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34章 不劳费心

第134章 不劳费心

“怎么了?”路尘寰将楚笙歌连人带被抱起来,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楚笙歌的身体僵了一下,他的身上现在并没有陌生的香水味,因为他身上穿的衣服并不是早上的那一套了。真是个心思缜密的男人呀,他这样都不会累吗?

“没什么,胃有些不舒服。”楚笙歌脸上挂着浅浅的笑。

如果路尘寰细心一些的话,就会发现那些笑容背后的哀伤。可是他此时更担心她的身体:“这样不行,我让医生过来看一下。”

“不用了,我睡一觉应该就好了。”楚笙歌实在不想在看到路尘寰,他脸上的担心跟紧张多真实呀,如果没有看过那些照片,她几乎要被他的怜惜溺毙了。可惜她现在只能看到他的虚伪,可以随心所欲地做出这样深情款款的样子,路尘寰不去演戏,这么好的演技都浪费了。

路尘寰把她放到床上,然后摸出手机,打电话叫医生过来。

路尘寰亲自端了粥上来,喂给楚笙歌吃:“先吃一点儿粥,乖。”

楚笙歌其实一点儿也吃不下,可是也无法拒绝,只好小口的吞下送到她唇边的粥。吃在嘴里的粥她根本尝不出味道,只是机械地吞咽着。

“我真的吃不下了。”楚笙歌摇摇头。

路尘寰皱着眉,一小碗粥吃了一半都不到,他自己尝了一下,口感很顺滑也很香,可是楚笙歌确实吃的很勉强。

“好,你先休息一下。”路尘寰将粥碗放在桌子上,垂首吻上她柔嫩的唇瓣。

楚笙歌下意识的躲了一下,想到他极有可能刚才吻过照片上的女人,应该不止亲吻,他连衣服都换了,她完全想象得到他们做了什么。一阵恶心的感觉从胃里翻腾着直抵喉咙,楚笙歌推开路尘寰,步子凌乱的地冲进卫生间。

路尘寰跟卫生间时,楚笙歌跪在马桶前面。纤瘦的身体裹在宽大的睡袍里显得更加嬴弱,路尘寰的眼眸凝了一下。

刚才吃下去的一点粥全都呕了出来,现在胃都空了,却还是一阵阵的恶心着。楚笙歌扶着旁边的盥洗台,却还是站不起来。

路尘寰连忙将楚笙歌扶起来,她的小脸一片惨白,连嘴唇都是淡淡的水色。路尘寰接了水给楚笙歌漱口。

楚笙歌接过水杯,将嘴里酸涩的味道清理掉,很客气地对路尘寰说:“谢谢。”

路尘寰怔了一下,他觉得楚笙歌整个人都不太对,可是究竟是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来。

“先生,医生到了。”仆人通报着。

“马上请他上来。”路尘寰给楚笙歌擦了脸,把她抱到床上。

医生祖上是中医,自己又学了西医,算是中西合璧。他先诊查了一番,又诊了脉:“没什么大问题,路太太主要是肝郁不舒,横逆犯胃。吃几副汤药调理一下就好了。”

“她刚才吐得很厉害,你确定没问题?”路尘寰觉得不是没问题,是问题大得很。

“路太太胃气先虚,肝气相对偏盛,相互抵制在一起,吃什么都难消化,消化不了就会往上反的。”医生皱了下眉:“主要还是要开解胸臆。”

楚笙歌倒是觉得这个医生挺靠谱,相信世界上没有哪个女人发现自己的丈夫出轨了,还能心情舒畅的。

路尘寰跟着医生到起居室写药方:“怎么能让我太太好得快一点儿?”

“主要是保持身心愉悦,药物从旁调理,有两三天就差不多了。”医生将写好的药方拿给路尘寰。

路尘寰回到房间时,楚笙歌眼睛直直地瞪着天花板。她知道原谅一个人,太多时候根本不是真的不计较了。说白了只是不想失去他,将藏在心中的每一根刺,狠狠地压回到心脏里去,有多疼只有自己知道。只求随着时光流逝,那些尖刺和疼痛都会被慢慢遗忘。她能原谅路尘寰的背叛吗?楚笙歌觉得自己做不到。

她可以什么都不要,但是唯独对爱情,她做不到卑微,更不会委曲求全。她不会像肥皂剧里的女人一样,面对丈夫出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即使是摔倒,姿势也要漂亮,这是她的骄傲。

因为忘了从前的一切,她的生活里只有路尘寰,自己是太依赖他了,所以当他变了的时候,她会觉得天都塌下来一样。她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空间,这样才能不会太被动。

路尘寰坐在床边上,轻轻地怕楚笙歌的背:“最近我太忙了,都没时间陪你。”他满是歉疚地吻了吻她的头发。

楚笙歌心中冷笑,你当然是很忙了,要上班还要陪着混血美女吃饭看电影逛街购物,时不时地还需要回家应付自己,难为路尘寰能周全得过来,要是以她的精力,估计早就垮了。

“等忙过这一段,我带你去度假,陪你好好玩玩。”路尘寰起身:“让厨房煮了一点儿白粥,我去看看弄好没有。”

“不用了,我真的吃不下。”楚笙歌合上眼睛,他不累她都累了:“你也别忙了,累了一天了。”

“我不累,你能舒服一点儿,让我做什么都好。”路尘寰刮了下楚笙歌的鼻梁,到厨房去了。

听到路尘寰这样宠溺的话语,从前只有甜蜜,现在却满是苦涩,蜜语甜言,他也会说给那个女人听吧。楚笙歌其实也不愿意总是想到那个女人,可是她就像是一个幽灵,看不到摸不着却又阴魂不散地困扰着她。

第二天一早,楚笙歌没有用到闹钟就起来了。路尘寰将她按进被子里,她的脸色还是不好,气色真是比原来差得多:“今天不要去公司了,在家休息。”

“我没事儿的。”楚笙歌摇摇头,与其在家里胡思乱想,还不如做些事情分散一下精力。

“乖一点儿,总是这么不听话。”路尘寰吻了下楚笙歌苍白的脸颊。

“我就是这样的人,如果你想要个言听计从的妻子,恐怕只能换人了。”楚笙歌倔强地从床上爬起来,套了件晨衣去浴室洗漱。

路尘寰敏锐地觉得楚笙歌话里有话,可又觉得她应该不会知道的。

楚笙歌吃了早餐,路尘寰让仆人把医生开得汤药端给她。

楚笙歌闻了一下就厌恶地推开了:“我不喝这个。”

路尘寰盛了一勺尝了下,除了有些苦,还不算太难喝:“味道不是很怪,把它喝了。”

“我真的喝不来汤药,从小就喝一次吐一次,你就别折腾我了。”楚笙歌动作麻利离开餐桌。

路尘寰冲仆人摆摆手:“给医生打电话,让他开好吃一些的药。”

“是,先生。”

楚笙歌今天来公司有些晚,还好她不用打卡。

中午的时候跟着苏欣她们去吃饭,今天选的是一家日式拉面店。店面虽然不大,但是却很有人气。楚笙歌点了一碗粟米拉面,匀净的拉面浸在奶白色的骨汤里,上面覆盖着切得薄薄的牛肉、青翠的菠菜还有金灿灿的粟米粒,看起来就很好吃。

楚笙歌刚捏起筷子,电话就响了:“喂?”

“上来吃饭,我点了餐。”路尘寰看着桌上精致的饭菜,最近不方便带她出去吃饭,只能先这样了。

“我已经在吃饭了,就不去了。”楚笙歌用筷子挑着面条。

“吃什么呢?”路尘寰的眉头又锁在了一起:“不要总是吃没营养的东西。”

楚笙歌懒得跟他讲话,给拉面拍了张照片,直接发给路尘寰,然后将手机调成静音,装进包包里。

“笙歌,谁呀?是不是在跟男朋友讲电话呢?”苏欣很八卦地问。

“嗯。”楚笙歌点点头。

“我们春节假期去申城玩儿,你去不去呀?”齐兰问。

“去干什么?”楚笙歌在中学的时候有一次因为天气原因在申城转机,所以在那座城市逗留了一天。印象里就是熙熙攘攘的大都市,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好玩儿。

“购物呀,那边的商场节假日折扣很低的。”齐兰两眼放光。

“笙歌假期应该要跟男朋友一起吧?”刘莉莉分析着。

楚笙歌本来对购物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是想到假期里会面对路尘寰……她摇摇头,或许路尘寰根本没时间回家的,但是面对空荡荡的房子同样让她很难受,还不如出去散散心:“好啊,算我一个。”

“那正好,我们四个人订两个标间。”苏欣兴奋地说。

楚笙歌吃完午餐刚回到办公间,有人敲了她的门。楚笙歌还没应答,门就被推开了,一个衣着得体的女人看看楚笙歌:“楚笙歌是吧?副总有请。”

楚笙歌眨了下眼睛,鼎尊的副总?找她做什么?

楚笙歌跟着那个女人去了同层的副总办公室,这间办公室的装修也很华丽,不过跟路尘寰的办公室自然是没法比的。

一个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面,楚笙歌并没见过副总,但是能在这间办公室坐在这个位置的,应该就是副总吧。这个男人大概有四十岁,身材还没走型,衣着也算得体,可是他头发上抹了什么定型产品,像是戴了一个黑色的头盔,看起来怪怪的。

“钱副总,您找我有事儿?”楚笙歌站在离他办公桌半米远的地方,做工精良的套装凸显了她的高贵优雅,而且楚笙歌一脸气定神闲,根本没有见高层的拘谨。

“我看了你的档案,你是研究生在读,并不符合你职位的要求。”钱景深眼中闪过一抹精光,这个女孩真是漂亮,当时被违规录用,应该是这张绝美的脸蛋儿起了绝对性的作用。

如果她足够聪明的话,他也不是容不下她的,她可比秦淑仪要有味道得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