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32章 陌生的香水味

第132章 陌生的香水味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哦……”楚笙歌点点头,路尘寰的爸爸看起来确实挺严肃固执的。看小说到网妈妈更不用说,浑然天成的女王气场。

如果真的是相爱,却不得不分开,才是一辈子最遗憾的事情吧。楚笙歌记得她在书上看过这样一段话——不要把分手归咎与误会,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擦肩而过,不过是因为爱得不够深。有多少爱,就有多少迁就和原谅。

“大哥,爸爸让您跟大嫂去那边坐。”路可盈指着路震坐的那一桌。

“这里就挺好。”路尘寰估计楚笙歌不想看到裴馨雅。

“我们过去坐吧。”楚笙歌站起来,扯了下路尘寰的衣袖,这算是路震在发出和解信号,实在不好拂了他的面子。

路尘寰起身牵着楚笙歌往父亲坐的这一桌走过来,路可盈的嘴巴张成o型,大嫂实在是太帅了,她就没见大哥这么听谁的话。

晚宴气氛还算融洽,就是路志翔非要敬楚笙歌一杯酒,路尘寰挡了下来,当时的气氛有些尴尬。

晚宴结束后是舞会,悠扬的乐曲响起。路尘寰十分绅士的做了邀舞的动作,楚笙歌将小手放进他的掌心里。

楚笙歌从小学习芭蕾舞,跳华尔兹可以说是手到擒来。伴随着悠扬的音乐,在水晶吊灯如梦似幻的光影里,高大帅气的男人和娇小清丽的女人翩翩起舞,很快成为了舞池中的焦点。

路尘寰很技巧地带着楚笙歌在舞池中徜徉,一曲终了,刚好转到了宴会厅的侧门。

“我们回去了。”路尘寰揽着楚笙歌腰,在众人的注视下离开了。

楚笙歌坐进车子里,安静地靠在座椅上。路尘寰伸手将她拉进怀里:“累不累?”

“还好。”楚笙歌靠在他温暖坚实的怀抱里,微微合上眼睛。

最近楚笙歌总是早睡早起,所以车子到家时,楚笙歌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路尘寰抱着楚笙歌下了车,夜风一吹楚笙歌打了个哆嗦,缓缓睁开眼睛:“到家了?”

“嗯。”路尘寰紧走几步,进了电梯。

“你放我下来吧。”楚笙歌有些不配合地扭动着身子。

“再乱动就把你扔到地上了。”路尘寰故意吓唬她。

楚笙歌伸手搂住路尘寰脖子:“不要。”

“哈哈……”路尘寰朗声笑起来,这是他今晚最愉悦的时刻。

路尘寰直接将楚笙歌抱进卧室,她很快陷入柔软的被褥里。

路尘寰动作麻利地脱掉身上的衣服,金黄的灯光落在他蜜色的皮肤上,健美的肌肉线条晕染出淡淡光晕。路尘寰将她困在身下,密密麻麻的吻从她柔嫩的唇瓣上一直辗转到颈窝。楚笙歌觉得脖子上酥酥麻麻的好痒,下意识地往后闪躲,路尘寰却用一只手臂圈住她的纤腰,霸道地不许她退。

路尘寰温热的唇描绘着楚笙歌精致的锁骨,修长的手指拉开礼服后面的拉链,丝质的礼裙像是一汪水,滑落到地板上。

路尘寰的吻渐渐变得臻狂起来,撬开她贝壳似的牙齿,深深地拥吻着楚笙歌。楚笙歌有些不知所措地用手抵着他滚烫的胸膛,路尘寰将她的小手按在心脏的位置:“笙歌,我爱你。”

此时楚笙歌小脸涨得通红,一双澄澈的美眸带着不谙世事的纯粹,像是落入尘世的精灵,美得令人窒息。

路尘寰的大掌像是带着电流,在楚笙歌的身上游走,他清楚她身上每一个敏感的位置。楚笙歌在他的抚慰下,眼神渐渐迷离起来。路尘寰捧着她漂亮的小脸,像是捧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就这样深情的凝视着他的女孩,与她沉重地融合为一体。

清晨的阳光洒进房间里,像是在空气里撒了一层细碎的金沙。楚笙歌趴在床上沉沉地睡着,海藻一样妩媚的卷发散在雪白的枕头上。她缓慢地动了动,轻柔的被子滑过她的肩头落下来,圆润的肩头和雪白的后颈上星星点点满是粉红的印记。

路尘寰帮她拉好被子,然会翻身坐起来,伸手将床头柜上的闹钟拿起来关掉了。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将窗帘关好。暗下来的光线比较适合睡觉,昨晚确实是累到她了,今天让她好好补眠才行。

楚笙歌都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抬手揉揉眼睛,因为拉着窗帘她一时看不出现在是几点钟了。

楚笙歌定了定神儿,慢慢从床上爬起来。昨晚她都没换睡衣,那件礼服穿起来太麻烦,她从床脚凳上捡了件路尘寰的衬衫穿起来,走进浴室。

路尘寰回到房间时楚笙歌刚洗好澡,头发上的水珠滴滴答答地从发梢滚下来。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路尘寰拿起毛巾,动作温柔地给楚笙歌擦着头发。

“现在已经快一点了。”楚笙歌翻了个白眼,虽然她是睡得不算多,但时间不早了。

“这跟几点有什么关系?”路尘寰吻了吻楚笙歌的脸颊,沐浴后的楚笙歌水水嫩嫩的,让人恨不得直接吞下去。

“我今天算是旷工吧,你会扣我工资吗?”楚笙歌开着玩笑。

“怎么会扣工资?你这是侍寝有功,应该发奖金才对。”路尘寰拉着楚笙歌下楼:“先去吃饭。”

“等一下再吃,我还不饿。”现在床的吸引力明显比午餐要大得多,她想着在眯一小会儿,然后去影园,给妈妈吃饭的时候,随便吃点儿就好。

“乖乖去吃饭,会有惊喜的。”路尘寰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将楚笙歌拖到餐厅。

楚笙歌一走进餐厅,惊喜地叫了起来:“罗密欧。”

罗密欧欢脱地冲楚笙歌跑过来,它已经长大了好几圈,虽然还没长到成犬的大小,但已经不是楚笙歌印象中小小的样子了。

“罗密欧,你长这么大了呀。”楚笙歌弯下腰抚弄着罗密欧毛茸茸的皮毛。

“先过来吃饭。”路尘寰给楚笙歌拉开椅子。

“哦。”楚笙歌坐到椅子上,罗密欧乖巧地趴在楚笙歌脚边,不时用脑袋蹭蹭她的小腿。

“你怎么想到把罗密欧接来的。”楚笙歌很开心与她的宠物团聚。

“安德烈刚好过来处理点事情,所以就把它带来了。”路尘寰捡了块鱼,细细地挑去鱼刺放进楚笙歌碗里:“最近我会有些忙,有它在你就不会太闷了。”

安德烈从意大利赶过来,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吧。路尘寰会很忙,也在情理之中。

楚笙歌第二天一早去公司上班,她先给自己沏了杯红茶。苏欣跟刘莉莉刚好在茶水间吃早点,看到楚笙歌走进来,冲她招了招手。

楚笙歌端着茶杯走过去:“早啊。”

“你每天只上半天班就算了,居然就这半天你还要缺勤!”苏欣神秘兮兮地问:“笙歌,你在公司究竟有什么后台呀?赶快告诉我,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

“我哪有什么后台呢,只不过申请这个职位时,我就要求工作时间要宽松一些的,不过会按时完成负责的工作。”楚笙歌无辜地耸耸肩,她何止是缺勤,她还拐带着总裁一起缺勤。不过总裁缺勤是板上钉钉的,她却不是,因为她有总裁亲笔批的假条……刚才她把假条交给主管时,主管的下巴都快掉桌子上了。

“这样啊……”刘莉莉将吃完三明治的包装扔进垃圾桶里:“那你专业一定很厉害,否则公司不可能给满足你的要求的。”

“今天午餐我们去吃烤肉,特殊人才去不去?”苏欣笑着说。

“好啊。”楚笙歌点点头。

路尘寰逆光站在阔大的落地窗前,安德烈依旧是穿着深色的风衣,严苛的脸上一丝笑容都没有。

“还没找到吗?”路尘寰就不信塞德里克一个大活人还能人间蒸发了不成。

“他应该是又换了身份,但是目前有一件事更棘手。”安德烈的嘴巴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他们在收集有关夫人的情报。”

路尘寰原本平静的脸色马上变得骇人起来,这些人真是该死,居然敢打他心肝宝贝的主意。

最近天楚笙歌都是跟苏欣她们一起吃午餐的,四个女孩几乎要把公司附近,数的上来的餐厅吃遍了。其实楚笙歌很喜欢跟她们在一起,几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聊着八卦,这样烟火气浓郁的世俗生活,对她来说似乎更亲近一些。

楚笙歌都不敢想路尘寰已经忙成了什么样字,白天几乎都见不到他了。即使是周末,他也不在家的。他们结婚以来,这种情况还是没有过的。在意大利时,他虽然也很忙,但总是会抽出时间来陪她的。

楚笙歌估计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恐怕他忙得都没时间吃饭吧。最近她对公司附近都比较熟了,所以中午的时候特地打包了饭菜回来。

楚笙歌拎着装午餐的手提袋从地下停车室是电梯上到顶楼,一路畅通无阻。秘书是见过她的,也没有多话。楚笙歌敲了下总裁办公室的门,推门而入。

路尘寰原本在窗前打电话,看到楚笙歌走进来很惊喜,连忙挂了电话走过来,伸手抱住她:“宝贝,是不是想我了?”

“嗯。”楚笙歌点点头,“我买了午餐。”

“宝贝真乖。”路尘寰接过手提放在茶几上,然后修长有力的手臂再次缠上她的腰:“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忙过这一段,我好好陪你。”

“工作比较重要嘛。”楚笙歌退出路尘寰的怀抱,将打包的饭菜拿出来:“我们吃饭吧。”

“好。”楚笙歌买的饭菜,只能说味道一般,不过路尘寰还是吃得很开心。楚笙歌越来越依赖和亲近他了,这让他觉得无论为她做什么都值得。

从路尘寰办公室出来时,楚笙歌心里很难受,路尘寰身上有陌生的香水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