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56章 像捉摸不定的风

第156章 像捉摸不定的风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将路尘寰的外套放到一边,先去盥洗室洗了把脸。然后检查了一下妈妈身上带着的监控设备,跟负责照顾妈妈的护士一起给妈妈洗了手和脸。

“楚小姐,您去吃早餐吧,我看着没问题的。”护士给李璇调整里一下点滴的流速。

“好,谢谢。”楚笙歌点点头。

楚笙歌一走出病房就看到路尘寰站在走廊的尽头,大片的阳光从他身后的窗子照进来,他逆光站着,轮廓棱角分明好像一尊雕工精致的塑像。路尘寰看到楚笙歌从病房里走出来,快步走过来,楚笙歌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拥入怀里。

楚笙歌推了推路尘寰:“别这样……我去给你拿外套。”

楚笙歌钻出路尘寰的怀抱,回病房拿了路尘寰的外套递给他。

路尘寰接过外套搭在手臂上:“你要去哪儿?”

“吃早点。”楚笙歌回答。

“我就几天不在,你就把我老婆饿瘦了,你知道我把她养胖一点儿有多难吗……又挑食又不听话!”路尘寰牵过楚笙歌的手:“想吃什么?我带你去。”

“医院餐厅还不错,就在这里吃吧。”楚笙歌走进电梯,选了楼层。

路尘寰跟着楚笙歌走进医院的餐厅,私立医院无论软件还是硬件都做得很到位,这个餐厅看起来确实不错,至少干净卫生。早餐的种类也很多,各类点心、粥品、面食摆放在玻璃展示柜里。

“要吃什么?”路尘寰看着琳琅满目的各式早餐。

“白粥和灌汤包,还有油条。”楚笙歌看了下展示柜。

“去找个位子等着。”现在时间还早,餐厅的人并不多,楚笙歌随便找了张角落的桌子坐下。她默默地看着路尘寰,无论在什么地方,他的存在感在她眼中总是兀秃的,就跟他的人一样总是霸道地排挤掉所有独独抢占着她的视线。

除了楚笙歌说的那几样,路尘寰还搭配了两个小菜和几样点心,楚笙歌就喜欢吃点心,他虽然知道这样的饮食习惯并不好,但是看到她吃点心时一脸满足,连眼睛都是弯起来的样子,他的心都快化掉了。

两个人分别了5天,路尘寰觉得像五年一样煎熬。即使是这样坐在一起吃着最简单的早餐,路尘寰都觉得这样的早上才是完美了。

楚笙歌夹了一个小酥饼,酥软的饼皮包着甜甜的豆沙馅儿,最外面还沾着烤的很香的芝麻。一口咬下去,像是清晨的阳光,整个身体都暖洋洋的。

“像个小馋猫似的。”路尘寰将楚笙歌嘴角念的芝麻捏下来,很自然地放到嘴里。

楚笙歌却被弄了个大红脸:“不要这样,被人看到不好。”

“老夫老妻还不能秀个恩爱么?”秀恩爱这个词是他刚跟李一帆学的,后面好像还有一句什么,他记不清了。

楚笙歌觉得路尘寰今天非常不正常,不过她也同样不正常,或者应该说,他们的思维总是在不同的波段,所以看对方都是不正常的。

两个人吃完早餐,走出餐厅。餐厅的外面是一个小型的花房,正好在这栋楼天井的正下方,阳光非常好,供患者休闲。现在正是上午的治疗时间,所以这里几乎没有人。

“今天不去上班可以吗?”楚笙歌偏过头,看了下路尘寰。

“当然可以,怎么了?”路尘寰觉得楚笙歌的表情实在有些认真过头了,她是要做什么呢?

花房都是玻璃墙,为了方便行动不便的患者行走,四周做了一圈护栏。楚笙歌的双手撑着护栏,看着楼层下方人来人往的大厅:“我们出去玩儿吧。”

“好,想去哪儿玩儿?”路尘寰揉弄着楚笙歌的小手,像是小孩子找到了自己心仪的玩具。

“去游乐场或者看电影啊。”楚笙歌转过身笑着问:“我们以前约会都是去哪儿玩儿呢?”

路尘寰被问得一愣,以前……他们根本就没有约会过的,无论他想带她去哪里玩儿,她都不愿意去:“走吧,带你去玩儿。”

路尘寰牵着楚笙歌的手往外走去,可以带她去玩儿的地方很多,这个对他来说并不难。

路尘寰将车子停下来时,有些讶然居然是——水族馆。

楚笙歌有好多年都没来过这里了,她记得最后一次来水族馆还是小学时学校组织的呢。这里已经跟小时候完全不同了,已经扩展成了一个海洋主题公园。楚笙歌看着游园指示图,这里除了水族馆还有游乐园和海洋生物表演园。

“先去哪里?”路尘寰看楚笙歌对着指示图发呆。

“游乐园。”楚笙歌指了下游乐园的位置。

路尘寰带着楚笙歌沿着公园一侧的小路往游乐园的方向走去,由于不是节假日,游乐园的游人并不多,只有家长带着很小的孩子在玩儿。楚笙歌向着旋转木马的方向走去,路尘寰很有默契字给她买了票。

“你为什么不玩?”楚笙歌挑挑眉。

“我看着你玩儿。”路尘寰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他好像从有记忆开始就没玩儿过这么幼稚的娱乐设施。

“可是我想要你陪我玩儿。”楚笙歌嘟着小嘴,漂亮的眉毛微微皱着。

“好,我陪你玩儿。”路尘寰又买了一张票,两个人一起去坐旋转木马。

路尘寰选的旋转木马刚好在楚笙歌的后面,楚笙歌回头看了一眼:“居然是黑色,你是黑马王子,嘿嘿。”

“只要你喜欢,随便你怎么说。”路尘寰不以为意地笑笑。

“看起来一直都在追着我跑,可是我们的距离始终都是这样,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楚笙歌自言自语。

“什么?”路尘寰有些没明白楚笙歌在说什么。

“等一下,你再给我抓个娃娃好不好?”楚笙歌忽然想起路尘寰曾经从抓娃娃机里给她抓到的邦尼兔。

“你想要什么都好。”路尘寰心中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楚笙歌明明离他这么近,可是却觉得她像是一缕清风,丝毫不受他掌控。这个想法让路尘寰的心脏莫名地紧缩了一下。

玩儿完旋转木马之后,路尘寰带着楚笙歌去抓娃娃:“想要哪个?”

“kitty,穿粉色裙子的那个。”楚笙歌指了一下角落里的公仔。

路尘寰找工作人员换了几个硬币,由于那个公仔离出口太远了,路尘寰先把它夹到靠近出口一些的位置,然后又夹了一次才夹到的。路尘寰将hellokitty递给楚笙歌:“给。”

楚笙歌抱着公仔,笑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快乐。

“宝贝,我该说你是天真还是傻呢?”路尘寰捏了下楚笙歌的脸颊:“送你什么珠宝都没见你这么开心。”

“因为那些我都不喜欢啊。”楚笙歌对这个公仔很满意。

楚笙歌被旁边小孩子的哭闹声吸引了,只见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穿着红色的蓬蓬裙,看起来像个可爱的洋娃娃,正在放声大哭:“芯芯要娃娃……要娃娃……”

“爸爸夹不到。”年轻的父亲抱着哭得像泪人儿一样的小姑娘,耐心地哄着她:“爸爸带你去买一个娃娃,好不好?”

“不好!”小姑娘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芯芯现在就要……现在……要……呜呜呜……”

楚笙歌看看怀里的hellokitty,走过去将公仔递给小姑娘:“这个送给你,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

小姑娘抬起挂着泪花的小脸,看看hellokitty又看看楚笙歌,一把将hellokitty抱进怀里,然后冲楚笙歌笑了一下。

“这怎么好意思呢?”小姑娘的爸爸对小姑娘说:“芯芯乖,把公仔还给阿姨,爸爸带你去买。”

“不要。”小姑娘抱着公仔不撒手,瘪瘪嘴又要哭。

“没关系的。”楚笙歌摆摆手:“给她玩儿吧。”

“谢谢。”小姑娘的爸爸给小姑娘擦了擦眼泪:“芯芯,跟阿姨说谢谢。”

“谢谢漂亮阿姨。”小姑娘点点头。

“不客气,再见。”楚笙歌跟小姑娘招招手。

“阿姨,再见。”

楚笙歌走回来:“我们走吧。”

“我们家宝贝这么有爱心,再帮你抓一个,想要哪个?”路尘寰笑着问楚笙歌。

“不用了。”楚笙歌摇摇头:“不是最喜欢的,其他的我都不想要。”

“一个玩具,要不要这么认真?”路尘寰觉得有些好笑,牵着楚笙歌的手说:“接下来去哪儿?”

“几点了?十点半有表演呢。”楚笙歌记得刚才在门口的时候看到提示,上午十点半和下午三点半有两次海洋动物表演。

“十点了。”路尘寰看了下表:“我们走过去就差不多了。”

“应该往哪儿走?”楚笙歌有点儿搞不清表演园的方位。

“跟我走。”路尘寰带着楚笙歌穿过一道小花廊,转了几个弯就找到了表演园。

“你以前经常来这路玩儿吗?”楚笙歌觉得路尘寰对这里不是一般地熟悉。

“工地开工的时候来过一次,还有一次是开业剪彩的时候,不过都没怎么逛过。”路尘寰买了两张入场券。

“那你怎么知道在那里?”楚笙歌还是好奇。

“我审核过规划图纸。”路尘寰耸耸肩。

“呃……”楚笙歌揉揉额角,传说中的过目不忘吗?

其实表演也没什么新意,就是海豚跳舞、海狮做仰卧起坐、海豹顶球之类的表演,只有小朋友们都看得很投入。

“带你去个好玩儿的地方。”楚笙歌看得心不在焉,路尘寰拉着她走出剧场,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了动物饲养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