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41章 最棘手的事

第141章 最棘手的事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芊芊……是这样的,我前段时间……差不多是七八个月之前,掉到海里去了……”楚笙歌小心的选择着措辞。。しw0。

“啊!”童芊芊捂住自己的嘴,七八个月之前,那不就是她跟叶熙出国的时候吗,笙歌掉到海里了,叶熙怎么都没说呢!童芊芊连忙拉着楚笙歌的手上上下下地看着她:“你现在怎么样?当时是不是伤得很重呀?”

看到童芊芊这么担心自己,楚笙歌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已经都好了,不过还是记不起来以前的事情……”

“啊?那就是失忆了?”童芊芊恍然大悟,怪不得楚笙歌看起来有些奇怪,而且回国也没联系自己呢。

“嗯。”楚笙歌点点头:“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聊一下,可以吗?”

“当然。”童芊芊紧紧抱着楚笙歌,潸然泪下:“你没事就好了,记不起来以前的事情也没关系,只要你好好的……”

“嗯。”楚笙歌反手抱着童芊芊:“那……我们到那边的茶社坐一下吧。”

“好好。”童芊芊跟楚笙歌走出小店。

“我说童大小姐,点心呢?”这时一个拿着单反相机的男人跑过来:“你进去这么久,老大都要发火了。”

“啊……啊……”童芊芊拍了下脑壳,刚才总监让她过来买点心,她遇到楚笙歌一高兴就忘了:“笙歌,我等一下还要去摄影棚,你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就跟我一起吧。”

楚笙歌本来是没什么事情想,不过她是跟同事一起出来的,这么走掉很不合适。而且,童芊芊明显是在工作,她跟着也不太好:“这样也不太方便,你明天上午有空吗?”

“有,有的!”童芊芊猛地点点头。

“那明天上午我们约个地方见吧。”楚笙歌拿出手机:“我们留一下电话号码吧。”

两个人互相记了电话号码后,楚笙歌去粥铺找苏欣她们,童芊芊买了点心回去上班。

楚笙歌她们中午去申城很有名的老馆子吃了午餐,然后玩儿到下午才回酒店。

楚笙歌回来时路尘寰还在酒店,他好像一天都没出去呢。路尘寰合上面前的电脑,冲楚笙歌勾勾手:“过来。”

楚笙歌将几个手提袋放在沙发上,然后脱了外套走过来。路尘寰长臂一抻,楚笙歌就落进了他坚实的怀抱里:“玩儿的开心吗?”

“嗯。”楚笙歌点点头,将下巴抵在宽阔的肩头。

路尘寰拉过一只手提袋看了一下:“怎么买了睡裙?我买给那些都不喜欢?我觉得都挺漂亮……”

楚笙歌小脸暴红,他买的那些都是什么呀,她这一件的布料可以做两三条他买的那种:“你买的不是睡裙,是吊带背心。”

“哈哈哈……你不觉得脱起来很方便吗?”路尘寰的笑声震得头皮发麻。

“不想跟色狼说话。”楚笙歌从路尘寰的怀里钻出来,她要好好去洗个澡,然后窝在床上看看书,今天在旧书店淘到好几本想买的书。

楚笙歌拿着买回来的睡裙,回了卧室。

路尘寰的目光飘向隐去了楚笙歌倩影的那扇门,身体靠进沙发里。他想了一下,还是把门口的保镖叫了进来。

“今天外出有什么情况吗?”虽然江城那边塞德里克的人都在掌控中,他们的视线还被他抛出的烟雾弹吸引着,可是路尘寰还是不放心。现在他的身边才是最危险的,所以今天他才没有执意陪着楚笙歌出去。

“没有。”楚笙歌外出时有6个人跟着,只不过路尘寰让他们偷偷地跟着,一来是怕引起有心之人的注意,更重要的是楚笙歌不喜欢人跟着:“夫人一直都跟苏小姐她们一起,只是中途遇到一位姓童的小姐,好像是夫人以前的朋友。”他们看到有陌生人接近楚笙歌,本来要阻止的,可是后来发现是夫人认识的人,所以也没再干涉。

“什么?”路尘寰的整个心脏都紧缩起来:“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

“那位小姐说……”保镖回忆了一下:“她叫童芊芊。”

路尘寰的大手缓缓握成拳,因为太过用力而骨节泛着青白:“她们都说什么了,一个字都不许漏掉……”

保镖心下一惊,难道这个被他们忽略掉的女人,是不可以接近夫人的吗?先生的脸色都变掉了,周身渐渐集聚起了戾气。保镖仔细地回忆着楚笙歌和童芊芊的对话,尽可能详细地描述着当时的情况。

“夫人本来要跟童小姐去茶社坐一下的,但是童小姐当时还有工作,所以就约了明天再见面。”保镖都说完之后,稍稍舒了口气。

路尘寰看了一眼紧闭的卧室门,压低声音说:“去吧那个女人带过来,在我见她之前,不许她跟外界联系。她的资料刘宇那里有,动作要快。”

“是,先生。”保镖领命而去。

路尘寰真是一分钟也坐不住了,他终于知道什么叫做百密一疏了。他就是害怕在江城楚笙歌会遇到童芊芊,所以特别安排人把童芊芊弄到申城来工作。可是申城这么大,没缘分的两个人可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都遇不到对方,可是她们偏偏就遇到了。

路尘寰推开卧室的门,楚笙歌刚洗完澡,在浴室里吹头发。路尘寰接过楚笙歌手里的吹风机,开始帮她弄干头发。刚刚沐浴过的小姑娘看起来水嫩嫩的,带着沐浴露的清香。

“好了,已经干了。”楚笙歌拨弄着自己的头发。

路尘寰依言放下手中的吹风机,从身后拥住楚笙歌,他比楚笙歌高很多,微微弓着腰,垂首吻着她还有一点点水汽的发丝。盥洗台前的镜子里映着两个人亲密的举动,俊男美女的亮眼组合,看起来像是爱情电影的海报。

楚笙歌皱了下眉,路尘寰的眼眸中带着焦虑,情绪也在紧绷着,路尘寰这个样子是她没见过的。楚笙歌转过身,踮起脚尖,圈住路尘寰的脖子:“你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了?”

“嗯。”路尘寰将楚笙歌抱进,像是要将她嵌进自己的身体里一般。他现在遇到了这辈子遇到的最棘手的事情,随时会失去楚笙歌的强烈恐惧,几乎让他五内俱焚。不过还好,童芊芊什么都没跟楚笙歌说,一切都还没有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只要告诉我实情,我不会跟你闹脾气了。”楚笙歌以为跟塞德里克相关的事情困扰着路尘寰,毕竟他从意大利追到了国内,她相信塞德里克一定是个很厉害的对手,路尘寰一定不希望他追到这里,可他却做到了。面对这样的对手,她不可以任性,因为她怕路尘寰会遇到危险。

“不过你要小心,不可以冒险。”楚笙歌将小脸埋在他胸前,听着他蓬勃有力的心跳。

“你是在担心我?”路尘寰抚着她纤细的背。

“当然。”楚笙歌抬起头:“你在教堂里发过誓,说会一辈子爱我陪伴我,直到生命尽头……你不可以说话不算话,更不可以对神撒谎。”

“嗯,我们会一辈子在一起的。”路尘寰觉得自己能够等到楚笙歌说,想要一辈子跟他在一起,无论要花费多少心思,做出多少努力,都是值得的。

楚笙歌忽然笑了,将蔷薇色的唇瓣压在路尘寰的薄唇上,他可真高呀。路尘寰顺势托起楚笙歌的腰臀,加深了这个吻。两个人的呼吸交缠着,他的灼热她的芳香,糅合在一起像是陈酿的美酒,让两个人的脸颊都染上了绯红的颜色。

路尘寰觉得怎么吻都不够,将楚笙歌抱紧放在盥洗台上。将睡裙的裙摆拉起来,他的大手包裹住她的小手。无论他们亲密过多少次,楚笙歌还是觉得吃力,整个人往后仰着,抵到了身后冰凉的镜子上。他的热和镜子的冷同时刺激着她,将她逼向绝境……

路尘寰吻了吻沉睡在他怀里的小丫头,轻轻起身帮她拉好被子。灯调暗了一些,空调的温度要高一点儿,她一个人睡的时候,总是冷得不行。

路尘寰一边系着衬衫的纽扣,一边走出房间。站在门口的保镖看到他出来,马上汇报:“童小姐已经到了。”

“嗯。”路尘寰整理好衣服,走进旁边新开的一间套房。

童芊芊被绑着手脚,嘴也用胶带封住了。不过保镖对她还算客气,因为她此时是坐在沙发上的。

她看到走进来的人时,不禁打了个哆嗦。下午她才见到楚笙歌,现在又见到路尘寰,她不会侥幸地认为这是个巧合的。她原本还觉得自己被绑架得莫名其妙,她又不是土豪,绑她又拿不到多少钱。现在好像明白了几分,可是她还是不知道路尘寰抓她来做什么。

路尘寰示意了一下,保镖把童芊芊嘴上的胶带拿掉,也解开了绑着她的绳子。

“路总找我有何贵干?”童芊芊努力让自己镇定一点儿,可声音一出却还是有些露怯。

“不要主动去找她,也不许提及以前的事情。”路尘寰居高临下地看着童芊芊,一脸肃杀。

“你对笙歌做了什么?!”童芊芊忽然像是被路尘寰用针扎了一下,从沙发里跳起来,由于刚才被绑着,手脚都有些麻了,所以踉踉跄跄的:“是你把笙歌弄失忆的对不对?你这个疯子!我不会帮你撒谎的的,即使你杀了我,我也不会骗笙歌的!”

路尘寰黝黑的眼眸泛起寒光,童芊芊说得没错,如果不是自己紧紧相逼,楚笙歌也不会跳海,更不会失忆……这是他心底里最害怕碰触的隐痛了:“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