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62章 无法接受这个孩子

第162章 无法接受这个孩子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第二天很早起床,用砂锅煲了粥。记得昨天路文说只能是牛奶米汤之类的流食,楚笙歌怕粥不太符合要求,还用料理机把粥细细的打碎了。将弄好的米糊装进保温桶里,然后坐下来吃早餐。楚笙歌小口的喝着粥,作粥的小菜是清爽的凉拌笋尖和果汁藕片,她现在的胃也只能接受这样清淡的早餐了。

“笙歌,你起这么早啊?”童芊芊从卧室出来,迷迷糊糊地往浴室走去。

“芊芊,我煮了早餐,你一会儿自己吃,我先出门了。”楚笙歌吃完早餐,提着给路尘寰准备好的米糊在玄关换鞋子。

“哦……”童芊芊一边刷牙一边问:“你去哪儿啊?”

“医院……”楚笙歌回答。

“哦……啊……”童芊芊想问清楚,等她从浴室出来,楚笙歌已经走了。童芊芊给自己盛了碗粥,自言自语:“好好的,又去医院做什么呢……”

楚笙歌打了辆车来到圣玛丽医院,然后按照路文告诉她的地址,找到了复健科的病区。病区门口有护士值班:“您好,来客登记。”

楚笙歌将填写好的来客登记簿交给护士:“这样可以了吗?”

“哦。”护士点了下头,楚笙歌往里面的病房走去。

护士扫了一眼楚笙歌填写的病房号连忙打了内线电话,这个病房的患者护士长有过交代,不能随意探视。

楚笙歌找到路文告诉她的病房号,刚抬起手要敲门,房门忽然从里面拉开了,楚笙歌与出来的人都是一愣。

宫凌偏了下头:“老爷,楚小姐来了。”

由于房门并不是正对着病床,楚笙歌只能看到病床的床尾,远远地看过去似乎正打着吊针,却看不到路尘寰的人。

路震从病房里走出来,脸上带着愠怒:“你还来这里做什么?还不给我滚!”路震看到躺在那里昏睡的儿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路尘寰是他最看重的继承人,也是此生除了华艺之外唯一的骄傲。可是,自从面前这个女人出现开始,他培养了二十几年的骄傲,居然宁愿净身出户都要跟她在一起。

楚笙歌并没有料到会是这样一种情况,曾经她还跟路震在同一张桌子上吃过饭,那时她虽然是失忆的,也知道路震对她这个儿媳妇并不满意,可即使是不满意,他对她还是默认了。楚笙歌觉得身体的温度一点点地流失着,自己好像就要被冻住了。

“他现在这样,都是你害的!”路震恨不得将楚笙歌碎尸万段,狠厉地眼神让人不寒而栗:“马上给我滚,路家容不下你!”

“老爷,注意您的血压……”宫凌扯了扯路震的衣袖,转头对楚笙歌说:“你还是回去吧,尘寰这里我们会照顾的,也用不到你。”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这句话从楚笙歌嘴里脱口而出,可是出口的一瞬间楚笙歌却后悔了。这种事情根本没必要提及,她不是没有在豪门圈子里生活过的人,看过了太多利益联姻。她知道,爱情在利益面前,一文不值……算了,生活不是在演八点档的肥皂剧,实在没有必要演全套。她跟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以也沟通不了的。

“把她给我弄走!”路震向匆匆赶过来的保镖指了一下楚笙歌。

保镖得令后马上过来拉楚笙歌,不过他们知道这是大少爷的女人,所以并不敢太无理。大少爷的行事风格他们还是了解的,不过老爷的命令也同样不可违抗:“请您离开这里。”

“我自己会走。”楚笙歌避开了保镖的手,自己往后退了一步。

“你以后再敢出现在他面前,我就不客气了!”路震大声呵斥道。

楚笙歌的小手轻轻捏成拳,想要给自己一些勇气。她转过身,朝着出口走去,脊背挺得笔直。

路震的眼睛眯了一下,这样清傲的背影居然有点儿莫名的熟悉感。不过他并没有深思。这个女人说的没错——他们是相爱的,他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是爱着她的。正是因为爱,所以更不能留下她。路尘寰是做大事的人,女人对于他来说只能是一种生活的调剂,绝对不能高过事业,更不能高过生命。路尘寰对她爱得太深,如果不及时阻止,以后一定会出大乱子的。其实现在就已经出大乱子了,不是吗?以路尘寰的身手,能被几个小流氓打到需要做开胸手术的程度,这本身就很诡异。自己的儿子在用命护着这个女人,红颜祸水这句话是没错的。

周嘉年刚好来这里探望一位世伯,从病房走出来刚好遇到这一幕。他也顾不了太多,赶快顺着楚笙歌走的方向追了出去。他追到电梯间,四部电梯刚好都在往下运行,周嘉年有些懊恼地拍了下电梯门。

医院刚好临江而建,笔直的环江路视线无比宽旷。楚笙歌沿着大路往前走着,努力地平复着自己情绪。此时她是茫然的,甚至都不知道跟路尘寰今后要怎么走下去。可是有一点她是清楚的——她必须找到一个最稳妥的方式来处理现在的情况,她不能让自己涉险,因为她有了宝宝。她要在路尘寰康复之前,保护好自己。

楚笙歌此时也不能确定路尘寰的想法——他会选择他的父亲,还是会选择她和宝宝呢?与一个人最亲近的人,无非就是生你的还你生的。对于路尘寰来说,这个选择无疑是很残酷的,所以无论路尘寰最后的选择是什么,她都会尊重的。

不管路尘寰要不要这个孩子,她都要。就算是一个人,她也可以带好她的孩子。无论将来有多苦,她都不会放弃宝宝的。下定这样的决心后,楚笙歌觉得身体里充满了力量。谁说孩子就负累呢,它还这么小,小到好像不存在一样。可是,却已经可以给她这么大的勇气与慰藉了。

一辆宝蓝色的跑车嘎的一声,停在她的面前。楚笙歌愣了一下神,下意识地停住脚步。周嘉年从车子里出来,笔挺的银灰色西装将他的身形勾勒得更加颀长,看起了也更加儒雅。江边的风有些大,周嘉年的头发被风拂乱了。

周嘉年走到楚笙歌面前:“笙歌,我们谈谈。”

楚笙歌不知到周嘉年刚才看到她是怎么被路震给赶了出来的,所以也不知道他想谈什么:“你……周先生有什么事情就说吧……”

周嘉年看着面前纤细的女孩,他不知道究竟是要有多坚韧,才可以修炼到她现在这样宠辱不惊的样子。周嘉年的目光太过深邃也太专注了,楚笙歌被凝视得有些不舒服,所以别开脸,将目光投向远处的江面。

“笙歌……”周嘉年忽然拉住楚笙歌的手:“跟我在一起吧,我可以娶你的。”

楚笙歌完全被周嘉年的话弄傻了,他是什么意思又在发什么疯呢?周嘉年明明知道自己怀孕了,为什么还要说这样的话呢?

“我答应过璇姨,会好好照顾你的。”周嘉年深吸了一口气:“其实你一直都误会我了,我对你真的没有什么企图心,只是喜欢你,并且喜欢了你很多年。我第一次看到你时,就被你吸引了。那时候你还是个小丫头,在罗丁女校的校庆汇演表演芭蕾舞。当时你穿着奥杰塔公主的演出服,站在舞台中央的样子,在我脑海里存在了这么多年依旧毫发毕现。

我承认自己对你做过很多错事,所以我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上天把你从我身边带走了。现在情况又出现了变化,路尘寰的家人并不接受你,而他此刻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更不要说照顾你了。你要知道,以路家势力想让什么人从这个世界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掉,并不是什么难事。就算路尘寰以后知道了又能怎样?他会将自己的父亲亲手送进监狱吗?就算他会,也于事无补。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的孩子考虑吧?

笙歌,你真的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我没你想的那么糟糕。我会好好待你的,也会是一个好丈夫的。可是,有一点我要说——我现在无法接受这个孩子。”

看到楚笙歌眼眸里的震惊被愤怒所取代,周嘉年马上说:“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让你把孩子打掉。我知道,你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做的。”周嘉年知道像楚笙歌这样善良的女孩,肯定是做不出堕胎这样的事情,他也不想楚笙歌为此不假思索地拒绝他:“你可以把孩子生下来,但是要先放在国外寄养一段时间。我会安排最得力的人照顾他的。等我们的孩子出世,或者不用那么久,只要你怀孕了,我们就把这个孩子接回来带。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会好好照顾你,也会好好对待这个孩子的。”周嘉年只要想到这个孩子是楚笙歌与路尘寰共同孕育的,就嫉妒得发狂,可是如果有了他们自己的孩子,他就可以平静一些了。即使他不可能像宠爱自己的孩子那样宠爱他,但绝对不会苛待他。他可以接受楚笙歌的一切,包括她的孩子。

楚笙歌平静地看着周嘉年,她很意外周嘉年会说出这样一番话的:“无论你以前做过什么,那些事情或许已经影响了我的人生。但是我做出的每一个选择,都是自己的决定,我可以对自己的选择负起责任。现实世界没有‘如果’这么一说,我们谁都不知道,换一种方法处理问题,会不会是不同的结果……

所以,你也不必太愧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