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72章 一定是非常喜欢

第172章 一定是非常喜欢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看着电话,有些不知所措。

秦安正拿着打好水的杯子走进来:“我到护士站打了点儿温水,开水间的水太烫了。”

“秦总,对不起,我可能给您惹了点儿麻烦。”楚笙歌拿着秦安正的手机:“刚才您的电话一直在响,我想帮您接一下电话,然后您未婚妻好像是误会了,我想解释一下,可是……她好像是把电话给摔了……“

楚笙歌低着头,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秦安正竟然有些看呆了,面前这个女人明明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可是她那双眼睛里闪着的清澈的眸光,纯真得像是不谙世事的孩童。

秦安正将手里的杯子递给楚笙歌,不以为意地说:“没关系的,我根本没有未婚妻。”

楚笙歌错愕的看着秦安正,秦安正拉了椅子坐在小哲的病床前:“宝贝儿,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哲转动了一下漂亮的眼睛:“我叫谷禹哲,叔叔,你是谁呀?”

“我是你妈妈的朋友呀。”秦安正摸了下小哲的头发,这孩子的小脸上是病态的苍白,可是一点儿没有给他的相貌减分,反而像是中世纪的贵族。秦安正总觉得他给人的感觉很熟悉,可是究竟像谁他又说不上来。

“我们喝水吧。”楚笙歌耐心地喂儿子喝水,不一会儿有人轻轻地敲了下门:“您好,悦霖阁送餐。”

楚笙歌愣了一下,她并没有叫外卖,即使叫外卖也不会点悦霖阁的餐,那里太贵了。

秦安正过去付了餐费,拎着食盒走进来:“我买了一点儿粥,也不知道你们都喜欢吃什么,过来看看有没有喜欢的。”

秦安正把病床一侧的桌板拉起来,将食盒打开。将食物一样一样拿出来——蛋花粥、紫米粥、蒸饺、豆沙包、白灼笋尖儿、龙井虾仁,餐台还送了一个漂亮的果盘。

小哲看着桌子上精致的菜肴,眨了眨眼睛:“叔叔,这些菜好漂亮哦。”

“小哲想吃哪个?”秦安正笑着问。

小哲指了指蛋花粥:“小哲吃蛋花粥。”

“不喜欢这些点心吗?”秦安正将蛋花粥推到小哲面前,往里面放了一把调羹。

小哲吧嗒了一下小嘴:“每次生病都只能吃粥哒,别的东西等病好了之后才能吃哦。”

秦安正看向楚笙歌,只见楚笙歌轻微地点了一下头。秦安正虽然很少跟小孩接触,但是像小哲这么懂事的孩子应该也不多见吧。

“我先回去了。”秦安正看了下表:“你明天不用上班了,我给你批个假。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可以给我打电话。”

“谢谢您。”楚笙歌将秦安正送到电梯间:“今天真的给您添麻烦了。”

“都是一些力所能及地小事儿。”秦安正说:“您快回去给小哲吃饭吧,饭都要凉了。”

“好。”楚笙歌看着电梯门缓缓合上,然后才折回了病房。

秦安正从停车场取了车,一个花色手提袋落在了副驾驶的座的下面。秦安正将手提袋捡起来,里面有一把女式遮阳伞还有一个hellokitty的随行保温杯。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手提袋应该是楚笙歌的,他顺手将手提袋放到了后座上。刚要发动车子,他的电话刚好响了。

“喂。”秦安正接起电话:“路大少爷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出来喝一杯。”

“你请?”秦安正扣好安全带。

“李一帆请。”

“你们先喝着,我半小时后到。”秦安正挂了电话。

秦安正走进会所,他都不用看包间的号码,因为在走廊上就看到路尘寰的保镖站在包间的门口。秦安正推门而入,豪华的包间里味道有些复杂——香烟的味道、酒水的味道,还有女人身上的香水味。包间里女人的数量绝对大于女人,只不过女人们都坐在李一帆这边的沙发上,他看起来像个花花胡太岁左拥右抱的。路尘寰一个人坐在李一帆对面的沙发上,面前的酒杯底部沉着透明的冰块,琥珀色的威士忌在灯光下呈现着暖金的色泽。路尘寰的心情似乎不太好,一脸生人勿近的黯沉,搞得坐在对面的公主们连眼睛都不敢往他身上瞄。

秦安正坐在路尘寰这边的沙发上,李一帆连忙指使一个公主说:“还不过去给秦少倒酒。”

穿着豹纹儿挂脖连衣裙的公主摇曳生姿地走过来,紧挨着秦安正坐下来。秦安正不着痕迹地往旁边移动了一下,却没拒绝女人给他倒酒。在这种高级会所上班,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什么时候该主动,什么时候该保持距离她是最清楚不过了。女人看出秦安正并不喜欢她靠的太近,所以相当配合地没有再往秦安正身上贴。秦少还算是客气的,不像一整晚都在自斟自饮的路少,有个小姐妹刚在他身边坐下来,他就怒喝一声——滚。眼神像是要杀人。

“你们都过来宁城做什么?”秦安正端起酒杯啜饮了一口:“要在宁城掀起一场血雨腥风?”路尘寰和李一帆跟他可不一样,他们都不是简单商人,家族里都有黑道的成分。

“他是来找老婆回家的,我是路过而已。”李一帆靠在沙发里,美女给他按摩着肩膀。

“多嘴!”路尘寰瞪了李一帆一眼,继续喝着自己的酒。

“有线索吗?”秦安正知道路尘寰结婚了,不过他对路尘寰的妻子是一无所知:“我跟安全局的人蛮熟的,查人什么的还是挺方便的。”

“不用。”路尘寰摇摇头,让他告诉秦安正他的女人正是他的助理,现在嫁了别人,还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这种事情,他真的说不出口。

“你就不用帮忙了,路少宠女人根本不是你能想象得出来的,给私家飞机折腾得跟儿童乐园似的,粉红的hellokitty喷漆……”李一帆摇摇头:“啧啧……不知道的人看到路少从飞机上下来,还以为路少有颗少女心呢……”

听了李一帆的话,秦安正真是很意外,他觉得就他们三个而言,路尘寰无疑是最不会哄女人的,居然可以做出这样浪漫的事情,真是让人大跌眼镜。一定是非常喜欢那个女人,才会这么做的吧。

“哎,我说……”李一帆看看秦安正:“你不会打算一辈子都给路少打工吧?你家老爷子真打算对你痛下杀手?”

“我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好……”秦安正无所谓地耸耸肩:“我对权利没有*,更不想为了一个表面风光的位置把自己搭进去……”

“照这么看,我家老爷子算是最开明的了,怎么玩儿都不管……”李一帆吊儿郎当地吹了个口哨:“你们不要太羡慕哈。”

“你随便玩玩李伯伯自然不会管,你要是把你那些莺莺燕燕的娶回家一个,看李伯伯会不会揭了你的皮。”秦安正耸耸肩。

“你如果觉得生活太安逸了,我可以跟李叔谈一谈,保证给你安排一门让你想到‘回家’两个字都会恶心的婚事。”路尘寰的语气云淡风轻的,可却给李一帆和秦安正听出一身冷汗来。

“哎呦,你们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关心我了?我不要太感动哦!”李一帆翘着二郎腿,指了一下路尘寰:“要是敢背后下黑手,我诅咒你一辈子追不回你老婆。”

“哈哈哈……威胁路大少爷?你不如每天给上帝祷告一下——让他早日抱得美人归,那样他应该就没什么时间虐你了”秦安正笑着说:“否则他还以为你的诅咒格外灵验,你就是花样作死的代表了。”

“阿正,你存心挑事儿呢吧!”李一帆冲着秦安正飞过去一个橘子。

“我现在是有人罩着的啊,路少可神勇了,连我家老爷子都要给三分薄面的。”秦安正稳稳地接住橘子,一边剥橘子吃,一边说:“路总如果不把于珊珊弄到公司里来,我的工作积极性会更高的。”

“李叔都给我三分薄面了,我怎么样也得还他两分。”路尘寰表示自己也很为难。

“理解……”秦安正看看时间不早了:“该散了,各回各家吧。”

“别呀!咱们赌两把呗。”李一帆搓搓手,“你们怎么也得尽尽地主之谊,让我赢个机票钱才行。”

“我就怕你输得连裤子都没了。”秦安正故意调侃道。

“切……谁怕谁!”李一帆故意拍了下桌子。

三个人真的真的像模像样地玩起了牌,不过李一帆赢个机票钱的愿望并没实现,因为路尘寰一直都是最大的赢家。

“路少这是典型的情场失意赌场得意。”李一帆弹了下烟灰。

“你基本上就是败在了这张嘴上,哪壶不开提哪壶。”秦安正笑着用手指扣了下桌子。

三个人玩了大半夜,然后在会所的客房里睡下了。

第二天,秦安正起的很早。路尘寰虽然人在公司里,可具体的工作大多还是他牵头完成,上午有个重要的会议他必须出席。

秦安正回家去换衣服,一打开公寓的门看到于珊珊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于珊珊显然也听到秦安正回来了,连忙从沙发上爬起来:“阿正,你昨晚去哪儿了?”

“我的事情不用跟你汇报吧?”秦安正径直往卧室走去,于珊珊想要跟进去,房门几乎是贴着她的鼻子被关上了。

于珊珊拧了一下门把,秦安正居然落了锁。她刚想发脾气,想到了母亲的教导——男人都喜欢温顺的女人。她咬咬牙,进厨房去准备早餐。

秦安正洗了澡换好笔挺的西装,他觉得整个人都比刚才精神了一些。那两个拉着他赌牌的败类还在睡觉,他却不得不一早赶去公司,给人打工果然不如自己当老板舒服。走出卧室,他就闻到了烹调食物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