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68章 越级调职

第168章 越级调职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人事总监皱起来眉,他手里还握着楚笙歌入职档案,刚刚签好的合约墨迹还没干透,这就要辞职?

“为什么要辞职?对待遇还是什么有不满意的地方?”人事总监例行询问着。

“没有……我,是私人原因。”楚笙歌实在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千言万语也只能归结为私人原因了。

这份合约根本不是常用的,是总裁室的行政秘书直接拿给他的。其他条款倒是出入不大,唯有乙方单方面毁约这一块,是比照艺人合约拟定的。怎么说呢,如果楚笙歌提出辞职,将要付一笔高昂的违约金。

人事总监做hr这么多年,雇佣合约自然有着很高的敏锐度,这份合约大抵就是为了约束楚笙歌不能提出辞职设计的。领悟到这一点后,人事总监更是不敢随便放人了:“咳咳,楚小姐,辞职可以。不过按照合约,你必须在提交辞呈后三个工作日之内支付完违约金才可以办理辞职手续。”

“违约金?”楚笙歌完全愣住了,她刚才只着重看了薪资待遇之类的条款,关于辞职那一部分,一来是她没有辞职的打算,二来用工合约关于辞职都是提前一周提交申请,一个月之内交接完工作离职,这一点应该都是一样的。

楚笙歌接过人事总监递给她的合约,关于辞职的部分居然写着——乙方除特殊情况外(特殊情况请参照合约条款6-12、6-13、6-15),单方面提出辞职需要补偿甲方约定年薪百分之一千数额的违约金。楚笙歌大概算了一下,年薪的百分之一千,大概要50万。别说她根本拿不出50万,就算她有50万,也肯定要给小哲做手术,根本不可能拿出来交什么违约金的。

楚笙歌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她太了解路尘寰了,他想要算计一个人,是绝对不会留有余地的。楚笙歌在心中苦笑一下,她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是值得他这么算计。

“楚小姐……”人事总监看楚笙歌盯着合约默不作声,轻声提醒了一下。

“对不起,打搅了。”楚笙歌将入职合约放到人事总监的书桌上,转身走了出来。

楚笙歌先去行政部报道,行政总监是个40岁左右的女人,梳着干练的短发,中规中矩的黑色职业套装使她看起来有些严苛。蔡茵早先已经接到了人事部传过来的调令,给她的部门调过来一个只有高中学历的新人,这是什么路数呢?蔡茵看着面前的女人——牛仔路、t恤衫一双白色的平底鞋,这身装扮在加上她青春洋溢的面容和束在脑后的马尾辫,实在看不出已经有27岁了。

“楚笙歌是吧……”蔡茵从心底里不认同这种走后门儿进来的职员,所以语气透着些冷漠和不耐烦:“你先前是在米兰国际做导购是吧?”

“是的,蔡总监。”楚笙歌点点头。

“导购做了几年?”

“三年。”楚笙歌回到道。

“你在米兰国际没从事过行政相关的工作吧?”蔡茵的眼神带着企鹅轻视。

楚笙歌被她的目光看得很不舒服,却也不想解释什么:“是的。”

“那你先做一些内勤工作吧。”蔡茵觉得她这里真没什么适合高中毕业生的工作:“对了,电脑会用吧?”

“会的。”楚笙歌点点头。

蔡茵接着说:“我的意思不是用qq聊天什么的……”

“我可以熟练运用办公自动化软件,精通word、excl、popond的操作。”楚笙歌淡定地回答。

“哦……那就好。”蔡茵开了一张单子:“你去礼宾部领一下工装和工作守则,明天开始上班。”

“好。”楚笙歌捏着那张单子去礼宾部取工装。

一切都弄妥当后,楚笙歌看了下表已经4点了。楚笙歌叹了口气,往公车站走去。这时的公车上人不多,她选了个靠近下车门的位子坐下。在宁城生活了5年,却依旧不习惯这里的天气。一天到晚都闷闷的,好像随时都会下雨一样。楚笙歌先到小区附近的菜场买了两样青菜和一条鲈鱼,她吃什么都无所谓,小哲的身体不好有些挑食,饮食要做得精致些才行。

“妈妈。”楚笙歌一进陈婆婆家小哲就跑过来:“你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晚呀?”

“妈妈今天事情有点儿多。”楚笙歌抱起儿子,亲了亲他的小脸。

“陈婆婆,我们上去了。”楚笙歌跟陈婆婆打了个招呼。

“去吧,小哲中午吃得不多,一会儿要拿点心给他吃吃。”陈婆婆嘱咐道。

“好,我知道了。”陈婆婆年轻时做过保姆,小哲的身体不适合上幼儿园,上班的时候就她就把小哲送到陈婆婆家让她帮着带。

“小哲,饿不饿?”楚笙歌抱着儿子回到家,将他放到沙发上。这间小小的两居室虽然打扫得窗明几净,可是家具却是很旧了,都是房东留下的。家里除了冰箱和电视机就没有大件的家电了。

小哲摇摇头:“妈妈,爸爸还不能回家吗?”

“还需要再等几天。”楚笙歌愣了一下,一忙起来她都要把这件给忘了。这件事真是很棘手,对方不同意调解,恐怕真的要在拘留所待满15天了。她拿起围裙罩在身上,开始择菜准备晚餐。

“哦。”

“小哲自己玩一会儿,妈妈去煮饭。”楚笙歌端着择好的菜去厨房清洗。

小哲只有几件玩具,早就玩腻了。他打开一本连环画,拿起笔,照着书页上的图和字,写写画画起来。

楚笙歌将做好的晚餐摆上餐桌——清蒸鲈鱼、清炒空心菜,还有一大碗丝瓜蛋花汤。楚笙歌走过来,看到儿子正在写字,才四岁的孩子,字一笔一画写得端端正正的,实在不像出自还没上学的小孩之笔。画的画也好,几乎跟画册分毫不差的。

“小哲写的是什么?”楚笙歌将儿子小小的身体抱起来。

“小狮子懒洋洋地趴在草坪上,对小蝴蝶说:‘我爸爸是森林里最厉害的……”小哲用铅笔点着自己写的字,一个一个念给楚笙歌听。

“小哲真棒。”楚笙歌吻了吻儿子的小脸蛋儿。

“妈妈,小哲什么时候才能去幼儿园呀?”小哲嘟着嘴,他每天看到别的小朋友每天都去幼儿园,心里十分羡慕。

“等小哲的病好了,就能去幼儿园了。”楚笙歌把儿子放在椅子上,将鱼肉细细拣去鱼刺,放进他的小碗里。

“那什么我的病才好呢?”小哲用勺子拨着饭。

“做完手术之后,小哲的病就好了。”楚笙歌揉揉儿子柔软的短发。

“做手术疼吗?”小哲有些害怕。

“不疼……小哲就在手术室睡一觉,睡醒之后病就好了。”楚笙歌安慰道:“不用害怕。”

“那……那妈妈能陪小哲去手术室吗?”小哲趴在桌子上:“如果妈妈看着小哲睡,小哲就不怕了。”

“妈妈会在手术室外面等着小哲的,一步都不会离开。”楚笙歌眼中满是希冀:“小哲昨晚手术就可以去上幼儿园,可以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儿……”

“也能跑步和游泳吗?”小哲抬起头望着楚笙歌。

“当然可以。”楚笙歌点点头。

“好,那我愿意做手术。”

“小哲乖,好好吃饭。”楚笙歌努力地将失落掩饰下去,她医生说小哲需要尽快手术,可是小哲的手术必须请日本专家来做,手术费用十分高昂,自从知道小哲患有先心病开始,楚笙歌就在存这笔手术费了,可是手术费还差很多。她真的不知道能不能等到她存够手术费那一天。

房间里开着一台小电扇,床边放了一盆冰块。小哲不能受冷也不能受热,小小的感冒都有可能让他发病。可是楚笙歌实在没有多余的钱装空调,只能用这种简易的方法降温了。哄小哲睡着之后,楚笙歌打开电脑开始翻译书稿。翻译完一整章内容后,楚笙歌看了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她关上电脑,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和肩膀。她给儿子拉了拉毛巾被,然后自己也躺下来,随手关了灯。

虽然已经很累了,可是她却就是睡不着。她的银行卡里只有五万多块,这离二十万的手术费还差的很远。这些钱也是备着急用的,小哲哪怕是最普通的感冒,也要住院治疗才可以。医院进去一次,没有四五千是出不来的……

即使钱要一分钱掰成两半用的,她也得从这些救命钱里匀出一部分,去吧谷阳从拘留所里弄出来。她实在不能放任谷阳就那样被关在拘留所里,他毕竟是孩子的父亲,哪怕只是名义上的……

楚笙歌就在各种烦心事的纠缠下沉沉睡去,早上闹钟响起来时,她整个脑袋都是懵的。

楚笙歌摁掉闹钟,先让豆浆机开始打米糊,然后去浴室洗漱。小哲被楚笙歌唤醒时还是睡眼惺忪的模样:“妈妈,我们今天为什么还这么早起床呀?”小哲记得他们是隔一天才需要很早起床的。

“从今天起,我们每天都要早起。”调职之后工作时间是朝九晚五,不再是半天班了:“不过,以后周六、周日还有放假的时候,妈妈就能带小哲出去玩儿了,高兴吗?”

“高兴!”小哲兴奋地点点头,以前每次别的小朋友爸爸妈妈放假的时候,妈妈总是要加班,他从来都没有像别的小朋友那样,可以在节假日跟妈妈一起出去玩儿。

“好了,我们赶紧洗白白然后吃早餐。”楚笙歌拿了毛巾给小哲洗脸。

“妈妈,我自己洗。”小哲晃着小脑袋。

“不行,你还太小,够不到……”

“我可以踩着椅子呀……”小哲眨了眨漂亮的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