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24章 强求不得

第124章 强求不得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欢迎光临,请问您需要什么?”

“我……”余姝姚是被特别安排,来向楚笙歌道歉的,但是为了让一切看起来自然一些,进来之前那个凶神恶煞的保镖交代她要买些东西的……“我要一盒抹茶玛芬蛋糕。し”

楚笙歌本来是没有注意到余姝姚的,可是余姝姚的声音她还是有印象的。楚笙歌的心脏微微紧缩了一下,她不想再跟这个人起冲突,但是她昨天的话又让她充满了疑问,好像她说有什么人在找她……对的,她说那个人叫叶熙。只要一想到这个名字,楚笙歌都觉得心在隐隐的痛着。

那么,这个让她心痛的人找她做什么呢?他们之间又有怎样的过往?

“女士,您的咖啡和蛋糕都好了。”店员将打包好的盒子放在柜台上。

“好……”楚笙歌款步走到柜台前。

余姝姚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再次偶遇楚笙歌,很吃惊的样子:“楚……楚小姐……”

楚笙歌敏感地发现余姝姚跟昨天有些不一样了,面前这个女人还是穿着得体的套装,头发绾得整整齐齐,可是昨天那种盛气凌人的气势不见了。她的眼圈是黑的,脸色也不太好……

“你好。”楚笙歌点点头。

“昨天,我很抱歉……”余姝姚不知道楚笙歌究竟是怎么了,路尘寰给她的那几张纸上写的东西,虽然不至于是谎话连篇,可是说起来也蛮奇怪的:“我只是气不过,冲你发发脾气,没想到你会晕倒的……”

“我……”楚笙歌还是很想知道她究竟是哪里得罪了这个女人:“我想知道,我们以前究竟有什么过节。”

“原来你都不记得了……”余姝姚还是有些意外:“我儿子上大学时,跟你交往过。”

楚笙歌愣了一下,原来除了路尘寰,自己是交往过其他男朋友的。余姝姚继续说道:“我是不同意你们交往的,我们早就给小熙选中了一个女朋友,李家世代书香门第,对小熙出国留学和今后发展都有帮助的。

后来,你们也确实也因为嫣然分了手,小熙也去留学了。再后来小熙回来找你,你人不知道哪去了。他就满世界地找,书也不好好读了。

以后就算小熙找到你,你也别再跟小熙在一起了,你这种家庭的女孩子,对他来说真是没什么帮助,只能是拖累。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休想进我们叶家的门……”

楚笙歌实在想不起自己还有过这样一段曲折的恋情,可是此刻她心中的疑问早已被愤怒所取代——虽然楚家败落了,她现在确实一无所有,但是她的傲骨还在。被人如此看不起,楚家如此被轻视,一口气憋在楚笙歌心里,几乎要将她小小的心脏撑破了。她绝对不可能跟这样的人成为一家人的,所以她丝毫不怀那段恋情一定是以分手告终的。

“您真是多虑了,我当真是高攀不起。”楚笙歌深吸了一口气,拎起柜台上打包好的蛋糕和咖啡:“况且,我已经结婚了,不会再与你儿子有什么牵扯,影响他的前途。”对于这种人,最好是再也不见,所以楚笙歌也不需要道再见,径直走出了蛋糕店。

余姝姚嘴角浮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楚笙歌真会说话呢。叶家她都高攀不起了,她居然嫁给了路尘寰。她余姝姚也不得不承认,若是跟路家相比,叶家真是不值一提。若是有一点点可比性,她都不必今天还发着烧,还要照着路尘寰的剧本,陪他们演这场莫名其妙的戏!

楚笙歌将买好的点心放进车子的后座上,然后坐进副驾驶位上。

路尘寰看似随意地问:“怎么这么久呀?”

“我买了杯咖啡。”楚笙歌掀开咖啡的盖子,咖啡的香气弥散在空气里:“你要喝吗?”

“不要……”路尘寰摇摇头:“你点的东西一定很甜,我喝不来。”

“大家都说不喜欢吃苦……原来也有人不喜欢甜……”楚笙歌小口地喝着咖啡,她以前就知道路尘寰的父亲也是不同意他们结婚的。她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太现实了,一个没有背景的人,连爱情都要被人辖制着:“你为什么要娶我呀,我也帮不到你什么,而且……你的家人也不喜欢你这么做……”

“我不需要我的婚姻带来什么利益,我只娶自己喜欢的人。你只要乖乖陪着我,就很好了。”其实刚才余姝姚跟楚笙歌的对话他都一字不差地听着的,还算那个女人识相,没有耍花招。“婚姻是很神圣的,除了爱情之外,参杂了任何其他的东西都是对它的亵渎。”

楚笙歌忍不住笑了一下,果然是路尘寰式的表白,连讲甜言蜜语都像是在念法律条款。

“笑什么呢?”路尘寰将车子停到住院部门口:“我说的不对吗?”

“我老公说什么都对。”楚笙歌自己解开安全带。

路尘寰倾身过来,吻上她的额头:“我五点过来接你,有点儿事情要处理,中午不能过来。午餐想吃什么让路文去买,或者让家里的厨子做了送过来,记住了吗?”

“我知道的,你去忙吧。”楚笙歌点点头。

“你身体本来就不好,尽量多休息,也不许一个人出去乱跑,听到吗?”路尘寰根本不放心楚笙歌去外面,万一遇到熟人,不知道又会惹出多少祸端。

“你好啰嗦哦。”楚笙歌冲路尘寰翻了个白眼。

“不许调皮,认真点儿。”路尘寰惩罚地在楚笙歌的菱唇上咬了一口。

“痛……”楚笙歌嘟着小嘴。

“痛一点儿你会比较容易记住。”路尘寰恋恋不舍地松开手。

“好了,我上去了。”楚笙歌拿了蛋糕走进医院的住院部。

路文亦步亦趋地跟着楚笙歌,其实他最不愿意跟着少奶奶的,少奶奶实在是太聪明了,想要把他耍得团团转是很容易的事情,他这辈子办砸的几件差事,基本全都跟楚笙歌有关。

楚笙歌推开病房的门,李璇靠在窗前的摇椅上晒着太阳。

“妈妈,您怎么下床了呢?”楚笙歌连忙拿了一条毯子搭在李璇的腿上。

“总是躺着可不行,好人也躺出病来的。”李璇看到楚笙歌买来了蛋糕:“那家店还在吗?”

“在的,就是搬到马路对面了。”楚笙歌洗了手,夹了一块蛋糕放进小碟子里,用叉子切了一块蛋糕,放进李璇嘴里:“您尝尝是不是跟以前一样的味道。”

李璇细细品味着蛋糕:“嗯,一样的味道……”

“我还买了松仁的呢。”楚笙歌又给妈妈喂了一口松仁蛋糕。

“你爸爸最喜欢吃松仁蛋糕……”李璇的眼睛渐渐朦胧起来。

“嗯……”在楚笙歌的记忆里,这是爸爸过世之后,妈妈第一次提起他。

李璇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笙歌,我不想住在医院里了,想回家去……”

“已经在给您安排手术了,做完手术就可以回家了。”楚笙歌安抚着妈妈。

“我……不想做手术了……”李璇有些支撑不住地靠在摇椅里。

“那怎么行呢?”楚笙歌吃惊地看着母亲。

“我这个病做手术也治不好的,只是拖日子。与其开颅做手术,受那么多苦,不如舒舒服服地能活多久活多久……”李璇深吸了口气:“命该如此强求不得,你也知道的,妈妈最怕受苦了。”

“妈妈……”楚笙歌垂首,悄悄抹去眼里的泪。

经过跟医生再三讨论,医生说任何手术都存在风险,何况是开颅这样的大手术,他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最终楚笙歌还是顺从了李璇的意思,不做手术回家休养。其实妈妈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做手术确实也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妈妈所剩的日子真的不多了,怎样高兴就怎样做吧。人这一生遂愿的日子并不多,都到了这个时候,能够满足的愿望,还是尽量满足吧。

周锐安排了医生和护士带着所需的医疗设备把李璇接回了家。李璇回到熟悉的环境,精神好了很多,脸上也有了笑容。

李璇没有吃午餐就睡下了,楚笙歌在周家反而没有在医院舒服了。周家的用餐习惯一如既往的安静,周锐客套地对楚笙歌说,“笙歌多吃点儿,这几天在医院里熬得都瘦了。”

“好。”楚笙歌默默地拨着饭。

“哥哥,你回来了。”周嘉惠有些吃惊,哥哥平时午餐是不会回来吃的。

“嗯。”周嘉年脱下外套递给仆人,走到餐桌前坐下。仆人马上盛了饭过来,周嘉年并不多话,也是默默地用餐,只是眼睛偶尔落在楚笙歌身上。

吃过午餐,周嘉年吩咐仆人收拾一间客房给楚笙歌休息。楚笙歌并没拒绝,但她也不会去住,只是往花园的花房来了。

楚笙歌已经有很久没有来过花房了,里面的花草随着新主人的喜好也做了调整,只有东北角的那一片铃兰没有动。楚笙歌走过去,坐在花圃边上的木凳上。影园本来是她的家,现在她却成了这里的客人……

周嘉年也来到花房,看到路文像是门神一样站在门口。只要是跟路尘寰有关的一切,他看了都觉得碍眼。周嘉年目不斜视地路过路文,走到楚笙歌身边:“笙歌,你最近过的好吗?”

“我很好,谢谢。”周嘉年穿着深咖色的西装裤子,白色的衬衫外面套了件浅蓝色的针织衫。他的个子很高样子也不错,整个人用玉树临风来形容也不为过。可是楚笙歌被周嘉年凝望着,多多少少有些不自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