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54章 普通人的生活

第154章 普通人的生活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这里实在太乱了,我帮夫人办了住院。”刘宇拿着办好的手续,找了一个护士带他们去住院部的vip病区。

“嗯。”路尘寰跟在护士身后,小心翼翼地推着平床,尽可能保持着平稳。

路尘寰的目光锁在楚笙歌脸上,她惨白的脸色将那块淤青映衬得更加兀秃狰狞起来。路尘寰的心脏始终紧缩着,有什么危险尽管冲着他来,为什么要伤害他的丫头呢,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尊瓷娃娃,是这么脆弱。看到楚笙歌这样昏迷着,万箭穿心的心痛几乎要将路尘寰打倒了。胆敢伤害她的人,都应该付出无法承担的代价。

这里是江城最好的私立医院,除了贵得令人乍舌的诊金,环境也比公立医院要好得多。vip病房里除了医疗设施之外,更像是酒店——淡雅的壁纸、可以吸取多余声响的地毯、简单的家电,甚至配备了成套的家具。

楚笙歌还是安静地睡着,纤长的睫毛覆盖着优美的眼线,在下眼睑投下淡淡的黑色光晕。路尘寰脱去外套,将楚笙歌连人带被拥入怀里。病房里开着中央空调,这样的温度对一般人算是很适宜,但是对她来说是有些凉的。虽然楚笙歌从来不用香水,但是身上带着淡淡的香气,丝丝缕缕地将他环绕起来,可以平复他的烦躁。

楚笙歌觉得身上暖暖的,像是冬日的午后有阳光落在身上的感觉。楚笙歌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神还有困惑,但是当她看到面前的容颜时,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英挺的眉毛、像欧洲人一样深深的眼窝、倨傲方正的下巴,薄凉的嘴唇。如果说造物主创造每个人时都是用心的,那么对路尘寰一定是格外认真的。

“宝贝,你醒了?”路尘寰吻了吻楚笙歌的额头。

“现在是几点了?”楚笙歌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垂下睫毛覆盖住的迷离的眼睛。

路尘寰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才五点半,还早再睡一会儿。”

楚笙歌虽然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是看到头顶上的输液架,她判断这里应该是医院吧。她怎么会在医院里呢?脑海里闪过惊恐地画面——一辆车子疯了一样向自己冲过来……

“啊……”楚笙歌猛地睁开眼睛。

“怎么了?”路尘寰惊慌失措地将楚笙歌抱在怀里。

“有车子要撞我。”楚笙歌想起昨晚的事情,身体微微颤抖着。

“已经没事儿了……有我在……不怕的……”路尘寰耐心地安慰楚笙歌。

“我想回去了。”楚笙歌并没觉得身体有什么不舒服,她不喜欢医院,即使这里看起来不像一般医院那样冷冰冰白花花的,她依旧不喜欢。

“我们再让医生检查一下,就回家。”路尘寰理了理楚笙歌的头发。

“我没事儿,不用再检查了。”楚笙歌摇摇头。

楚笙歌昨天穿的裙子摔倒时沾了不少土,所以现在穿的是医院准备的病号服。即使路尘寰选了个小号,穿在楚笙歌身上也显得格外宽大。小小的身体与大大的衣服形成的对比,完全是我见犹怜的样子。面对这样的楚笙歌,无论她说什么,路尘寰都无法拒绝的。

“好吧。”路尘寰无奈地摇摇头,他真是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的。还好他让人给楚笙歌准备了可以换的衣服,否则这么一大早她就闹着出院,估计得穿着病号服回去了。

楚笙歌换好衣服,卡其色的七分铅笔裤搭配着简单的白色衬衫,穿起来清清爽爽的,是她喜欢的衣服款式。

这家医院绿化做得特别好,清晨的空气很新鲜,楚笙歌做了个深呼吸。路尘寰忽然想起来他让刘宇回去了,昨晚是保镖送他们过来的医院的,他们应该是在附近待命的,可是具体在哪儿他是真的不知道,而手机恰巧没电了。

“电话拿给我,我叫人来接我们。”路尘寰冲楚笙歌伸出手。

“这么早叫人家不好吧。”现在才六点而已。

“没关系。”除了路文之外,他的保镖都是五年一换。主要就是跟着路尘寰,不要说节假日就是白天晚上都是没有分别,他们必须出现在每一个需要保镖冲锋陷阵的时刻。当然,路尘寰可以给出的报酬也是可观的,这五年如果做得好,后半生就可以过上闲适的生活了。

“我们走到门口打个车就好了。”楚笙歌觉得这个医院的景色还是挺好的,走出去就当是在公园晨练了。

“你说什么都好。”路尘寰将楚笙歌的小手裹进掌心,他总觉得楚笙歌今天有点儿奇怪,可是究竟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

楚笙歌觉得有些饿,刚好马路对面就有一家kfc,她眨了下眼睛:“我要吃早餐。”

“好。”这个时间路上的出租车不是很多,而且这家医院并不在市中心:“等一下带你去餐厅。”

“我要吃kfc。”楚笙歌指了指对面的快餐店。

“不行,那个没营养,对身体不好。”路尘寰皱着眉说。

“我要吃薯条,现在就要吃。”楚笙歌忽然很想吃薯条,刚炸好的薯条蘸着酸酸甜甜的番茄酱,她都快要流口水了。

“等一下去餐厅给你点。”路尘寰像是在跟小孩子讲道理。

“你确定不去?”楚笙歌偏着小脑袋看路尘寰。

“不去。”路尘寰坚定地说,刚好有辆出租车过来,路尘寰伸手拦住了车子。

楚笙歌不再看路尘寰,自己往马路对面走去。

“哎……”路尘寰只得示意出租车开走,自己追上楚笙歌,一把抓住楚笙歌的手臂:“怎么总是乱跑。”

“早餐今天就吃kfc了,你去吃有营养的东西,不用管我了。”楚笙歌的语气有些淡漠,路尘寰敏感地察觉到这个小丫头是在闹别扭了。

“好好的怎么生气了呢?”路尘寰本来是想跟楚笙歌讲讲她有多任性,可是语气却温和得不行,完全是宠溺的纵容,他都要被自己打败了。

“你总是不许这样不许那样,我就是想简简单单地吃下早餐都不行吗?我是你的妻子又不是你的奴隶!”楚笙歌没好气地指责。

“我可没见过脾气这么大的奴隶。”路尘寰故意调侃道:“你说往东我都不敢往西,我这个奴隶主是不是太惨了一些。”

“我想会有很多人愿意被你管着,比如那位莎莉小姐。所以,你不用在我这棵树上吊死,何况我还是那种脾气不好的歪脖树。”楚笙歌耸耸肩。

“越说越不像话了。”路尘寰跟着楚笙歌进了kfc:“为了你这棵歪脖树我愿意放弃整个森林,满意了吧?”

楚笙歌想着自己想吃的东西,然后转头问路尘寰:“你要吃没营养的东西吗?”

“当然。”路尘寰有些无语,他吃什么都无所谓,是医生说楚笙歌体质不好,三餐要特别注意营养才行。

“你吃什么?”

“跟你一样。”路尘寰其实真没进来过kfc,这里的早餐都有什么他是真的不知道。

“那就是——两份被蛋卷,两根糖霜油条,两份中薯,两杯豆浆,就这些。”楚笙歌跟服务生点了餐。

路尘寰端起摆满食物的餐盘:“要坐哪里?”

“那边。”楚笙歌指了下靠窗的位置。

“你觉得好吃吗?”路尘寰先喝了一口豆浆,味道一般应该是冲调的。怎么说呢,这里的东西做得都不怎么好吃——油条不够松脆、薯条有些软塌塌的,唯一过得去的就是这个被蛋卷了。

“我觉得挺好啊。”他的小丫头确实吃得津津有味。

楚笙歌知道路尘寰被星级大厨服侍的胃对这种生产线生产的食品应该是不习惯的,这并不能怪他,因为这些东西本就不该出现在他的生活中。可是,这样的早餐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是有些奢侈了,他们最常去的是小吃店,一顿早餐只花几块钱而已。每个人都用自己生活的圈子,而她总是穿越在不同的圈子里:有时候理解不了别人,更多的时候不能被人理解。

“这个偶尔吃一下还凑合,但是不能经常,尤其是你。”吃完早餐后,路尘寰牵着楚笙歌的手走出kfc。

“其实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楚笙歌小声咕哝着。

“要是我想你多乖你就多乖,那倒是不错。”路尘寰捏了下楚笙歌的脸颊。

“现在还蛮早的。”楚笙歌忽然说:“我带你去做一件以前没做过的事情吧?”

“你想做什么?”路尘寰的眉毛打了个结。

“过来。”楚笙歌拉着路尘寰走到公车站,她看着站牌,选了一辆开到公司的公车。

一辆公车缓缓停在站牌前面,楚笙歌马上说:“就这这个,走吧。”

楚笙歌拉着路尘寰上了公车,然后投了两个硬币到投币箱里。此时的车上还有几个空座,楚笙歌和路尘寰选了一前一后两个座位坐下来:“你以前没坐过公车吧?”

“没有。”路尘寰诚实地回答。

“你就当做是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吧。”楚笙歌笑着说。

过了几站后车上的人多了起来,楚笙歌把座位让给了一个送小孩上学的婆婆,路尘寰把楚笙歌按在自己的座位上,然后用身体将座位挡了起来,怕人太多挤到她。

下了公车后,楚笙歌舒了口气。她大概是被惯坏了,做个公车都缺氧了觉得有点晕。

“是不是难受了?”路尘寰担心地看着楚笙歌,她的脸色不太好:“今天别上班了,我带你回家休息。”

“我没事儿。”楚笙歌摇摇头:“走吧,首次坐公车上班的路总,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