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51章 坐怀不乱

第151章 坐怀不乱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已是初夏。李璇想趁着天气好,出来走走。她的身体现在极度虚弱,已经不能随意走动了,楚笙歌用轮椅将她推到楼下来。天气虽然已经很热了,李璇却披着厚厚的羊绒披肩,腿上还盖了毯子。

楚笙歌将轮椅推到一颗玉兰树下,大朵大朵的玉兰花开在枝头,清雅的香味弥散在空气里:“妈妈,您冷吗?”

“不冷。”李璇摇摇头:“这些玉兰树呀,还是你爸爸亲手种的……”李璇的神思飘了很远,楚笙歌也没有打扰她,只是默默地陪在妈妈身边。

周嘉年从外面回来,看到楚笙歌陪着李璇在院子里,吩咐佣人把下午茶摆到院子里。楚笙歌倒了一杯温热的茶,送到李璇唇边:“妈妈,喝点茶。”

“好。”李璇喝了一点点茶,然后靠在轮椅里,眼神渐渐迷离起来。她的日子不多了,陷入昏睡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楚笙歌轻轻地将妈妈送回房间,帮请来的专业护工把妈妈抱到床上。妈妈已经变得很瘦了,整个看起来像是风干了的芦苇,似乎随时都会被风吹走一般。给妈妈盖好被子,楚笙歌默默退出了卧室,又回到院子里。小的时候爸爸在玉兰树下给她装了一架秋千,她最欢坐在秋千上看天空看书。

“笙歌,你最近过得好吗?”周嘉年换了一套休闲装,坐在楚笙歌旁边。

“我很好。”楚笙歌点点头。

“这几个月真是辛苦你了。”周嘉年发现楚笙歌比之前清瘦了一些。

“照顾自己的母亲没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楚笙歌摇摇头。她倒是很希望可以有机会可以在父亲去世前也这样全心全意地照顾他一些日子,跟他说说没来得及说的话,可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有些事情错过之后,就只能是一生的遗憾。

“笙歌,他对你好不好?”周嘉年本来不想重提这件事的,可是他就是放心不下。

“很好……”楚笙歌觉得她和路尘寰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向别人解释,可是她也不想周嘉年误会路尘寰,或许这就是爱吧,因为爱着他,所以看不得别人说他不好:“他没有出轨,那天……是我们误会他了。”只能解释道这样了,具体的情况她不想跟周嘉年说。

“你不要太相信他,路尘寰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如果他想骗一个人,一定会做得比真的还真。”周嘉年有些懊恼,他就是见不得楚笙歌为路尘寰说话。

“其实如果一个人愿意认认真真地骗你一辈子,我愿意相信那就是真的。”楚笙歌非常不喜欢周嘉年的语气,他凭什么置喙别人的生活呢。楚笙歌看了下表:“我要回去了。”

“我送你。”周嘉年顺势站起来。

“不用麻烦了。”楚笙歌摇摇头。

路文刚要把车子开过来,发现车子出现了故障,连忙跑过来:“少奶奶,车子有些小问题,我已经调车了,不过需要等一会儿。”

“好。”楚笙歌点点头。

“还是我送你吧。”周嘉年从车库把车子开出来。

周嘉年如此坚持,楚笙歌实在不好再推辞:“那就麻烦你了。”

周嘉年将楚笙歌送到一家私房菜馆,从外面看就是一个有些年代的四合院,里面装修简素典雅,没有一丝一毫的商业气息。周嘉年也在这里吃过饭,虽然看起来并不豪华,饭菜却做得很精致,每天只招待七桌客人,在江城算是最炙手可热的餐馆了。

这是路尘寰定的餐馆,楚笙歌以前并没来过。这院子打理得很漂亮,几株高大的晚樱几乎覆盖了半个院子,此时正是花团锦簇的时节,微风一吹就有浅粉的花瓣纷纷从枝头飘落下来非常漂亮。

“谢谢周先生送我太太过来。”路尘寰也走了进来,刚才路文已经跟他汇报车子出了一些问题。

“应该的,是路先生太客气了。”周嘉年与路尘寰寒暄了几句打算离开。

此时一个穿着紫色连衣裙的女人从外面走进来,她戴着宽沿帽子,怀里抱着一个蓝色的襁褓,门口的引领将她拦下来:“对不起,今天已经客满了,如果要用餐请明日再来。”

“我不是来吃饭的。”引领并没有拦住莎莉,她径直走进来:“我找人。”

“哎……”引领追过来时,莎莉已经走到路尘寰面前:“尘寰,宝宝刚刚可以从保温箱抱出来,我就带他来见你了,你看他是不是很可爱?”莎莉满心期许地望着路尘寰,这孩子早产了两个月,在医院的保温箱里待了两周。

楚笙歌几乎有些站不稳了,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可是她对这个女人并不陌生。虽然此时的她与照片中光彩照人的女人相差了太多,可是五官还是很容易对上号的。只不过此时她像是一朵被蒸发掉活力的花朵,已经显出了败色。她怀中的婴儿蜷缩在襁褓里,粉红色的小脸皱在一起,像是一团皱巴巴的棉布。这个女人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这是路尘寰的孩子。

路尘寰总是跟她说他想当爸爸,他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她需要恭喜他吗?可是恭喜的话她真是说不出口,只觉得眼前影影绰绰的,那个女人的嘴一张一合的,她都什么都听不到她在说些什么了。

路尘寰皱了下眉,如果不是莎莉忽然跑到他面前,路尘寰几乎要忘记世界上有这样一个人了。他是利用了这个女人,可是那有怎么样?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她收了他价值几百万的珠宝和一座高级公寓,像是各种广告合约更是不计其数。至少在路尘寰看来,他可没有亏待了莎莉。她居然有胆子弄出一个孩子来,只能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笙歌,你没事儿吧?”周嘉年最先发现楚笙歌有些不对劲,看到这样的局面,恨不得上去走揍路尘寰几拳,楚笙歌刚才还在替他说话,可是他却做出这样的事情——出轨也就算了,还让情妇带着私生子找上门来了。

“宝贝。”路尘寰伸手扶住楚笙歌的腰,楚笙歌的小脸已经褪尽了血色,原本灵动的眼睛早就没有了焦距,空洞得像是被人抽去了魂魄的偶人。

楚笙歌推开路尘寰的手,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别碰我。”

“宝贝,这个孩子跟我没关系,真的。”路尘寰看到楚笙歌的神情完全不对,也有些着急。

楚笙歌使劲晃了晃脑袋,想让自己的思维清明一些。路尘寰说这个孩子跟他没关系,她可以相信他吗?不可能的,就算这个女人大着胆子抱着不是路尘寰的孩子来讹诈,可是路尘寰一定跟这个女人发生过关系的,否则她这么敢说孩子是路尘寰的呢?其实讹诈的可能性都很小的,毕竟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亲子鉴定几天就可以做好了,说谎根本就没有用。

“笙歌,先跟我回影园吧。”周嘉年觉得楚笙歌应该不想跟路尘寰回去的。

“你们都别管我,我想一个人静静。”楚笙歌有些无力地坐在院子里摆放的原木椅子上。

“宝贝,别这样。”路尘寰知道现在绝对不能让楚笙歌一个人待着,那样她只会乱想更多事情的:“我从来都没碰过她,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孩子的。”

莎莉听到路尘寰话,像是被人在脸上扇了几个耳光,路尘寰怎么可以说谎呢?他明明就要过她的,可是却对他的妻子说没碰过她。莎莉马上像是疯了一样地大喊大叫起来:“孩子就是您第一次要我的时候有的,这个孩子真的是那次有的!”

莎莉的声音太大了,吓到了怀里的孩子。女人的尖叫还有婴儿的哭声混杂在一起,这样的噪音让楚笙歌头痛欲裂,她猛地站起来踉踉跄跄地往外面走去。

“笙歌。”路尘寰马上跟了上去,扶住楚笙歌。楚笙歌本来是不想被路尘寰扶着的,可是自己的身体却好像越来越不听指挥,慢慢往下沉着。

莎莉知道不能让路尘寰就这样离开,以这个情形看,以后想再见到路尘寰会更难的:“尘寰……你可以不认我,但是不能不认你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呀……”莎莉的手就要碰到路尘寰的衣袖了,可是保镖却先她一步,将她拦住了。

路尘寰抚着楚笙歌的背,冷冷地瞪了莎莉一眼,然后对那几个保镖说:“那天都有谁,陪着莎莉小姐去做亲子鉴定。”

从保镖队伍里站出两个人,万年不变的扑克脸上有些赧然,其中一个说道:“还有魏强,他今天休息。”

“你们最好跟莎莉小姐解释一下。”路尘寰打横抱起楚笙歌,她小小的身体有些颤抖,明显有些负荷不了。

路尘寰抱着楚笙歌上了车,本来今天是想带她尝尝这里的私房菜,可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先回家了。他可以好好跟她解释的,他什么都没做,自然不怕解释不清楚。路尘寰一直抱着楚笙歌,可是楚笙歌的身体却僵在他的怀里,始终都没有放松过。路尘寰捂着楚笙歌的小手,现在都是夏天了,她的手却这么冰,一定是被莎莉给刺激到了。

“宝贝,相信我,我跟那个女人真的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楚笙歌的脑袋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那个女人以前是很漂亮的,风情万种的样子,即使通过女人视角,她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女人是美的。面对这样的尤物路尘寰真的不会心动,可以坐怀不乱都没碰过她?她的内心是想相信路尘寰的,可是理智又在嘲笑着她的天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