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其他类型 > 帝少的小萌妻 > 第176章 误会闹大了

第176章 误会闹大了

雯雯文学,小说免费全文阅读,无弹窗小说网,小说下载

楚笙歌还以为于珊珊闹一闹她大概就会被解雇了,没想到却等来了于珊珊的道歉,看来她还是把问题想得太简单。她就是觉得心累,这样如履薄冰的日子不知几时才能结束。已经是下班时间了,秦安正下午去见客户,这个点儿应该也不会再回来了,今天应该是不用加班的。楚笙歌将办公桌理了理,拿着挎包走出办公室。

楚笙歌站在路边看着熙熙攘攘的车流发了一会儿呆,抬头看看如血的残阳,天大地大忽然觉得自己居然没有立足之地了。楚笙歌先去餐厅买了一个海鲜披萨,打包带去医院。小哲很喜欢吃这家店披萨,价位有些贵,所以不常买。

“妈妈。”小哲笑着扑到楚笙歌怀里。

楚笙歌看到小哲的病床上放着一个变形金刚,看起来就很贵的样子:“这个是哪儿来的”

“是一个漂亮奶奶拿给我的呀。”小哲拿起变形金刚,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妈妈不是教过你,不许随便拿人家的东西吗”楚笙歌觉得很对不起儿子,她知道小哲一直想要这个的,可是小哲很懂事知道这个玩具很贵,从来没有问她要过。

“嗯,我知道哒,我跟漂亮奶奶说,我不要。”小哲摆弄着手里的变形金刚:“漂亮奶奶说,我什么时候不玩儿了,还给她就行了。”

“明天就把玩具还回去,想要这个妈妈给你买,好吗”楚笙歌将小哲小小的身体收进怀里。

“好。”小哲点点头。

“我们吃饭吧,吃完饭妈妈给你讲故事。”楚笙歌打开装披萨的盒子。

“哇哦,今天吃披萨,好棒”小哲笑着拍了拍小手。

吃完饭后楚笙歌靠在床头,摊开一本故事书,念了起来:“在很久以前,森林里住着小熊一家”

“那后来呢小熊为什么不能用水彩笔涂一个红蘑菇,一定要去大山里找”小哲总是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哈哈哈”楚笙歌揉揉小哲的头发:“用水彩笔涂的会掉色哦。”

病房的门被敲了两下,谷阳拎着一袋水果走进来。

小哲坐起来,看着谷阳小声叫道:“爸爸。”

“嗯。”谷阳将水果放到桌子上:“小哲的病怎么样”

“暂时还好。”楚笙歌将手里的故事书合上。

谷阳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这里是一万,有六千是你上次帮我垫付的赔偿金。剩下的四千,留着给小哲用吧。”

“这样就可以了。”楚笙歌打开信封,数了六千出来,然后将剩下的钱还给了谷阳。从一开始,她跟谷阳就是各取所需的关系,她从来不占别人便宜的。

“小哲现在住院,用钱的地方多,你先留着用。”谷阳觉得楚笙歌人真的很不错。

“不用了,现在也用不到。”楚笙歌一直坚持不收这些钱,谷阳也没有再说什么,把钱收了回去。

“小哲,你该睡觉了。”楚笙歌看小哲打了个哈欠。

“哦。”小哲在床上躺好,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你晚上怎么睡”谷阳看了下病房:“我给你弄个折叠床吧。”

“不用了,我跟小哲挤挤就行了。”楚笙歌摇摇头:“我们出去谈谈吧。”

“哦好”谷阳愣了一下,不知道楚笙歌要谈什么。

医院的走廊上,灯光有些刺眼。楚笙歌站在那里,轮廓分明。

“我们抽个时间去民政局去办下离婚手续吧。”楚笙歌的语气很平淡,像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如何一样随意。

“为什么”谷阳吃了一惊,他没想到楚笙歌会说这个。

“就是觉得我们不适合再这样下去了。”如果谷阳的妈妈没有对小哲的身世产生怀疑的话,楚笙歌也不会这么着急地离婚。小哲已经吃了这么多的苦,她不能再让儿子受任何委屈了。

“我不同意离婚,如果你还没找到更合适做小哲爸爸的人,不如还是让我来当他的爸爸”谷阳实在不想打破现在这种稳定的生活状态,他几乎可以肯定,他不会遇到比楚笙歌更合适的人选来做他的妻子了:“我承认我这个爸爸做得不太好”他应该多拿出些时间跟小哲相处的,如果他和小哲关系很亲昵的话,楚笙歌应该就不会这么干脆地提出离婚了。

“我们当初就讲好的,无论是谁想要结束婚姻关系,另一方都要无条件的配合”谷阳坚持要维护这种关系,楚笙歌还是有些意外的。

“可是”谷阳揉了揉额头,楚笙歌说的没错,他们早就讲好的:“这件事情要慢慢来,我妈妈年纪大了,我需要时间让她逐渐接受才行”

“好,我理解”楚笙歌点点头,其实谷阳的妈妈也许早就希望他们离婚了,在小哲刚查出患了先心病的时候,她就想说服楚笙歌放弃掉小哲,再重新生个健康的孩子。她以为这么多年,她的儿子生活窘迫是因为拿出很多钱给小哲看病。其实楚笙歌,没有用过谷阳一分钱。

谷阳松了口气,离婚的事情能拖多久拖多久吧

楚笙歌这么急着离婚,其实也是不想谷阳被卷进不必要的麻烦。她太清楚路尘寰的处事风格了,如果路尘寰这次是针对她来的,自然也不会放过谷阳。

秦安正走出电梯,他拎着精致的果篮和一个遥控车模型。他确定了一下位置,往病房这边走过来。刚转过走廊的转角,就看到了楚笙歌:“晚上有应酬,这个时间不影响你休息吧”今天于珊珊实在是太过分了,事情因他而起,于情于理都应该过来道个歉的。

“没有”楚笙歌觉得现在有些乱,她其实是不想别人见到谷阳。

谷阳认真地打量着秦安正,他拍过不少时装目录,对于服饰还是有些了解的巴黎高级成衣作坊裁剪的西装,很小众的手工订制皮鞋,钻石腕表和限量版的领带。这个男人光是这身行头就值到7位数了。

谷阳有些明白楚笙歌为什么突然提出离婚了,如果没有这个男人,他生活的平衡点就不会被打破。至少在别人看来,他有温柔美丽的妻子、可爱的儿子和一个美满的家庭。谷阳有些无法判断这个人究竟是小哲的父亲,还是楚笙歌新近的追求者。不管是哪一种,对他来说都一样是个麻烦。

谷阳瞪着楚笙歌,沉声问:“就是因为他”

楚笙歌一时没明白谷阳的意思,有些不解地看着谷阳。谷阳没再看楚笙歌,而是一拳向秦安正打过来。秦安正没有想到谷阳会动手,但还是下意识地闪了一下身,谷阳的挥向他下颌的拳头落在了秦安正的肩膀上,不算重但是也不轻。

楚笙歌马上拉住谷阳,眼神是格外冰冷:“你发什么疯”

谷阳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楚笙歌,她的手捏在他的腕关节上,精准地控制住他不能随意发力,而且她的神情又是如此肃杀,脸上似乎都结着霜花。谷阳怔了一下,收回了手。挑着下巴看着秦安正:“我警告你,离我老婆远一点儿”

谷阳说完之后,大步往电梯间走去。

秦安正有些诧异,如果谷阳不说最后那句话,他几乎不会想到那个男人是楚笙歌的丈夫,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一点点夫妻间应有的眼神交流,看起来似乎连比较亲近的朋友都算不上。

秦安正更觉得不好意思起来,本来是为道歉而来,此时是不是又给楚笙歌带来了麻烦呢:“我是不是应该,去跟你先生解释一下”

“不用。”楚笙歌摇摇头:“你没事儿吧刚才打到哪里了,要不要给医生看看”

“没事儿,没打到实处。”秦安正摆摆手:“今天早上的事情,真是很对不起”

“早上的事情,不该您来道歉。即使您有什么责任,刚才那一拳也算抵消了。”楚笙歌没等秦安说完,打断了他的话:“所以,这件事情不用再提了。”

“好。”秦安正也觉得于珊珊的想法实在是很龌蹉。

“秦总进来坐一下吧。”楚笙歌打开了门,秦安正即使客人又是她的上司,实在没有站在外面说话的道理。

秦安正看到小哲已经睡着了,只是将带来的东西放到门边的桌子上,然后又退了出来:“时间不早了,你也该休息了,我就不打扰了。”

楚笙歌看看秦安正买来的东西:“您真是太客气了。”

“不知道小哲喜欢什么,这个是导购帮我选的。”秦安正是第一次去商城逛玩具专柜,也不知道现在小孩子都玩儿什么玩具。

楚笙歌将秦安正送到电梯间:“秦总,再见。”

“明天见。”秦安正点点头。

楚笙歌回到病房,和衣蜷缩在病床一角。这一天对于她来说真是太长了,累得连呼吸都觉得是一种负担。

第二天一早,小哲睁开眼睛就看到床头柜上的遥控车,高兴地抱起装着遥控车的盒子问:“妈妈,这是你给我买的吗”

“不是是秦叔叔买给你的。”楚笙歌给小灿换了衣服。

“亲叔叔是什么时候来的呀”小哲一边拆盒子一边问。

“昨天,你睡着的时候。”楚笙歌打了水过来,给小哲洗脸。

“哦我都没能跟他说谢谢”小哲抬起头望着楚笙歌:“妈妈见到秦叔叔,记得帮我跟他说谢谢哦。”

“好。”楚笙歌点点头。

陈婆婆来接楚笙歌的班儿,楚笙歌吻了吻儿子的小脸蛋儿:“小哲要乖乖的,妈妈去上班了。”

“嗯嗯。”小哲乖巧地说:“一会儿打完针,我会把变形金刚还给漂亮奶奶的。”

“宝宝真乖。”楚笙歌揉了揉小哲的头发。

...