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39章 别来烦我

第139章 别来烦我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笙歌,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想要保护你,不想你受到一点儿伤害。。。”路尘寰捧着楚笙歌的小脸,近乎痴迷的目光化作一缕缕丝线,将她慢慢缠绕起来:“以后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说出来,不要总是把自己的心藏起来让我猜。我希望你可以从心底里接受我,信任我,爱着我。”

“你是不是以为这样跟我说过之后,我就会很感动很幸福?你错了……”楚笙歌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似乎也将她的心事一起覆盖起来:“如果有一天,我为了保护你,去跟别的男人约会,你会高兴吗?路尘寰,看着我的眼睛,别说谎!”

“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除非我死!”路尘寰咬着牙,她去跟别的男人约会?只要想一下,都要疯掉了,他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你自己都接受不了的事情,却要我接受。你觉得你讲道理吗?即使你是为我好,但是也无法改变已经伤害到我的事实。”楚笙歌叹了口气:“你说我把事情藏在心里让你猜,你何尝不是这样呢?”

“对不起,我道歉。”路尘寰把楚笙歌抱起来放在膝盖上,“以后都不会这样了,有什么事情都会告诉你的,好不好?”路尘寰温柔地亲吻着她微微垂着的眼眸:“别再生气了,嗯?”

楚笙歌并没有说要不要原谅他,只是起身拿起放在沙发上的挎包:“我要休息了。”今天一整天跟打仗似的,她是真的累了。

“好,我们睡觉了。”路尘寰拥着她往卧室走去。

楚笙歌看了下主卧旁边的那扇门,伸手推开来她猜的没错,这间是套间的客房。

“喜欢这个房间?”路尘寰看了一眼:“那我们住这间。”

“不是我们,是我!”楚笙歌跨进去就想要关门,路尘寰用手撑着门阻止了她。楚笙歌扬起小脸:“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别来烦我。”

路尘寰此时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楚笙歌尖尖的下巴挑着,使她的脖子拉出优雅的弧线。精致得小脸上是清傲得不可侵犯的神情,看起来像个女王。他怎么就遇到这么一个倔丫头,自己还被她吃得死死的。这个世界上,恐怕也只有她敢这样倨傲地对他说话了。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此时的楚笙歌可爱得不行,就是愿意纵容她的小脾气。

“一个人睡很冷的,你不是怕冷吗?”路尘寰眉眼间浮出一抹邪肆的笑:“我们住一起,我保证不烦你,就当我是人体抱枕,好不好?”

“不用,我会开空调的。”楚笙歌毫不留恋的关上门,还落了锁。

路尘寰耸耸肩,只好独自走进旁边的主卧。

楚笙歌将挎包扔到床上,自己走到房间的窗前。这里的视野比先前住的那个房间要开阔得多,整座繁华的城市像是一幅光影交错的油画。她对路尘寰说的话深信不疑,他一向不屑说谎。对于他这样的做法,若说完全不动容,绝对是违心的。这些天她究竟是怎么过来的呢?看到那些照片时心如刀绞的感觉,只要想一下都是不寒而栗的。

可是,对于路尘寰,她真无法去责怪他什么,那句很俗的话是怎么说的呢——毕竟是我爱的人,我能够怪你什么呢?

楚笙歌叹了口气,拿着睡裙去浴室。洗好澡后,楚笙歌将自己埋进松软的被褥里,温热的水流缓解了一些身体的疲惫,也使她很快暖和起来了。可是,慢慢地,她还是觉得有些冷了。楚笙歌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一些,顺便狠狠地鄙视了自己一番——她真的习惯有个人体抱枕来取暖了……

楚笙歌昨天并没有拉上窗帘,所以早上灿烂的阳光像是金色的小精灵,在空气里跳跃着。睡梦中的楚笙歌觉得周身暖烘烘的,像是泡在舒服的温泉里,温暖又舒服。这种感觉很熟悉,像是每天睡觉时一样的。

楚笙歌原本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可是她缓缓睁开眼睛,发现暖暖的感觉还在。自己正枕着一只强健的手臂,她的后背靠在某人温暖的怀抱里,窄窄的腰身也被某人霸道地握着。

雪白的被子覆盖着两个拥在一起的身体,即使是熟睡,路尘寰也习惯保持着一丝警觉。楚笙歌稍稍动了一下时,他就醒了。他看着身前的楚笙歌,此时正乖乖地窝在自己怀里,柔顺的黑发像上好的锦缎,在阳光下闪着健康的光泽,丝丝缕缕地散落在他的手臂上。她的肩有些单薄,可是肩头却很圆润,整个人香香软软的,抱在怀里像是一朵芬芳的白莲花。

这样温馨静好的早上太棒了,路尘寰的嘴角慢慢弯起来。心里是说不出的满足,路尘寰握住她纤细的手腕,把脸贴在楚笙歌耳边来回磨蹭,轻轻吻着她的侧颈:“宝贝,总是睡着也不好,我们来运动一下,嗯?”路尘寰说着,他的吻也臻狂起来,大掌也开始在楚笙歌身体上肆意游走起来。

“你一个人运动吧,我要起床了!”楚笙歌推着压在她身上健硕的男人。

其实楚笙歌早就意识到了他们之间的力量差距,如果路尘寰不想,她绝对没可能推开他的。她的小脚在胡乱踢腾着,可是这样花拳绣腿的反抗,根本影响不到路尘寰的动作。她睡裙的肩带被拉下来,可是这条睡裙样式实在保守,并不容易被脱下来。路尘寰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了,动作变得粗鲁起来。很快‘撕拉’的一声裂帛声在空气里响起,单薄的丝质睡裙撕裂开来,被丢在地板上。

“唔……你把我裙子弄坏了……”楚笙歌不悦地皱着眉,小小的嘴唇嘟起来。

“一会儿我们去买新的……”路尘寰俊逸出尘的容颜在晨曦中笼着一层柔和的光,他嘴角始向上弯着,埋首在楚笙歌白皙的肌肤上细细的亲吻着:“宝贝,我爱你……不要拒绝我……”

楚笙歌抗拒的力度在逐渐削弱着,在路尘寰强势的攻势下渐渐婉转承欢……

楚笙歌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房间里拉着窗帘,光线有些暗。房间安静极了,她缓缓坐起来,床脚放着一条崭新的睡裙。楚笙歌伸手将睡裙拉过来,漂亮的柳眉打了个结,这是什么东西——她手中的睡裙是纱织的,拎起来看几乎就是透明的。两根肩带细的不像话,更恐怖的是它还非常短,楚笙歌自言自语道:“这个能穿吗?”

楚笙歌将那条奇奇怪怪的睡裙扔到一边,裹着被单去浴室洗漱。一切收拾妥当,楚笙歌看看表,已经三点半了,她真的快要饿死了。

楚笙歌抓起自己的挎包,看到自己的手机静静地躺在挎包旁边,顺手装进包里。有手机就方便多了,她先去找个地方吃点儿东西,然后问问苏欣她们在做什么,她都来申城了,总要逛逛的,否则怎么对得起机票钱呢。

楚笙歌推开房门,看到路尘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面前是一台笔记本电脑,他认真地盯着电脑屏幕,眉头微微锁着。

路尘寰看到楚笙歌从房间里走出来,冲她招招手:“过来。”

楚笙歌翻了个白眼,谁要过去呀,她还要去吃饭呢,所以径直往门走去。

路尘寰几步走到她身边,伸手将她抱个满怀:“我漂亮的老婆睡醒了?”看楚笙歌不说话,路尘寰吻了吻她的额头:“还生气呢?我要怎么做,你才能不生气,嗯?”

“我要去吃饭。”楚笙歌拍开路尘寰的手。

“我们叫客房送餐,吃完饭你再休息一下。”路尘寰顺着楚笙歌的长发,她明显还没睡够,被滋润得红扑扑的小脸山,还有一丝倦意。

“我是来旅行的,整天窝在酒店里算怎么回事儿呢?”楚笙歌不满地瞪着路尘寰。

“好了,不气了……我陪你去玩,总行了吧?”路尘寰伸手拿了外套。

“我一会儿去找苏欣她们。”楚笙歌故意调侃道:“你不是很忙吗,那就继续忙吧。”

“小心眼儿的丫头。”路尘寰刮了下楚笙歌鼻梁,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想吃什么?”

“随便……”楚笙歌本来想在附近找个小店对付一餐的,可如果说出来,一定会被路尘寰说教半天的。

路尘寰带着楚笙歌去了一家西餐厅,餐厅应该是有些年头了。外面红色的砖墙已经退去了鲜艳的色彩,泛着淡淡的黄,像是一张年代久远的老照片,带着时光的温度。

走进餐厅铺面而来的是浓郁的咖啡香气,这个时间刚好是下午茶时间,有两三桌客人在用下午茶。

楚笙歌选了个角落的位置,旁边有一大丛佛肚竹,看起来更加幽静一些。由于不是用餐高峰,他们点的菜很快就上来了。这里的西餐明显是经过改良的,颇有些浓墨重彩的味道,带有了申城独特的饮食习惯。

牛扒煎得很嫩,酱汁也很特别。不过楚笙歌吃着倒是觉得一般,她更喜欢那道香煎培根卷——煎得脆脆的培根里卷着一根鲜嫩的芦笋,很香也不会腻。

“就知道你会喜欢这个。”路尘寰笑着说。

“你怎么知道呢?”楚笙歌其实并不是很喜欢腌渍类食品,培根卷绝对是个例外。

有时候她觉得路尘寰真的很神奇,总是能做到一些看起来很有难度的事情。比如昨天晚上——她明明是反锁了房门的,就算路尘寰拿了钥匙也不可能把门打开的,可是他偏偏就进了她的房间,而且还没弄出什么动静。要是声音大一些的话,她是一定会醒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