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31章 谁扇了谁一巴掌

第131章 谁扇了谁一巴掌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以前楚笙歌和裴馨雅发生冲突时,他是非不分地站在裴馨雅一边。し那件事楚笙歌早已连同以前的记忆都忘记了,可是路尘寰却记得。一想到当时自己做过的事情,他都恨不得给自己两拳。今时今日,楚笙歌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更是他捧在手心中疼宠的人,绝对不许别人说半句不中听的话。

“我们先离开这里,好不好?”楚笙歌看到路尘寰狠厉的眼神,担心得不行,生怕他有什么冲动的举动。

楚笙歌晃了晃路尘寰的手臂,带着些撒娇的意味。她的表情路尘寰完全看懂了。楚笙歌在安静无声地告诉他——我不要你现在在这地方为我出头。

对于楚笙歌的任何要求路尘寰都是无法视而不见的,路尘寰努力地压制住心中的怒火,伸手揽住楚笙歌的腰,打算带着楚笙歌离开。

其实最了解路尘寰脾气的莫过于裴馨雅,以前她就是足够的了解路尘寰,所以知道在什么时候示弱,在什么时候可以谈一点点的条件。此刻她知道再惹路尘寰是很愚蠢的,可是看到路尘寰为了维护楚笙歌而对自己横眉冷对,他明明知道自己有多爱他的,他却不为所动。最后摧毁裴馨雅理智的是——暴怒中的路尘寰居然因为楚笙歌的一句话,肯收敛了自己的脾气……这种认知将裴馨雅打击得完全无法冷静的权衡利弊。

“尘寰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却娶了这个为了钱可以出卖自己的贱女人!”裴馨雅妆容精致的脸变得狰狞起来,她嘴角浮出一抹嘲讽的笑。

这段过往是路尘寰最怕人提及的,这样的话语很有可能会让楚笙歌想起一切的。藏得最深的秘密被暴露在空气里,怒火焚烧着路尘寰的理智和灼痛的心。

“啪”的一记耳光,在气氛紧绷的空间里清脆无比。裴馨雅的尾音还回荡在空气里,她嘴角的笑容还在肆意绽开着,一个巴掌却精准地落在了她的脸上。

怔住的人不止是裴馨雅,还有路尘寰。楚笙歌面无表情地放下自己手,拉起路尘寰的手臂:“我们走吧。”

路尘寰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伸手揽住楚笙歌的腰身,往外走去。

“打完人就想逃?你以为你是谁,居然敢打我!”裴馨雅追了上来,想拽住楚笙歌。

“够了!”路尘寰动作更快,抬手挥开裴馨雅的手:“你以为我太太很想打你?她不嫌打你脏了手,是因为即使你很欠抽,她也不想我出手揍你。”路尘寰地怒气并没有消退,幽深的眼眸瞪着裴馨雅,像是要杀人:“你用最肮脏的语言攻击着别人,自己呢……肚子里怀着一个男人的孩子,嘴里却说着爱另一个男人,你这样的女人已经不能更下贱了,简直令人作呕。从你裴馨雅嘴里说出‘爱’,是对别人的侮辱。”

裴馨雅怀孕后到哪里都有女仆和保镖跟着,此时跟着她的人就守在门边。她大声冲保镖喊:“拦住那个女人,没看到我被她打了吗?”

路尘寰旁若无人地从保镖身旁走过,两个保镖低着头,垂着手规规矩矩地立在门边,并没有阻拦楚笙歌的意思。

“你们都是死人吗?爸爸是让你们来保护我的,分不清谁是主子吗!”裴馨雅气得直发抖,路尘寰羞辱她也就算了,连保镖都不听她的话了。

其中一个保镖往前跨了一步,路尘寰眼睛眯了一下,保镖依旧低着头:“少爷,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您跟少奶奶慢走。”

裴馨雅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

路尘寰转过身,俊逸出尘的脸依旧阴沉着:“现在明白了?你包括路志翔在路家什么都不是。如果你再敢挑衅我太太,我让你们在路家连立足之地都没有。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你如果够聪明就老老实实地当好你的二少奶奶,别逼我动手收拾你们。把你那些龌蹉的小心思都收好,你敢动她一根头发我就要你一根手指,到时候新账老账一起算,把我惹急了爸爸也保不了你,我的手段你应该知道的。”

路尘寰带着楚笙歌回到宴会厅,裴馨雅紧紧捏着自己的拳头,任凭镶着钻的指甲刺进掌心里。她的手很痛,可是远远比不上内心的痛苦。路尘寰说她是下贱的女人,看她是都满是嫌弃。她也不想委身于路志翔给他生孩子的,可是她的生活早已在迷乱一夜之后脱了轨。

裴馨雅每天都在欺骗着自己,幻想着肚子里孕育的是路尘寰的孩子。路尘寰和路志翔是兄弟,他们长得有三分相像。一想到孩子脸上可能会带有一点点路尘寰的影子,她的心里就没有那么难受了。可是路尘寰却像是最残酷的刽子手,一针见血地指出她肚子里怀着路志翔的孩子,这让裴馨雅猛然惊醒,恶心的感觉由胃部直接冲到喉咙。裴馨雅用手撑着盥洗台,吐得昏天暗地,嘴里与心里苦涩统统无处安放。

女仆马上过来帮她拍着背:“二少奶奶,您要不要喝一点水呢?”

裴馨雅抬起头,眼神像是暗夜中的恶灵,满是噬人的怨恨:“我说过,不许叫我二少奶奶!”

“是,少奶奶……”女仆连忙低下头,平时跟着裴馨雅的下人都知道,她只让人称呼她为少奶奶的。原来只有她一个在家里是没问题的,可是现在大少爷带着大少奶奶回来了,这么称呼不是容易弄混了么?

“滚……都给我滚,没用的东西!”裴馨雅推开女仆,冲着那两个低着头的保镖喊。

“宝贝,怎么了?”路尘寰搂着楚笙歌,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着。

“阿尘……这件事给你的家人知道了,他们会不高兴的吧?”楚笙歌看得出路尘寰的父亲应该是很宠爱裴馨雅的。

“嗯……”路尘寰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楚笙歌细细的手指:“你刚才打了爸爸最重视的晚辈,他一会儿估计会让人来打你。”

“哦。”楚笙歌不但没害怕,还平静地点点头:“那是最好不过了。”

路尘寰将楚笙歌手放在自己的胸口:“对我这么没信心?真的以为我保护不了你?”

“不是的……人是我打的,让我负责是最好不过了,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让你们的关系变得更糟。”

“就因为怕我为难所以你才动手打了她?”路尘寰刮了下楚笙歌挺翘的鼻梁:“那些搏击我是白教了吗?以后动手就下全力,你手下留情人家也不会领情的。”

楚笙歌眨了下眼睛,当时路尘寰的样子太可怕了,她确实是怕路尘寰动手会没轻重,万一伤到人就麻烦了,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你是要我打她一枪?”

“只要你喜欢,没有什么不可以……”路尘寰虽然是一句玩笑,但是听起来又不像玩笑。

“我可不是杀手,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楚笙歌耸耸肩。

“呵呵……说的也是,用不到你亲自动手。”

两个人刚走进宴会厅,路可盈就走过来,吃惊地看着路尘寰和楚笙歌:“大哥笙歌姐,你们……”

路尘寰酷酷地冲路可盈说:“可盈,这是你嫂子。”

路可盈是听母亲说大哥在意大利办了婚礼,因为父亲不同意这门婚事,所以禁止路家的所有人去参加婚礼。让她却没想到的是,大哥娶的人是楚笙歌。不过笙歌姐给她补习功课时,她们就相处的很好,笙歌姐做她嫂子她是很高兴的:“大嫂,嘿嘿。”

“你好。”楚笙歌点点头,路尘寰的妹妹应该是路家唯一接受她的人吧。

路可盈挽住楚笙歌手臂,“大嫂,我们到那边坐吧,这里乱哄哄的。”

路可盈拉着楚笙歌往主宾的席位走去,一个身着大红色礼服的妇人冲他们走过来,路可盈笑嘻嘻:“妈咪。”

“嗯。”宫凌看了看楚笙歌,然后很和蔼地对路尘寰说:“尘寰,你难得回国一趟,也不常回家看看。”

“我们这次回来要待一段时间,来日方长。”路尘寰也很客气地答了话。

“姐姐,老爷正找您呢,说是要马上开席。”姚静柔可以出席的场合有限,今天也是盛装出席。只不过她很低调的选了一件灰蓝色的礼服,明显不愿意跟宫凌争风头。

楚笙歌看看宫凌又看看姚静柔,她们长得有几分相似,如果说是姐妹,倒是解释得通,可这是怎么个关系呢?姐妹俩都嫁给了路尘寰的爸爸?

宫凌跟姚静柔一起离开的,走的时候还带走路可盈。

楚笙歌好奇地问:“她们是一对姐妹?”

“不是……”路尘寰摇摇头:“是父亲的再娶的妻子和侧室。”

楚笙歌觉得路尘寰的父亲可真够花心的,不但再娶还娶俩……怪不得妈妈一个人住在意大利呢,一想到白玲珑,楚笙歌被自己的发现给吓到了——她刚才觉得宫凌和姚静柔长得有些相像,可是她们两个与白玲珑也有些像呢。

“怎么了?”路尘寰看楚笙歌一脸惊诧,有些担心。

“她们……”楚笙歌小声说:“你有没有觉得……她们跟妈妈……”

路尘寰似乎知道楚笙歌要说什么,他垂下眼眸:“所以,即使父亲再娶,我也不能完全怪他。他是花心还是痴情,也说不清了。”

“如果爸爸这么喜欢妈妈,为什么还跟别人结婚呢?”楚笙歌原本以为路尘寰的父亲变心了才会娶别人的。

“从理论上说,他也没跟别人结婚,她们的身份都不受法律的认可。”路尘寰摇摇头:“他们的个性都太强了,谁也不愿意迁就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