么?”店员露出八颗牙的微笑。

“一盒栗子蛋糕一盒松仁蛋糕。”楚笙歌看到柜台旁边的水牌上推荐着新的饮品:“再给我一杯榛果拿铁。”

“一共87块。”店员出了单子,咖啡师开始调配咖啡:“咖啡需要现煮,请您坐那里等一下。”

“好。”店铺的窗前有两个卡座,楚笙歌走过去坐了下来。

余姝姚有些紧张的推开店铺的门走了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