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35章 猝不及防

第135章 猝不及防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钱景深说得一点儿没错,她是不符合公司的录用条件。し对于这一点,她并不想否认。但是,让她非常不舒服的是钱景深带着侵占性的目光。

楚笙歌依旧一脸平静:“钱副总的意思是?”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你调过来当秘书。跟在我身边,公司里没人敢找你麻烦。”钱景深本来找楚笙歌过来是想教训一下,毕竟在公司里仗着他的势力,谁都要给秦淑仪几分面子的。敢跟秦淑仪叫板,明显就是没把他放在眼里。可是楚笙歌实在太漂亮了,让他临时改变了主意。

楚笙歌皱紧了眉,这样的男人可真是够恶心的,利用权力之便,做着潜规则女职员的勾当:“谢谢钱副总抬爱,我对自己现在的工作很满意,没有调职的打算。”

“先别急着拒绝,我有一套公寓空着,你可以住过去,每个月还可以给你一笔足够花销的零用钱。”钱景深打量着楚笙歌的衣着,她的服饰看起来都不便宜,可是却要出来辛苦的工作。应该是以前就被包养着,现在被金主抛弃,不想坐吃山空,勉强出来工作的吧。他虽然刚离婚,但也不可能娶她的。这个女人漂亮是漂亮,可对他的事业并没有帮助。结婚的话,还是要选有些家世背景的人才行。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并不需要钱。”楚笙歌无奈地叹了口气,最近她是走了什么背运,总是遇到这样令人作呕的事情和人。

“在公司没人罩着,以你的学历你以为能保住现在的工作?”钱景深被拒绝得如此干脆,他有些下不来台。

这种人最好是怎么爬上去的,就怎么摔下来,她不是圣母,没义务帮他搭梯子:“这件事情没什么好谈的,钱副总如果要开除我,就让人事部下发通知吧。”

楚笙歌转身向门走去。

“你走出这道门之前,要想想以后在公司里怎么过。”钱景深好整以暇地靠在椅背上:“要是再回来求我,可就不是现在给你这么好的条件了。”

楚笙歌快步走出钱景深的办公室,她会来求他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她从不轻易求人,如果说是为了工作,她连路尘寰都不会求的。

楚笙歌回到办公室,领秦淑仪有些惊诧地看着楚笙歌,因为她一脸平静,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难道钱景深没有好好教训她吗?还是楚笙歌心理素质好,在强撑?

楚笙歌径直走进自己的办公间,关上门的瞬间,将整个身体靠在门板上,长长的叹了口气,楚笙歌的心好累,她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说不定会疯掉的。

楚笙歌拍了拍自己的脸:“生活总是要继续的,振作起来吧楚笙歌,你这个样子只会亲者痛仇者快。”

楚笙歌收拾好之后给路文打电话,告诉他可以去影园了。走出公司,午后的阳光金灿灿的,可是冬天的风依旧凛冽,楚笙歌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往路口走去。

路文看到楚笙歌走过来,连忙把车子开了过来,少奶奶不让他在公司门口接人,可是这在大风地里走,万一吹出病来,他是当真没法儿跟少爷交代。

楚笙歌上车后,静静地注视着车窗外不断变化的街景,然后拿出手机打给路尘寰。

路尘寰正在开会,他拿起手机。正在作报告的营销部总监停了下来。路尘寰示意他继续,然后接起了电话:“怎么了,宝贝。”路尘寰不免有些担心,楚笙歌平时不经常打他电话的,一般都是他打给她,她是不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呢?

“你……今天可不可以接我回家?”楚笙歌实在不想妈妈担心,纠结了很久才拨通了路尘寰的电话。

路尘寰揉了下额角,他今天确实是脱不开身:“今天的话,可能要晚一点才可以。”

“哦,那不用了。”楚笙歌的眼睛酸酸的,一滴眼泪从眼角滚落下来,她用手按住眼角,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语调尽量保持着平稳:“你忙吧。”

她可以控制自己不哽咽,也可以控制不要让眼泪越掉越多,却无法控制自己不沮丧不失落。算了吧,她应该**到不依赖任何一个人,不期待除自己以外的温暖,让自己坚强到一个人也可以生活的更好。记得爸爸告诉过她——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永远不会背叛你,那就是你自己。

路尘寰满心内疚的往影园赶,他这段时间确实是太忽略她了。楚笙歌从来没有要求过他什么,只不过想让他接她回家,这样小小的要求,真的不算过分。他现在都在后悔着,刚才应该一口答应她的。心里像装进了一个铁球,坠得他心痛。安然度过这几天就好了,他就可以好好地陪她了。

他又打电话跟路文确认了一下,楚笙歌还在影园。车子驶入影园,路尘寰看了一下表,还不到7点。平时这个时间,楚笙歌应该已经到家了。路尘寰从后座上拿了助理准备的果篮,大步向别墅走去。

李璇今天的情况不太好,打了好几次针,头疼一直都无法缓解。楚笙歌按照医生的指导,给妈妈做着冷敷。

“这样是不是好一点儿?”楚笙歌换了一个冷敷袋。

“嗯,不用忙了,疼过劲儿就好了。”李璇虚弱地靠在枕头上,比背对门的楚笙歌先看到路尘寰走了进来:“尘寰来了啊……”

楚笙歌的脊背僵了一下,却没有转身。

路尘寰把手里的果篮递给佣人,走到李璇跟前:“最近有些忙,都没来看您。”

“我知道的,管理公司不容易。其实笙歌也不用每天过来,我这边有人照顾的。倒是你工作这么忙,她应该多顾顾家。”李璇强打着精神跟路尘寰说着话。

“您身体不好,多陪陪您是应该的。”路尘寰看李璇今天的气色确实不好。

“笙歌,扶我躺下吧。”

楚笙歌帮李璇躺好,然后拉好被子。

“你跟尘寰也快点儿回去吧,时间真是不早了,我也要睡了。”

“哦。”楚笙歌将冷敷袋整理好交代佣人及时更换,然后跟路尘寰出来了。

一路上楚笙歌都很沉默,路尘寰问她什么,她都只用几个字回答着。路尘寰以为她是担心妈妈的病情,也没有太在意。

吃过晚餐后,路尘寰用笔记本电脑处理着一些公事。楚笙歌窝在沙发里看电视,正在用遥控器胡乱地换着频道,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进来一条信息。

楚笙歌放下手中的遥控器,点开信息里的图片,猝不及防的疼痛开始在她的血液里蔓延开来,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挣扎着想要大喊大叫。楚笙歌努力地调整着呼吸,颤抖着手删掉了那种图片。她虽然可以删掉手机里的图片,可是那样刺眼的画面却像是在她的脑海里生了根发了芽——夕阳的余晖下,美丽的女人和英俊的男人骑着两匹骏马,在马场广阔的天地间凝望着彼此……

这张照片无论是光线、景物还是人物,都唯美得像是一幅歌颂爱情不朽的油画。原来他是忙着去陪混血美女骑马了,然后不得不赶回来,接她回家。自己是不是应该庆幸呢?虽然晚了一点,他还愿意赶回来……她是搅了别人的约会,所以……如果她没猜错的话,今晚路尘寰应该会找借口出去吧。

路尘寰发现刚才还好好的楚笙歌,不知不觉间脸色变得惨白,手指还在微微打着颤。

“宝贝,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没有,我想去睡觉了。”楚笙歌将手机放到茶几上。

路尘寰起身将楚笙歌抱起来,楚笙歌身上有些凉,身体轻轻打着颤。路尘寰吻了吻她的鼻尖儿:“那就早点儿休息吧。”

路尘寰猝然而至的关心总是像一把钝掉的锯子,一点点地割锯着她脆弱的心脏,那种痛沉重绵长,氤氲锯子铁锈的味道像鲜血的气息。

楚笙歌不到是几点钟,但一定是很晚了。路尘寰的手机嗡的震动了一下,他拿起在黑暗中闪着亮光的手机看了一下,然后轻手轻脚地下了床。

楚笙歌闭着眼睛,保持着呼吸均匀,通过微不可闻的声响她的大脑里精准的呈现出路尘寰的动作——路尘寰缓缓拉开衣柜,可能是怕弄出声音吵醒她吧,他并没有在卧室换衣服,而是拿了出门的衣服,走了出去。

房门被轻轻带上,楚笙歌睁开了眼睛。她觉得有一双无形的手,扼住了她的喉咙,她快要窒息了——他,今夜,真的出去了。

虽然她不是没想到过这种情况,但是想到是一回事儿,真正经历又是另一会儿事……

楚笙歌一夜时醒时睡,早上起来头晕的厉害。任凭她再倔强,这种情况也出不了门的。吩咐仆人把早餐送到卧室来,她喝了一小碗八宝粥之后,强迫自己睡了一上午。睡醒之后终于不再头晕,楚笙歌松了一口气,还好不会耽误去影园看妈妈。

下午的时候苏欣发来信息,告诉楚笙歌机票已经订好了,明天下午两点的飞机。在申城待三天,年初二下午返航。然后又敲定明天在公司会合,上午照常上班,中午一起去机场。

楚笙歌一边给妈妈按摩着腿,一边说:“妈妈,春节假期我跟同事约好去申城玩三天,初二回来。”

“嗯,你也该出去散散心的。”李璇也知道路老爷不喜欢楚笙歌,路家是大家族,路尘寰除夕肯定是要回家守岁的。楚笙歌恐怕是因为尴尬,故意躲出去的,所以她也没多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