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63章 我们等你

第163章 我们等你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周嘉年没有想到楚笙歌是这样定义他对她的感情的:“笙歌,我承认我现在对你说这些,可能是有些唐突;我也不否认对你感情里确实参杂了愧疚,但我绝对不会把愧疚当爱情。----我是真的喜欢你,也希望你相信我的诚意。”

“虽然你的喜欢有些盲目,可是我相信你是认真的。”楚笙歌将目光从远处渐渐收回来,最后落在周嘉年脸上。这个男人可以接受她结过婚,和她未出世的孩子,若说一点儿都不感动,那不可能。不过把感动当感情,只会伤人伤己。楚笙歌缓缓地说:“我曾经看过一本书,作者说——爱情其实就像一双鞋,样子有多漂亮都是给别人看的,打不打脚只有自己知道。我想要的爱情也是一双鞋,如果不能得到我想要的那一双,我宁愿光着脚走路……”

周嘉年觉得楚笙歌的比喻很贴切,所以接着说:“你知道光着脚走路,脚是会被磨破的……”

“鞋子不合适,脚不但会磨破,鞋子也会染上血。我珍惜自己的脚,也想尊重那双鞋。”楚笙歌将身上的外套裹紧一些,浅浅地笑了:“周先生这么优秀的人,一定会遇到一个相匹配的伴侣的。”

“我真如你所言那么优秀,你为什么看不上呢?”周嘉年的目光有些灼人,带着那么多不甘。

“我不选择你,并不是因为你哪里不好,而是我们不合适。或许你喜欢了我很久,也为着这种喜欢做了很多安排,你在你的世界中步步为营。可是你从未考虑过我想要什么,我能不能接受你的安排。”楚笙歌的表情很认真:“这些话我只说一次,无论你能给我的有多好,我不需要的东西,对我来说都是负累。谢谢你喜欢过我,对于这一点我也只能道一声谢而已。其实爱的反义词不是恨,而是对于你的爱,我无法做出任何回应。你是一个生意人,就应该明白。对于一个会一直亏本的项目,无论先期投资有多大,最明智的选择只能是撤资止损。所以,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每个的生命都很有限,不应该浪费在不值得的人身上。”

周嘉年闭了下眼睛,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们从来没有这样推心置腹的谈过话,可这唯一的一次沟通,却将他最后的一丝希望扼杀了:“我是说‘如果’,如果没有路尘寰的话,我会不会在一起?”

“‘如果’这个词其实很残酷,它的存在是对不能实现的事情的一个假设。现实生活,是不存在假设的,所以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楚笙歌眨了眨眼睛:“哀莫大于心不死,其实真的死心了才能重新开始。周先生,再见。”言尽于此,该说的她都说了,至于周嘉年能不能放下是他的事情。

“要去哪里?我送你……”周嘉年一直都知道楚笙歌是非常敏感聪慧的女孩子,可今天才真正见识到了她的睿智。她把所有的事情都看得太透彻了,可女人,大抵还是傻一些会过得比较幸福,水至清则无鱼。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走。”楚笙歌需要为自己和宝宝找到一条稳妥的出路。

“医生说过你的身体不宜劳累……”周嘉年叹了口气:“你不用躲着我,犯过的错误我不会再犯,所以不会逼你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的。”

楚笙歌笑着摇摇头,说着不会再逼她,却还是坚持要她坐他的车子,这不是逼迫又是什么呢?这才是真的是无法沟通吧。

“那就麻烦周先生送我回家吧。”楚笙歌真的是有点儿累了,她现在的身体真是来不得半点儿闪失。

周嘉年认真地驾驶着车子,楚笙歌则看着车窗外不断变化的街景,车子里只有轻柔的音乐,他们之间所有的话,好像在刚才已经说尽了。

楚笙歌回到家之后,又给路文打了一通电话。想知道路尘寰病情如何,可路文说老爷派他到申城办事,他现在也不在少爷身边。不过路文安慰楚笙歌说,少爷的复原能力一向惊人,应该很快就会康复的。

楚笙歌挂了电话后,又打给刘宇。巧合的是,公司有一些突发状况,刘宇也出差了。楚笙歌相信任何偶然都是无数个必然促成的,刘宇和路文是路尘寰的左膀右臂,在这种时候,却都被调离了路尘寰的身边。能调动路尘寰与路尘寰如此亲近的人,这世界上恐怕除了路震再无他人了。虎父无犬子,这句话反过来也同样成立。可以教出路尘寰这样儿子的父亲,做事情有多果决缜密自不必说。楚笙歌却觉得有些好笑,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让路老先生如此费心。

“笙歌……”听楚笙歌跟她讲完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童芊芊一脸担忧:“你还有宝宝,要怎么办呀?”

“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楚笙歌捧着一杯热热的水果茶。

“你觉得……如果你告诉路老头你怀孕了,事情会不会有转机?”童芊芊都快想破脑袋了,也想不出一个可行之策。

“出现你设想转机的几率跟买彩票中500万的几率应该是差不多的。”楚笙歌客观地说:“而且这样做很危险,我一定会失去宝宝——他可能不会让宝宝出生,而可能性更大的情况是,等宝宝出生后,把宝宝抢走。”

“啊!”童芊芊吃惊地摇摇头,“那绝对不行的。”

“我想去别的城市生活一段时间,我主动离开的话,他应该不会浪费人力去盯着我了。”楚笙歌揉了揉额头。

“可是……那路尘寰如果醒了,想找你又找不到呢?”暂时避避风头是对的,可是如果避过了路老头,也只能连路尘寰一起避过了。

“如果他想找我,就一定找得到。”关于这一点她对路尘寰还是很有信心的,她曾经费尽心思的逃了那么多次,没有一次是真正逃脱了的。

“说的也是哦……”童芊芊点点头:“那这样吧,我后天要到宁城跟剧组,我的工作大概要持续三个月,你跟我一起去吧。到了那边也好有个照应,你一个人我真的很不放心。”

“也好……我跟你去宁城。”楚笙歌点点头。

初秋的天气还是十分燥热,楚笙歌选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换好,然后拿着挎包出了门。到达水榭花都时并是用餐的高峰时段,楚笙歌很容易就选到了她和路尘寰来过的那个包间。偌大的包间里只有楚笙歌一个人,透过阔大的落地窗依旧是那一片亘古不变的海。楚笙歌点了一壶水果茶和几样点心。点的餐上齐之后,服务生退出了包间。

楚笙歌从包里拿出手机,用小架子支好位置,然后打开摄像功能——

楚笙歌有些局促地理了下头发,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好:“阿尘,我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们需要用这种方式交流。这是你第一次带我吃饭的餐厅,这个包间也和以前一模一样的。其实那时候,我根本不愿意跟你一起吃饭的。可是还是被你捉来了。我们能够在一起,真的是由很多‘意料之外’和‘不得不’促成的。可能正是因为我们的爱情从一开始就参杂了太多,也背负了太多,所以才会走得这么艰辛。在这段爱情里,我真的受到很多的伤害,我也以为会记你恨一辈子,后来我发现,我不会。或许正是爱之深,才会责之切吧。

这里是我们最开始融入彼此生活的地方,我想在最初的地方给彼此一个新开始的地方。由于一些原因,我要去宁城了。如果你醒了,也愿意重新开始,就到宁城去找我吧。”如果她告诉路尘寰她是带着宝宝走的,她相信路尘寰一定会去找她的。可是她又有那么一点点私心,希望路尘寰会去找她只是为了坚守他们的爱情。楚笙歌考虑了很久,终究还是决定不说怀孕的事情,所以最后只是很模糊的说——“阿尘,我们在宁城,等你……”

她不知道路尘寰要多久才会醒,也不知道他的手机会不会也被他的父亲控制着,所以不能把视频发到他的手机上。楚笙歌想了一下,将这段视频用邮箱发到了路尘寰的邮箱里。

发完电子邮件之后,楚笙歌在这里坐了很久才离开。

断断续续昏迷了一周左右,路尘寰才完全苏醒过来,路震连忙让人请医生过来。医生做了详细的检查之后,说:“路先生做了开胸手术,而且还伴有骨折和严重的脑震荡,需要继续住院治疗。”医生也有些惊诧,路尘寰的康复能力确实惊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各项生命体征都还不错:“路尘寰身体素质很好,积极配合治疗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

“那就好。”听了医生的话,路震终于松了口气,这么多天他都快担心死了。

医生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就离开了。

“尘寰啊,你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做了一会儿送过来。”宫凌马上问道。

路震看路尘寰一直都沉默着,眼神也呆呆地,忍不住问:“你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路尘寰扫视着这间阔大的病房,还是没有发现一丝他想要看到的痕迹。她现在不在这里,对于她的小习惯或者是身上的味道路尘寰都是极敏感的。如果她来过的话,他一定会知道的。路尘寰记得有几次醒过来的时候,楚笙歌是在的。

路尘寰的声音有些无力,还带着些微沙哑:“我妻子呢?”

路震听到自己的儿子一开口,居然就是问楚笙歌,火气就蹭蹭往上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