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33章 一叠照片

第133章 一叠照片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其实留在路尘寰身上的香水味道是很淡很淡的,开始的时候楚笙歌甚至以为是自己弄错了。可是刚才她从衣架上拿外套的时候,在他的风衣上闻到了同样的味道,这次是不会错的,风衣上的味道比留在他身上的要重一些。其实换做别人可能也不会留意的,可是楚笙歌对香氛的味道非常敏感,稍浓一点就会头疼,所以她从来不用香水。

她也不想往那么糟糕的方向揣测路尘寰,可是路尘寰一直都都不用香水的,即使新添了这个爱好——dior的橙魅,也不是男人用的吧。而且这样的味道,一定是两个人靠得非常近才会留下的。一般的社交需要两个人靠近到可以在对方身上留下味道的距离吗?

答案显而易见——那是不可能的。

楚笙歌走进电梯,有些无力地靠在电梯墙上,她闭了下眼睛,使劲儿晃了晃自己的头。她有些讨厌自己正在高速运转的大脑,脑袋里像是住了一个机智的恶魔,每当她为路尘寰找出一个借口时,那个恶魔就会找出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她是在自欺欺人。

楚笙歌有些失魂落魄的走进办公室,秦淑仪抱着一摞文件要送档案室。楚笙歌本来精力不集中,两个人撞到了一起,文件噼里啪啦的掉到了地上。

“对不起……对不起……”楚笙歌马上回过神儿来,蹲下来开始捡散在地上的文件。

秦淑仪柳眉倒竖,掐着腰开口:“走路不长眼呀?”

楚笙歌将文件捡起来理好,递给秦淑仪:“真的很抱歉。”

秦淑仪双手抱在胸前,瞪着楚笙歌——valentino最新一季的高级定制套装,脖子上的丝巾是爱马仕的限量版,嗯哼,还戴着vacheronconstantin的钻石腕表,这套行头下来可要不少钱呢。

秦淑仪看楚笙歌低眉顺眼地道歉着,应该只是有点儿小钱吧,这一脸的狐媚样,说不定是被什么人包养了也不一定。不过不会大有来头,那样应该傲气得很,才不会这么忙不迭的道歉。

她跟着钱景深出差一个月,秘书处什么来了这么个人呢?“道歉有什么用?”

大家都知道秦淑仪正在跟公司的副总交往,她这么叫嚣虽然很过分,但是谁都不敢得罪她,怕以后被她穿小鞋。办公室里安静极了,真是掉根针都能听到了。苏欣刚想过来说几句,被刘莉莉拉住了。

“文件我都捡起来了,也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楚笙歌努力地压制着自己的火气,根本不是什么大事,她有必要这样不依不饶的吗?

秦淑仪扬了扬下巴:“你眼睛是出气用的吗?非要撞我?”

“我承认我精力不集中,但是如果你注意一点儿的话,我们也不会撞到一起了。我还没有无聊到要故意跟你撞在一起。”楚笙歌第一次遇到这么胡搅蛮缠的人。

秦淑仪没想到一个新人敢跟她顶嘴,要是忍下来以后还怎么在秘书处作威作福呢:“我拿了这么多东西不懂得绕一下吗?”

“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你能听懂别人说话吗?”楚笙歌本来就被那个香水味弄得很烦躁,脾气也上来了:“你就都对吗?正常人走路靠右边,你却偏偏靠左。就算你是太阳我也不是地球,我干嘛非要绕着你走!”

“你……”秦淑仪被哽得说不上话来。

楚笙歌将那叠文件啪的一声甩到旁边的桌子上,她实在没有耐心跟秦淑仪纠缠不清,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间。

楚笙歌将门关上,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拿起衣架上的大衣穿上,她到时间去影园了。

楚笙歌拎着包走出来,看到秦淑仪还站在刚才的位置上。楚笙歌当她是空气,直接走过去。

“楚笙歌是吧,你给我站住。”秦淑仪看楚笙歌穿了外出的衣服,把她叫住了:“现在是上班时间,你去哪儿?”

“我去哪儿没有义务跟你汇报吧。”楚笙歌皱着眉。

“你去把这些文件送到档案室去。”秦淑仪指了指被楚笙歌拍在桌上的文件。

“这是你的工作,我们不是上下级关系,你没有资格指使我做事情。”如果是平时,文件楚笙歌也不是不能送,可是今天她就是不想这么做:“至于同事之间帮忙的话,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而你的态度我不喜欢,所以没有为你浪费时间的必要。”

楚笙歌拎着包飘然而去。

苏欣有些诧异地看着刘莉莉,小声说:“你怎么知道笙歌能摆土豪?她平时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没想到火力这么强。”

“每天只上半天班,鼎尊的保洁员都是做全天的,哪有这样的上班的。”刘莉莉冲苏欣眨了下眼睛:“我猜笙歌背后一定有大神罩着。”

“能比副总还大吗?”苏欣捂着自己的嘴:“要真比副总大,那只能是顶层的**oss了吧?”

“位置是不是比副总坐得高我是不知道,但是钱一定是比副总多。”齐兰也凑过来:“笙歌穿的衣服用的包,甩秦淑仪八条街好么。笙歌今天穿的那件真丝衬衫我前天在巴黎春天看到新品到店,要我三个月的工资……”

“这么说……真是**oss吗?”苏欣看看齐兰又看看刘莉莉:“不可能吧,笙歌人那么好,跟我们去吃小馆子从来不嫌弃……”

“说的也是……”刘莉莉点点头。

楚笙歌给李璇吃完饭,帮她按摩着肩膀。由于运动得少,妈妈的肩膀手臂都有些僵了。

“笙歌,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呀?”从楚笙歌一进门,李璇就发现她今天心事重重的。

“没有……”妈妈现在病的这么重,楚笙歌也不忍心让妈妈再为自己操心的。楚笙歌不断安慰自己,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而已,或许是她误会路尘寰了。

“最近都没看到尘寰来接你。”李璇皱了下眉:“是不是你们吵架了呢?”

“没有。”楚笙歌摇摇头:“他最近比较忙……”

“男人在外面忙,回到家总要有个家的样子。你早点儿回家,晚餐准备些他喜欢的菜……”李璇嘱咐着楚笙歌。

“好,我知道的。”楚笙歌的笑容有些虚无,细细想来路尘寰已经好几天没在家吃晚餐了。

还不到四点钟,李璇就催促着楚笙歌快点儿回家去。楚笙歌拗不过妈妈,只好提前回了家。

家里的仆人看楚笙歌今天回来的早,连忙准备了下午茶。楚笙歌坐在沙发上,喝着酸酸甜甜的水果茶,将手里的网球丢出去,让罗密欧再捡回来……

“夫人,这是今天下午收到的快递。”仆人将一个快递信封拿过来。

楚笙歌拿过信封,上面收件人一栏是写着她的名字,寄件人却什么也没填写。楚笙歌有些狐疑地拆开信封,是谁寄东西给她呢。

楚笙歌打开信封,偌大的信封里有一叠照片。照片的主角只有两个人——女人看起来活力四射的混血美女拥有傲人的好身材,浅蜜色的皮肤,像是第二件华服在阳光下闪着微光。长长的卷发像是海藻一样散在身后,美丽的脸上有西方人深深的眼窝和挺直的鼻梁,也有东方人小巧却不失性感的嘴唇和精致下颌。楚笙歌不得不承认,以女人的眼光看,这个女人也美得风情万种。而男人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即使只看背影她都认得出是谁。照片里的两个人多亲热呀,他们在漂亮的餐厅吃着烛光晚餐,他们去剧院看戏,他们在购物中心逛街……

楚笙歌几乎要将照片捏皱了,照片里恍若天神的男人,真的是她的丈夫呢?为什么看起来这么陌生呢?

楚笙歌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在慢慢凝固着,她紧紧地握着那个信封,跌跌撞撞地回到卧室,将这个可怕的信封锁进她平时放证件的抽屉里,就像锁住一个会吞噬她心脏的怪兽。

楚笙歌靠着柜子慢慢地滑坐到地板上,就在几分钟前,她还在为路尘寰找着各种的借口,看到这些照片她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

路尘寰回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了,仆人接过路尘寰脱下的外套:“先生您要吃一点儿夜宵吗?厨房准备了鲜虾馄饨、皮蛋瘦肉粥、芡实百合糖水、薄荷糕、玉米冬菇蒸饺还有钵仔糕。”

路尘寰皱了下眉,一般情况夜宵只会准备两三样,如果这么丰富的话,基本是楚笙歌没有吃晚餐。难道这个时间楚笙歌还没回家吗?

“夫人呢?”

“夫人在卧室休息。”仆人垂手回答。

“晚餐都吃了什么?”

“夫人晚餐没有下来吃,所以厨房多准备了几样夜宵,预备着夫人饿了的时候吃。”

路尘寰快步上楼,推开卧室的门。房间里亮着小夜灯,光线有些昏暗。楚笙歌睡在床上,小小的身体在被子下面几乎都要看不到了。

楚笙歌努力了很久才强迫自己睡着的,依旧没有睡得太沉,她感觉到床晃动了一下,缓缓陷下去一点儿。可是她真的不想面对路尘寰,所以依旧维持着睡着的样子。

路尘寰温热的指尖轻轻滑过楚笙歌柔滑的脸颊,楚笙歌实在是装不下去了,睁开了眼睛。

不按时吃饭绝对不是好习惯,而楚笙歌的身体本来就弱,漏掉一餐很容易低血糖。这丫头总是不乖,只要没有他看着会胡闹。路尘寰想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严厉一些,但是话一出口都觉得温和过头了:“怎么不吃晚餐?”

“吃不下。”楚笙歌不知道自己的神经要有多大条,在看完那些照片后还能吃得香睡得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